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九百九十章 突生变故
    十三巫卫的老大冷酷说道:“你给我们闭嘴。家主的命令是过来救星轮,而不是救你。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既然在家族争权夺利之中你属于败者,我们有权利放弃你。星轮,我们现在可否离开?”

    星轮满脸惊喜的大笑道:“可以,你们可以立即离开。之前我说的话永远有效,只要我成为黑巫家族的家主,绝对会善待你们,甚至会带领你们把咱们黑巫家族发展起来。”

    唐修嘴角勾勒,沉声说道:“撤掉剑阵,放他们离开。”

    片刻后。

    随着黑雾渐渐散去,十三巫卫带着那份冷漠,没有浪费半句话,径直离开。而星阔在这一刻,也瞬间朝着远处激射过去,即便是他前面有血鲨和黑熊阻拦,依旧带着那份决然之意,企图杀出一条血路。

    “困兽之争,徒劳无功。”

    唐修冷漠的看着被血鲨和黑熊联手拦住的星阔,眼底没有丝毫同情。刚刚十三巫卫的老大说的不错: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既然他气势汹汹的率领着大批属下来杀星轮,就要做好失败被杀的准备。

    这世界。

    生存法则,残酷无比。

    几公里外。

    那座数十米高的水塔上,左大权眼神中却带着几分同情,看着面临必死之局的星阔,暗暗摇了摇头,叹道:“谁能想到,曾经手眼通天的厉害人物,如今竟然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世事无常,我忽然觉得做个普通老百姓挺好的。”

    他身边,一位中年大汉满脸赞同的说道:“老板,您说的没错。杀人者恒杀之。之前星阔带领着那么多的厉害手下,气势汹汹来杀别人,结果风水轮流转,竟然落入别人精心设计的圈套里。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布下这个陷阱的人就是那位唐先生,而他现在的胜利并不单一,算得上是一箭双雕了。”

    左大权一愣,迷惑道:“一箭双雕?什么意思?”

    中年大汉无奈说道:“老板,咱们的椰园被毁成这样,您难道不觉得他是在一箭双雕,包涵报复咱们的意思?”

    “咳咳!”

    左大权尴尬的抬起手,摸了摸鼻梁没有吭声。

    忽然。

    站在左大权身后的另外一名中年男子,神色微微一动,古怪说道:“老板,我觉得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咱们之前看到的应该只是好戏的前半集,后续内容恐怕会更加精彩。”

    左大权苦笑道:“星阔已经成了孤家寡人,后续哪里还有好戏?唉,现在我只祈祷,他们能够早点离开,否则万一发现废墟下面储存的黄金,恐怕我就要损失惨重了。”

    他身后中年男子说道:“老板,您看右边方向,那条河道旁边的公路。”

    左大权一愣,随即朝着右边看去,一瞬间,他脸上流露出惊讶神色,喃喃说道:“又有人来了?难道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

    那名中年说道:“老板,恐怕暂时还没办法结束。您快看,那几辆车已经停下来了,神啊!他们的速度太快了,就像是……比鬼魂飞的都快,我只能捕捉到他们的残影。按照这种速度,他们最多只需要半分钟,就能够赶到咱们的椰园里。”

    椰园里。

    星阔已经把杀手锏都给使了出来,却根本就奈何不了血鲨和黑熊两人,两把仙剑形成的剑阵,爆发出的威力压制着他,不断令他身上出现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短短一分钟左右,星阔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就仿佛刚刚从血河中爬出来一般。如果按照这种程度进行,他绝对不可能再坚持一分钟,就会被血鲨和黑熊两人斩杀。

    “什么人?”

    忽然,唐修面色微变,那柄神剑被他瞬间祭出,在身形冲天而起的时刻,狠狠劈出一道数十米的剑光,朝着数十米外一片废墟后面劈去。

    “有点意思。”

    嘶哑且苍老的声音,从那片废墟后面传来。随着一串漆黑如墨的佛珠升起,瞬间暴增数十倍,顿时挡住唐修劈下的剑光。只不过,随着几声噼里啪啦的声音,那串佛珠上的几颗珠子,忽然爆炸成粉末。

    咻!咻!咻!咻!

    八道鬼魅般的身影,瞬间出现在血鲨和黑熊两人面前,随着漫天飞镖激射,硬生生把血鲨和黑熊两人逼退数十米,踉跄着收回仙剑,出现在唐修身边。而被他们两人围杀的星阔,则被两条漆黑的锁链缠住双臂,然后拉到两名身穿黑色燕尾服,模样英俊的白种男子面前。

    “星阔少爷,你好像很惨。”

    身披袈裟,手握黄金禅杖,额头上还有九点香疤的和尚,似笑非笑说道。而那串刚刚挡住唐修一剑的佛珠,也飞回到他的手里。他的年纪很大,身上带着一股迟暮气息,身躯还有些驼背,但那若隐若无的气息,却令唐修都暗暗忌惮。

    星阔看到来人,那绝望的眼神中忽然出现一道强烈的求生欲,急促叫道:“死禅佛师,金刚巨人,如果你们愿意救我性命,我同意你们之前的条件,愿意加入黑暗俱乐部。甚至,如果你们能够帮我杀死星轮和唐修,杀死眼前的所有人,当我成为黑巫家族家主的时候,更愿意带着整个黑巫家族,成为你们的附庸家族。”

    数十米外。

    唐修警惕的扫视着出现的八人,他们的外表和普通人有着很大的差别,就比如那位死禅佛师,消瘦的就如同骷髅架子,再加上他的驼背和苍老,看上去简直比巫师还瘆人。

    死禅佛师身旁,站着一位足有两米四五高的铁塔大汉,这铁塔大汉有着古铜色皮肤,周身缠绕着一道道粗大铁链,就如同一位洪荒猛兽,散发着庞大气息。唐修原以为莫阿武已经算的上高大魁梧,但和眼前这位铁塔巨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

    其他六位。

    除了那两位英俊,却像吸血鬼般的白种人之外,还有一位童颜鹤发,身材较弱的女人;一位穿着长裙,脸上浓妆艳抹,透露着几分妖气的魁梧男子;一位背着十字架,穿着奇装异服的长发青年;一位黑肤色火辣女人,但她鼻孔上,耳朵上,甚至是两个眉骨上,都带着圆形铁环。

    无一例外。

    他们八人都不是普通人,恐怕每一位都拥有着很强的实力。

    死禅佛师依旧挂着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围绕着星阔转了好几圈,这才啧啧感叹道:“当初我们盛情邀请,结果你却百般推辞。如今你大难临头,却想借助我们的力量。星阔少爷,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星阔急促说道:“我都愿意以黑巫家族家主的身份加入你们,将来更会带着整个黑巫家族为你们效力,难道这还不够吗?”

    死禅佛师抬起手臂,拇指扣动着那串佛珠上的珠子,似笑非笑说道:“足够,当然足够。不过,过河拆桥的人我们见得太多了,你想要让我们完全信任你,可需要付出些代价。”

    星阔面色微变,沉声问道:“什么代价?”

    死禅佛师从衣袖中取出黑色瓷瓶,伸手丢给星阔说道:“里面是我研制的死禅丹,可以说剧毒无比。如果你敢把这颗死禅丹服下,我们就出手帮你,甚至可以帮你坐上黑巫家族家主之位。”

    死禅丹?

    星阔眼底浮现出恐惧神色,他可是知道这位死禅佛师控制人生死的办法,就是令对方服用死禅丹,如果以后乖乖听从他的命令,每半年就能够得到一颗解药,暂时确保平安无事。可如果敢违背他的意愿,不但得不到解药,还会被剧毒折磨,痛苦哀嚎中在很漫长时间后死去。

    歹毒!

    残忍!

    他简直不敢想象,一旦自己服下这颗死禅丹,以后迎接自己的到底是什么。

    死禅佛师面色一冷,淡漠说道:“怎么?你不敢?”

    星阔转头看向唐修,又看向星轮,最终他的目光把眼前的敌人看了一遍,咬牙说道:“本来我必死无疑,纵使我千般不甘,却也没有办法保命。现在你们给我机会,我服下这颗死禅丹便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只要我还活着,就能让我的敌人付出最残忍的代价。”

    唐修眯起双眼,冷笑道:“星阔,你确定他们可以救得了你?”

    星阔再次看向唐修,森然说道:“确定,我当然确定。黑暗俱乐部八位最顶级的行刺使,绝对站在黑暗俱乐部巅峰的恐怖人物,如果他们都救不了我,你们恐怕就能称霸世界了。唐修,你给我等着,有朝一日,我不但要你死,还要你所有的亲人被残忍蹂躏致死,你所有的朋友被无情的屠杀干净,你所有在乎的人,都要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一瞬间。

    唐修心中杀机大盛,亲朋好友是他的逆鳞,谁如果敢动他们的主意,那就必须得死,而且要似得干净,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不能给。

    “星阔,本来你只需要死,便能够解脱。但现在,我要让你彻底从这片世界消失。黑暗俱乐部?哼?我曾经杀过不少黑暗俱乐部的人,也不在乎多杀八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