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最好的下场是死亡
    猩红的鲜血,不断从数百位魔巫族的族人身上飘出,他们的身躯就如同干旱的大地渐渐裂开。鲜血飘动,涌向磨盘状的阵法之中。渐渐地,整片天空都被血色染红。

    禁法!

    魔巫族最恐怖,也是最不可思议的手段,在此刻被他们数百人展现。随着一道血柱从磨盘大阵上朝下延伸,直接把下方的陈志忠笼罩。无数沧桑古朴的符文,如流水般涌进陈志忠的体内。

    “啊……”

    “吼……”

    被血柱笼罩的陈志忠,痛苦哀嚎起来,起初的声音还非常的尖锐,可到后来,因为撕心裂肺的痛苦,令他发出如同野兽般的咆哮。

    唐修站在阵法外面,看着陈志忠痛苦的已经扭曲起来的脸庞,嘴角却流露出一抹笑意。得到传承的过程,绝对是非常的痛苦,但痛苦之后得到的好处,那也绝对是巨大的。

    他不是没考虑过自己得到魔巫族的传承,但他更清楚,一旦自己选择得到,恐怕自己就再也不能修炼《万源虚宙通天决》,如果真变成这种情况,那绝对是得不偿失。因为,《万源虚宙通天决》修炼到大成境界后,绝对比魔巫族的传承要强无数倍。

    随即。

    唐修原地盘膝而坐,神识再次释放,快速融入小世界的阵法之中。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全力以赴参悟这里的阵法。如果是之前,他就算是没有参悟透这里的阵法,也可以和陈志忠全身而退。

    可现在,情况已经截然不同。他必须把这里的阵法全部参悟透彻,才能够破开眼前的阵法,把陈志忠从里面救出来。否则,自己就算是可以离开,陈志忠也势必会永远的困在里面。

    时间流逝。

    转眼间,已经过去六天。

    当唐修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便看到笼罩着陈志忠的那道血柱,渐渐消散在天地间。而陈志忠一丝不挂的身躯上,无数古朴沧桑的符文,如同潮水般涌动。甚至,唐修清楚的看到,即便是陈志忠的肌肉里,骨骼上,脏腑中,都有无数的符文存在。

    “成了?”

    唐修眼底流露出期待神色,不过,当他的视线转移到数十米高的半空后,眼神中流露出几分悲伤。因为数百位魔巫族的族人,现在已经如同干尸般悬浮在半空,他们吊住一口气,完全是在等待传承结束。

    此刻。

    足魔怪忽然睁开眼睛,他那布满死灰色的眼睛里,唯一的色彩便是看到陈志忠的身躯。因为他清楚,他们魔巫族并没有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眼前得到他们传承和改造的陈志忠,就是他们魔巫族的种子。他的血脉里,有他们魔巫族族人的血液,他的灵魂,也有了他们魔巫族的印记。只要他不死,他们魔巫族就能够生根发芽,重新出现全新的魔巫一族。

    “朱雀圣宗的弟子,尊敬的唐修阁下,我们已经完成了我们的承诺,报答了你的恩情。我们即将消散在这天地间,希望你能救出我们魔巫族的种子,让他在万年之后,把我魔巫族的血脉延伸下去。”足魔怪缓缓说道。

    唐修抬起手臂,把拳头贴在左胸口,沉声说道:“我唐修向你们保证,我绝对会救出我的徒弟,也会令我的徒弟拥有无限成就。你们魔巫族的血脉,你们魔巫族的战魂,将在无数年后重新降临仙界,重现你们曾经的辉煌。”

    “谢!”

    足魔怪面前,能把战刀重新出现,而其它数百位魔巫族的族人面前,他们的本命仙器也直接出现。

    “回归!”

    足魔怪厉声嘶吼。

    “回归!”

    “回归!”

    “回归!”

    数百位魔巫族的族人,也纷纷嘶吼起来,随着战刀从他们身上扫过,随着一团火焰从他们体内绽放,最终熊熊火焰开始燃烧,他们的身躯在熊熊烈火之中,焚烧殆尽。

    死亡!

    很是纯粹!

    不是寻常的死亡,而是真正意义的魂飞魄散。

    陈志忠的眼睛缓缓睁开,随着两行清泪夺眶而出,顺着脸庞滑落,滴在古铜色胸膛,滴落在脚下厚重的大地上。

    三拜九叩。

    人族祭拜大礼。

    当陈志忠做完这一切,眼神中带着悲痛神色走向唐修,在那道透明的能量罩前停住脚步后,恭恭敬敬对着唐修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起身问道:“师父,为什么?”

    唐修清楚陈志忠指的是什么,他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复杂,摇头说道:“我有把握破掉这阵法,给魔巫族的族人撕开这个囚笼,可以让他们重新离开这个小世界,到外面的精彩天地。”

    “为什么?”

    陈志忠再次问道。

    唐修摇头说道:“你不懂魔巫一族,你不懂对自己施展‘生死梦魔’的魔巫族族人。他们活着,是一种悲哀,一种永无止境的痛苦。死亡,才是他们最好的结局,也是最终的解脱。”

    陈志忠说道:“只要他们活着,将来就有希望。谁能肯定他们对自己施展的禁咒,将来没办法破解?您在我心里就是无所不能的,您将来一定会有办法的。”

    唐修沉声说道:“不要说将来,你跟我说说现在。如果我现在把他们放出去,把他们带出这个小世界,到了外面的地球。你告诉我,以魔巫族嗜杀成性的本性,他们能控制的住自己?以地球上的人类,能挡住这些最起码还拥有金仙境界的魔巫族族人?万一他们杀戮,外面势必会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你听着,我说的是最好的结局。如果按照坏的结局想,那便是他们轻而易举的打爆地球,导致地球人类全部覆灭。他们能够凭借自身的实力,撕开空间屏障,去另外的世界生存,甚至可以寻找回到仙界的通道。可你能承受的了地球被毁,人类灭亡的下场吗?你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自己的族人,全都死在魔巫族族人的手里吗?”

    唐修的话,句句锵锵有力。

    陈志忠被唐修的一席话,说的哑口无言。他刚刚还有点怪唐修为何骗魔巫族数百位族人,但现在他懂了。不是师父不想救,而是他没办法承受放出去魔巫族的这些人后,他们造成的可怕局面。

    他紧攥的拳头松开,脸上浮现出愧疚神色,重新跪倒在唐修面前。想想师父最后对魔巫族的要求,想想自己得到的好处,他的愧疚之意更浓,心底对唐修的感情,也疯狂的累加。

    “师父,对不起。”

    唐修面色缓和下来,摇头说道:“你不需要对我说对不起。咱们是师徒,在仙界那个残酷的世界,最亲的只有两种人。第一种是血脉相连的亲人,第二种便是如同父子的师徒。你是我的徒弟,自然是我最亲的人。就算是你犯了一些错,只要不是没办法弥补,我都不会怪罪你。”

    师徒,如父子!

    这句话,深深刻入陈志忠的心底,刻入他的灵魂中。

    唐修说道:“好了,你起来吧!顺便跟我说说,通过魔巫族的传承,你现在到了什么程度?得到多少好处?”

    陈志忠站起身,重新握了握拳头,说道:“师父,我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变得有多强了,反正比以前要强很多很多。我有种感觉,现在就算是有一座小山在我面前,我也能一拳打爆。”

    唐修满意点头,问道:“还有呢?”

    陈志忠说道:“数百位魔巫族的前辈,把他们毕生所学全部传承给我,我得到了魔巫族很多的知识,包括巫法和秘术,禁咒。严格意义上来说,我现在其实已经算是一位魔巫族族人。”

    唐修点头说道:“很好,我向魔巫族那些前辈的承诺,你应该都听得很清楚,我希望将来从你身上,能让魔巫族重新获得荣耀,让所有人、仙、魔、巫、鬼、妖、灵、神等等种族,全都知道魔巫族在十几万年前并没有彻底灭绝。给我活着,给我好好的活着,我希望我的徒弟能够一直伴随着我成长,拥有无限的成就,成为仙界至高无上的存在,甚至将来有机会,跟我一起杀进更高空间的神界。”

    陈志忠心神澎湃,大声喝道:“师父,我一定追随您的脚步,杀上仙界,杀上神界。我陈志忠,永远都是您最亲的徒弟。”

    唐修放声大笑道:“好样的。曾经我是仙界至尊,将来我要成为神界至尊。而我的徒弟,也不能比我差。”

    “什么?”

    陈志忠的表情忽然凝固,眼神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唐修颤声问道:“师……师父,您刚刚说什么?您说……您说您曾经是仙界至尊?”

    唐修点头说道:“现在你已经得到魔巫族的传承,我自然没必要再隐瞒你。我曾经的确是仙界至尊,站在仙界亿万种族之上的绝世强者。但因为我的敌人偷袭,最终导致我必须重头来过。记住,这件事情除了你之外,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哪怕你认为最亲近的人。否则,一旦我还活着的消息,被仙界那几位我的至尊敌人知晓,恐怕咱们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