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九百七十八章 送佛送到西(二更求保底月票)
    左青苦涩说道:“我们能平平安安活下来,已经心满意足了,哪里还会想着报复。现在,我只求黄家族人心里的那口恶气能全散了,别再找我们麻烦了。”

    唐修看向船舱舱门口,大声问道:“蛇头老大,还需要多久手机才能有信号?”

    精瘦中年瞟了眼唐修,说道:“再过四个小时,咱们就能抵达中途换船的岛屿,那上面能够接受到手机信号。不过,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打电话的。”

    唐修淡淡说道:“或者让我打电话,或者让我屠掉你们所有人。选择权交给你。”

    精瘦中年眯起双眼,深深打量了唐修许久,这才默默点头说道:“你的手下很强,我们也不愿意轻易招惹。但是你记住,等你们离开这艘货船,咱们就从来没有见过。”

    “我懂!”

    唐修点头说道。

    时间流逝。

    转眼间已经是第二天中午,经过一天的航行,货船顺利抵达马尼拉,随着信号恢复,唐修当着左青的面,拨通福港省黄家家主黄金福的手机号码。

    “唐先生。”

    手机里,传来黄金福略带惊喜的声音。

    唐修淡笑道:“黄家主,别来无恙?”

    黄金福笑道:“托您的福,还不错。不知唐先生联系我,有什么事情吩咐?”

    唐修淡笑道:“有件事情,想向你讨个人情。”

    黄金福急忙说道:“唐先生,您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只要我……我们黄家能做到,绝对会全力以赴。”

    唐修说道:“左大权,你应该知道吧?我和左大权的女儿左青有点交情,得知你们之间的恩怨后,所以想做个和事佬。黄金福,当年的事情毕竟过去很久了,你看是不是也该放手了?”

    黄金福沉默片刻,苦笑道:“唐先生,既然您都开口了,那我们黄家以后绝对不会再追究。我弟弟那边,我会压下来的。”

    唐修问道:“你弟弟当年受伤,现在怎么样了?”

    黄金福苦涩说道:“终身残疾,这十几年来一直躺在床上。如果不是我们黄家费了很大力气,一直在用药物保着他的性命,恐怕他早就撑不住了。”

    唐修说道:“我现在在国外,等我回去之后,找时间你带你弟弟来见我。他的残疾问题,就交给我来解决吧!”

    “您能治好我弟弟的……不不不,是我多嘴了。唐先生您医术高超,任何症状都是难不倒您的。您放心,等您回到国内后,我立即备上厚礼,带着我弟弟登门拜访。”黄金福激动说道。

    “厚礼就不用了,人来就好。好了,我也没有其它事情了,就这么说吧!”唐修说完,便直接挂断电话。他和黄金福交谈的时候,一直开启中扩音,所以左青把唐修和黄金福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此刻。

    她虽然震撼与唐修的能耐,令福港省黄家家主黄金福都如此的尊敬他,但她更欣喜黄家放下这些年的恩怨,不再派人追杀她们。

    “唐神医,谢谢您。”

    左青发自肺腑的感激道。

    唐修摆手说道:“这都是小问题,很容易就能解决。走吧,咱们要换船了,后面还有一段路要赶。”

    左青牵着两个孩子手,跟在唐修身后登上另一艘货船。刚刚在船舱里坐好,她便开口说道:“唐神医,您能不能给我您的联系方式?我父亲当年虽然是逃到t国,但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在t国把生意也做的风生水起,您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我相信他一定会很感激您的。对了,你们如果到t国没有住的地方,可以到我父亲的庄园里去居住,那里的环境很不错的。”

    庄园?

    唐修好奇道:“你父亲在t国现在做什么生意?”

    左青笑道:“我父亲做的生意有很多,但他住的地方是椰树林,现在是八月份,正是椰子成熟的季节,您如果跟我到了那边,一定能吃上最鲜美的椰肉,喝上最鲜美的椰汁。”

    唐修问道:“在曼谷?”

    左青说道:“应该属于是曼谷的郊区,距离曼谷市区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唐修沉思片刻,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跟着去打扰了。不过,我们这次来t国,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行踪需要保密。”

    左青点头说道:“我知道,要不然以您的身份,也不用偷渡过来了。等船靠岸之后,我就会给我父亲打电话,让他派人过来接咱们。”

    唐修点头笑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看来这句话果然没错,没想到随随便便帮帮人,竟然给自己找了个临时落脚的地方。”

    左青含笑说道:“您是咱们华夏国的小神医,也是万人敬仰的人物。能够帮到您,应该是我们的荣幸。”

    唐修摆手说道:“咱们之间就别客套了。马上就要起航了,你抓紧时间吃点东西,然后好好休息,接下来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事情,养足精神才是最重要的。”

    河喏地。

    距离曼谷市区一百多公里的郊区,这里有着大片的种植园,很多有钱老板都在这里拥有不小的庄园。

    地理位置不错,交通也非常便利的一座大型庄园里,左大权穿着花大褂,戴着金链子,胸口还吊着象牙吊坠,站在一栋洋楼前的泳池旁,那张国字脸上布满担忧神色。

    “老板,还是没消息。”

    一名壮士青年箭步从远处走来,恭敬说道。

    左大权眉头皱起,说道:“虎牙和蛇仔那边也没消息?不是说沿途的蛇头都已经打点过了吗?”

    青年苦笑道:“狒狒出事了,好像是得罪了一个很厉害的家族,被对方丢到海里去喂鱼了。所以,他那条线断掉之后,我们就没办法再联系上中途的蛇头。不过,虎牙和蛇仔都在组织人手,寻找小姐她们的踪迹。您放心,一旦查到之后,我马上通知您。”

    左大权怒道:“真是废物,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你给我记住,如果我女儿和那两个外孙路上遇到什么危险,你们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是!”

    青年急忙点头。

    左大权抽出一根雪茄,点燃后深深抽了两口,这才叹道:“小青那孩子跟着我没享过多少福,小时候在寄宿学校读书,有时候半年都见不到一次。长大了又遇到我得罪人,从国内逃出来。眼看着这十来年她终于能稳定下来,没想到还是受到了我的连累。该死的黄家,要是我有能力,早就回国把他们给灭了。”

    青年急忙说道:“老板,黄家底蕴深厚,家族高手更是数不胜数,咱们能躲开他们的调查,就已经非常不容易了,您还是别再想着报复了。”

    左大权无奈说道:“当年的确是我冲动,直接拿他黄家族人动手,但我都已经逃到国外来了,他们还是不依不饶。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们黄家实力雄厚啊!可这是他们逮着咱们不放啊!”

    青年沉默了,他知道老板左大权说的没错,如果能化解双方的恩怨,恐怕老板早就做了。可是,黄家家主黄金福的弟弟落得终身残疾,能活到现在都已经算是不错了,就算他们想要化解这份恩怨,恐怕黄家也不会同意。

    左大权烦躁的摆摆手,说道:“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黄家在福港省厉害,在华夏国也有不小的能量,但这里是t国,是曼谷,相信他们的触手还伸不过来。你去吧,继续给我调查青儿的下落,一旦查到立即过去接应。”

    “好!”

    青年答应一声,箭步离开。

    左大权抽着雪茄,站在游泳池旁默默祈祷:青儿你们母子三人千万不能有事,否则这辈子都要活在痛苦之中了。

    第二天.

    湄南河上一艘货船停靠在岸边,随着几名鬼鬼祟祟的男子和岸边的工作人员进行一番交流,很快货船上四五十位偷渡过来的客人,便以极快的速度离开。唐修没有让左青联系他父亲,而是让唐光拦截了几辆出租车,众人朝着左青说的地址赶去。

    “老板,后面有尾巴。”

    唐光忽然低声说道。

    唐修瞬间释放出神识,发现后面的确有一辆黑色越野车跟踪,而且车上其中一人,真是偷渡货船上那位黑人青年的手下。

    “暗,解决后面的尾巴。”

    唐修神识轻易找到车顶上一直跟随的唐暗,传音给她。

    “砰……”

    随着一声轰鸣,后面那辆黑色越野车忽然翻车,并且冲进街道一旁的店铺里。而在那辆车里的几名男子,纷纷遭受重创。

    将近两个小时后。

    三辆出租车停在一处庄园大门口,随着四名身穿黑色制服,拿着警棍的保安快速迎过来,唐修等人也已经下了出租车。

    “什么人?”

    一名t国男子喝问道。

    左青显然精通t语,牵着两个儿子的手迎上去,说道:“我是左青,左大权是我父亲。麻烦你通报一声,就说我带着两个孩子赶过来了。”

    “小姐?”

    那名保安眼睛一亮,顿时脸上露出灿烂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