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三百二十五章 大乱斗(二更求月票)
    胡青松和两人握了握手,嘿嘿笑道:“以后咱们都是兄弟,有缘在这里相聚,那就好好相处。我是东北人,我们东北人最豪爽,只要你们跟我交心,我就不跟你们玩虚的。”

    唐修笑道:“东北人豪爽,这个我倒是知道,我前段时间认识了一位东北朋友,也是豪爽的爷们。”

    胡青松摸了摸嘴角,把一抹血迹擦掉,笑着说道:“本来我还担心,大学里和同学,以及寝室里的兄弟玩不到一起去,现在看来是我杞人忧天了。哥几个都是痛快人,来来来,先将酒杯都满上,干一杯。今天谁请客?酒水管不管够?”

    岳凯明显也喜欢胡青松豪爽的性格,拍着胸膛说道:“酒水绝对管够,只要你能喝,我就敢请。不过,这两瓶酒是我从家里偷出来的,喝完可就没有了。这酒楼里其他美酒,你们随便点。”

    胡青松举起酒杯,赞叹道:“岳凯兄弟爽快。来,咱们先干了这一杯,然后再聊。”

    “喝!”

    一杯酒下肚。

    岳凯打量着胡青松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问道:“老胡,说说看,你在来的路上遇到什么麻烦了?咱们既然已经坐在一起喝酒了,那就是哥们。谁如果敢跟咱们叫嚣,抽他丫的。”

    胡青松浑不在意的说道:“小事。就是刚刚离开学校的时候,遇到几个家伙在调戏一个女学生。我顺手把那女生解决了几个家伙,跟着他们干了一架。我一个人,打他们四个,把他们揍得屁滚尿流。不过……嘿嘿,自己也挂了点彩。”

    岳凯惊讶道:“你一个人打四个?”

    胡青松笑道:“当然,我高中时候可是学校体育队的。本来我高考的时候准备考北体的,结果我家老头子非让我学什么历史。你们是不知道,自从我祖爷爷的坟找不到具体地址后,我家老头子就像是着了魔似的,想了各种方法,连帝都的一些考古专家都找了,愣是没人能找到。这不,我爸怕他死后,子孙后代也找不到他的坟,非得让我们家每一代人,都要有一个学习历史,甚至还要兼修考古专业。”

    赵亮大笑道:“你家老爷子还真荒谬。”

    胡青松一拍大腿,很是赞同的说道:“谁说不是呢!风水先生都说了,那是因为我们祖上的风水变了。还说什么移坟地脉变。都是狗屁。我当时差点就问我家老头子了,干嘛还让我去读大学啊,干脆让我跟着风水先生去做半仙得了。”

    “噗……”

    “哈哈哈!”

    岳凯和胡青松风声大笑。

    唐修虽然也流露出几分笑意,他心里却在琢磨着胡青松那番话中的几个字“移坟地脉变”。

    他懂阵法,自然清楚移坟地脉变是什么意思。能够因为自然环境导致地脉改变的风水,要么是大凶,要么是大吉。

    唐修沉默片刻,开口问道:“胡青松,能不能冒昧问你一件事?”

    胡青松挥手说道:“唐兄弟,有什么话尽管问。”

    唐修说道:“自从你们家祖上的祖坟找不到后,你们家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大事?或者是白事,或者是喜事?”

    胡青松愣了愣,皱眉思考了几秒钟说道:“白事没有。倒是家里的喜事出现了几次。我哥讨到老婆了,还是个大美女。而且我嫂子还生了一对双胞胎。那两个小家伙虎头虎脑的,将来肯定跟我一样,是个能打能拼的汉子。对了,还有就是我爸做生意,发了点小财。嘿嘿,本打算今天见到同学们,我请客吃饭的,没想到被岳凯捷足先登了。”

    唐修心中了然,看来“移坟地脉变”造成的后果不是坏事,反而是喜事。

    “砰……”

    包间的房门被人从外面踹开。

    十几名穿着奇装异服的社会青年,纷纷从怀中掏出钢管和刀具,把里面四人堵住。随即,几名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青年,跟在一名中年男子身后进来。

    “虎哥,就是那脸上带伤的小子。”

    其中一名青年怒气冲冲的叫道。

    中年男子看了眼胡青松,冷笑道:“小家伙,就是你把我们这几个小兄弟给打伤的?”

    胡青松看了看几人,有看了看其他十几个不怀好意的社会青年,忽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指着岳凯和唐修三人骂道:“操,老子还以为是你们叫来的人呢!原来是这几个小瘪三叫来的。怎么着,我还没动手揍你们三个,看到还有别人找我麻烦,你们是不是也想动手啊?”

    岳凯和赵亮愣住了。

    随即。

    岳凯抓住面前的酒瓶,怒声说道:“胡青松,你tm什么意思?刚刚还跟我们称兄道弟,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我告诉你,以后咱们一个寝室混,谁如果敢招惹你,老子干死他。”

    赵亮脸上明显流露出惧意,朝着岳凯靠了靠后,也顺手抓起一个酒瓶。

    唐修看到胡青松还想说话,心底暗暗一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行了,你就别演了。我知道你故意说出这番话,是不希望连累我们几个。不过,既然都是同学,那自然要一致对外。不就是些流氓混混嘛!把他们打发掉就是。”

    “啪啪啪……”

    中年男子鼓掌说道:“不错不错。这年头像你们这么讲义气的小兄弟可不多了!不过,这年头讲义气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你们以为,就凭你们四个,能站着从这包厢里走出去?”

    胡青松冷哼道:“能不能站住出去,不是你说了算。谁tm敢动手,我一定会弄死他。”

    中年男子叹道:“本来还想跟你们谈谈,没想到你们如此不识抬举。动手,给我往死里打。”

    一瞬间!

    十几名青年混混挥动着手里的钢管和刀具,朝着最外侧的胡青松和唐修打来。另外五六名青年混混也打向岳凯和赵亮。

    唐修心底一叹,伸手瞬间抓住胡青松的肩膀,把他往里面一拉,顷刻间和他换了个位置。随着一脚踹出,直接踹在最前面那个青年混混腹部,把他踹出去后,重重砸倒他后面的两名青年混混。

    “砰砰……”

    唐修顺手抢过一根钢管,每次抽打出去,都能把一位青年混混打的头破血流。最重要的是,他直接把饭桌掀起来,把绕过去打岳凯和赵亮的五六名混混砸倒。

    中年男子面色一变,伸手从腰里抽出一把匕首,箭步朝唐修扑来。

    “滚!”

    唐修狠狠一脚踹在对方的胸口,拳头更是砸在对方手臂处。随着中年大汉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上,唐修一巴掌把他抽倒。

    “都给我住手!”

    那五六个从地上爬起来的青年混混,听到唐修的话后动作一缓。

    唐修抬腿踩在中年男子脸上,冷笑道:“你们都不能走,今天打扰我们吃饭,不给我们个说法,或者我把你们的双腿都给打断,让你们爬着从这里离开,或者给我们赔礼道歉,弥补我们今天的损失。”

    那五六名青年混混看着被唐修踩在脚底下的中年男子,又看了看七八个被打的头破血流的同伴,一时间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唐修看了眼赵亮,沉声说道:“去找酒楼的管理人员。咱们在他们酒楼吃饭,结果被外来人围攻,酒楼也有责任。”

    “好!我去!”

    赵亮本来以为,今天要被痛扁一顿,说不好还会被打伤住院。可是唐修的大发神威,令他心里狂喜。顿时箭步冲出包间,朝着外面跑去。

    两分钟后。

    赵亮带着一名中年妇女,还有四名酒楼的保安赶到。

    那名中年妇女看到包间里的情景,神色微微一愣,随即看着唐修说道:“我刚刚听说,有人在这里闹事?”

    唐修冷笑道:“还有听说吗?刚刚我们打斗的动静不小,难道你们酒楼的人就没听到?”

    那名中年妇女苦笑道:“实在是抱歉,因为包间里有隔音板,而且你们没有出去,所以我们还真不清楚。倒是他们进来的时候,我见到了他们,还以为他们是来吃饭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酒楼的经理,我姓薛。”

    唐修说道:“我对你姓什么不感兴趣。我只是想问问你,我们在你们酒楼吃饭,结果却被一群地痞流氓大摇大摆的进来围殴,你们负不负责?”

    中年妇女点头说道:“我们负责。把他们交给我们酒楼的保安吧!稍后我会报警,到时候麻烦你们配合一下。另外,今天你们在我们这里的消费,全部免单。”

    唐修摇头说道:“免单就不必了。”

    说着!

    他抬腿把中年大汉踢到一旁,冷眼看着对方爬起来,淡淡说道:“你们影响了我们吃饭,这顿饭就由你们买单吧!”

    “我买!”

    中年大汉刚刚被打的很惨,现在都还觉得胸口疼痛的厉害,就连呼吸都有些不畅。他没想到,不但那个皮肤黝黑的家伙挺厉害,能一个打四个,眼前这个家伙更厉害的没边。

    他心里,已经把那几个小弟骂的狗血淋头,但在唐修等人面前,却不敢表现出来。

    【月底了,泣求月票支持,还差一百多张月票总票数就突破一万了,兄弟姐妹们将这个成就刷下来吧^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