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事出有因(五更爆发求月票)
    清河县,星城最偏远的县城,也是经济发展最为落后的县城,整个县城数十万人口,和星城的距离也有近百公里。

    一辆路虎揽胜suv,行驶在破旧不平的公路上,借着县城昏暗的路灯,快速朝着县医院驶去。

    深夜十二点。

    路虎车驶入县医院大门,门岗上两名保安看到如此豪华的suv,原本慵懒的表情为之一震,甚至还有模有样的敬了个礼。

    “妈,咱们到了。”

    唐修看着满脸倦意,有些昏昏欲睡的苏凌韵,低声叫道。

    苏凌韵清醒了不少,看了看外面昏暗灯光下的景象,惊讶道:“这么快就到了?”

    唐修说道:“星城距离清河县又不远,而且我已经开了两个多小时。如果路好,恐怕一个半小时都用不到。妈,你给邻居二婶打个电话,问问外婆在哪个病房?”

    苏凌韵如梦初醒,连忙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后,和对方谈了几句,面色变得极其难看,转头看向唐修说道:“你外婆她……她还在就诊大楼等着做手术呢!好像是腿断了。”

    “什么?”

    唐修难以置信的看着苏凌韵,要知道,距离外婆被打伤,现在已经足足过去了三四个小时,从村子到县城最多只需要半个小时。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给做手术?

    唐修的面色有些阴沉,沉声说道:“妈,咱们现在赶过去。”

    苏凌韵重重点头,推开车门下了车后,她便急匆匆的朝着就诊大楼跑去。几分钟后,母子二人便赶到就诊大楼四楼的手术室门外。在手术室门外的走廊里,唐修见到躺在推车上的外婆,还有邻居二婶和她的儿子苏犇。

    “凌韵姐,你终于来了。婶子她伤的不轻,可到现在都没排上队做手术呢!”陈惠英看到苏凌韵,顿时惊喜的迎了上来。

    苏凌韵快速问道:“惠英,怎么回事?难道今天做手术的人很多?”

    陈惠英苦笑道:“我敢跟你打包票,这手术室里除了几个医生之外,根本就没有病人做手术。他们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咱们村,一共六个人被打伤,其它人都被家人拉走了,说是要换医院。可小犇刚刚给他们联系过了,得知其它几家医院,也都在故意拖延时间。无奈之下,他们已经把人送往星城了。”

    苏凌韵不可思议的说道:“为什么?医院救死扶伤不是他们的本职工作吗?难道是因为太晚……”

    陈惠英打断苏凌韵的话,苦笑道:“带人到咱们村闹事的,他也被咱们村民打伤了,同时打伤的还有另外两个。听说那带头闹事的家伙,家里有钱有势,不管是在公安局,还是在卫生局,全都有他们的人。所以,一定是他们在背后使绊子。”

    唐修插嘴说道:“二婶,到底是什么原因,咱们村的人跟他们发生冲突?”

    陈惠英看了眼唐修,挤出一丝笑意说道:“政府要强征咱们村的土地,说是要建工业园区。本来这是好事,结果……结果每家每户,每亩地只给两万块钱。唐修,你有文化,明事理,你给评评理,这年头两万块钱够干嘛的?咱们老百姓就靠着那点地种粮食吃饭,他们给那点钱一旦花完,以后咱们大家都要喝西北风了啊!”

    唐修深吸一口气,眼神中流露出愤怒光芒。

    他明白二婶说的有道理,农村人依赖的就是土地,如果没有了土地,他们以后怎么生活?

    两万块钱?

    清河县的房价都已经两三千块每平方,两万块恐怕连个房子首付都不够吧?而且,土地征用,赔款绝对不止这些钱,甚至有可能比两万块多出数十倍,甚至是上百倍。

    唐修看向推车上昏迷中依旧紧皱眉头,脸上还残留着痛苦之色的外婆,心中升起一股杀意。

    深吸一口气,他把心底的恨意压下,掀开盖在外婆身上的薄被,轻轻把她抱下来,放在一旁的座椅上,然后看向苏犇说道:“犇哥,帮忙扶住我外婆。我看看她的伤势。”

    陈惠英急道:“唐修,你别胡闹。你外婆除了腿有伤,身上还被那帮混蛋踢了几脚,现在都不知道动没动到骨头。”

    唐修看向她,摇了摇头,然后在苏犇搀扶住外婆的时刻,轻轻撕开她的裤腿,一直撕裂到腿弯处,看着肿胀的有些发紫的消退,还有明显骨折的消退,唐修隐隐有些心疼。

    “是……是修儿啊!”

    张氏被疼痛痛醒,当她看到蹲在自己面前的是外孙唐修后,皱纹满面的脸上挤出些笑容。说着,她那枯瘦的手掌,也抚摸到了唐修头上。

    唐修仰起头,笑道:“外婆,您忍着点疼痛,我给您看看伤情。我妈知道,我最近学了些医术,还在星城中医院坐诊,本事很厉害的。”

    苏凌韵张氏另外一旁,满脸担忧的说道:“修儿,你可以吗?别让你外婆的伤势加重了。”

    唐修说道:“妈,你放心吧!”

    说着!

    他的手掌轻轻在张氏肿胀的消退上捏了一会,发现小腿骨的骨骼应该是断裂。如果是别的医生治疗,恐怕会认为非常麻烦。毕竟,外婆年纪大了,骨骼断裂很难愈合。但这点伤势,对他来说却根本就不是问题。

    “二婶,你们是怎么来的?”

    唐修抬起头问道。

    陈惠英说道:“是苏权开车把我们送来的。他现在已经走了,送其他人去星城了。”

    唐修点了点头,目光扫视过手术室的方面,他已经清楚里面几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在做什么。正如陈惠英所说,手术室里并没有病人,只有三个医生在斗地主。

    “咱们走吧!”

    唐修抱起张氏,沉声说道。

    苏凌韵慌忙问道:“修儿,咱们去哪?不等着给你外婆做手术吗?”

    唐修冷笑道:“难道你们还没看出来吗?这医院的人被人家收买了,根本就不会给外婆做手术。这笔账,稍后我再给他们算,咱们先送外婆回家,我有办法治好外婆的伤。”

    “你真有办法?”

    苏凌韵虽然知道星城中医院的院长,亲自聘请唐修成为那里的医生,但她却没见过儿子给病人看病,还是有些不放心。

    唐修说道:“真有办法!妈,你放心吧!我不会拿外婆的伤闹着玩。”

    苏凌韵这才点了点头,看着陈惠英说道:“惠英,咱们走吧!既然修儿能治好我妈她的伤,那咱们也别在这医院呆了。”

    陈惠英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唐修,又看了看苏凌韵,这才苦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却对唐修有些恼火。她清楚唐修的情况,明明只是一个高中生,哪里会什么医术?就算是跟人家学了医,也不如留在医院等待治疗吧?

    不过!

    既然苏凌韵都说回家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

    唐修抱着张氏离开就诊大楼,径直朝着停车场走去。

    苏犇连忙说道:“唐修,咱们走错路了。那边是停车的地方,咱们想要回去,得到外面拦辆车。”

    唐修摇了摇头,径直来到停车场,让苏凌韵从他兜里摸出车钥匙,并且教给苏凌韵如何开锁,随即,车门被打开,唐修小心翼翼的把张氏放进后排座位上。然后才说道:“妈,你和二婶在外婆两侧,犇哥,你坐副驾驶位。”

    陈惠英和苏犇看到苏凌韵从唐修衣服兜里掏出车钥匙,并且随着车灯闪烁,她们母子就傻眼了,因为眼前这辆车实在是太高级了。尤其是苏犇,他如今已经二十三岁,虽然平时跟着建筑队到处给人家盖屋,但这辆路虎揽胜suv他还是认识的。

    “唐……唐修。这车是……是你的?”

    苏犇听到唐修的话,才从呆滞中清醒过来,结结巴巴问道。

    唐修说道:“是我的!”

    苏犇拼命咽了口口水,哆嗦着嘴唇说道:“这是路虎……路虎揽胜吧?我见过一个大老板开的就是这车。那个大老板很有钱,听说资产有好几千万,而且这车最便宜都要一百多万吧?”

    唐修淡淡说道:“先别管车,咱们先回去。”

    苏犇犹豫了一下,咬牙拉开副驾驶车门,快速钻了进去。感受着宽敞的空间和舒适的座椅,他简直就像是在做梦。因为他这辈子还从没坐过这么好的车。甚至,坐在那里,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唐修启动车子,熟练的驾车驶出医院,朝着宋楼镇苏家村赶去。苏家村距离县城并不远,开车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不过,因为道路情况很差,唐修为了不让外婆受到太大的颠簸,速度开的很慢。

    破旧的房屋,破旧的院落。

    张氏平时就居住在这里。甚至苏家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整个苏家村的村民,除了嫁过来的媳妇,其他人全都姓苏。几乎每家都沾亲带故,算是自家人。

    “先把外婆放回屋里,我需要准备些东西。”唐修说道。

    苏凌韵迷惑道:“修儿,需要准备什么东西?你给我说,我去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