<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七百二十章 看笑话
    余红傻眼了,即便她性格好爽,简直能跟纯爷们一拼,但还是被唐修这番话给震住了,就那张感性的嘴巴,都张得很大。

    “啥情况?”

    余红艰难转头看向韩轻舞。

    韩轻舞忍俊不禁,掩着嘴娇笑连连,她也没有想到,唐修那张嘴竟然如此厉害,轻飘飘的几句话,就令自己这伶牙俐齿的好姐妹不知所措。

    余红是个聪明女人,看到韩轻舞的样子便明白自己被唐修调侃了,带着几分温怒,没好气的笑骂道:“果然是长得帅的没有一个好东西。轻舞,你可得小心这家伙了,说不定他就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个性。”

    韩轻舞一下子被戳中心事,脸上的笑容潮水般退去,不着痕迹的瞟了眼唐修,立即挽住余红的手说道:“别扯这些了,我现在已经饿了,咱们找个地方先去吃饭吧!”

    余红眼珠一转,嘿嘿笑道:“轻舞,想不想跟我一边吃饭,一边去看热闹?今天我们这昌锡市可是会有大事件出现。这个时间点……应该快开始了。”

    韩轻舞迷惑道:“什么大事件?”

    余红神秘兮兮的怪笑两声,拉着她便走。因为余红过来的时候是开车来的,所以两辆车很快来到昌锡市一家高档酒楼。把车挺好,三人来到二楼靠街的窗口坐下。

    “轻舞,你点菜,我瞅一瞅,一定不能放过今天的好戏。”余红直接把菜单推到韩轻舞前面,那双带着戏虐神色的眼神则朝着下面酒楼大门外的街道看去。

    唐修不是八卦之人,但还是被余红那副神秘兮兮的模样给勾起了好奇心。眼神也不由自主的朝着外面瞟去。

    “咦?”

    短短两三分钟后,唐修忽然目光一凝,视线落在几名青年身上,准确的说是几名青年为首的那人身上。

    季木?

    这也太巧了吧?自己好像在昌锡市就认识他,没想到竟然就在这里看到了。

    “好戏要开始了。”

    余红伸手把身边的韩轻舞拉过来,紧靠着她朝窗外的楼下看去。她那双眼神中,挂着欢喜神色,完全就是一副准备看起的神态。

    “红红,你就别跟我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好戏啊?”韩轻舞也被勾起了好奇心,开口询问道。

    “稍安勿躁嘛!”

    余红依旧卖关子。

    “嘎吱……”

    酒楼外的街道上,八辆豪华轿跑呼啸而来,在一阵急刹车声中停在酒楼门口。这八辆豪华超跑,每一辆颜色都不相同,品牌也不相同,相同的恐怕都是价格不菲。

    “哗哗……”

    八辆超跑的车门,同时被人从车里推开。二十多名穿着黑色皮衣,手里拿着形状不同的牌子,气球,鲜花,香槟,彩带炮走下车。其中两名空着手的女子,则快速来到第四辆超跑旁,伸手拉开车门。

    一名穿着白色婚纱,手捧大束鲜红玫瑰的女孩,年纪大约在二十四五岁,模样也是非常秀美,从车里下来后,她伸手接过别人递来的话筒,大声说道:“季木,我是任冉冉,你出来。”

    酒楼里。

    正在上楼梯的季木,听到那响亮的声音后,顿时身体打了个哆嗦,那张帅气脸庞上浮现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转头看了眼跟在自己后面的几个哥们,恼怒叫到:“是谁出卖我?任冉冉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老婆和我有手机定位,她知道我今天中午会和你一起吃饭。”一名青年干笑一声。

    “你大爷!”

    季木想要拔腿就跑,但发现不管是楼梯下面,还是从上面走下来的人,都正在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自己,顿时他一阵头大。任冉冉,昌锡市任佳小公主,整个昌锡市最为出名的女孩子,也是最让他头疼的女孩子。

    身后那青年嘿嘿笑道:“季哥,既然任佳都跑到这里来找你了,你就别躲着任佳了,跟她见见面,如果真的真的没感觉,再说接不接受的事情。”

    季木愣了愣,迷惑道:“你知道今天会有这么一出?”

    那青年心里暗暗发笑,今天这一出除了他之外,还有很多人知道。甚至为了这一天,他们一帮哥们,和她老婆的一帮姐妹,已经帮忙策划了许久。不过,面对季木的询问,打死他他都不会承认。把头要的跟拨浪鼓似得,青年快速说道:“我真的不知情,否则以咱们之间的兄弟关系,我不是早就向你通风报信了吧?”

    季木递给他一个大白眼,这才咬了咬牙朝着楼梯下面走去。来到外面后,他看到外面的阵仗,顿时吓了一跳,没好气的叫到:“任冉冉,你胡闹什么?”

    任冉冉没有在乎季木的话,她捧着玫瑰花来到季木面前,非常认真地说道:“季木,既然你不向我求婚,那我就主动向你求婚。咱们俩都能拖得起,但我肚子里的孩子实在是拖不起了。答应我,嫁给我吧!”

    孩子?

    季木仿佛被一道雷电劈中,劈的里焦外嫩,当场傻愣在那里。他还清楚的记得,两个多月前,在某个娱乐会所喝酒的时候,恰巧遇到任冉冉和她的几位好几没,结果两张酒桌拼接成一体。就是那一晚,他因为喝得有点高,稀里糊涂的就被任冉冉骗去了身子。

    他敢对天发誓,绝对是稀里糊涂被那啥的。知道第二天醒来,他看着怀里浑身赤裸的任冉冉,才明白自己被她算计了。不过,因为当时没吃亏,他也没有多介意,毕竟以前逢场作戏的女人可不少。

    可谁曾想,自从那一次之后,任冉冉隔三差五就跑过来找他,甚至有大半个月为了躲任冉冉,都不敢轻易出来潇洒。可是,就因为两个多月前发生的那次关系,竟然令任冉冉怀玉了?

    这……

    不可能啊!

    二楼窗口。

    唐修似笑非笑的看着下面的季木,嘴角勾勒出的笑意更浓。甚至就连余红,都拉着韩轻舞嘀咕着:“看到没,这男人来桃花运的时候,更加的了不得。堂堂昌锡市季家大少,竟然被女人求婚,一定会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的!说起来,我还真佩服任冉冉那丫头,平时不显山露水的,谁曾想作风竟然如此大胆,连孩子都给整出来了。”

    韩轻舞点头附和道:“的确是一场精彩的好戏。以前都是看到男人向女人求婚,今天风水轮流转,竟然轮到女人给男人求婚了。不知道那季木会不会答应?”

    说着。

    她还故意瞟了眼唐修。

    唐修敏锐察觉到韩轻舞瞟过来的眼神,心里暗暗无语。这好端端的看戏,干嘛看自己?

    他想了想,随口说道:“我敢打赌,那个季木一定不会答应。”

    余红和韩轻舞同时看过来,两女的表情不同,余红只是充满了迷惑,而韩轻舞则的眼神则有些复杂。

    “为什么?”

    余红好奇问道。

    唐修自然不能告诉他,季木刚刚从自己这里得到修炼功法,这个时候修炼才是他最上心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为了儿女私情耽误他的修炼大业?不过,在余红满脸好奇的注视下,他轻咳一声说道:“没有什么为什么,更别说什么‘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的谬论。季木就算是把那个女人的肚子搞大,恐怕对她也没有多少爱意。否则的话,就不应该是那女的向季木求婚,而是季木在向那女人求婚了。”

    余红若有所思的说道:“你说得有点道理。季木虽然不属于风流好色那一边的,但他谈过的女朋友也有一些。按照他的身份和他的性格,除非是真的喜欢对方,否则就算是一百个女人来跟他求婚,他都不会动摇。不过,我猜结果你一定错。”

    唐修一愣,问道:“为什么这么肯定?”

    余红说道:“季家是昌锡市豪门王族,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但任家在昌锡市也有很强的实力,甚至昌锡市二把手就是人家族长的亲弟弟,是任冉冉的亲叔叔。季木哪怕是为了季家和任家两家的名誉,都不会当众拒绝任冉冉,顶多就是他和任冉冉在私底下谈一谈。”

    唐修想了想,还是摇头说道:“我还是那个观点,他不会同意。”

    余红似笑非笑的说道:“要不咱们打个赌?”

    唐修问道:“赌什么?”

    余红思考了一下,忽然嘿嘿笑道:“如果我赢了,你也向我家轻舞求婚怎么样?”

    唐修翻了个白眼,虽然觉得她哪壶不开提哪壶,但还是问道:“可如果你输了呢?“

    余红不可思议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会输?”

    唐修淡然说道:“什么时候都有意外发生,说不定你就真输了。”

    余红犹豫了一下,然后认真说道:“如果我输了,我请你和轻舞吃大餐,一连吃一个月都没问题。”

    大餐?

    唐修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都能被你给搅和在一起。不过,既然你非要赌的话,那我也不会退缩。等着瞧吧!绝对不会超过三分钟,季木就会当众拒绝任冉冉。”

    【月底了,求几张月票,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