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心若死灰
    韩轻舞的眼神中,不可思议的神色一闪而逝,摇头说道:“我没见过它,我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是吗?”

    唐修缓缓打开椭圆形器皿,随着乳白色光芒释放,紫精灵煽动着薄如蝉翼的翅膀,欢呼着从器皿中冲出:“噢噢噢,小舞舞又出来了。坏人,小舞舞不愿意呆在小世界里了。”

    唐修没有看紫精灵,他那双仿若能够洞察人心的眼睛,死死盯着韩轻舞的表情,他敏锐捕捉到,在紫精灵冲出器皿的那一刻,韩轻舞的瞳孔猛然收缩,身躯都微不可察的颤抖了两下。

    果然!

    唐修眼底闪过一道寒光,身形刹那间出现在紫精灵面前,闪电般把她抓在手里后,重新看向韩轻舞说道:“既然你不曾见过这草木世界的仙器,恐怕也没见过这种小东西吧?紫精灵,仙界紫精灵一族最后的血脉,身份更是贵为紫精灵一族的公主。”

    韩轻舞的手指,下意识的捏住衣角,她那双眼睛死死盯着紫精灵,心中的悸动变得越来越强烈。

    紫精灵被唐修抓在手中,巨大的力道令她的身体很疼。一边挣扎着,她一边朝着韩轻舞看去,当她看到韩轻舞的模样后,顿时流露出狂喜神色,尖叫道:“主人,小舞舞想主人,主人您快点救小舞舞。”

    韩轻舞的心在颤抖,看着唐修越来越用力的手指,急促叫到:“唐修,别伤害她。”

    唐修冷笑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应该没有见过她吧?”

    韩轻舞沉默了。

    怎么回答?

    没见过吗?

    唐修手指的力量越来越大,在紫精灵惊恐尖叫声中,缓缓说道:“她既然是紫精灵一族最后的血脉,又被她的主人抛弃,孤苦伶仃怪可怜的。我倒是觉得,杀了她,其实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最起码不能再忍受着孤独,忍受着痛苦。或许她死后,就能在轮回中见到她曾经的亲人呢!不对,我好像想起一件事情,她的亲人们应该都神形俱灭了吧?我还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直接毁了她的生命烙印,让她也永远消散在着世间吧!”

    韩轻舞面色惨变,眼神中闪烁着痛苦神色,任由眼泪顺着脸庞滑落。她的拳头紧攥,指甲已经深深掐入肉里,随着一口鲜血喷出,稳住晃动了几下的身躯,摇头说道:“唐修,不要伤害她。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我全都告诉你。”

    唐修的手指松开一些,厉声喝道:

    “告诉我,为什么?”

    韩轻舞洁白的牙齿咬破红唇,深深看了眼被唐修抓着的紫精灵,随着绝望神色浮现,缓缓闭上眼睛。

    时间!

    一分一秒流逝!

    足足过了十几分钟,她才睁开眼睛,随着死灰色布满眼内,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吐露话语:“师命难违。”

    唐修眼底寒光闪烁,冷哼道:“祝无寿还真是收了位好徒弟,数千年时间布局,即便葬送大弟子的幸福和清白,也要置我于死地。哼,只是我不清楚,我什么时候和阴魔祝无寿结仇。”

    韩轻舞难以置信的说道:“你……你知道我师父是阴魔祝无寿?这……这怎么可能?”

    唐修冷笑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不过,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阴魔祝无寿为何要针对我布局?”

    韩轻舞苦涩说道:“我的命是他的,仙界时候我已经把那条命还给了他。投胎转世到地球,我和他再也没有师徒情分,他在我身上留下的时光咒,也已经威胁不到我。所以,我可以告诉你,但我希望告诉完你之后,你答应我一个请求。”

    “你说。”

    唐修心底杀机涌动,冷冷说道。

    韩轻舞轻轻走到唐修面前,根本就不在意唐修身上流露出的杀意,一根根掰开唐修的手指,把紫精灵拿到手中后,这才幽幽说道:“你先答应我,不管我提出什么请求,你都必须做到。”

    唐修冷哼道:“你了解我,何必执着一句话的承诺?”

    韩轻舞说道:“唐修,我的确了解你,所以才让你做出承诺。放心,我的请求不会损害你的任何利益,也不会让你做出为难的决定。甚至,对现在的你来说,绝对是轻而易举。”

    唐修说道:“我答应你。”

    韩轻舞深深看了眼唐修,缓缓说道:“朱雀圣宗,白鹭无痕,诛杀万族,证道大罗金仙。这句话,身为朱雀圣宗的你,应该很清楚是什么意思吧?”

    白鹭无痕?

    诛杀万族?

    唐修身躯一震,心底无数涟漪激荡。白鹭和无痕,是他仙界的母亲和父亲。白鹭身为朱雀圣宗宗主之女,无痕身为朱雀圣宗普通弟子。结果他们的相爱,导致无数人的反对。然而,当代宗主,也就是唐修的外公,却很满意无痕,就如亲生儿子般对待,栽培,最终令他们夫妻双双踏入金仙境界。

    为了证道。

    白鹭无痕二人离开朱雀圣宗,纵横仙界、魔界、妖界整整三千年,斩杀种族强敌无数,最终靠着杀伐证道,突破到大罗金仙境界。

    唐修死死盯着韩轻舞,沉声说道:“我父母斩杀之人,有阴魔祝无寿的亲人?”

    韩轻舞幽幽说道:“何止是亲人。他的父母,兄弟姐妹,以及年少时所有的朋友,全都死在你的父母手里。漫长的岁月,祝无寿带着深深的仇恨,不断突破境界,变得越来越强。为了能操控时光,为了能让他的亲人从时光长河中复活,他的道便是时间和空间。”

    “你的父母自从踏入大罗金仙境界,就始终呆在朱雀圣宗,数千年都很难离开一步。中途偶尔离开,但很快又回到朱雀圣宗,所以万年岁月的等待,祝无寿尽管没有放弃报仇的念头,但他逐渐开始把仇恨转移到白鹭无痕的亲人身上。你还好,身边有两位大罗金仙境界的强者暗中保护,除非你遇到生死危机时刻他们才出手,否则他们一直躲避在暗中,保护着你慢慢成长。”

    “但是,你有不少族人,却在祝无寿的暗中策划下,不着痕迹的死亡或者失踪。以至于你们朱雀圣宗调查过很长一段时间,最终却没有调查出来什么头绪。所以,后来便不了了之。”

    “随着你的实力越来越强,在你修为突破到大罗金仙境界的时候,保护你的那两位强者,便返回朱雀圣宗。而我,也正是那个时候,被祝无寿布局成为了棋子。”

    “只可惜,祝无寿千算万算,没算到你的天赋资质竟然如此逆天,竟然在他都没有突破到至尊境界的时候,却提前一步突破到至尊境界。因此他的计划一直搁浅,直到他察觉到你的那几位挚友,背地里对你产生了不满。”

    唐修面色阴沉,冷冷说道:“所以,你们就等到我渡劫之时,对我暗中偷袭?”

    韩轻舞眼底闪过一道痛苦神色,但被她轻易掩饰过去,说道:“没错,阴魔祝无寿承诺,只要我们联手杀了你,他就会解除我的时光咒,就会释放我的亲人。而承诺给丹青大帝和九曜琴魔他们的,是借时光宝塔一千年,让他们在时光加速中修炼。”

    唐修心底积压的迷雾,终于在韩轻舞的话中拨开。曾经被挚爱和挚友背叛,那份撕心裂肺的痛苦,让他的灵魂都血淋淋。

    错爱!

    最终被暗算!

    当初如果不是韩轻舞提前给他下毒,恐怕就算是丹青大帝和九曜琴魔他们几位联手,也不可能要了他的性命。伤他伤的最深的,就是眼前的韩轻舞……不对,应该是眼前的雪倾城。

    “为什么不躲?”

    唐修眼底寒光闪烁,厉声喝道。

    韩轻舞松开紫精灵,任由她飞到自己的肩膀,苦涩说道:“我欠我师父的,我已经还清了。但欠你的,还没有还清。我韩……雪倾城的性格,你应该很清楚,何必再问呢!”

    唐修怒喝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就不怕我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韩轻舞眼底涌现出一道柔和神色,苍白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温柔笑意,摇头说道:“我不怕,还记得我刚刚的请求吗?”

    唐修手中神剑凭空出现,剑指苍穹,冷笑道:“想让我饶你性命,做梦。”

    韩轻舞摇头说道:“我的请求是,杀死我。”

    “什么?”

    唐修不可思议的看着韩轻舞,重新轮回投胎,已经获得新生。以她曾经的能耐,想要重新修炼到大罗金仙境界,并不是不可能。甚至,如果给她足够多的时间,就算是突破到至尊境界,也没有多大问题。

    可是!

    她的要求竟然是让自己杀死她?

    忽然。

    唐修想起一件事情,沉声问道:“当初你们暗算我后,丹青大帝和九曜琴魔他们几人,还不至于对你痛下杀手吧?毕竟,你是阴魔祝无寿的徒弟,而你又完成他交给你的使命。”

    韩轻舞幽幽说道:“现在计较这些,还有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