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图谋(二更求月票)
    中年男子乃是通幽门执法堂堂主,在整个通幽门中都是排在前五的强者,尤其是他那铜皮铁骨,寻常手枪对着他的身体开枪,都射不穿他的皮肤。然而,此刻他却亡魂大冒,恐惧如潮水般笼罩他整个心。

    “怎么可能?”

    感受到铁钳般的大手掐住自己的脖颈,中年男子再也不敢动弹分毫,生怕对方稍一用力就掐断他的脖子。

    “噗……”

    锋利的匕首,轻而易举刺穿他的后心,在刀尖搅动中,钻心的疼痛令中年男子满是绝望。他想不通,自己引以为豪的坚固体魄,怎么就被人一刀捅进去?普通的刀子,根本就刺不穿他的皮肤啊!

    莫阿武抽搐匕首,看着失声惨叫的王虎和玄玉谷,随手一拳把中年的身躯打飞出去,冷酷说道:“如果你们再敢弯腰,我保证被斩掉的就不止是右手了。”

    王虎和玄玉谷身躯僵住,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枪械,两人心底暗暗发寒。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实力强大的“保镖”,竟然就这么轻易被打了出去,看他被鲜血染红的后背,应该是心脏被刺破,恐怕活不了了。

    “完了!”

    两人心里充满绝望,又有强烈的后悔。

    莫阿武没有再浪费时间,闪身出现在两人面前,双手掐住他们的脖颈后,风驰电逝般赶到唐修面前,仿佛丢垃圾似得把两人随手丢在唐修面前后,说道:“老板,任务完成。”

    唐修满意点头,看着被丢在地上的王虎和玄玉谷,他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嘲讽笑意,淡淡说道:“现在知道跟我作对的下场了吧?你们可是签了生死状,纵然我出手杀死你们,也是应该的事情。”

    王虎艰难的想要爬起来,双臂正支撑着地面起身,听到唐修的话,他的面色勃然大变,身躯剧烈颤抖几下,重新跌倒在地上。玄玉谷倒是有几分勇气,爬起来后倒退数步,带着几分恐惧喝道:“姓唐的,你不能杀我。”

    唐修讥笑道:“为什么不能杀你?因为你是通幽门的人?”

    玄玉谷瞳孔收缩,失声惊呼道:“你知道通幽门?”

    忽然,他猛然意识到的什么,再次喝道:“既然你知道通幽门,就知道通幽门拥有的实力。我是通幽门门主的儿子,也是他的独生子。如果你敢杀我,就是和整个通幽门为敌。”

    唐修指了指王虎,问道:“那他呢?他又是什么人?”

    玄玉谷胆气仿佛强了不少,挺着胸膛说道:“他是玲珑棋圣刚刚收的弟子,也算是我奇门中人。玲珑棋圣你应该听说过吧?金家家主的亲姐姐,奇门遁甲功夫出神入化,你要是杀了我们,就等于是同时招惹到通幽门和金家。”

    唐修翻了个白眼,冷笑道:“你们通幽门执法堂堂主我的人都敢杀,你觉得我还会怕你通幽门?金家?没听说过。行了,废话少说,我可以留你们一条小命,但你们需要回到我几个问题。”

    玄玉谷自幼锦衣玉食,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里受到过今天的屈辱,在那份少爷脾气的作祟下,他怒声说道:“你少装腔作势。杀了我通幽门的执法堂堂主,如果你能拿出足够的赔偿,也不是不能把这份恩怨化解。可如果你敢杀我,哼哼……”

    “威胁我?”

    唐修仿佛看白痴似得看着玄玉谷,随着手腕甩动,饮血匕首瞬间切掉他整条左臂,在他凄厉的惨叫声中,唐修看向王虎,淡淡说道:“告诉我,你们这么多奇门中人来到这里,目的是什么?”

    王虎恐惧的看着玄玉谷的手臂被切割下来,重新爬起来后颤声说道:“仙藏,涂阳道人仙逝后留下的仙藏。”

    仙藏?

    涂阳道人?

    唐修皱眉问道:“涂阳道人是什么人?”

    王虎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师父没有告诉我,她只是把我带到这里,让我直接住进了猎场。”

    唐修再次问道:“那你师父呢?”

    王虎再次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因为仙藏所在地只有奇门中前辈们知晓,所以大批前辈去了那里,而我们则被留在了这里。”

    唐修点了点头,既然有仙藏存在,以王虎这种身份,不知道也属于正常。如果他师父连这些都告诉他,那才是不正常呢!因此,他的目光又重新落在玄玉谷身上,冷酷说道:“告诉我仙藏所在的位置。给你两个选择,说出来能活,不说则会死。”

    玄玉谷真的怕了,刚刚他还以为唐修是虚张声势,但现在他却不再这么认为,他觉得唐修就是个心狠手辣的混蛋。他不想死,他拥有着大好的青春,拥有着无数财富,将来甚至还要继承通幽门门主的职位,如果现在死了,那可什么都没有了。

    再者说,通幽门一大批高手都去了仙藏所在地,告诉唐修又能怎么样?只要他敢去那里,恐怕就会被群起围攻,到时候只有死路一条。

    “我说,在龙泉湾。”

    龙泉湾?

    唐修流露出惊讶神色,他刚刚从龙泉湾过来没多久,没有遇到奇门中人啊?还有,西域邪僧的老巢就在龙泉湾区域,如果那些奇门中人进入龙泉湾,想必第一时间就会被他发现吧?

    此时,龙泉湾。

    西域邪僧双眼通红,奋力舞动着一把长刀。把十几位围攻他的奇门中人劈推后,又遭到无数暗器攻击。

    “爆……”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随着那无数把暗器激射过来的一枚符箓,轰然间爆发出一片火海,瞬间把西域邪僧笼罩。尽管这枚烈焰符对西域邪僧威胁不大,但为了冲出火海,西域邪僧的身躯还是被不少暗器击中。

    “混蛋!”

    西域邪僧一拍腰间,两只嗜血古蝠呼啸冲出,化作两团火焰扑向那十几人。可就在此刻,八位老态龙钟,浑身散发着腐朽味道的老者,闪电般冲刺而来,他们同时抛出一张张大网,配合巧妙的互相接住后,八张大网被八人重叠抓住,在他们奇妙的步伐游动中,两只嗜血古蝠身上的火焰潮水般熄灭。

    “吱吱……”

    惨叫声从两只嗜血古蝠口中发出,它们拼命挣扎,却逃脱不了八张网的笼罩,甚至随着它们的挣扎,坚如钢铁的身躯都被割出道道血口。

    “混蛋……”

    西域邪僧面色勃然大变,瞬间出现在八名老者面前,挥动着手中的长刀对着他们狠狠劈下。

    “盾……”

    八名老者表情凝重,齐齐暴喝出这个字后,瞬间前四后四聚拢到一起,从腰部抽出的古怪盾牌,在刹那间组装成一张长两米,宽一米的大号盾牌。而西域邪僧劈下来的刀光,则狠狠劈在盾牌上。

    “砰……”

    八名老者齐齐喷血,身躯同时朝着后面倒飞出去。而西域邪僧瞳孔收缩,手中的长刀脱手而出,而他闷声一声,喉咙里一口鲜血涌出,又被他用力咽回去。

    “法器,你们这些该死的奇门中人,怎么会有法器?”西域邪僧愤怒咆哮道。他很憋屈,因为聚集在这里的四十八人,已经有大半对他出手,而祭出的法器数量,也已经足足有三件。

    “哈哈哈……”

    响亮如钟的狂笑声,从千米外滚滚传来,金甲戾尸极速飞行,短短几个呼吸间便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

    “西域邪僧,我早就警告过你,仙藏你是守不住的。六十年前那两个贼子盗走仙藏图录后,我就猜到有这么一天。不明白,我真是想不明白,为何你的性命都被他掌控,你却不把仙藏的事情告诉他?”金甲戾尸朗声说道。

    西域邪僧怒声喝道:“你给我闭嘴,我没告诉他,是因为我有我的考虑。现在我的性命是被他掌控,但我只要打开仙藏入口,将来还愁破不掉身上的禁制?金甲戾尸,别忘了咱们的交易,谁如果胆敢打仙藏的注意,咱们就要同时出手守护。”

    金甲戾尸点头说道:“没忘,但湿婆那死老太婆到现在都没出现,难道死在路上了吗?”

    “老尸体,你死老太婆我都不会死。”随着一声尖锐的女声响起,在彩霞飘飞中,一个看上去撑死只有二十多岁的女子,快速朝着这里飞来。

    西域邪僧一喜,放声大笑道:“好好好,咱们三人终于凑齐。这些该死的奇门中人,真不知道谁给了他们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觊觎仙藏。难道当年盗走仙藏图录的那两个混蛋,没告诉他们咱们是什么身份吗?”

    “的确没告诉。”

    一道飘渺的声音从四周虚无中传来,两名脚踩飞剑,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老者,眨眼间便继湿婆之后出现。他们满意的看着四十八名奇门中人,随即才看向西域邪僧三人。

    “六十年未见,三位可想我们兄弟了?”

    左边那位断臂老者,苍老脸庞上挂着和煦的笑容,而那条完好无损的右臂,则盘着一条纤细的青蛇。

    西域邪僧看到两名老者,浑身煞气暴涨,怒声吼道:“金三尺,金四戒,你们这两个该死狗杂种,怎么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