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迟楠的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她的眼神仅仅从韩轻舞身上扫过,便直接移开。唐修也不愿意和韩轻舞多说,所以看向魏江平,抱拳说道:“你就是葬之钻现在的主人魏江平?”

    “嗯?”

    魏江平的眉头皱的更深,手中的筷子也放了下来,淡淡说道:“年轻人难道不知礼节称呼?”

    唐修淡淡说道:“如果你叫魏江平,我觉得没必要对你保持尊敬。毕竟,为了某种目的,连年幼儿女都能送出去的人,我不敢恭维。”

    儿女?

    魏江平呆了呆,猛然间从椅子上站起来,他那双眼神中闪烁着震撼神色,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此刻!

    就连韩锦桐都快速站起,那双眼睛一眨不眨的锁定唐修。

    唐修淡淡摇头说道:“年纪大了,养气功夫练得还不到家。难怪你修炼这么多年,还只有这么点修为。我的身份,你稍后会知道,但我想知道的是,葬之钻是你购买到的,还是你制作出来的?”

    魏江平沉声说道:“是老夫亲手雕刻,制作出来的。”

    唐修心中一喜,再次问道:“你制作它的依据,应该不是凭空想象的吧?你是不是见过葬之钻样子的药草?”

    魏江平沉声说道:“没错,我见过。”

    唐修问道:“在哪见到的?“

    魏江平没有回答唐修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我已经回答了你好几个问题,你是不是也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唐修淡淡说道:“当初你们六个,现在这里只有两个,应该还有四个吧?”

    魏江平和韩锦桐相视一眼,两人心中巨震,他们六人的事情,除了他们之外,就只有那位知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怎么知道的?

    魏江平沉默片刻,说道:“没错,的确还有四位。其中包括老夫的妻子。年轻人,你和孤前辈,到底是什么关系?”

    唐修说道:“她是我徒儿。”

    “什么?”

    魏江平和韩锦桐同时失声惊呼道。

    韩轻舞站在一旁,满脸迷惑的问道:“唐修,你和我爷爷他们说什么呢?什么还有四位?什么徒儿的?”

    唐修依旧没有理会韩轻舞,而是看着魏江平说道:“现在,你应该告诉我,你在哪里见过那种药材了吧?”

    魏江平压下心中的震撼,说道:“神农岭,鬼王谷。”

    唐修沉默片刻,说道:“能否把具体地址说一说?我需要那种药材,迫切需要。如果你能帮我得到,我可以助你突破现在这个关口,修为更进一步。”

    魏江平心底狂震,但他那张苍老脸庞上,却布满苦笑表情,摇头说道:“没办法了。当年那株特别美丽的药材,已经被我采摘,移植到其它地方。结果,没过多久那株药材便死了。因为我不知道它的功效和用途,不敢冒然下药,所以就丢弃掉。那里,应该没有那种药材了。”

    “该死!”

    唐修勃然大怒。

    魔陀还魂草,绝对属于稀世珍药,哪怕是任何一株出现在仙界或者魔界,都会被无数仙界至尊和大魔王们奋然争抢。可那株稀世珍药落在眼前这个魏江平手里,却被他给糟蹋。

    唐修的面色变得极其难看,沉默了许久后,他才缓缓说道:“告诉我具体地址,其它事情不用你在参与。”

    “我找份地图,给你标注下来。”

    魏江平箭步离开餐厅,很快便拿着一张地图,并且用红色笔标注了具体地点。交给唐修后,他才询问道:“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我……我那两个孩子,你还……”

    唐修收好地图,淡淡说道:“他们很好,也没人限制他们的自由。只不过,他们不愿意见你们夫妻。如果你们夫妻将来能多活一些年头,我倒是可以帮你们一把,让他们来见见你们。”

    魏江平嘴唇蠕动了几下,对着唐修抱拳一拜,说道:“唐先生,我们夫妻欠他们太多,请您善待他们。”

    唐修淡淡说道:“他们是我的人,我自然会善待他们。我还有事,告辞。”

    说完!

    他转身就要离开。

    韩轻舞被这一系列的状况,弄的措手不及。看到唐修要离开,她这才从呆滞中清醒过来,箭步挡住唐修去路,双臂张开叫道:“唐修,这是什么情况?还有你,你是怎么回事?”

    唐修沉默片刻,看着她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庞,心底隐隐作痛。尽管他对雪倾城充满恨意,但得知她也死去的消息,唐修依旧有些难受,毕竟千年感情,不是说忘就能彻底忘干净的。

    他不愿意和韩轻舞多接触,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她。这个她爱过恨过,如今却仿佛置身事外的女人,让他不知所措。

    所以!

    少些牵扯,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在学校,你是老师,学习上的事情你可以吩咐。在校外,我希望你少插手我的事情。咱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保持距离是咱们之间最好的选择。”

    说完!

    唐修挡开她的手臂,绕过她大步离开。

    韩轻舞呆住了,她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唐修的话,就仿佛一道闪电,狠狠击中她那颗心。甚至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心底滋生出失落的同时,隐隐还有一份痛楚。

    “轻舞!”

    韩锦桐低声叫道。

    韩轻舞猛地打了个激灵,感受着心中作痛的同时,她心慌意乱的发现,自己眼睛里竟然已经布上一层水雾。

    “我……我怎么了?”

    韩轻舞飞快抬起手臂,用力擦掉瞬间涌出眼眶的泪水。

    魏江平和韩锦桐相视一眼,两人交流了个眼神,随即魏江平说道:“轻舞,咱们坐下来吃饭吧!他已经走了,我和你爷爷也有些事情想要问你。”

    韩轻舞有些慌张的坐下来,掩饰性的深吸一口气,让心情平复一下,这才说道:“魏爷爷,你想问我关于唐修的事情?”

    魏江平点头说道:“没错。唐修的身份很不一般,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甚至他的身份已经可以用恐怖来形容。所以,我们想知道的是,你对他了解多少?”

    了解多少?

    那真是太多太多了!

    韩轻舞回忆起唐修为了就她,被车撞的情景,回忆起唐修住院的时候,她偷偷到医院探望的往事。回忆起他伤好回学校后,仿佛变了个人似得模样,还有他突然从浑浑噩噩中醒来的所作所为……

    前尘往事一幕幕。

    韩轻舞此时发敏锐发现,唐修占据她心中的位置,好像比其他人都要多,而且多了不少。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喜欢上他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是他的老师,他只是我的学生,我们之间的年纪诧异……”

    韩轻舞脑海中一个个念头浮现,又飞快的被她否决。甚至到了最后,想起唐修刚刚冷漠的模样,以及他那番拒人千里之外的话,心乱如麻的她依旧感受到无比压抑。

    “轻舞!”

    魏江平看到韩轻舞有些走神,连忙喊了句。

    韩轻舞抬头看了看魏江平,忽然站起身说道:“魏爷爷,我忽然想起还有些事情,就不跟你们一起吃饭了。”

    说完!

    她转身走出餐厅,离开院落后,骑着自行车快速离开。

    魏江平看了眼韩锦桐,苦笑道:“看来,咱们想弄清楚那唐修的情况,不太容易啊!”

    韩锦桐说道:“的确不容易,但他是和孤前辈有着很深关系的人,咱们必须要通过他找到孤前辈。当年咱们得到修炼功法的传授,虽然后来咱们实力大进,但想要再次进步,却格外艰难。所以,为了咱们的仙缘,也得想办法找到。”

    魏江平说道:“我给杨振潘打电话。”

    几分钟后。

    魏江平挂断电话,面带惊喜的说道:“打听到了,百宴酒楼。”

    魔都,百宴酒楼。

    唐修和迟楠离开那片果园后,便来到百宴酒楼,因为折腾到现在都没吃饭,所以唐修就在经理办公室内,吃起迟楠亲自给他端来的饭菜。

    “老板,您打算去神农岭?”

    迟楠陪在一旁,看到唐修吃完,这才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好奇问道。

    唐修说道:“得去一趟。我要找的东西很重要,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也得去试试。”

    迟楠连忙说道:“我跟您一起去吧!”

    唐修摇头说道:“不用,你近期最好回一趟荆门岛吧!”

    迟楠迷惑道:“回荆门岛干什么?”

    唐修瞥了她一眼,淡淡说道:“你们的机缘到了,去荆门岛跟着姬魑魅学习本事,将来才能更好地为我所用。”

    机缘到了?

    迟楠愣了愣,脸上顿时浮现出狂喜神色。她苦苦等待了这么多年,为百宴酒楼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终于等到她做梦多想得到的机缘,这令她兴奋的差点跳起来。

    “谢谢老板!”

    迟楠单膝跪倒在唐修面前,满脸感激的行礼说道。她知道,能够得到这份机缘,一定和唐修脱不开关系。

    毕竟!

    因为唐修的出现,百宴酒楼那些核心成员,才开始得到修炼功法的传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