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七百一十四章 魔都老鼠
    昌锡市季家祖宅,季木站在家族祠堂邸舍前,看着奶奶手捻念珠,敲着木鱼的背影,他奶奶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自从二十多年前他爷爷去世,就一直居住在祠堂偏房,很少踏出院门,对于家里的事情向来也是不闻不问。

    季木自幼便很叛逆,但性格却并不跋扈,度过年少时期的张狂时期,如今他已经比较成熟稳重。自幼和奶奶亲近的他,在挂掉唐修的电话后,便下意识的来到这里。

    他深知一个道理:富贵险中求。

    前两天看到的情景,是撞破了唐修的秘密。尽管他已经拿出不少宝贝,尽可能的和唐修建立点交情,但想要学到那种腾云驾雾,翻云覆雨的惊天本事,只有去赌命。

    “奶奶,我想跟您说说话。”

    放在以往,季木绝对不会打断奶奶的静修,但他和唐修约定的时间很短,所以才破例出口。

    胡氏闭着的眼睛张开,随着一抹睿智的光芒闪过,她停止敲打木鱼,轻轻从蒲团上站起,转身看着外面的孙儿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季木一愣,随即苦涩说道:“奶奶,我心里做了个决定,要去做某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临走之前,我想和您说几句话,只有听听您的声音,我才能够平静下来。”

    胡氏沉默了一会,才缓缓问道:“很危险?”

    季木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道:“古人云: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富贵险中求,我想要那份富贵,所以想要冒险。”

    胡氏皱眉问道:“季家给你的富贵,还不能满足你的胃口?”

    季木摇头说道:“奶奶,不一样的。那份富贵,是用金钱购买不来的,哪怕是金山银山都不能。”

    胡氏深深看了他一眼,说道:“既然连金山银山都买不来的富贵,拼一把也无妨。但你可要想清楚,你还年轻,非常的年轻。”

    季木沉默了。

    他知道自己很年轻,但他认为也正是这份年轻,才激起了他的雄心。都说拥有的越多,才越怕失去。他还没有接手季家产业,家里的父母、叔伯们正值壮年,所以他现在拥有的其实只有季家的身份,以及富裕的生活。

    胡氏问道:“跟你爸妈商量过吗?族里的叔伯们都知道了吗?”

    季木摇头说道:“不能说。”

    胡氏叹道:“需要奶奶做些什么吗?”

    季木笑道:“不用,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只是尽人事听天命,如果他想要让我死,哪怕咱们整个季家倾尽全力,恐怕也无法改变我的命运。您放心吧!我已经提前送给他了一些宝贝,此去能活着回来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他?

    宝贝?

    胡氏布满皱纹的脸庞微微一愣,看着孙儿变得灿烂的笑容,她忽然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转身走向供奉着祖宗牌位的那张案台,从案台最左面的抽屉里,取出一个长方形木盒。轻轻伸手拭去上面的灰尘,她重新回到季木面前,说道:“咱们季家在明清时期,就是朝中的达官贵人。虽然动乱年代,咱们家里的宝贝流失大半,但终究还是留下来些好东西的。这木盒你拿着,就当是礼物送给他吧!如果他能慧眼识珠,说不能里面的东西会让你回来的几率增加一些。”

    季木的双手有些颤抖,尽管他不知道木盒里有什么宝贝,但能够放在祖宗祠堂里,就说明绝对是好东西。而奶奶为了自己,竟然愿意拿出来送人,这份疼爱他的心,令他感动的想哭。

    “孙儿,去吧!”

    胡氏轻轻摆了摆手,转身重新坐回到了蒲团上。

    魔都,世纪广场。

    余树青翘着二郎腿,坐在广场北端一条长椅上,手里捧着刚买来的热奶茶,嘴里嚼着最后一口烤肠。身为华夏国最为神秘的魅影特种战队队长,无数次徘徊在生死边缘的他,此刻却像是个不务正业的普通人。

    “头,你说那个利益熏心的家伙会来吗?”

    在余树青身边的花坛沿上,莫小南蹲在那里百般无聊的打着哈欠。只有偶尔路过的身材不错的美女,才能令他有点精神。

    余树青漫不经心的说道:“既然他利益熏心,自然不会错失发财致富的机会。别看那家伙邪门歪道不少,但能耐还是有几分的。要不然,连情报部门都无法查到的情报,他怎么可能一次次的弄到?”

    莫小南哼哼道:“他是有点能耐,但心也太黑了。价钱一次比一次高,这次更是要足足一百万。虽然不是咱们自己掏腰包,但我还是觉得肉疼。”

    余树青嘴角勾勒,喝了口奶茶似笑非笑的问道:“你觉得是一百万重要,还是一条条生命重要?”

    “呃……”

    莫小南抬手摸了摸鼻梁,有些尴尬的不再言语。

    没多大会功夫,一名穿的花里胡哨,浑身流里流气的青年,贼兮兮的来到余树青和莫小南面前,他那尖嘴猴腮的脸上挂着财迷相,一屁股坐在余树青坐着的长椅边上,摸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抽出一根点燃美美的深吸一口,这才嘿嘿笑道:“钱钱钱,赶紧给我钱。我的时间很宝贵,浪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相当于白花花的银子从手指缝里流出去。”

    余树青淡漠说道:“老鼠,行里的规矩我懂,一分钱一分货。没有货,你也就别急着拿钱。”

    老鼠麻利的从兜里拿出一个脏兮兮的黑色小本本,丢给余树青说道:“我知道你懂规矩,咱们交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老鼠的信誉有保障,也不怕你们赖账。你们要的资料都在本子里,我的账号也在上面。”

    余树青点了点头,把杯子里的奶茶喝个干净,这才起身说道:“还是老规矩,一半的定金会在半小时内转入你的户头,如果情报确认无误,再结余剩下的一半。说句题外话,有没有兴趣接受国家的收编?做一名情报部门的外勤人员?”

    老鼠眨了眨眼睛问道:“钱多吗?”

    余树青翻了个白眼,懒得再搭理这财迷的货,径直带着脸色不怎么好看的莫小南离开。

    老鼠没有急着离开,抬手摸着下巴,看着余树青和莫小南离开的背影,心中翻腾着一些念头。通过刚刚余树青的那番题外话,他第一次弄清楚余树青的身份……国家的人。

    “应该是军人,而且不是普通的军人。”

    老鼠咬了下烟把,就这样懒散的依靠在长椅上,掏出手机等待着金钱入账的短信提醒。

    “你是老鼠?”

    两道身影出现在老鼠面前,左边那位中年男子目光如炬,表情如霜,说话间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

    老鼠眉头一皱,随着眼珠子飞快转动了几下,他的一只手已经插进兜里。随着刀把被他握住,就这样缓缓抬起头,看着两名中年问道:“两位朋友是哪条道上的?不知你们找我大哥有什么事情?”

    “不错,虽然被叫做老鼠,但却狡猾如狐。和情报上调查的一样,果然是天生搞情报的好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金狮,想要和你做一笔交易。”

    “金狮?”

    老鼠眯起双眼,心中极其警惕。他清楚自己的身份被对方调查到了,所以刚刚自己话里的一些障眼法,根本就没起任何作用。他这辈子形形色色和无数人打过交道,其中不乏一些令他忌惮的角色。就比如:刚刚离开的那两位国家的人。

    但是。

    眼前的金狮和他的同伴,却带给老鼠一种极大的威胁感。没有人知道,刚刚他全身汗毛孔都已经竖了起来,后脖颈上更是凉飕飕的冒着冷风。

    “什么交易?”

    老鼠故作平静的问道。

    金狮说道:“魔都多起凶杀案的具体情报,换一个被我们收编的机会。你只有两次拒绝的机会。”

    老鼠流露出古怪表情,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开出这么荒谬的交易。被收编?自己拥有着魔都“地下之眼”的厉害角色,把魔都每条地下下水道都摸得门清的高人,竟然要被对方空手套白鼠?

    老鼠清了清嗓子,干笑道:“拒绝之前,我需要知道你们是什么人。”

    金狮说道:“我就知道你需要第二次机会。我们是百宴酒楼的人,或许你对我们了解不多,但我们却比你想象的要强。”

    百宴酒楼?

    魔都档次最高的百宴酒楼?

    金狮心里暗暗鄙夷,就算百宴酒楼背地里拥有很强的势力,能跟整个国家相提并论?就在刚刚,自己可是拒绝了国家的邀请。

    “我拒绝。”

    老鼠毫不含糊的说道。

    金狮咧嘴笑道:“第一次机会你浪费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在生和死之间选择一次。想要活着,就加入我们;想要死,就拒绝我们。”

    老鼠提高声音叫到:“你们这是强买强卖的行为,会被人家鄙夷和嘲笑的。再者说,赶鸭子上架的结果,很有可能好处没得到,却弄得浑身骚。”

    金狮笑道:“听说你喜欢钱?”

    【抱歉,最近连续上课和讨论会,身体累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