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六百六十五章 解决恩怨(一更求月票)
    染着白发的青年一愣,满眼诧异的转头看向同伴。令他意外的是,自己这个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同伴,竟然面色隐隐有些发白。顺着同伴的目光看去,他的眼神落在唐修身上。

    “很巧。”

    唐修表情波澜不惊,说的话也是漫不经心。他也没有想到,竟然在这么偏远的西部,遇到曾经的老熟人。而这位老熟人,还曾经被他暴打的很惨。

    染着白发的青年指向唐修,对着身边的同伴问道:“王虎,你认识这小子?”

    身材魁梧的王虎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随着那份惊惧神情收敛后,取而代之的是一份怨恨。曾经在荆门岛的时候,他和荆门岛辉煌集团的少爷李学明一起,在帝王娱乐会所被唐修暴打,原因还是在荆门岛欧阳家族大小姐欧阳璐璐身上。

    那一次。

    他是被打出了荆门岛,也成了他从小到大最大的耻辱。无数个日日夜夜,他都想报仇雪恨,可他王家虽然在西北有着很深的势力,但在荆门岛却不行,更何况,欧阳家族比他们王家都要强大,找欧阳家族报仇显然不现实。

    而唐修,把他打成猪头的家伙,他却牢牢的记住,期待有朝一日重新遇到,一雪前耻。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唐修,更没想到见到唐修的第一眼,自己内心里竟然产生恐惧心理。

    这份恐惧,令他深感耻辱。

    听着白发青年的询问,王虎愤怒瞪着唐修说道:“仇家。”

    白发青年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既然是仇家,直接弄死不就成了。这里鸟不拉屎,毁尸灭迹很容易。”

    王虎面色微变,紧接着便流露出惊喜表情,因为他清楚同伴说得没错,在偏远西域杀个人,随便往哪个地方一丢,恐怕尸体腐烂成泥,都很难被别人发现。他知道唐修个人武力很强,但和他一起来到这里的同伴,却都是玄门高手,随便找个人出手,恐怕都有无数种方法弄死唐修。

    想到这里,王虎踏出一步,冷酷看着唐修喝道:“姓唐的混蛋,没想到咱们会在这里遇到吧?真特么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我王虎保证,今天你会横着走出这房门。”

    唐修哑然失笑道:“你还记得上次威胁我的时候,下场有多惨了吧?难道狗真的改不了吃屎?非得再让我狠狠教训你一顿?”

    王虎狞笑道:“姓唐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难道这句话你没听说过?老子现在是玄门中人,虽然知道你有几分三脚猫的功夫,但现在老子想要弄死你,分分钟的事。”

    玄门中人?

    唐修眉头微皱,目光落在那名染着白发的青年身上,淡淡说道:“你是什么人?”

    “玄玉谷。”

    染着白发的青年傲然说道。

    唐修不咸不淡的说道:“没听说过。”

    玄玉谷面色一变,怒视唐修和骂道:“你特么找死。”

    “放肆。”

    身为猎场的主人,格桑卓尔猛然间抓起一旁的猎刀,狠狠插在桌面上,霍然起身喝道:“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样的恩怨,总之在我这猎场,就要按我猎场的规矩来办。在我这里,除非是签下生死状,到后山山林里去搏生死,否则绝对不能私自打斗。”

    玄玉谷冷哼道:“格桑卓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事少了才能活得长。”

    格桑卓尔一拍桌子,另外一只手则抓出一枚漆黑如墨的扳指,飞快套到左手拇指上,怒声说道:“如果这句话是玄门各门门主说话,我倒是需要忌惮几分。但你这毛头小子敢说这话,信不信我撕烂你的狗嘴?”

    墨扳指?

    玄玉谷瞳孔收缩,脚步踉跄着倒退数步。奇门中人有一项共识,那便是得到所有奇门势力认可的门派、家族,权势最大的门主或者家族族长,都会得到一块墨扳指。原本他一位是普通人的格桑卓尔,竟然是玄门中人,最重要的还是一方实力的掌门人,这令他难以置信。

    王虎刚刚成为奇门中人不久,自然不清楚这件事情。不过看到玄玉谷惊惧模样,他隐隐也猜到格桑卓尔恐怕有着特殊身份。他的仇人不是格桑卓尔,因此倒没有多少惊惧,快速凑到玄玉谷身边嘀咕几声,得到玄玉谷点头同意后,他看向唐修冷笑道:“姓唐的,刚刚猎场主人的话,相信你也听到了。咱们之间的恩怨必须要解决,如果你有胆量,咱们签下生死状,到后山互相厮杀。谁输了,就把命交代在后山,谁赢了,就能活着走出来。敢不敢?”

    “唐老弟……”

    杰娃烈终于开口说话,他心里甚至有些后悔,怎么就带唐修来到猎场。要是不来这里的话,唐修就不会碰到仇家。

    唐修摇头笑道:“杰老哥,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您就当看一出好戏吧!这生死状我签,但规矩应该说说吧?”

    王虎还没开口,玄玉谷则阴沉着脸喝道:“双方各出三人,进入后山玩命。用枪也好,用刀也罢。一直到另一方的三人全部死亡,胜利的那一方才可以从后山出来。”

    “我答应。”

    唐修直接站起身,看向格桑卓尔笑道:“格桑卓尔大哥,麻烦你带我们去猎场的武器库,毕竟是要去跟别人玩命,不挑选点趁手的武器,万一出不来继续陪你们喝酒,那真是罪过了。”

    格桑卓尔眯起双眼,深深打量了几眼唐修后,这才拔起他的猎刀,大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咱们去武器库。姓玄的小子,你不是想要租赁弩箭嘛!谁都跟你抢不走。”

    半小时后。

    唐修拿着从武器库挑选出来的猎枪,站在登山的小道入口。后山不算很高,最高峰也只有一两百米。生死状已经签下,他会带着莫阿武,以及另外一名高手登山。

    而在他们几米外,王虎和玄玉谷并肩而立,在两人身后,还有一名手握苗刀的中年。这中年相貌普通,气息很怪异,饶是唐修修为不错,如果不仔细倾听,都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此时。

    来到猎场的那些客人们,全都被从后山请了出来,来到这里的人数已经接近百人。

    唐修很诧异,因为他发现一些不同寻常的问题。那便是这些人中,其中有两位他曾经见过,就是参加帝都地下拍卖会的会场上,其中一人甚至跟他竞价争夺过拍卖品。而其它人,大部分身上的气息都不对,有几人身上带着的护身符,还是他亲手炼制的。

    “看来,这些人恐怕大多数都是玄门中人了。只不过,这么多玄门中人聚集在这里,到底有什么目的?”唐修在心底暗暗思索。

    “进山吧!”

    格桑卓尔显然知道玄玉谷奇门中人的身份,甚至对玄玉谷身后的那名中年,连他都有些忌惮。因此,他心中幽幽一叹,看着唐修的眼神有些怜悯。普通人,就算是武道中很厉害的角色,遇到奇门中人恐怕都要倒血霉。

    他认定:唐修活着出来的几率微乎其微。

    不仅仅是他,就连那近百名玄门中人,明显也都知道玄玉谷,看着唐修的眼神完全就是在看一个死人。

    “可惜了!堂堂一个小神医,不老老实实行医治病,竟然招惹玄门中人,这不是找死嘛!”

    “那个叫唐修的这次死定了。玄玉谷身边那位,可是通幽门执法堂堂主,听说曾经得过奇遇,再加上通幽门的秘法炮制身体,现在几乎已经达到刀枪不入的地步。我曾看过他跟别人厮杀,很强很强,除非是奇门中那些老怪物出手,否则没谁能奈何得了他。”

    “愚蠢啊!挑战奇门中人,简直就是找死。”

    “唉……”

    唐修听力敏锐,即便那些人的声音很小,距离他也有些距离,但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心底嗤笑,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径直带着莫阿武两人踏上山路。

    十几分钟后。

    唐修站在一棵大树上,静静观察着附近的风吹草动。面对任何敌人,他都不会掉以轻心,因为阴沟里翻船的人和事,他曾经见过太多。

    “来了。”

    唐修透过树枝缝隙,看到远处一闪而逝的身影后,对着那个方向指了指,说道:“阿武,留下那两个小子的性命,带到这里见我。另外那家伙,杀了吧!”

    莫阿武点了点头,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

    百米外的山林中,玄玉谷和王虎表情很轻松,仿若游山玩水一般,偶尔才会警惕的扫视周围几眼。而他们身边的那位中年,则格外警惕,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引起他的警觉。

    “噗噗……”

    朦胧的身影从三人眼前闪过,匕首锋利的刀刃扫过王虎和玄玉谷的右手手腕,在鲜血喷溅中,他们两人手中的枪械随之掉落。

    “滚开!”

    那名中年面色勃然大变,目光惊骇中举起手中的苗刀,狠狠朝着那道身影的虚影劈去,呼啸的风声中,一刀落空。

    而就在此时,一只手掐在中年的后脖颈上。

    【好久没有爆发了,今天小小地爆发一下,求月票和推荐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