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大功臣(三更求月票)
    唐修穿梭在山林中,却如履平地。紧紧跟在抬着凶兽尸体的苏犇三人身后,一直赶路一个多小时,终于见到最外围那座山峰的山头。就在此刻,唐修敏锐看到远处的那座大山半山腰处,有不少灯光照耀。

    “停下!”

    唐修加快速度,挡在三人面前。

    苏犇疑惑道:“怎么了?”

    唐修说道:“咱们四个进山已经有两天,而我那辆车还停在外面山脚下,恐怕村里人已经猜到咱们进山里来了。刚刚我发现对面大山的半山腰有不少灯光,应该是村里人进山来寻找咱们了。你们记住,我传授给你们修炼功法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你们拥有远超常人的能力,也绝对不能在普通人面前展露,除非……是在万不得已的危机关头。”

    “嗯!”

    “明白!”

    三人纷纷点头。

    唐修再次说道:“这只豹子凶兽是你们打死的,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而你们也受了伤,说明动手的是你们。我不想出风头,所以你们功劳全都是你们的。”

    苏权犹豫道:“唐修,这不好吧?”

    唐修摆手说道:“没什么不好的。如果外人问起来,就这么说。另外,这么进来都两天了,就说这两天咱们一直都在寻找这只豹子,关于石林和灵泉的事情也不能说。否则,没有我的带领,普通人一旦误闯石林阵,绝对只有死路一条。”

    “好吧!”

    三人此时看唐修的眼神,已经和之前截然不同。如此大的功劳,唐修竟然直接推给他们,甚至不愿意掺和一脚,就是为了低调。这性格,令三人实在是敬佩不已。

    甚至苏翔飞此时都对唐修升起崇敬心思,他忽然想到半年之前的唐修,和这半年之后的唐修。他觉得,唐修曾经出了车祸后并不是真的傻了,而是装疯卖傻,想要低调而已。那么多年,他应该就是在卧薪尝胆,就是在暗中做着一切准备。

    厉害!

    恐怖!

    苏翔飞对唐修敬佩的同时,心里也升起一股畏惧。

    “这么小的年纪,这么低调的性格,这么骇然的心智。他……太恐怖了。”苏翔飞的面色隐隐一白,偷偷瞟了眼唐修,然后立即转头,把心底滋生出来的恐惧压制下去。

    随着四人重新赶路,用了差不多二十多分钟,便已经在山林里看到搜寻他们的村民,以及公安局的警察和消防兵。

    “他们在这……”

    一声充满惊喜的吼声,瞬间回荡在山林中。

    一时间,一两百人纷纷围聚过来。每个人看着四人的表情都一样,那是惊喜和难以置信。他们惊喜的是四人平安无事,难以置信的是苏犇几人抬着的那只巨大的豹子尸体。

    “唐修,苏犇,苏权,苏翔飞,你们……你们真是瞎胡闹。”苏向建冲在最前面,尽管他已经看到几人抬着的豹子尸体,但还是气愤的呵斥道。

    苏权咧嘴笑道:“向建叔,我们哪里瞎胡闹了。这豹子太可恶了,我们进山把这豹子给杀了,不是为了保障咱们乡亲们的安全嘛!你看,就是这只豹子,我们已经打死他了。”

    苏向建深深看了眼豹子尸体,但还是不满说道:“就算你们要进山杀这豹子,也应该提前跟大家伙说一声吧?你们知不知道,这两天乡亲们为了找你们,都快把这座山给翻过来了。要是你们今天再不出现,我们就直接冲进更深的深山老林了。大家伙有多担心你们,你们知道嘛!”

    唐修踏出一步,笑着说道:“向建叔,这的确是我们的错,原本我们也没想到会浪费那么长的时间。按照我们之前想的,进山找一圈,如果找不到就回去。谁曾想刚刚进来就发现了这只豹子,然后我们一边追赶,一边和它战斗,终于用两天时间,才设置陷阱把它给弄死。你看他们三个,为了杀这只豹子,简直都跟它肉搏了。”

    苏向建也看到了三人身上的伤,还有染红衣服的血迹,急忙满脸关切的问道:“怎么样?你们的伤不要紧吧?”

    苏犇摇头说道:“我们没事,唐修已经给我们止血、包扎过了。”

    苏向建心里松了口气,默默点了点头。

    赵东赫在几名身穿警服的警察簇拥下,来到唐修四人面前,他看了看那只牤牛般大小的豹子,又看了看四人,说道:“你们四个真是好样的,虽然冒然进山有些不妥,但终究把这只害人的畜生给杀了。我是咱们县公安局局长赵东赫,真心诚意谢谢你们为民除害。”

    唐修笑道:“赵局长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赵东赫目光落在唐修身上,笑道:“你就是唐修吧?大名鼎鼎的小神医唐修,更是有勇有谋,真是年轻有为啊!”

    唐修笑着谦虚几句,然后才看向大家,笑着说道:“让乡亲们担心了,实在是抱歉,这大过年的还麻烦你们到山来来找。犇哥他们三个现在已经把豹子给杀了,大家也都能安心过个新年了。等回去之后,我到县城最好的酒楼订餐,既然大家都聚在一起了,这大年三十夜,咱们一起摆席庆祝,一起过年。”

    “好!”

    苏家村的乡亲们一个个流露出灿烂笑容,纷纷叫好。

    经过一番交谈,众人重新踏上回去的路。令苏犇和苏权,苏翔飞三人很兴奋的是,他们终于不用再亲自抬着豹子尸体赶路。

    回到苏家村。

    唐修开着车带着三人停在外婆家,指使着三人把豹子尸体搬下来。当四人还没踏进院门时,唐云德和苏凌韵,张氏,陈慧英,穆清萍,苏雅宁等人便冲来出来。

    “修儿!”

    “儿子!”

    苏凌韵和陈慧英分别冲向唐修和苏犇。

    唐修看着扑来的母亲,笑着搀扶住她,说道:“妈,我没事,我们都没事。就是进山把这只吃人的豹子给杀了。你们看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回来了嘛!别担心了。”

    苏凌韵眼泪汪汪的拍打了下唐修的胳膊,怒声说道:“谁让你们去逞能的?万一……万一你们要是有个三好两歹的,我们怎么办?”

    张氏也跟着说道:“是啊修儿,这山里多危险啊!你们这一走就是两天,我们都担心坏了。以后你可不能再干这种傻事了。”

    唐修暗暗苦笑,说了不少好话,才勉强把大家的情绪安抚下来。本来唐云德和苏凌韵还打算把张氏接到星城去过年,结果阴差阳错回到苏家村,所以大家决定今年就都留下来。

    紧接着,唐修以带着苏犇三人到县城医院去重新包扎伤口为由,四人驱车来到县城,在县里最大的酒店订了数十桌酒菜,并且以两倍的价格让酒店方面负责送到苏家村。

    随后,唐修带着三人到医院重新进行了缝合和包扎,然后他们大晚上的敲开一家卖鞭炮烟花的店铺大门,让那店铺老板送了一车烟花到苏家村。

    苏家村虽然地理位置偏僻,但村子里的道路却非常宽敞,因为村民的帮忙,从隔壁村租来了大量圆桌和长凳,就摆在村们家门口的路上。而且不少村民更是带着激动表情,把电线和灯泡拉车到了外面。如果俯览苏家村,一定会发现大半个村庄都是一片通亮。

    古音往年从来没遇到这么热闹的新年场面,毕竟还是孩子心性,兴奋的到处奔跑,甚至和苏家村一群年纪比她打,或者比她小的孩子们一起玩闹。

    随着县城大饭店的酒菜纷纷送到,被端到一张张桌子上,村子里的村民喜笑颜开的喝酒,聊天。就算是那两家痛失亲人的人家,脸上都流露出一丝笑意。然而,最令大家兴奋的是,县公安局局长赵东赫,把自己一家老小都带了过来,和苏家村的村们们聚在一起,甚至,他们一家做的桌子也是和唐云德,苏凌韵一家子坐在一起。

    另外。

    苏家村年三十晚上发生的事情,还是被传到了附近几个村子里,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一些人,更是跑过来凑热闹,各村的村长,和苏家村沾亲带故的外村人,结果导致又多了十几桌。

    深夜十二点。

    随着新年的来临,鞭炮声轰鸣,烟火更是映红天空。

    这一夜!

    对苏家村的村民来说,或许会永生难忘,甚至年三十晚宴大团圆的盛大场景,也在往后每年举办起来。这种刚刚形成的习俗,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以后成为苏家村最重要的习俗。

    唐修,苏犇,苏权,苏翔飞四个年轻人,也成为了苏家村,以及周围几个村子里的大英雄,大功臣。

    热闹,一直延续到凌晨一点多。

    第二天清晨,天刚蒙蒙亮的时刻,唐修和苏翔飞,苏雅宁,古音便被张氏从床上拉起来,因为年初一早晨放鞭炮吃饺子的习俗,早就深入每一位村民的心里。

    “翔飞,去放鞭炮。”

    唐修站在院子里的井边,用刺骨的凉水洗了把脸,然后对着已经洗漱完毕的苏翔飞叫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