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九百七十七章 多管闲事(一更求双倍月票)
    黑人青年从板凳上站起,他那双愤怒的眼神死死盯着唐修,就在他和他的其他手下掏出手枪,对准唐修的时刻,唐光冷酷的声音响起:“如果你们不想全都死在这里,就给我把枪收起来。我说过,枪在我眼里就是玩具,起不到任何作用。”

    “狂妄!”

    黑人青年喝道。

    唐光眼底寒光闪过,那把匕首瞬间射中他的手腕,随着那把手枪掉落在地上,那位娇柔女子几个弹跳,已经出现在七八个精壮大汉面前,她手心中一根银色丝线扫过,那七八个精壮大汉抓着手枪的手掌,被直接切断,和手枪一起掉落在地上。

    一瞬间。

    整个船舱里的所有偷渡者都流露出惊骇神色,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唐光和娇柔女子,心脏跳动速度怦然加快。

    船舱门口。

    抱着机枪看似昏昏欲睡的精瘦中年,忽然抬起头,淡漠说道:“如果你们想血拼,到外面甲板上。我讨厌血腥味,但不介意制造血腥场面。”

    唐修看了眼痛苦哀嚎的黑人青年以及他的手下,摇头说道:“既然蛇头老大不喜欢闻到血腥味,咱们就别跟人家过不去了。小老黑,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也不管你有什么背景,记住,在这艘船上,你最招惹不起的便是我。如果想要活命,就给我老老实实呆着。”

    黑人青年怨毒的看了眼唐修,紧咬牙关重新坐回到凳子上。只不过,他心里却对唐修充满了忌惮,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手下的实力,每一个都是能打能拼的高手,如果面对普通人,他们随便一个人都能打趴下一群。可是,他们在那一男一女面前,却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都已经掏出了枪,却还是被对方轻而易举的解决。

    高手!

    很厉害的高手!

    左青没想到事情的演变,竟然会戏剧性的大转变。刚刚她之所以开口,一方面是感激唐修给她的孩子糖果和巧克力,另一方面也是担心他被对方欺负。可是,她没想到真正的狠人竟然是那个长相帅气,而且心地很好的年轻人。

    这一刻。

    她偷偷的朝着唐修看去。

    唐修敏锐发现左青偷看他,对着她露出一个笑容后,淡笑道:“谢谢,相逢即是缘,这一路我罩着你们母子。”

    左青感激道:“谢谢。”

    原本,她就听说过偷渡过程不太安全,这次亲眼所见,更令她心里产生了深深的担忧,生怕在这偷渡货船上遇到不测。可是听到唐修的话,她那颗忐忑不安的心却放下不少。

    不过。

    她隐隐觉得唐修有些面熟,曾经好像在哪里见过。可脑子里不断思考,却实在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半晌后。

    左青忽然鼓起勇气,看向唐修问道:“您认不认识左大权?”

    左大权?

    唐修摇头说道:“不认识。”

    左青眼底闪过一道失望,她父亲曾经在华夏国很有名气,人脉关系更是非常深厚。如果不是招惹到厉害的家族,他父亲也不至于逃离华夏国,在国外隐姓埋名的生活。

    这次。

    她夫家落败,丈夫更是在一场离奇的车祸中死亡,所以她在国内无依无靠,只能带着两个孩子到国外投奔父亲。不过,为了不被仇家跟踪自己,找到躲在国外的父亲,她只能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通过父亲早年一位关系几位亲密的兄弟那里,偷渡到塞班岛,然后又从塞班岛坐上偷渡t国的货船。

    回到唐修身边的唐光,则露出一抹惊讶神色,低声说道:“老板,我知道一位叫左大权的人,曾经和他还有过交集。只是,不知道她说的和我认识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唐修问道:“这左大权是什么人?”

    唐光低声说道:“早些年在南方几省,左大权可是非常有名气,虽然算不上是手眼通天,但觉得是个厉害角色。他是生意人,生意做的很大,几乎所有能赚钱的生意,他都会插上一脚。不过,在十几年前,他因为得罪了福港省黄家,所以才放弃大半家业,逃亡到国外。”

    黄家?

    唐修嘴角流露出一抹笑意,询问道:“因为什么事情?”

    唐光说道:“具体情况我不是很了解,不过小雪师姐一定知道。”

    唐修摸出手机,却想起这是在海上,根本就没有信号,所以他站起身,走到左青身边,随地盘膝坐下后,又取出两块巧克力递给他们,这才看向左青说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跟我说说你父亲和黄家的事情吧!”

    左青面色大变,用力搂住两个儿子,眼神中带着恐惧看着唐修,颤声问道:“你刚刚不是说没听说左大权这个名字吗?你怎么知道他……他和黄家的事情?”

    唐修淡笑道:“我是没有听说过,但我的属下却知道一些。”

    左青朝着唐光看了眼,犹豫了一下才问道:“你是什么人?难道你是黄家的人?”

    唐修摆手说道:“别误会,我不是黄家的人。”

    左青这才放松一些,但还是很警惕的说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唐修笑道:“自我介绍一些,本人唐修,盛唐的唐,修身养性的修。你怎么称呼?”

    “我叫左青。”

    左青回答了一句,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那双眼神顿时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惊呼道:“我想起来了,你是小神医唐修!”

    唐修哑然失笑道:“没想到我这么出名,竟然在这茫茫大海里的偷渡船上,也能碰到认识我的人。”

    左青辨认出唐修,心底的恐惧顿时消散大半。虽然她是第一次见唐修,但对于眼前这位小神医的名字,绝对是如雷贯耳。而且最重要的是,关于他的报道全都是正面的。

    所以!

    他应该是个好人!

    唐修笑道:“他们是你儿子吧?很可爱的双胞胎兄弟。”

    左青苦涩点头说道:“他们是我儿子,只是家里出了事,就只剩下我们娘仨。唐神医,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您,对于您的大名,我可是经常听到。”

    唐修摆手说道:“别客气。跟我说说你父亲和黄家的事情吧!我想着中间的原委,你应该很清楚。”

    左青低声说道:“既然您猜出来左大权就是我父亲,那我也不瞒您了。十几年前,我还不到二十岁的时候,我父亲因为生意上的事情,和福港省的黄家发生了冲突,结果在争斗中,我父亲吃了大亏。一怒之下,我父亲派人偷偷把黄家现在的家主,黄金福的弟弟给打成重伤。”

    “本来,我父亲以为黄家只是实力很强,但凭借着他的能力,是可以和黄家抗衡的。可谁曾想,黄家拥有的实力远超我父亲的想象,最终他的手下被打的死的死,残的残,而我父亲的生意,也被黄家给抢走很多。如果不是我父亲逃得快,恐怕当初就被黄家给杀了。”

    唐修恍然,问道:“你父亲当初应该是白手起家,打拼出一片基业吧?”

    左青点头说道:“是啊!曾经我父亲一穷二白,是农村走出来的。后来凭借着自己的本事,拥有亿万家财。所以性格也渐渐变得有些狂妄自大。最终招惹到惹不起的人。”

    唐修点头说道:“当年的恩怨,我想黄家也不至于记恨到现在。你们母子三人这次出海,是要去投奔你父亲?”

    左青点头说道:“我丈夫前不久发生离奇车祸,而家里的生意更是突然破产。虽然我猜到是黄家干的,但却没有半点办法。另外,我怕继续留在国内,遭到黄家的报复,所以只能带着两个孩子逃了出来。黄家……太狠了,他们根本就是要赶尽杀绝。”

    唐修问道:“我很好奇,既然黄家知道你在国内,为什么这十几年没有报复你们,反而现在才动手?”

    左青无奈说道:“那是因为我丈夫喝醉酒,把我的身份在酒桌上说了出去。早些年,我一直在寄宿学校,而我父亲怕生意做的大,得罪的人多,有人会对我不利,所以就隐瞒了我的存在,这才使黄家没有查到我。”

    唐修恍然,感叹道:“看来当年你父亲造的孽,报应落在你身上了。既然你已经带着两个儿子出来了,以后就好好的在国外生活吧!至于黄家那边,我抽时间给黄金福打个电话,希望他别再追究了。”

    左青惊讶道:“您认识黄家家主黄金福?”

    唐修点头说道:“没错,的确认识。”

    左青忽然紧张道:“唐神医,您……您不会告诉黄家我们母子三人要去哪里吧?”

    唐修看出左青的担忧,淡笑道:“放心吧!我一般很少多管闲事,但今天既然有缘遇到,而且我和黄家家主还有些交情,就顺便帮你们一把!但你记住,不管你丈夫是怎么死的,也不管你们家是怎么破产的,以后都不要再想着报复。黄家,不是一般人可以招惹的起的。也别在让你的孩子心里充满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