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六百一十八章往死里打
    黄旭闭上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睁开眼睛的刹那,看着唐修苦笑道:“唐修兄弟,今天真是对不住了。我这脸,感觉疼得太厉害,实在是没那个闲心做些什么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唐修放下筷子,笑眯眯的看了眼黄旭,说道:“本来我还有点顾忌,毕竟这是你的地盘,既然如此,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你随意!”

    黄旭带着满脸的羞愧点头。

    唐修抓起桌上半瓶神仙酿,在众目睽睽之下朝着杜云杰走了几步,看到杜云杰露出慌乱表情,一连朝着后面倒退数步,这才笑道:“其实吧!今天就是个小矛盾,但你仗着是自己的地盘,实在是太欺负人了。所以,在你打电话叫的人没来到之前,先让你长长记性,以后做人别那么嚣张。”

    话音落下。

    唐修箭步冲刺,瞬间出现在黄旭面前,随着酒瓶砸在杜云杰头上,酒水和鲜血同时喷溅。短短几秒之后,就在杜云杰踉跄着差点倒地的时刻,唐修硕大的巴掌狠狠抽在他的脸上,直接把他抽飞到厅房门内,才重重砸落在地面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从杜云杰口中传出。

    唐修摇了摇头,苦笑道:“就这么点能力,还敢到处招惹是非,真是自找死路。”

    此刻。

    龙政宇终于放下筷子,随意看了眼头破血流,倒地不起的杜云杰,这才把目光落在黄旭身上,带着一股怨气冷哼道:“黄大少,你倒是把事情推得干净。我大雪天里把唐修忽悠到蓝城,到这里过来给你捧场,结果算是倒了血霉。看看我这脸,就挨了一巴掌都疼。来之前还跟唐修吹嘘,你小子现在多有本事了,鼓捣的会所多牛逼,结果呢?”

    黄旭尴尬得差点找条地缝钻进去,苦涩说道:“龙大少,今天实在是对不住了。道歉的话我今天不说,等这件事情结完,你看我的表现。行吧?”

    龙政宇这才翻了个白眼,哼哼道:“算你小子懂事。不过,你手机是怎么回事?一直给你打电话,怎么都打不通。”

    黄旭嘴唇哆嗦了几下,无奈说道:“你这话题真是又让我想起两个小时前不堪回首的丢脸事情了。就是杜云杰这蠢货,招惹到魔都来的两个大少,谁曾想人家在蓝城也有很深的背景,结果我的手机被人家给摔了,我还被人家冷嘲热讽一顿。”

    龙政宇惊讶道:“魔都来的?唐修这小半年不就在魔都混吗?说说看,对方是什么来历?”

    黄旭苦笑道:“章小磊,魔都新阳集团大老板章阅明的大儿子;另一个叫古涛,鼎燊传媒大老板的儿子。那两个家伙,背景都很强。尤其是那章小磊,特么的,双庆省二把手就是他亲叔叔。”

    龙政宇古怪一笑,看向杜云杰的眼神有些崇拜,竖起大拇指赞叹道:“这哥们厉害啊!招惹的人物一个比一个厉害,竟然连那两家集团公司的大少们都敢招惹,服气,真是服气。”

    说着。

    他看向唐修,笑问道:“我说唐修,你在魔都混了近半年,认不认识那两个家伙?”

    唐修摇头说道:“不认识,倒是和他们父亲有点交情。”

    “噗……”

    “啥?”

    龙政宇刚刚送进口中的茶水喷了出来,黄旭更是膛目结舌,眼神中流露出震惊神色。

    唐修淡笑道:“朋友的酒桌上遇到的,偶然而已。”

    龙政宇苦笑着摇了摇头,感叹道:“唐修,你现在真是越来越让我意识到跟你的差距,像我这样的还只是跟那些牛人们的孩子一起玩,你却已经和牛人们攀起交情了,以后有机会也帮我介绍介绍,让咱的逼格也提高一点。”

    唐修哑然失笑道:“别臭贫了,说说吧!今晚想怎么玩?”

    龙政宇看向从地上爬起来的杜云杰,咧嘴笑道:“用你一贯的方式?”

    唐修点了点头,看向黄旭说道:“黄大少,这姓杜的小子什么背景,应该还有更厉害的后台吧?”

    “蓝城杜家,排在前五之内。”

    黄旭苦笑着说道。

    唐修点了点头,说道:“帮个忙,给黄家能说得上话的人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领人。告诉他们,给他们一个小时时间,如果一个小时之内没赶到,就等着给这姓杜的小子收尸吧!”

    黄旭心底咯噔一下,连忙站起身朝着房门处走去,深深看了眼捂着脑袋还有些头晕的杜云杰,摇着头从他身边走过。来到外面后,他拨通杜云杰大哥杜云龙的电话号码。

    “黄旭,还有事?”

    手机里,传来清冷的声音。

    黄旭苦笑道:“有事,大事。你……你最好联系一下你爸,或者你们杜家权利最大的人。你弟弟在我这会所惹麻烦了,很大的麻烦。”

    杜云龙怒骂道:“这个混蛋,这次又招惹到了谁?”

    黄旭说道:“星城龙家龙政宇,星城唐修。”

    杜云龙沉默片刻,这才问道:“唐修?哪个唐修?”

    黄旭苦笑道:“你应该听过他的名字吧?还有哪个唐修能让你这么问我?赶快过来吧!对方说了,如果你们杜家能说得上话的人一个小时之内没有赶到,就给你弟弟收尸吧!”

    随后,黄旭挂断电话,正准备返回海轮厅,从里面跟出来的王自栋蠕动了下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想说什么?”

    黄旭苦笑道。

    王自栋飞快瞟了眼房门,这才压低声音说道:“黄旭,唐修这个名字我也听说过,星城中医院的小神医,我没说错吧?他也有很厉害的背景?”

    黄旭闻言沉默了几秒钟,这才低声说道:“今晚杜云杰招惹到的另外两个家伙,他们两个的背景厉害吧?”

    “厉害!”

    王自栋谨慎点头。

    黄旭讥笑道:“那两个家伙的背后势力加起来,再乘以十,都不如唐修兄弟。他上面,可就是天了。”

    说着,他用手指往上指了指。

    王自栋愣住了,用了十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后,那张脸庞已经流露出惊骇神色。他已经想到唐姓家族,在国内最牛逼的家族。

    那就是……帝都唐家。

    最近两个月国内官场发生大地震,无数权利变更,各种利益变幻。最终引起这一场大地震的便是帝都唐家。他们王家在双庆省很有势力,因此他也一直关注着,自然知道能够把姚家给毁掉的唐家,到底有多么的恐怖。

    “杜云杰完了。”

    王自栋想起之前奉劝唐修和龙政宇的话,忍不住苦笑起来。那个时候,自己在人家两位眼里,恐怕就是个笑话吧?

    海轮厅。

    唐修端起服务员送来的热茶,品尝了两口说道:“黄旭,等会这姓杜的家里来人,不要让这会所的人阻拦。不管什么人,多少人赶过来,全都放进来。政宇心里受了气,得让他发泄发泄。”

    黄旭苦笑着点头。

    几分钟后,李春雷的电话打到黄旭手机上,得知阿强带着十几个狠角色赶到,正在往海轮厅赶过来。

    “砰……”

    房门被一脚踹开,一位光头上有着几道刀疤的中年大汉走进房门,随后,他身后十几个面目凶悍的中年也快速进入。幸好这海轮厅面积够大,哪怕他们进来也不觉得拥挤。

    “杜少!”

    阿强看到杜云杰的模样,心底暗暗一惊,急忙跑过去搀扶住他。

    杜云杰此时心中的憋屈已经到了极限,他也清楚今天的事情恐怕不能善了,所以在阿强来到他身边后,便指着唐修和龙政宇愤怒喝道:“给我动手,把他们给我往死里打,出了事情我负责。”

    阿强闻言,毫不犹豫下达命令。在蓝城,他的靠山就是杜云杰,如果在此时违背了杜云杰的意愿,他知道自己恐怕会有麻烦。

    “住手!”

    黄旭怒声喝道。

    然而,那十几人根本就不鸟他,纷纷从身上抽出看到,朝着唐修和龙政宇招呼过去。

    唐修心底冷笑,身形瞬间冲起,如果不是为了不想在外人眼里暴露会法术的能力,他恐怕已经用法术把这十几人给打个魂飞魄散了。

    “砰砰砰……”

    拳拳到肉的攻击,骨骼断裂和惨叫的声音,在短短十几秒钟便连成一片。十几名都有着功夫底子的狠角色,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唐修全部打趴下,最重要的是唐修出手挺狠,直接打断他们的双腿。

    “怎么可能?”

    阿强面色勃然大变,眼神中流露出惊骇神色。他的功夫不错,即便是还没达到武学宗师境界,但距离这个境界也不远了。而他这十几名手下,有些是自幼习武,有些是他调教出来的,打斗经验都极其的丰富。可是……他们怎么在短短十几秒的时间里,就全部被打趴下?

    “你是谁?”

    阿强怒声喝问道。

    唐修冷笑一声,说道:“就凭你,也想知道我的身份?”

    阿强松开杜云杰,随手从腰里抽出一把手枪,枪口对准唐修冷笑道:“你的功夫的确很强,但我想知道,到底是你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唐修曾经被很多人用枪指着,但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就在阿强用枪口对准他的时候,他那眼神就仿佛是在看一个死人。

    “真想比?”

    唐修淡然笑问。

    阿强眼底杀机涌动,尽管唐修的淡然令他忌惮,但该开枪的时候他绝不会迟疑,毕竟他手上的人命不止一条。

    “出来混,早晚得还。”

    这句话他很清楚,也在多年前就做好了准备。不过,他还有杜家这个后台,除非杜家不愿意再保他,否则他就能安然无恙。万一有杜家都保不住他的时候,也可以跑路,他前几年就给自己留好了后路,大不了跑到国外。

    一旁。

    黄旭在阿强掏出手枪的时刻,瞳孔便猛烈收缩,心中犹豫了一下,他还是箭步踏出,挡在唐修面前看着阿强喝道:“如果你敢开枪,就先杀死我。否则把枪给我放下。”

    阿强愣住了,他做梦都没想到,黄家大少黄旭竟然挡在了唐修面前。黄家在双庆省的实力他很清楚,就算是杜家都不愿意招惹。如果自己开枪杀了他,恐怕杜家保不住自己,自己安排的后路恐怕都用不上排场,在没有踏出蓝城半步的时候,就会被黄家的人给宰了。

    唐修嘴角勾勒,笑意爬上脸庞后拍了拍黄旭的肩膀,淡笑道:“黄旭,心意我领了,这件事情还是让我来解决吧!一个小角色而已,用不着那么麻烦。”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原本还在黄旭身后的身影瞬间消失,当他重新出现的那一刻,手指已经捏断阿强的右手腕,随着那把手枪掉落,唐修的拳头击中阿强的面门,鼻梁骨塌陷,面部骨骼碎裂,就连那双眼睛里都在瞬间充血,朝着后面倒地。

    一拳!

    毙命!

    唐修随意一脚踢在阿强身上,把他踢到墙角下,这才慢悠悠的返回到刚刚坐着的沙发前,坐下后淡笑道:“本来没想到会杀人,但既然已经杀了,索性多杀点。杜少是吧?现在继续打电话叫人,来的人如果这里装不下,咱们到外面去。这清湖会所我今晚可以包下来,外面空间大,足够咱们玩的。”

    杜云杰的身躯剧烈颤抖起来,死亡的阴影笼罩在他的心头,令他恨不得拔腿就跑。他很嚣张,很张狂,但前提是别遇到狠人物。可此时,眼前的唐修太厉害了,十几名心狠手辣的大混混,每一个都在蓝城混混圈子里有着很重份量,且能打能拼,却全都被唐修轻而易举的打倒,最重要的是,唐修竟然敢光明正大的杀人?

    “你……”

    杜云杰看着阿强的尸体,脸上的慌乱格外明显。想逃不敢逃,打电话求救,救主还没到,杜云杰生怕唐修突然改变主意,在自己大哥还没赶到之前就把自己给杀了。

    黄旭见到唐修出手击杀阿强,就知道今天麻烦大了。恼怒瞪了眼被吓得六神无主的杜云杰,他那求救似的眼神看向龙政宇。他知道龙政宇和唐修的关系,如今能劝住唐修的人,恐怕也只有龙政宇了。

    龙政宇沉默片刻,忽然摇头笑道:“唐修,等他杜家的人过来吧!如果他们低头,这件事情就算了。如果不愿意低头,那咱们再好好玩玩。”

    唐修似笑非笑的说道:“心软了?”

    龙政宇摇头说道:“不是心软,只是觉得咱们到蓝城来玩,没必要惹上麻烦。虽然咱们不怕麻烦,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有打打杀杀的时间,倒不如几个朋友坐在一起喝酒吃肉舒爽。”

    唐修哑然失笑道:“有道理。”

    黄旭也连忙说道:“没错没错,我这里其它东西没有,但好酒好肉好玩的东西多了去了。要不,我现在就给你们提前安排好?等会杜家来人了,这件事情说开,也就完了。”

    唐修淡笑道:“不急,我觉得这件事情没办法轻而易举地完事。杜家只要还要脸面,恐怕今天就不会善罢甘休。等等吧!说不定咱们要等的人很快就到。”

    顿时。

    海轮厅的气氛凝固,除了那些被重创的大汉,全都趴着凑到杜云杰身旁,黄旭和王自栋则满脸的苦笑,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我,我先出去看看。”

    王自栋憋了好一会,才硬着头皮说道。

    唐修瞟了他一眼,说道:“出去看看没问题,别多说话。”

    王自栋刚刚就做了决定,等杜云龙赶到之后,就把唐修的身份告诉对方,但听到唐修的话,他这份决定顿时打消。他不怕杜家,却怕杜云龙。但如果用杜云龙和唐修比起来,他更怕唐修。

    走出房门,王自栋看到外面走廊里等待的李春雷,苦笑着说道:“通知下去,把至尊厅收拾出来,好酒好菜准备好。我房间里的最好的茶叶也拿到至尊厅,等会用得到。”

    李春雷心中暗惊,他虽然猜到龙政宇和唐修的身份不简单,但没想到能受到如此重视。要知道,整个蓝城能够坐进至尊厅的客人,加起来恐怕都不足两把手啊!

    “我现在就去办!”

    王自栋看着李春雷离开的背影,沉默了片刻,还是咬牙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然后发了出去。

    十几公里外的一条公路上,两辆车朝着清湖会所赶来。其中一辆奔驰轿车里,杜云龙的手机震动几下,当他抓出手机看了看那条刚刚收到的短信息后,面色微微一变。

    “师父,阿强死了。”

    杜云龙转过头,看向身旁坐着的中年男子。

    邵明振眉头微皱,眼神中流露出惋惜神色,淡淡说道:“本来想打进蓝城,背地里收服那阿强为我所用,没想到竟然死了。他不是你们杜家庇护的吗?难道招惹到厉害角色?”

    杜云龙摇头说道:“不清楚。之前在机场接到您之前,我得知我弟弟在清湖会所惹了麻烦,应该是他把阿强叫过去了,所以才……”

    邵明振眯起眼睛,说道:“你们杜家兄弟,性格却截然相反。你有大抱负,大志向,行事稳妥,性格低调。杜云杰却嚣张跋扈,纨绔习性严重。如果将来你们杜家不能好好地约束他,恐怕会捅大篓子。”

    杜云龙无奈说道:“我爸妈太宠他,虽然我强压着他,但始终没办法把他那吊儿郎当的性格给改变。师父,要不您抽出点时间,以后好好的教导教导他?我相信,只要您愿意教导他,一定能让他成长很多。”

    邵明振淡淡说道:“这事再说吧!我最近事情很多,星城那边虽然不用我怎么插手,但暗地里的发展遇到了瓶颈,如果没办法打入蓝城,就不容易在双庆省其它省份发展。”

    杜云龙迟疑道:“师父,蓝城家族众多,其中好几个家族更是底蕴深厚,人脉网络极其复杂。您想把蓝城的地下势力暗中掌控,如果没有官场上的大人物支持,恐怕很容易遭到那些家族的抵制。”

    邵明振点头说道:“这道理我又何尝不明白,仅仅是想控制阿强,都算是从你们杜家挖人,想要控制整个蓝城十几个颇有实力的人物,更会引起各家族的同仇敌忾。不过,我有我不得不为的理由。”

    杜云龙一直都很困惑,想不通师父为什么想要控制蓝城的地下势力,就算是想成为整个双庆省的龙头老大,也不一定非得从蓝城下手。他多次想要询问,但都被师父给搪塞过去,这让他只好把困惑埋藏在心底。

    “师父,我前些日子突破到了筑基期。”杜云龙换了个话题,低声说道。

    邵明振眼睛一亮,满意点了点头。他虽然算是散修,但他却有两位弟子,大徒弟一直在外国生活,每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回国,去给他拜年。而这位二徒弟,也一直都在国内,一年最少也得有好几个月跟着他修炼。

    本来,他一位这二徒弟想要突破到筑基期,最起码还需要数年时间,没想到他资质这么好,竟然现在就突破了。

    “你很不错,说不定将来能够超过你大师兄,更早突破到金丹期。”邵明振点头赞叹道。

    杜云龙笑道:“其实弟子也是机缘较好,结识了百德药业在蓝城的负责人,从他那里购买到几种不错要的珍贵药材。经过一段时间的药膳滋补,结果才突破到筑基期。”

    邵明振惊讶道:“你的意思是,百德药业在蓝城的负责人,私下出售给你的?”

    杜云龙点头说道:“没错,他那里经常会扣留一些珍贵药材,如果师父您需要,我可以帮您跟对方搭线。”

    邵明振摇头说道:“还是算了吧!如果陈志忠知道,恐怕就不好了。”

    杜云龙扬了扬眉头,说道:“师父,以您的身份,还在意陈志忠?”

    邵明振苦笑道:“我不在意陈志忠,但在意他师父啊!算了,既然你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想把控制整个双庆省的地下势力,尤其是蓝城这边,那我今天就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