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六百六十章 援兵
    苗温堂和邵明振面面相觑,他们做梦都没想到,唐修竟然有如此邪门的修炼功法,这尊金甲戾尸如今的实力都已经非常恐怖,如果再修炼那份功法,将来会强悍到什么地步?

    唐修……这不是在养虎为患?

    不过,两人心中尽管很担忧,但却没办法左右唐修的想法,只能相视苦笑,默然无语。

    当几人落在地面上后,唐修直接说道:“金甲戾尸,西域邪僧的实力很强,这一点你是清楚的。但是,我想让你亲眼看着他被杀,所以接下来的时间,你需要留下来。”

    “这……好。”

    金甲戾尸犹豫一下便答应下来,他虽然拥有灵智已经很多年,但阴谋诡计方面始终不如人类的脑子。他没看透唐修的真实意图。

    唐修留下他,一方面是怕他把要杀西域邪僧的消息偷偷告诉对方,令一方面也想展示下肌肉,让金甲戾尸看到他所掌控的力量。返回龙泉寨的路上,唐修给孤小雪打了个电话,要求光、暗两兄妹以最快速度赶过来。

    杀西域邪僧,绝对不能带苗温堂和邵明振,因为唐修通过两人的言行举止判断,他们没有猜到莫阿武等人手里拿着的是飞剑,这件事情他也悄悄向莫阿武询问过,得知莫阿武等人祭出飞剑的时刻,苗温堂和邵明振两人正在和西域邪僧拼命厮杀,就算两人的手下应该都没注意到他们祭出飞剑的举动。

    院落中。

    唐修看着苗温堂和邵明振欲言又止的模样,略一思考便明白了两人的心思,淡笑道:“两位老哥,我清楚你们的顾虑。西域邪僧作恶多端,恐怕没少祸害普通人,就算没有苗老哥这件事,我如果知道他的事情,也会想法设法除掉他。不过,咱们现在的实力不行,就算是群起而攻,杀死他的几率恐怕也非常渺茫。”

    苗温堂连忙问道:“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唐修说道:“找帮手。”

    苗温堂迷惑道:“什么人?”

    唐修淡笑道:“我知道两位老哥心里好奇,但现在还不是告诉你们的时候。西域邪僧必须杀,而你们也不能参与进来。我邀请的人脾气很怪,不愿意和陌生人交流。等几天,几天之后,我保证给你们一个结果。”

    苗温堂和邵明振闻言,只好把心中的好奇压住,不再询问这些事情。唐修做事很有章法,这点他们很清楚,也很放心。虽然他们都明白,唐修用“西域邪僧为非作歹”当做借口,但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

    两日后。

    唐修带着金甲戾尸离开龙泉寨,当车子驶出村寨后没多久,两道身影无声无息出现。

    “苗兄,看来咱们对唐老弟的了解,还是太少太少啊!”邵明振苦笑叹道。

    苗温堂点头说道:“自从咱们在百宴酒楼第一次相见,我就觉得他很神秘。尽管一直都想弄清楚他的秘密,但他却给我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咱不说别的,就说他的实力。才大半年的时间吧?他的修为突飞猛进,现在竟然远远超越咱们,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邵明振点头说道:“没错,他和金甲戾尸战斗的手段,那两种法术的施展,就像是咱们施展禁术……不对,就算咱们施展禁术,恐怕都达不到那种威力。”

    苗温堂沉默了一会,这才伸手拍了拍邵明振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每个人都有秘密,既然唐修不愿意把他的秘密告诉咱们,咱们还是不要妄图打听。总之,以后咱们和他多亲近亲近,相信能得到不少的好处。”

    “嗯!”

    邵明振重重点头。

    距离龙泉寨十几公里的一条泥土小路上,停着一辆越野车。莫阿武坐在驾驶位上没有下车,而车头前面则站立着光、暗兄妹二人。

    “师爷!”

    光、暗抱拳恭敬叫道。

    唐修满意点头,瞟了眼一旁如临大敌的金甲戾尸,淡淡说道:“他们是我的晚辈,你不用表现出这副模样。虽然这两天你修炼炼尸宗的功法,已经略有成效,实力也隐隐有所提升,但他们两人随便站出来一个,都能轻易把你斩杀。”

    金甲戾尸谨慎点头,说道:“他们很强,我能感受到他们体内隐藏着很恐怖的能量。”

    唐修淡淡一笑,说道:“走吧!去找西域邪僧。”

    金甲戾尸犹豫一下,问道:“真的不能饶他一命吗?仙师您能不计较我就是一尊僵尸,为何不能给他一个改邪归正的机会?我相信,在死亡和臣服上面选择,他一定会选择臣服。”

    唐修双眼眯起,淡淡说道:“以西域邪僧的性格来说,他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臣服的。就算他选择一时的臣服,但将来说不定也有背叛我的时候。所以,我觉得斩草除根才是最好的选择。”

    金甲戾尸连忙说道:“仙师,西域邪僧其实胆量很小,虽然他经常做卑鄙无耻的事情,但如果您能展示出绝对的力量,或者能震住他的手段,他绝对不敢背叛。”

    “胆小?”

    唐修流露出古怪表情,诧异的打量了眼金甲戾尸,他发现金甲戾尸不像是说假话。

    “见了他再说吧!”

    唐修淡淡说了一句,便径直回到车里。

    两辆越野车,风驰电逝般朝着西域邪僧的老巢赶去。距离目的地还有十几里路的地方,因为前方没了道路,因此莫阿武留下来看车,唐修带着光暗和金甲戾尸,朝着目的地飞去。

    龙泉泽。

    四面环山的深幽山谷,四座山峰最低海拔都在五六百米,最高山峰已经接近千米,而西域邪僧的老巢,就是那座最高峰半山腰处的洞府。当四人落在洞府门口数十平方米的平坦地面上后,唐修啧啧感叹道:“真是个避世藏身的好地方,这里竟然有条灵脉,对修道者来说算是洞天福地了。”

    金甲戾尸低声说道:“我从来没进去过。那西域邪僧谨慎小心,平时与我相见,最多也只是在这洞口外面。他曾经说过,他在洞府里布置了层层机关陷阱,就算是我冒然闯入他的洞府,活下来几率不会超过三成。”

    唐修扬了扬眉头,手臂挥动中,祭出饮血匕首,狠狠轰击在两扇木门上。随着木屑飞溅,他已经率先踏进洞门内。

    “给我毁。”

    两张闪电符和两张烈焰符被他同时取出,催动朝着前方的通道滚滚涌去,百米长的通道内,各种机关被拉枯摧朽般摧毁,而一个极为简单的防御阵发,也轰然间破碎。

    “什么人?”

    百米深的山洞空间,足足有一个正规足球场大小。里面各种雕刻石像屹立,在各色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如梦如幻。一条小溪贯穿山洞空间,淙淙流淌,不知尽头。

    “有意思,竟然利用发电机在这里发电。”

    唐修瞟了眼激射而来的西域邪僧,目光移动到这个彩灯照耀的山洞景物中。当他看清楚下方十几米深的地面上,竟然摆放着整整十二尊雕刻精美的石像后,双眼瞬间眯了起来。

    “利用石像布置成阵法,比外面的防御阵精妙很多,威力看上去也要大不少。这西域邪僧倒是有点能耐。”唐修暗自思衬。

    西域邪僧拿着伏魔杖,如同利剑般冲刺到唐修等人面前。当他看清楚来人后,面色勃然大变,最终怒视金甲戾尸爆喝道:“是你把他们带过来的?你出卖了我?”

    唐修淡笑道:“西域邪僧,你应该听过这么一句话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金甲戾尸不想死,他就必须要把我想知道的告诉我。当然,他也付出了些代价,比如把他身上的那块陨石精给了我。”

    西域邪僧沉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唐修说道:“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发现了我的一些秘密。所以,你必须得死。”

    西域邪僧转念一想,便明白唐修说的秘密是什么。唐修的实力很强,而跟在他身边的光看上去也不是弱者,他们能把金甲戾尸击败,恐怕也能把自己击败。尽管他还有杀手锏,但谁生谁死还很难说。

    “我把陨石精给你,并且承诺帮你们保守秘密。咱们之前的恩怨一笔勾销,如何?”

    唐修摇头说道:“看来金甲戾尸说的没错,你很胆小。不过,你被称为西域邪僧,承诺谁会相信?在我看来,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住秘密。”

    咻……

    随着唐修的话音落下,身穿白衣的光瞬间冲刺到西域邪僧面前,他在瞬间祭出飞剑的时刻,层层叠叠的剑影已经笼罩住西域邪僧。这些剑影仿佛凭空出现,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生出,每一道剑影,更是充满凌厉气息。

    “给我破!”

    西域邪僧挥动伏魔杖,层层杖影有着黑雾涌动,和剑影绞杀在一起。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猛拍腰间布袋,顿时两团火光冲出,化作两只苍鹰般大小的嗜血古蝠。

    “吱吱……”

    两只嗜血古蝠煽动翅膀,一片火海在空气中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