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六百五十六章 突发大事
    电流?

    唐修愣了愣,随即在心里暗暗摇头,对于普通人来说,高压电流对于他们来说或许会导致毙命,但对于自己这个修仙者来说,却并没有多少威胁。实力强大的修仙者,渡劫之时谁没被雷电劈过?

    “想当年,自己渡仙劫的时候,那九九雷劫可是声势浩大,威力十足。结果呢?自己还不是硬挺过来,甚至还借助雷电力量淬体,最终蜕变成仙体。”

    唐修想着,忽然神色一动。

    雷电淬体?

    仙界没有高科技产品,想要看到雷电,除非是自然环境的变化,否则就是引动苍穹雷电,或者使用闪电符之类的物品。可现在是在地球啊!地球上什么都缺,可就是不缺电。

    如果……

    如果自己使用足够功率的电流淬体,是不是可以令自己的体魄强度变得更加强大?

    唐修想到这里,那双眼睛已经亮了起来,甚至心中隐隐还有些激动。他转头看向墨毅,沉声说道:“墨教授,等研究项目正式启动后,我会成立一个内部基金。每一位科研专家如果在科研项目中意外死亡,其家属可以得到千万资金补偿;受伤者,根据伤势来判定,最高者可以得到五百万资金的补偿。另外,如果家里有来人,盛唐集团会负责给老人养老,如果家里有孩子,盛唐集团会负责把孩子培养成人。”

    墨毅被唐修这番话给感动了,尽管他已经将近六十岁高龄,但他还是郑重其事的对着唐修深深鞠躬。

    “墨教授,您不需要这样。”

    唐修连忙扶住他说道。

    墨毅摇头说道:“唐先……不对,应该是老板。我代表的不止是我个人,还有研究所里的所有同事,感谢您解决了我们所有的后顾之忧。”

    唐修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说完。

    他立即改变话题,问道:“墨教授,这实验室的高压电流,最大功率是多少?”

    墨毅不明白唐修为何突然询问起这个问题,但还是如实说道:“100千瓦,这已经是国内发电机功率的发电机组。本来在国外,是有120千瓦的发电机组,袁政宣曾经也想帮我们进口过来,但咱们这实验室根本用不到那么大功率的发电机组,所以我们就没让他做。”

    唐修再次问道:“实验室里应该有保险闸吧?”

    墨毅苦笑道:“的确有保险闸,上次如果不是保险闸突然坏了,那位同事也不会……”

    唐修点头表示明白。他很想试一试现在的自己,到底能够承受多大电量的电流,但因为实验室里的科研专家们自己不熟,还有保险闸的存在,所以他也不方便在这里测试。

    中午时分。

    唐修离开研究所,刚走出用来掩护的电子厂大门,便看到外面停着一辆黑色奥迪轿车。而袁政宣正站在车门旁抽烟。

    “谈得怎么样?”

    袁政宣看到唐修开车出来,顿时迎上去笑眯眯地问道。

    唐修点头说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对谁都一样。还要多谢袁叔割爱,以后等我靠着研究出来的产品赚到很多钱,一定请袁叔您好好的喝一场。”

    袁政宣惊讶道:“那些科研专家真的接受你那异想天开的想法?”

    唐修做了个数钞票的手势,再次重复道:“袁叔,我刚刚不是说了嘛!有钱能使鬼推磨。”

    袁政宣恍然,哭笑不得的说道:“也对,没谁是圣人,想要活下去,就离不开钱。走吧!我订了龙厨食府总统套房,咱们去喝几杯。”

    唐修微微一笑,他忽然发现每次回到星城,都要到龙厨食府的总统套房去消费。之前购买五套别墅的时候,他就是在龙厨食府宴请了楚元和雪玉。

    想到他们两人,唐修有些无奈。楚元是一位足智多谋的家伙,心思缜密,懂得人情世故,哪怕是在当今时代,都算是一位智者;雪玉表面清冷,其则温润如玉,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这一点和孤烟儿有点像。让他无奈的是,饶是楚元智慧超人,但还是隐隐对自己有些提防;而雪玉……还在纠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看清楚了她的容颜。

    “两个人都是难缠的主啊!”

    唐修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声。

    袁政宣看到唐修有些失神,笑道:“愣什么呢?难道不想陪你袁叔喝几杯啊?”

    唐修从愣神中清醒,摇头说道:“没有,我是在想袁叔怎么知道,我这车的后备箱里还放着几瓶神仙酿呢!”

    袁政宣眉头挑了挑,忽然嘿嘿笑道:“唐修,我把我那么多科研专家都交给了你,你是不是应该意思意思?别提钱,那太俗了。我觉得神仙酿就不错嘛!给你袁叔来十箱八箱的?”

    唐修嘴角勾勒,笑意爬上脸上后说道:“最迟今天晚上,二十箱神仙酿一定送到袁叔府上。并且我承诺,您什么时候喝完,随时可以给康夏打电话,她就会立即派人给您送过去。”

    “大气!”

    袁政宣大喜,对着唐修竖起大拇指。

    随即,两人分别开车赶往龙厨食府。路上,唐修拨通一直留在附近的莫阿武的电话,吩咐他立即去购买发电机组,并且要求功率越高越好。

    “铃铃铃……”

    龙厨食府总统套房内,正在喝酒闲聊的唐修和袁政宣,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扰。唐修递给袁政宣一个歉意的眼神,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然后对着袁政宣做了个手势,起身走到一旁接通电话:“邵老哥,你找我有事?”

    手机里,传出邵明振急促的声音:“唐修,苗温堂出事了。”

    唐修面色一变,快速询问道:“他怎么了?”

    邵明振说道:“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刚刚苗温堂的助手打来求救电话,地点是西边喀纳斯龙泉湾。”

    唐修严肃说道:“邵老哥,你现在在哪?”

    邵明振说道:“蓝城。”

    唐修说道:“邵老哥,你在蓝城机场等我,我立即带人赶过去跟你汇合。既然苗老哥有危险,咱们必须要救。对了,你再和对方联系一下,问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

    “好!”

    邵明振答应一声,便直接挂断电话。

    唐修收起手机,疾步来到袁政宣面前,说道:“袁叔,恐怕没办法继续陪你喝酒了,我有个朋友遇到了点危险,我必须要抓紧时间赶过去。等我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再回来向您赔罪。”

    袁政宣清楚唐修不会大放厥词,曾经他的妻儿也被唐修救过,自然知道救人如救火,因此立即说道:“唐修,有没有我能帮忙的地方?”

    唐修说道:“我那朋友出事地点在喀纳斯。”

    袁政宣一愣,随即摇头苦笑道:“那我就没办法了。西部区域,我没有什么……等等。”

    袁政宣话说到一半,忽然抓出手机,快速翻找出一个电话,快速打给对方,交谈几句后,他便挂断电话,看着唐修说道:“你把这个电话号码记下来。他叫杰娃烈,我曾经的战友,尽管我们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联络过,但联系方式还在。刚刚我电话里跟他说了,等你到了喀纳斯,直接给他打电话,他会亲自负责接机。”

    “谢谢袁叔。”

    唐修飞快把那个号码记下,然后抓起外套便朝着外面冲去。甚至,他更是直接把离开的莫阿武叫回来,风驰电逝般朝着蓝城赶去。路上,他还是打了几个电话,给父母,给康夏,给研究所的所长墨毅。

    蓝城机场。

    唐修带着莫阿武以及其他十人赶到后,便在候机厅见到邵明振和他带着的六位保镖。

    “邵老哥,和那边重新联系过了吗?”唐修快速问道。

    邵明振苦笑道:“已经重新联系过了,苗兄的那位助手说也不清楚。她和两名保镖被安排在喀纳斯龙泉湾后,苗兄便带着一批人离开。可是两天之后,苗兄独自逃了回来,见到他那位助手后,因为身上伤势严重,就说了我的名字,便直接昏迷过去,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

    唐修意识到失态的严重性,快速说道:“我们的机票都买好了吧?”

    邵明振说道:“我收到你发过来的资料后,便给你们十二人全都订了机票。现在距离起飞时间还有两个半小时。”

    两个半小时?

    太久了。

    唐修拨通姑姑唐敏的电话,让她帮着安排一架客机。才七八分钟过去,蓝城机场的总负责人便亲自赶到,并且告知唐修等人稍等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一架没有起飞任务的客机就可以带着他们赶往西部。

    唐修知道航线重新调配,以及方方面面的沟通,甚至客机加油等一系列的事情都需要时间,所以尽管心中着急,但还是强忍着等待。苗温堂是他的朋友,也是他的合作伙伴,曾经苗温堂帮助过他,这份人情他一直记着。

    下午四点二十。

    客机从蓝城机场起飞,朝着西部赶去。抵达西部机场后,众人有中途转机,最终在晚上九点五十,抵达喀纳斯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