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四百九十二章 企
    唐修纵然满腔复杂情绪在涌动,但脸色却显得格外平静,看着韩轻舞严肃的表情,他淡然说道:“我是不是普通人,同样跟你没有关系。√韩轻舞,我还记得我说过,你是你,我是我。我希望咱们两人之间,最好保持点距离。”

    “为什么?”

    韩轻舞猛然间站起,那双美丽脸庞上流露出怒容。她听闻唐修说出的这番话,不知为何竟然心里隐隐作痛。

    唐修说道:“不为了什么,我只是……觉得你是老师,我是学生,咱们之间有代沟。另外,因为咱们之前就认识,你依旧是我的班主任,而我是你的学生,已经引起不少流言蜚语,我不希望咱们太接近,再被别人误会。”

    韩轻舞死死瞪着唐修,大声说道:“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一个男人怕什么?谁爱怎么误会,就让他们去误会。你未娶我未嫁,就算我们真的在一起,谁能管得着?”

    “你……”

    唐修做梦都没想到,韩轻舞竟然能够说出这么一番话。看着她恼怒的表情,唐修直接站起,说道:“韩老师,咱们都是成年人,都需要理智看到事情的问题。就算你不为我着想,也要替我想想吧!如果咱们走的太近,会影响我和……我和我女朋友的感情。你也看到了,她已经住到我家里来了,你这么晚过来找我,她嘴上虽然不说什么,但心里铁定不舒服。”

    “你……你女朋友?”

    韩轻舞难以置信的瞟了眼穆婉莹刚刚消失的走廊,喃喃说道。

    唐修心一横,点头说道:“没错,穆婉莹就是我的女朋友。难道你还不明白,以她的性格,如果不是我女朋友,怎么可能会住到我这里?只不过,我们之前不愿意公开,现在你逼着我说,我只能向你坦诚。”

    韩轻舞抬手捂住胸口,忽然间她觉得自己心里仿佛少了很重要的东西,那种失落感中,还有一股难以用言语叙述的刺痛。

    “我……我知道了。”

    她呆呆转过身,表情变得格外木讷,就这样失魂落魄的朝着外面走去。甚至,她停在院门外的车都没开,整个人浑浑噩噩朝着外面走去。

    唐修悄悄跟在她身后,走出院门后,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背影,心底暗暗一叹。他知道韩轻舞就是雪倾城,但当初仙界被袭的那一幕,却让他难以忘怀,也难以释然。

    因此,对于韩轻舞,他的感情很复杂,感激,痛恨,还有茫然。各种情绪充斥在他的胸膛,就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不断翻腾涌动。

    “师父,你们吵架了?”

    陈志忠悄无声息的来到唐修身旁,有些怜惜的看了眼韩轻舞的背影,轻声说道。

    唐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就在韩轻舞的背影消失在远处拐角处后,才叹道:“有些恩怨,很复杂。你跟过去吧!别让她回去路上出现意外。”

    “好!”

    陈志忠无权干涉唐修的感情问题,但却遵从唐修的命令,快返回院中,拿起一旁的上衣穿上,箭步朝着韩轻舞离开的方向追去。

    唐修返回到客厅,现穆婉莹已经从房间出来,正若有所思的坐在客厅沙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如果是以往,唐修或许还有心思问一问,但现在他也懒得询问,准备返回二楼,让自己静一静。

    “唐修,我早就跟你说过,她喜欢你。”

    穆婉莹的声音,在唐修背后响起。

    唐修停住脚步,转身看着站起来的穆婉莹,平静说道:“刚刚抱歉,用你是我女朋友的名义,让韩轻舞离我远点。”

    穆婉莹苦笑道:“你这是何必呢!虽然我也很不希望你和韩轻舞在一起,但你用这种理由拒绝她,对她的伤害很大。”

    唐修淡淡说道:“我曾经听过这么一句话:感情的线,剪不断理还乱。倒不如快刀斩乱麻,结束这种复杂的感情因素。我有我的人生,她有她的生活,以后等她找到如意郎君,而我也组建了家庭,双方都会忘记对方的存在。知道这世界上最恐怖的什么吗?”

    穆婉莹问道:“是什么?”

    唐修说道:“时间!时间能够抹平一切创伤,时间能够让人遗忘很多事情。”

    时间嘛?

    穆婉莹摇头说道:“如果人能活千年万年,或许我会相信你的这番言论。但人的寿命最多只有百年而已,有些刻骨铭心的感情,在余下的数十年里根本就不会遗忘。那份痛,会永远铭记于心,那份爱,也永远埋藏心底。”

    唐修沉默了。

    他知道穆婉莹说的没错,自己刚刚冠冕堂皇的话,只是为了说服自己,把韩轻舞给忘记。可是,能忘记吗?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好笑,自欺欺人的想法,竟然会在自己脑海中产生。甚至他现,自己本来打算随心所欲的生活,但现在看来,想要做到真的太难太难了。

    穆婉莹看着沉默中的唐修,忽然绝美脸上浮现出灿烂笑容,迈着轻盈的脚步,来到唐修面前笑道:“唐修,在我心中你是天之骄子,是我遇到过的最优秀的男人。我其实很想在你现在情绪最不稳定的情况下趁虚而入。或许,这也是我这辈子获得的最好的机会。要不,咱们就弄假成真,你做我的男人,我做你的女人,如果你愿意,咱们明天就去领结婚证?”

    “没烧啊?”

    唐修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下去,故意抬手摸了摸穆婉莹的额头,然后笑着说道。

    穆婉莹微微一笑,仿佛看透了唐修的心思,依旧锲而不舍的说道:“别企图转移话题,我没烧,现在身体很健康。我知道你很无奈,不想和那么多优秀女人有过多的纠缠。你娶了我,就能名正言顺的拒绝那些女人,何乐而不为?”

    唐修脸上的笑容慢慢消退,看着穆婉莹绝美的容颜,他的脚步后退一步,摇头说道:“抱歉,我给不了你感情。”

    穆婉莹说道:“感情的事情以后再说。我相信只要占有了你的身体,早晚可以占有你的心。”

    唐修再次摇头:“占有了身体,就真能占有心吗?”

    穆婉莹说道:“或许不会,但不尝试怎么能知道?如果我赢了,那你将会彻底属于我,如果我输了,我也认了。”

    唐修转身朝着楼梯走去,只留给穆婉莹一句话:“我觉得你没必要尝试了,因为有人已经占有了我的身体,但却依旧无法占有我的心。心结无法解开,纵使有再多的人送上门来,我无法令我投入感情。”

    穆婉莹呆住了。

    她今晚说的话,全都是肺腑之言。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唐修竟然给了她这么一个答案。

    是谁?

    她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甚至她心里隐隐有些嫉妒,嫉妒那个能占有唐修的女人,哪怕没得到他的心。

    这一夜。

    穆婉莹失眠了,同样失眠的还有韩轻舞。

    失魂落魄的韩轻舞离开星蓝别墅区,一直浑浑噩噩走了很久。她清醒过来,是因为在公路上眼看被车撞到,是陈志忠出手相救。

    回到住处。

    韩轻舞把自己泡在浴缸里很久,整个人好像被一团死气笼罩,浑浑噩噩爬出浴缸后,就这么穿着睡衣躺倒床上,睁着眼睛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清晨。

    唐修去了趟学校,在图书馆换了几本书后,又和岳凯、薛几人一起聊了一会,便叫上陈志忠,踏上返回星城的路程。

    南栅小镇。

    唐修踏进家门后,便闻到一股淡淡的饭菜香味传来。这一刻,他的心忽然变得格外平静。

    家!

    需要有母亲!

    仙界万年,他做梦都希望有朝一日,自己在外面打拼回家,能够闻到母亲做的饭菜香味,能够看到那熟悉的背影,能够看到那张永远年轻的脸庞。忽然间,他现自己之前有些凌乱的心情,是那么的可笑。不管曾经遭遇过什么,但他现在回来了,真真实实的和母亲生活在了同一个世界。

    “修儿,行李呢?”

    唐云德从二楼楼梯上走下来,看着唐修两手空空的返回,淡笑着问道。

    唐修不愿意现在就把空间戒指的事情说出来,所以随便编造了个理由,心里却是一阵温暖。曾经的遗憾,没有感受过父爱的滋味。现在回来,他不但回到母亲身边,还弥补了那份父爱,这令他心中更加的温暖。

    “爸,我妈呢?”

    唐云德笑道:“在厨房做饭。知道你回来,我本来要给她打下手的,可她说什么都不同意。”

    唐修笑了笑,走到厨房门口,便看到母亲苏凌韵忙碌的背影。仿佛是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苏凌韵转过头。

    “修儿,你回来了啊!赶快去洗手,我再炒一盘菜,咱们就可以开放了。”

    “好!”

    唐修笑着答应一声,满足的转身走向卫生间。

    晚饭。

    只有一家三口,但却相处的其乐融融。这种气氛,不但唐修心中充满温暖,就连苏凌韵也想到曾经的日子,眼圈都在某一时刻变得微红,笑容也格外的灿烂。

    【今天继续三更,静夜的欠债快还清了哦,马上又可以跟兄弟姐妹们玩加更的游戏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