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六百六十九章 秋后算账
    “你们在这等着。”

    唐修深吸一口气,一声令下,身体瞬间腾空而起,经过几秒钟的飞行,然后朝着山谷内俯冲而去。短短十几秒钟的时间,他便出现在两败俱伤的战局中。

    “什么人?”

    “怎么会?”

    金三尺和金四戒聚在一起,刹那间暴退回奇门中人人群中。那双眼神充满惊骇和忌惮,死死盯着唐修的身影。而西域邪僧和蠕动着身躯,还没从地上爬起来的金甲戾尸,则流露出难以置信的骇然表情。

    “啪……”

    响亮的巴掌声中,唐修直接把西域邪僧抽飞出去数十米,伸手接住那杆漆黑如墨的长枪,冷哼道:“还真是应了句话老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西域邪僧,好手段啊,好算计啊!”

    西域邪僧心低哀嚎,做梦都没想到唐修竟然去而复返,他知道自己完了,隐瞒仙藏的事情,唐修恐怕饶不了他,心中的计谋,恐怕也被唐修看穿。不过,他不想死,因为唐修传授给他的功法,他还没有修炼,将来他更想成为元婴期的强者。

    因此。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强忍着身上致命的伤势,重新扑到唐修面前,双膝重重跪倒,苦涩说道:“老板饶命,我愿意辅助您打开仙藏门户,助您得到涂阳道人留下来的仙藏。”

    金甲戾尸此刻也终于爬了起来,看到唐修后,他心底一寒,连忙叫道:“仙师您来了,收拾这些人也就没问题了。我伤势严重,先告辞。”

    说着,他便企图离开。

    唐修冷笑一声,手中的黑色长枪瞬间被他投掷出去,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刺穿金甲戾尸的头颅,直接把他击杀。他之前留下金甲戾尸一命,是觉得这具老僵尸还有点用途,再者就是他手中还有适合那老僵尸的修炼功法,企图培养一个高手。

    但现在!

    他痛恨金甲戾尸替西域邪僧求情,痛恨他心里打着小算盘。

    唐修转头看了眼满脸恐惧的西域邪僧,冷笑道:“给过你机会,是你野心太大,白白错过这个机会。所以,你也死吧。”

    随着唐修意念一动,西域邪僧的心脏直接爆开,甚至他的身体都炸成一团血雾,彻底消失在这世上。在他释放出一股气流,把黑色长枪卷到手中后,唐修这才看向如林大量的金三尺和金四戒,以及还活着的十几位奇门中人。

    “你们,不自我介绍一下?”

    唐修没打算杀这些人,毕竟他们的目标是仙藏,攻击的也是西域邪僧和金甲戾尸他们。不过,打狗也要看主人,如果这些人没有失败者的姿态,没有什么付出,唐修也不介意除掉他们。

    金三尺拼命抵抗者着体内的毒素,警惕看着唐修冷酷击杀金甲戾尸和西域邪僧,沉默了一下后,他沉声问道:“你是谁?”

    唐修说道:“金甲戾尸的老板。”

    金三尺说道:“你应该清楚,我问的不是这个。”

    唐修淡淡说道:“我的身份,你们还不配知道。我需要你们给我一个交代,毕竟围攻我的人,让我很不痛快。”

    金四戒忽然捂着胸口踏出,说道:“既然你要一个交代,我愿意用我这条命来抵债。我三哥和其他人,希望阁下能够手下留情,放他们一条生路。”

    唐修冷笑道:“你的命在我眼里一点都不值钱。再者说,你这条命马上就没了,用来糊弄我有意思吗?”

    金四戒面如死灰,问道:“你想要什么?”

    唐修淡淡说道:“很简单,你手中的方天画戟,那口金钟。”

    金四戒伸手把方天画戟丢向唐修,然后转头看向十几位奇门中人,厉声喝道:“给他!”

    那十几人没有犹豫,他们能够感受到唐修的强大,如今这个时刻,他们根本就不敢得罪唐修,万一惹得唐修发怒,恐怕他们能活下来的几率微乎其微。把金钟交给唐修后,他们立即退回到原来位置。

    金四戒咳了两口鲜血,说道:“阁下,仙藏我们不敢再觊觎,所以咱们之间也不算是敌人。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唐修淡淡说道:“这里的事情解决完,但还有点私事没有解决。这些奇门中人,谁是通幽门的人?谁是金家的人?”

    “我是通幽门门主玄幽。本门这次出动六位强者,其他五人都死了。”一名中年壮汉从众人在踏出,抱拳说道。

    “我是金家族人。”刚刚那位出手偷袭杀死湿婆的中年妇女,踏出两步说道。她被西域邪僧攻击,此刻已经身受重伤,如果不急事救治,恐怕活下来的几率也不大。

    唐修淡漠点头,说道:“你们两个,如果不想落得生不如死的下场,立即给我自杀。还有,不管是通幽门,还是金家,我觉得都没必要存在下去了。你们死后,也不用担心黄泉路上寂寞。”

    玄幽面色大变,急促叫到:“为什么?我们通幽门没有得罪阁下您吧?”

    玲珑棋圣也快速抱拳说道:“这位……仙师,如果我金家在什么地方无意间冒犯您,您大可直接说出来。”

    唐修冷哼道:“既然你们想死个明白,那我就告诉你们。通幽门玄玉谷和玲珑棋圣的弟子王虎,在猎场和我签署生死状,非要杀我而后快。他们两个现在已经被我杀了。对了,还有那通幽门执法堂堂主,也死在我的人手里。你们觉得,我杀了你们的人,还会留着你们以后报复?”

    “你说什么?”

    玄幽瞳孔收缩,脚步踉跄着倒退两步,差点瘫坐在地上。玄玉谷是他的独生子,也是他的心头肉,自己那宝贝儿子,竟然被眼前这个混蛋给杀了?

    玲珑棋圣面色惨变,强烈的后悔在她心头滋生。她之所以收王虎为徒,一方面是因为王虎的家族能够对她有些帮助,另外就是王虎体质不错,适合继承她的衣钵,但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该死的混蛋竟然给她和金家惹来那么大的麻烦。

    “我杀了你。”

    玄幽在玲珑棋圣满心后悔的时刻,忽然冲向唐修,一把苗刀被他从腰里抽出,狠狠朝着唐修劈去。

    “不可!”

    金三尺和金四戒同时惊呼。

    然而,唐修眼底寒光一闪,手中漆黑如墨的长枪瞬间刺穿他的胸膛,把他斩杀后,唐修看向金三尺和金四戒两人,冷哼道:“杀死通幽门的人,我懒得动手。你们两个帮我杀了吧!”

    说着,他手指弹动,一颗疗伤圣药射向金四戒。

    金四戒神色一愣,看了看手中的疗伤圣药,然后又闻了闻,顿时惊呼道:“这药……”

    唐修淡淡说道:“服下它,可保你性命。”

    金四戒露出狂喜表情,不假思索的说道:“多谢道友。通幽门的人,我来肃清。”

    唐修点了点头,看向玲珑棋圣。

    玲珑棋圣面色不断变幻,在唐修的注视下,她硬着头皮苦涩说道:“仙师,我不知道那孽徒得罪了您,既然他已经死在您的手里,也算是死有余辜。希望仙师能够绕我金家一次,我金家愿意付出代价。”

    唐修冷笑道:“你们金家能够付出什么代价?要知道,能被我看上眼的东西可不多。”

    玲珑棋圣沉默片刻,忽然上前几步,从腰部抽出一条红菱,递向唐修说道:“这是我在苗疆之地无意间得到的一件法宝,但我不是修道之人,一直没办法使用。现在我奉送给仙师,希望您能看在我诚心诚意认错的份上,绕我们一次。”

    法宝?

    唐修接过那条红菱,顿时有些惊讶,因为这红菱的确是一件法宝,而且是一件非常适合女人使用的法宝。他想不通,什么时候地球上竟然存在这么多法器了?

    半分钟后。

    唐修重新看向玲珑棋圣,淡淡说道:“你还不错,看在你出手杀了湿婆,让我省了些力气的份上,就绕你们一次。金三尺和金四戒,你们两个这次既然敢兴师动众的来到这里,想必有办法打开仙藏门户吧?”

    金三尺和金四戒相视一眼,两兄弟纷纷摇头。金三尺无奈说道:“道友,我们也没有把握,这次兴师动众来到这里,主要目的就是除掉西域邪僧和金甲戾尸,以及湿婆他们三个,然后占有这个地方,然后再慢慢研究破开仙藏洞府的办法。”

    唐修说道:“既然你们不知道,那就离开吧!记住,以后这里不是你们可以来的地方,希望你们别再因为贪婪,白白送了性命。”

    “是!”

    金三尺和金四戒满腔无奈,却不得不答应。现在,他们都有伤在身,全身修为剩下的不足五成,如果要和唐修动手厮杀,恐怕是有死无生。

    很快。

    十几人快速离开,原地只剩下唐修和几具尸体。当唐修把金钟和红菱收起来后,莫阿武等人匆匆赶来,唐修让他们处理了下尸体,便拿着漆黑长枪走进西域邪僧种植药草的山洞。

    仙藏!

    他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宝贝,但既然能令西域邪僧和金氏兄弟都不惜翻脸,想必里面的宝贝很不错。

    【月底了,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