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六百六十一章 恐怖如斯
    拥有着金丹期境界的光,实力比西域邪僧强悍很多,而飞剑更是有如神助,层层叠叠激射中,西域邪僧的伏魔杖被搅的粉碎,在西域邪僧狂喷鲜血的时刻,火海被剑影击穿,劈在两只嗜血古蝠身上。

    “退!”

    西域邪僧吓得亡魂大冒,暴退时刻急忙把两只被剑影劈中,已然受伤的嗜血古蝠收起来,退回到那片石刻雕像中间。随着他双手不断掐动法印,又以鲜血为引,刹那间便启动阵法。

    “你很强,强大到令我自愧不如。但我这阵法乃是从一本古籍中所学,曾经那八位佛陀拼命强攻七天七夜,始终都没有破开。甚至他们七人还被阵法所伤本源,无奈败退。有本事,你进来杀我。”西域邪僧心疼他的炼制的法宝被毁,愤怒瞪着光咆哮道。

    光迟疑了,他自信能够破开这阵法,但动用浩大威力的招式,正片山洞根本就承受不起。一旦整座山塌陷,饶是他拥有金丹期实力,逃出去的几率也非常小。更何况,唐修还在这里。

    “雕虫小技。”

    唐修讥笑一声,递给光做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飘然来到阵法前,随着他的双手不断虚空拍打,无形无色的阵法光幕上,忽然荡起层层波纹。随着波纹呈现并且涌动,一丝丝细纹裂缝出现。

    “毁基!”

    一枚银针,突然从唐修手中激射,穿透一丝裂缝的时刻,击中西域邪僧脚下那块岩石,并且轻而易举刺穿。

    “轰……”

    阵法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光幕也在刹那间消失。甚至那十二尊石像都在这一刻爆开,炸的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唐修后退几米,挥手把那些飞溅的碎石挡住,看向面色惨变的西域邪僧讥笑道:“如果你用点别的手段,或许我了解不多。但跟我玩阵法,你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西域邪僧倒退数十米,抬手抹掉嘴角的血迹,看着唐修说道:“是我糊涂了,你的手下能够人人拥有飞剑,说明你或者你的人精通阵法,毕竟炼制飞剑需要刻画阵法到其内。不想瞒你,阵法只算是我的杀手锏之一,还有另外一个杀手锏没有动用,当然,我更可以告诉你,第二个杀手锏乃是同归于尽的手段,就算是能把你们杀死,我也会死在这里。”

    唐修微微皱眉,看着西域邪僧阴冷的眼神,他忽然笑道:“你觉得,你能使出最后的杀手锏吗?”

    “你什么意思?”

    西域邪僧忽然心头一跳,瞳孔在瞬间收缩,那彪悍的身躯更是刹那间硬生生移动几米。凭空出现的一把飞剑,朝着他原本站立的地方扫过,在那道距离他只有十几米远的黑色身影出现后,他的一条手臂瞬间抛飞。

    “该死!”

    西域邪僧大骂一声,一团绿色刺鼻的烟雾从他袈裟下喷洒出来,滚滚绿色烟雾仿佛化作一双手臂,直接把他被斩掉的手臂拉扯回来,在他快速躲避再次射来的剑光中,重新按在断臂处。

    身穿黑袍,带着面具的暗,速度比西域邪僧快了将近一倍,即便西域邪僧躲避飞快,但剑光依旧扫过他的后背,撕开一道长长的血口。

    光的身影,此时也如炮弹般冲刺过去,在西域邪僧另一端发动了攻击。如果是独自一人,想要击杀西域邪僧需要花费点手段,但两人联手,实力瞬间暴增。两把飞剑在半空盘旋,如同莲花状剑光盛开,密密麻麻的剑影仿若化作一条巨龙,朝着西域邪僧扑去。

    “邪火舍利。”

    西域邪僧喷出一颗漆黑舍利,而在那颗玻璃球大小的黑色舍利周围,还燃烧着一层黑色火焰。一团精血被西域邪僧逼出后,黑色火焰瞬间化作燎原野火,瞬间把他方圆数十米之内笼罩在其中。

    一颗颗缩小版的漆黑舍利凭空出现,转瞬间也化作一条黑龙,朝扑来的剑龙撞去。

    “轰……”

    黑龙被撞得支离破碎,而剑龙的威势也暴跌,甚至出现溃散的征兆。不过,在光和暗的控制下,剑龙依旧扑到西域邪僧面前。

    “毁灭之盾。”

    西域邪僧七窍溢血时刻,一面黑色盾牌被他从体内释放,挡在他的面前。而剑龙撞击在盾牌上,随着那面盾牌上层层裂开细密纹路,但并没有像他的降魔在一样被彻底摧毁,而是挡住剑龙,撞击在西域邪僧身上。

    西域邪僧的身躯,仿若飘零的落叶,重重撞在数十米外的山洞壁上,然后轰然砸落。大口大口的鲜血,从他口中喷出,这一刻他的脸色蒙上一层死灰。

    “能挡住我们联手一击,不错。”

    光脚踩虚空,重新回到手中的飞剑,眼看又要朝着西域邪僧飞去。

    站在洞口的金甲戾尸,一直都在关注着山洞里的局势变化。他做梦都没想到,光和暗的实力竟然会如此强大,更没想到两人联手爆发的攻击威力,竟然达到这种骇人听闻的地步。

    他幻想了一下,如果被两人联手攻击的是自己,那么……刚刚只需要那一击,他引以为豪的强悍身体,就会被彻底摧毁,他也只有死路一条。

    联手一击!

    足以击杀自己!

    这一刻,金甲戾尸忽然暗暗侥幸,侥幸自己没有继续和唐修为敌,否则自己现在应该已经死了吧?

    唐修眼底爆射出一团精光,抬手喝道:“光、暗,先留他一条性命。”

    光一愣,瞬间收手,而暗则瞬间洒出一片黑烟,整个人消失在黑烟之中。

    唐修踩着虚空,一步步来到西域邪僧前面,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的手段的确是层出不穷,拥有的宝贝也非常的多。不过,我还是能够看得出来,你很怕死,甚至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愿意和我们同归于尽。既然如此,我可以留给你一线生机。”

    西域邪僧被重创,身上被剑影撕裂上百道口子,但在他的真元作用下,伤口都被临时封住,制止血液流出。他甚至暗中做好准备,如果光和暗再次对他发动攻击,他就用出最后同归于尽的杀手锏。可是,唐修的话却让他有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受,

    “什么条件?”

    西域邪僧瞬间起身,后背紧贴着山壁问道。

    唐修缓缓说道:“你知道我的秘密,我又不相信你的本性。所以我必须可以掌控你的生死,才可以留你一条小命。只要你放开心神,让我在你体内留下禁止,不但可以不死,将来说不定还有很大的好处。”

    西域邪僧瞳孔收缩,骇然问道:“你懂控神法门?”

    唐修惊讶道:“你竟然知道控神法门?”

    西域邪僧惨笑一声,说道:“我曾经得到的古籍中有记载。被人控制神智,只能成为一具傀儡。就像我无数次和金甲戾尸缠斗,目的就是把控神法门用在他身上。只可惜,我的实力比他还略有不如,即便我手段很多,却依旧没办法成功。”

    唐修摇头说道:“你说的控神法门,和我说的不同。我所施展的控神诀,只会在你心脏上留下禁止,只要你胆敢背叛我,我一个念头就能决定你的生死。但平时,你和以前一样,拥有自己的灵智,做想要做的事情。”

    “你……你确定?”

    西域邪僧面色一变,眼神死死盯着唐修的表情,想要看出蛛丝马迹。

    唐修直截了当的说道:“如果我想你死,现在你已经死了。不要以为你有什么同归于尽的手段,我所拥有的手段,你还没有见到。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是臣服于我,被我下禁止;第二是死亡,我可以有无数种杀你的方法,而且可以做到自保。”

    西域邪僧的表情不断变幻,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唐修,但眼前的局面,如果不同意的话,恐怕自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他的内心挣扎了许久,终于缓缓点头,并且放开心神。

    唐修淡漠一笑,快速施展控神诀,控制西域邪僧后。这才满意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从此刻起你的生命就掌控在我的手中。以后,我的命令你必须无条件服从。”

    西域邪僧冥冥中有种感受,命运被唐修掌控的感受。事已至此,他心中长叹,点头恭敬说道:“您以后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唐修摆手说道:“暂时我没有需要你做的事情,你留在这边好好修炼便是。另外,我会传授给你一套新的修炼功法,将来可助你修炼到佛婴后期境界。等我有事需要你做的时候,到时候再联系你。”

    说着,他拿出玉简,把一份修佛的基础功法刻录其中,然后丢给西域邪僧说道:“我姓唐,唐修。百宴酒楼的老板,以后每年时分,你便到荆门岛百宴酒楼来一趟。”

    “是!”

    西域邪僧恭敬点头。

    唐修指了指金甲戾尸,说道:“不要怨他,我饶他性命,并且赐予他好处。他自然愿意把你的消息告诉我。我对他要求很简单,不准伤害普通人,不得做杀人越货之事,这要求对你也一样。”

    【月底了,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