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六百五十九章 剑阵之威
    百宴酒楼训练强者,最新增加的项目四种,分别是:法术,炼体,御剑,剑阵。因为孤烟儿从昏迷中醒来,尽管她的储物戒指内的宝物已然不多,但低级飞剑更是没有一件,但为了培养百宴酒楼的高手,她还是抽时间亲自炼制了数十把飞剑,交给资质最高的数十名高手。

    剑阵!

    乃是姬魑魅传授,分别制定四种合击剑阵:双人剑阵,四象剑阵,八仪剑阵,十方周天剑阵。

    由于唐修需要一批高手常伴左右,所以孤烟儿亲自下令,把练习十方周天剑阵的十位高手,全都给派了过来。

    而此刻。

    当西域邪僧发现莫阿武十一人祭出飞剑后,那双眼睛瞬间亮了。然而,就在他奋力逼退苗温堂和邵明振后,不但没有主动发起进攻,更没有冲向莫阿武等人,而是飞快洒出一把沉灰,然后转身朝着远处飞奔而去。

    “逃了?”

    苗温堂和邵明振面面相觑,当他们转身看到莫阿武十一人抓着的飞剑后,眉头微微皱起,因为两人可以确定,之前莫阿武十一人身上并没有携带长剑。而现在,他们却拿着飞剑,莫非他们身上有传说中的空间戒指?

    十一把飞剑。

    这是他们不敢想象的事情,毕竟现代修道界的情况他们很了解,落魄凋零到极限,修炼者数量凤毛麟角。谁能够同时拿出十一把飞剑交给手下?

    “苗先生,追不追?”

    莫阿武闪身来到两人面前问道。

    苗温堂迟疑片刻,摇头说道:“算了吧!西域邪僧的实力太强,层出不穷的手段都没施展,那两只嗜血古蝠更是没有出现,就算我和邵老弟联手,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咱们去找唐修,那金甲戾尸气息很恐怖,我怕他不是金甲戾尸的对手。”

    几分钟后。

    西域邪僧已经逃出十几里地,当他发现后面没有追兵后,闪身冲进一片山林之内。当他的身影在一棵参天大树下停住,那张苍老脸庞上的表情阴晴不定。苗温堂他不怕,湿婆已经把苗温堂的底细告诉他了。

    另外那位和苗温堂一起对他出手的中年人,他也无惧,因为对方的实力和苗温堂在仲伯之间,如果他用出底牌,爆发之下绝对能把两人震杀。

    可是……

    那十一把飞剑的出现,却如同炸雷在他心头爆发,让他震撼到恐惧的地步。十一把飞剑啊!使用之人还是十一个勉强突破到筑基期的修道者。这说明什么?说明刚刚去追杀金甲戾尸的那个青年,绝对非常可怕,甚至他背后,恐怕都有非常恐怖的大势力。

    未知最可怕!

    他自认为很了解当今修道界的情况,但突然间发现一股连飞剑都多不胜数的未知势力,这让他害怕了。他生性狡诈,低调谨慎,做事向来是谋而后动。当然,用胆小来形容他也非常合适。

    “他们……到底是什么来历?”

    西域邪僧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唐修的面容。刚刚那十一位祭出飞剑的修道者,全都听从他的命令,说明他的身份绝对很高。

    “必须要打听出对方的底细,知彼知己,才能衡量出手后的危险程度。”

    “飞剑必须得到,但要找准时机。杀人夺宝必须要做的干净漂亮,不留后患。”

    “希望……金甲戾尸能活着逃走。”

    西域邪僧抓出一串佛珠,拇指拨弄中默默祈祷。金甲戾尸是西域某阴邪之地内一座古墓走出来的厉害角色,曾经和他争斗近百年。他们虽然一直在斗,但面对敌人的时候,他们却一直同仇敌忾,曾经更是多次联手御敌,也算是建立起特殊的情义。

    龙泉湾,面积最大的那片沼泽地上空。唐修反手握着饮血匕首,每次挥动都会劈出道道刀光,金甲戾尸的身躯坚硬无比,即便是刀光劈中他的身躯,也只能在火花四溅中留下一道道白色印痕。唯有金甲戾尸身上被化尸水浇过的地方,刀光扫过才会带给他一些伤害。

    “金甲戾尸,你逃不掉的。乖乖束手就擒,是你最好的选择。”唐修战意高昂,劈的金甲戾尸不断闪躲。

    金甲戾尸双眼通红,充满仇恨躲避,偶尔才能抓住机会进行一两次的反击。他的速度快,唐修的速度也慢不了多少,最重要的是唐修的实战经验极其丰富,每次他的攻击轨迹,仿佛都能提前被发现唐修察觉到。

    “你到底是谁?”

    金甲戾尸愤怒咆哮。

    唐修冷笑道:“你不用管我是谁,可以告诉你的是,只要你选择束手就擒,我不但不会杀你,还会赠送你一份天大机缘。不过,我要你身上的陨石精。”

    金甲戾尸很憋屈,他的速度比唐修快不了多少,力量也比唐修大不了多少,最令他郁闷的是,他锋利的利爪扫中唐修的身体,却给唐修带不了什么伤害,他甚至都在怀疑,唐修到底是不是人类,为什么肉体强度会达到这么恐怖的状态?

    咻!咻!咻!咻!

    一道道身影风驰电逝般冲来,金甲戾尸看到那些身影后,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按理说西域邪僧的实力很强,这个时候就算是不能把那些人全部击杀,也不至于被杀吧?有西域邪僧在,他们怎么会这么快赶过来?

    “血海!“

    金甲戾尸终于动用底牌,随着他的利爪撕开自己的眉心,一滴金灿灿的鲜血瞬间射出,在短短一两秒的时间里,那滴金色鲜血便砰然爆开,形成一片翻滚涌动的红色血潮。

    唐修敏锐感受到血潮蕴含的恐怖能量,临危不乱,冷笑道:“金甲戾尸,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如此也好,看我破掉你这杀招。”

    御雷决!

    饮血匕首直指苍穹,道道法咒言出即现,一股恐怖的气息从苍穹落下,令金甲戾尸面色大变的时刻,一道道闪电劈在血潮之中。与此同时,唐修手臂挥动,真火诀掐动,方圆数十米的血潮四周,凭空形成层层叠叠的真火火焰,把整片血朝全部笼罩。

    “雷电法术?真火法术?”

    金甲戾尸面色惨变,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油然而生。他是一具古尸,最怕的便是雷电和真火。虽然他法力很高,但最厉害的却不是法力,而是他自身的肉体力量。

    “给你,陨石精我送给你。”

    唐修面色一喜,瞬间接住金甲戾尸丢过来的陨石精,检查几眼便直接丢进空间戒指里。看着血潮滚滚收缩,眨眼间功夫又恢复成一颗金色液体,被金甲戾尸拍进眉心处后,他立即收起法决。

    “你会为你的决定感到庆幸。”

    唐修冷哼一声后,快速拿出一块玉石,制作成简单的玉简,然后把一门功法刻录进去,然后从指缝中射出一道流光,再次说道:“这是炼尸宗初级修炼法门,拿去好好修炼,可保你达到尸婴境界。如果你想要后续功法,将来到魔都来找我。”

    炼尸宗?

    初级修炼法门?

    尸婴境界?

    金甲戾尸一缕神念融入手中的玉简之中,当他看完整篇修炼法门后,魁梧的身躯剧烈颤抖起来,心中的狂喜更是惊天动地。他是一具古尸拥有灵智,摸索两三百年,也就在数十年前才摸索出一点修炼法门,然后拼命吸收阴邪之气,寻找古墓尸气吸收,才拥有现在的实力。

    这修炼法门。

    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他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按照这修炼法门修炼,将来的实力会强悍到什么程度。

    “多谢仙师。”

    金甲戾尸虚空单膝跪下,向唐修抱拳感激说道。

    唐修淡漠说道:“赐予你法门,是因为你把陨石精交给我。但你记住,不管将来你拥有多强大的力量,绝对不能为祸普通人类,不可做多造杀孽。否则,纵使你修炼到尸婴后期境界,我也会派人来除掉你。”

    金甲戾尸慌忙说道:“以后绝对不会。”

    “唐修!”

    “唐老弟!”

    苗温堂和邵明振腾空而起,充满敌视的看了眼金甲戾尸,这才低声叫道。

    唐修淡笑道:“那西域邪僧呢?”

    邵明振恨恨说道:“逃跑了。那家伙不知道什么原因,阿武他们动用剑阵后,他瞟了几眼便立即落荒而逃。”

    唐修凌厉的眼神看向莫阿武等人,当他看清楚莫阿武等人手中拿着的飞剑后,顿时面色大变。深吸一口气,他立即看向金甲戾尸,沉声说道:“我需要知道西域邪僧的身份背景,拥有的实力强弱,所会的各种手段。甚至,我还需要知道他的老巢在哪?”

    金甲戾尸闻言,立即噼里啪啦把他对西域邪僧的了解,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最后才说道:“龙泉泽,距离这里只有几十公里。那里有他的洞府,我想现在他已经是逃回去了。”

    唐修冷酷说道:“金甲戾尸,我想要西域邪僧死,你怎么决定?”

    金甲戾尸迟疑了一会,看了看手里的玉简,又看了看唐修,最终缓缓说道:“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这是我能做到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