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六百六十八章 两败俱伤
    ,。

    真正的赢家,靠的是绝对的实力;真正的强者,信奉的是拳头的力量。狭路相逢时,孤注一掷的勇者才能胜利。

    言语。

    此时只能在气势上相辅,却做不到盖棺定论最后的结局。

    西域邪僧和金甲戾尸,湿婆三人都不是软柿子,修为高,实力强,哪怕面对数十倍的敌人,却浑然不惧。

    仙藏!

    他必须要保住,因为那是他们天大的机缘,是他们的实力更上一层楼的关键。眼前这些觊觎者们想要得到,除非从他们的尸体上踏过去。

    “顽固不化,愚不可及。如果我们没有万全之策,你们三位真的以为我们敢来到这里打仙藏的注意?”金三尺为了在气势上给予三人压力,翻手取出一面大旗,金色大旗,纹有赤色巨龙图案,在大旗被金三尺抓在手中的时刻,他身上一股澎湃的气势节节攀升。

    “嗖……”

    一道流光从远处激射而来,瞬间被金四戒抓在手中。通体散发着古朴沧桑气息的方天画戟,被他牢牢抓在手中:“既然你们不愿意低头,那就把你们打的魂飞魄散。得到这方天画戟数十载,我还从未让它饮血,今日就用你们来祭器吧!”

    西域邪僧双眼一寒,身形暴退的同时厉声喝道:“你们两个先动手,贫僧那件东西也到了该取出来的时刻了。”

    金甲戾尸和湿婆相视一眼,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几乎没有什么言语,两人便分别朝着金三尺和金四戒扑去。他们不在乎那些奇门中人,尽管那些奇门中人有些已经踏入道境,可以媲美炼气期的修道者。

    唐修隐藏在树丛中,看到双方已经开始动手,立即收敛全身气息,悄悄朝着后面退去,来到莫阿武等人身边后,立即带着他们朝着山顶赶去。距离战斗地点太近,难免会受到波及,以他们这些人的修为,厮杀起来动静一定很大,波及的范围也会很广。

    帮忙!

    唐修不是没想过,但仙藏的存在令唐修对西域邪僧警惕起来,他想要弄清楚西域邪僧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掌控了他的性命,甚至连丹药这种好处都许诺了,他为何还怀有异心。

    隐蔽山林乱石堆后,唐修看着厮杀的四人,忍不住暗暗摇头。尽管四人厮杀的很激烈,而且一副旗鼓相当的状态,但他们使用的招式粗陋不堪,使用的法术更是少的可怜,就连法器的使用,都爆发不出多少威力。

    “糟蹋了。”

    唐修暗暗摇头,不管是金三尺手里的阵旗,还是金四戒手里的方天画戟,都算是不错的法宝。令唐修极度无语的是,两人进入不懂炼化法门,甚至没把两件法宝摄入体内蕴养,达到血脉相连,从而做到如臂使指,爆发更强威力的地步。

    “没想到,这才短短数日,金甲戾尸的实力就提升不少。”

    远处山谷上房,金甲戾尸抓着一柄长刀,一次次劈砍周围若隐若现的奇门大阵,层层涟漪在空气中波动,饶是金甲戾尸力量惊人,依旧无法破开旗阵。偶尔从旗阵内凭空出现的血色巨龙,尽管没拥有实体,但它的速度极快,还是带给金甲戾尸不少伤害。

    另一边。

    湿婆就显得轻松不少,方天画戟虽然被金四戒耍的虎虎生风,但湿婆却捏着一个陶罐,不断释放出姑姑黑烟。在黑烟之中,一只只蛊虫若隐若现,最大的一直蛊虫也只有拇指盖大小。

    这些蛊虫的速度,比金四戒要快,尽管一次次的撞击,无法破开金四戒身体周围的那股气罩,但还是在不断消耗着金四戒的真元。

    “烈焰符。”

    金四戒忽然暴喝一声,随着一枚烈焰符被他抛出,层层叠叠的火焰瞬间朝着四面八方蔓延,饶是湿婆一直有所准备,但还是被突然出现的火焰给笼罩住。最让湿婆惊骇的是,她释放的蛊虫在烈火中不断被焚烧致死,就连那一股股黑烟都被烈火冲散。

    “该死,怎么会有烈焰符?当今世界,谁还精通炼符手段?”湿婆的麻衣骤然脱落,形成一道衣墙护着她的身躯,一边朝着火海外奔逃,一边暴跳如雷的嘶吼道。

    “噼啪……”

    四张闪电符再次被金四戒抛出,仓皇奔逃的湿婆被毫无征兆的数十道闪电劈中,尽管她从口中喷出一颗绿色光珠,侥幸化解闪电五六成的威力,但体魄强度并不算很强的她,依旧被劈成重伤。

    “混账!”

    西域邪僧刚刚从洞口冲出,便看到湿婆被打的吐血到底,那双眼神中爆射出疯狂神色,仿若化作一道流星,刹那间冲到金四戒面前。此刻,他手中已经多了一杆。

    漆黑如墨的身,仿若鱼鳞密布,菱形头脊高刃薄尖锐无比,隐隐有寒光流转。缨柔软,细如发丝,挥动中有种凌乱美感。

    “来得好!”

    金四戒狞笑一声,方天画戟狠狠和黑色绞杀在一起。然而,下一刻的他面色大变,随着虎口撕裂,手中的方天画戟瞬间脱手而出,而那把黑色则顺势刺穿他的胸口。

    “该死。”

    金三尺利用旗阵对付金甲戾尸很轻松,因此一直关注着金四戒那边的情况,当湿婆被金四戒重创时,他心中暗暗喝彩,但此刻那份惊喜却烟消云散,因为金四戒被刺穿的胸口,正是心脏位置。

    “八面,降魔钟。”

    金三尺凶相毕露,加快旗阵的攻击,不断创伤金甲戾尸的同时,厉声暴喝。顿时,那八名老态龙钟的老者,齐齐刺穿心脏,在心头精血的喷溅中,抛出八长火火困死两只嗜血古蝠的大。

    “噹……”

    沉闷的钟声,忽然从剩下那些奇门中人之中响起,仿若魔音一般的炸雷声线,更是直接在西域邪僧耳畔轰鸣。这一刻,饶是西域邪僧实力强悍,依旧感觉脑子一晕,身形瞬间僵住。就在此刻,八张组一张大,把西域邪僧笼罩在其中。

    “杀……”

    八位心口喷溅鲜血的老者,手中瞬间出现八把玉质小剑,而八道凌厉的剑气,则从八把玉质小剑上激射,洞穿西域邪僧的身体。

    “给我破。”

    西域邪僧抓出一个瓷瓶,飞快从里面摄取那颗疗伤圣药,黑色扫过,撕开那张大,在他身体喷溅鲜血的时刻,瞬间出现在八名老者面前,尖扫过,八名老者的头颅瞬间抛飞。

    其中一位老者的头颅,更是被西域邪僧一脚踢飞,方向正是控制着旗阵,凌空站在数十米高的金三尺。

    “哼……”

    金三尺对八名老者被杀无动于衷,闪身企图避开那颗激射而来的头颅,然而就在此刻,那颗头颅忽然爆开,一股漆黑的毒雾爆开,把金三尺笼罩在其中。

    “不可能!”

    金三尺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但猛然间吸进体内不少的毒雾,令他心头发寒,因为他敏锐察觉到,那毒雾竟然在疯狂的迫害着他体内的五脏六腑,甚至连鲜血都被毒雾侵染,那股虚弱感,好似正在源源不断的抽取他的力量。

    “旗阵,自毁。”

    大感不妙的金三尺忍痛暴喝,随着困住金甲戾尸的旗阵爆开,拥有铜皮铁骨般强悍身躯的金甲戾尸,瞬间变得血肉模糊,口中更是大口大口喷着鲜血,飞在半空的身躯更是如陨石,砸在地面上。

    两败俱伤。

    双方底牌尽出,疯狂搏杀,最终结果却是全部重创。而伤势最严重的则是金四戒和西域邪僧,这伤势对两人来说,如果不能立即疗伤,绝对会有生命危险。

    “噗……”

    一道血光闪过,一把锋利被奇门中一位中年妇女射出,轻易撕开重创倒地,关注着西域邪僧的湿婆的喉咙。整条气管被割断,动脉血管被割断,这突如其来的偷袭,直接把湿婆击杀。

    “湿婆……你,该死。”

    西域邪僧整张脸变得扭曲起来,尽管身上血流如注,五脏六腑都已经移位,但他还是如虎狼一般扑向那位奇门中的中年妇女。如虎入羊群,不断抽打,一位位奇门中人被抽飞,被击杀或者重创。

    “青蛇化箭。”

    金三尺双脚落在地面上,手臂上缠绕的那条青蛇,仿若利箭般穿过西域邪僧的胸膛,那速度之快根本就令西域邪僧来不及反应。如果是有防备的时刻,西域邪僧或许能躲开,但此刻,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受创,却没办法补救。

    山顶上。

    唐修眯着双眼,看着下面两败俱伤的局面,眼神中流露出凝重神色。自从西域邪僧拿出那杆漆黑如墨的后,他的表情就非常难看,因为他发现那杆并不是普通的法器,而是比法器更高一层等级的灵器。

    现在,他可以判断,西域邪僧数日前对自己绝对心存异心。甚至不惜赌上性命,也不愿意暴露仙藏和这灵器。而金甲戾尸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是他告诉自己西域邪僧胆小怕事,最终导致自己饶了西域邪僧一命。

    新的一周,求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