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一百七十七章 他就是那位煞星(2/4)
    唐修对于山珍海味,并不怎么上心。他现在有两个想法,第一便是麒麟嘴里夺食,把那山洞里的天砂石给弄出来。哪怕弄出来几块,就足够他用很久的了。第二是弄钱。新增加的近两亿外债,让他赚钱的决心也更加的坚定。

    “你们的钱我已经收到,能不能问一问,你们还有没有钱?”

    看着笑容满面的两人,唐修再次在两人身上打起了注意。他的好东西多的是,比那御兽法诀好一万倍的都有。他决定,只要邵明振和苗温堂能够出得起钱,自己就再卖给他们点东西,最起码,先把眼前的外债还了再说。

    苗温堂迷惑道:“还有些,唐老弟你缺钱很厉害?”

    唐修说道:“是很厉害。”

    苗温堂笑道:“需要多少,只要我们有,你先拿去用便是。”

    唐修摇头说道:“如果你们的钱很多,我打算再和你们做一笔交易。不过,前提是你们的钱足够多。”

    苗温堂和邵明振相视一眼,两人前后说道:

    “再拿出十五亿没问题。”

    “十亿。”

    唐修流露出一抹笑意,说道:“我吃点亏,二十五亿卖给你们一套修仙功法,如何?”

    修仙功法?

    苗温堂面露难色,苦笑道:“唐老弟,如果是别的东西,或许我们很乐意接受,比如那御兽法诀。但我们都是修道之人,本身就有属于自己的修炼功法。就算你卖给我们的修炼功法再好,我们也不能重头修炼吧?”

    邵明振也点头说道:“同时修炼两种功法,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我觉得专注修炼一种功法,才是上上之选。毕竟,咱们的精力都是有限的。”

    唐修摇头说道:“你们听清楚了,我说的不是修道功法,是修仙功法。”

    苗温堂哑然失笑道:“唐老弟,你说什么胡话呢?这世上哪有修仙功法?”

    唐修转头招呼来大排档伙计,给他要了纸和笔,然后写了起来。十几分钟后,一套普通的休闲功法,以及修炼时的详细注解,都被他写的明明白白。递给苗温堂后,他淡然说道:“看完这套修炼功法,如果你们觉得不值二十五亿,我无话可说。”

    苗温堂将信将疑的接过去,而邵明振也凑上前,两人接着灯光,认认真真看起唐修写出的修仙功法。

    半分钟后。

    两人流露出惊讶神色。

    一分钟后。

    两人的表情已经有些震惊。

    两分钟后。

    两人已经下意识的站起来,颤抖着身体,眼神死死盯着手中的修仙功法。

    五分钟后。

    两人艰难转头,震撼的看着唐修久久说不出话来。

    “您……您真的愿意二十五亿就卖给我们?”终于,苗温堂颤抖着声音问道。

    “是!”

    唐修平静点头。

    苗温堂一拍桌子,大声叫道:“买了,二十五亿。我们俩就算是砸锅卖铁,都会在几天之内,把钱汇入你的账户。”

    邵明振也大声说道:“不用几天,现在,我现在就联系公司总经理,让他以最快的速度,把钱汇到你的账户上!另外,我和苗兄平摊这笔钱。”

    十几米外。

    刀疤强那一桌正喝的气劲,骤然间听到苗温堂和邵明振的叫声,顿时把他们吓了一跳。

    一位喝的红光满面的大汉,不满的叫道:“隔壁桌的,别tm一惊一乍的,差点没被你们吓尿。老子胆小,吓坏了我,你们就摊上事了。”

    另外一名汉子也大声说道:“就是,我们心脏承受能力不强,你们就别吓我们了。还二十五亿,吹牛也不看看天色,就不怕把鬼给吹出来?有二十五亿,你们还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还跑到这里吃大排档啊?”

    刀疤强扭过头,恼怒的瞪了眼邵明振和苗温堂。不过,当他的眼神无意间从唐修淡笑的脸上扫过,目光顿时一凝。

    一瞬间!

    刀疤强从椅子上跳起来,狠狠在两位开口说话的兄弟头上拍了一巴掌,大骂道:“你们喝你们的酒,没事吵吵什么?那两位兄弟说话声大点怎么了?我看能不能把你们吓死。”

    那两位大汉傻眼了,他们不明白刀疤强是什么意思。

    刀疤强没再理会他们,而是小跑到大排档老板那里,要了两瓶最贵的白酒,用那只没有受伤的手拿着,赔着笑脸来到唐修面色,点头哈腰说道:“那个,这位兄弟,实在是对不住。我这些兄弟喝的有点多,你们大人有大量,千万千万别和他们一般见识。这两瓶酒,算我替他们赔礼道歉的,希望你们喝的尽兴。”

    刀疤强的其中一位兄弟,膛目结舌的看着刀疤强的举动,当他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后,苦笑着叫道:“强哥,你这改邪归正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以前你是条好汉,怎么现在变成怂包了?跟他们赔礼道歉干什么?应该是他们来咱们桌赔礼道歉,顺便敬酒才对。”

    “你给我闭嘴!”

    刀疤强扬了扬他那刚刚经过治疗的右手手腕,怒声喝道。

    苗温堂和邵明振也被刀疤强给弄迷糊了,他们明白刚刚失态,所以才叫的声音有些大,可这脸上有着一道刀疤的大汉,怎么像是献殷勤似得过来赔礼道歉?那眼神,就像是看到什么恐怖的事情。

    唐修淡淡说道:“算了。没什么大事,你的表现很好,我很满意。”

    刀疤强听闻,顿时大喜过望,连连点头说道:“谢谢兄弟您宽宏大量。我这些兄弟都是粗人,要不我让他们过来敬你们几杯?”

    他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恨不得立即撒丫子跑路。他见识过唐修的恐怖,在他心里,唐修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的煞星。

    唐修摇头说道:“他们就不用过来敬酒了,倒是你,我晚会有些事情要跟你谈,你们散场后,等我一会,我有事跟你说。”

    “啥?”

    刀疤强傻眼了,他努力挤出一丝笑容,但比哭还难看,想要逃走,却又不敢违逆唐修的意思,只能无奈点头答应。

    随着刀疤强返回他们那一桌,其中给一名大汉疑惑道:“强哥,那小子是谁?你见到他怎么像是见到鬼似得?用得着这么胆战心惊吗?”

    刀疤强咽了口口水,转头瞟了眼唐修,发现唐修没有看他,他才稍微放心,探出头低声喝道:“你们都给我少说两句。看到我这断手腕了吗?就是那位爷干的!我们当时十几个人,都被他三下两下给打趴下,我拿着枪指着他,都被他轻飘飘的夺取,你们以为,就凭你们这些人,会是他的对手?”

    “嘶……”

    这一桌的其他大汉,一个个倒抽了口凉气。

    他们之前听刀疤强说过事情的经过,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那位心狠手辣,最后甚至还反打劫他们的狠角色。那两位刚刚开口挑事的大汉,额头上慢慢冒出冷汗,朝着刀疤强递过去一个感激的眼神。

    “我见过他的两个朋友,他们居住在咱们镇上的旅馆。而且,我告诉你们,他们身边有很多保镖。不过……”一位大汉欲言又止。

    刀疤强迷惑道:“不过什么?”

    那位大汉说道:“我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来路,但他们绝对不是普通人。那两人……还有他们的一批保镖,好像是进入普林山脉。后来,他们就出现大批的伤亡。我说的是真的,是死亡和重伤。我老婆在那旅馆做服务员,你们都知道的,我老婆亲眼所见,那些死的人,都被一辆辆越野车给拉走了,受重伤的倒是没走,神奇的是,他们仅仅过了两三天,伤势就好的差不多了。”

    “这么邪门?”

    刀疤强等人一个个愣住了,听着这事,绝对太邪乎了。

    不过!

    他们暗暗庆幸的是,幸亏没真的激怒唐修三人。

    一个小时后。

    唐修三人酒足饭饱,还没结账,大排档老板就告诉三人,他们的账已经被刀疤强给结过了。

    唐修看了眼独自等待在另一桌的刀疤强,对苗温堂两人说道:“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私事要解决。”

    “好!”

    苗温堂和邵明振答应一声,便溜达着朝旅馆走去。唐修的本事很大,他们根本就不担心唐修会出事。

    大排档里。

    唐修对刀疤强招了招手,待他过来后,指了指对面的椅子,笑道:

    “坐吧!”

    刀疤强赔着笑脸坐下,却如坐针毡,问道:“兄弟,您让我留下,是有什么吩咐?”

    唐修说道:“你今天的表现很满意,能够改邪归正,说明你把我的话听进去了。所以,我打算给你一个机会。”

    刀疤强迷惑道:“机会?什么机会?”

    唐修问道:“听说你会酿酒?而且手艺不错?”

    刀疤强连忙说道:“祖传的酿酒技术。我二十五岁之前,都跟着我爹酿酒。后来他撒手归西,我就放弃了家里的酒坊。整天跟着一群地痞流氓厮混,后来稍微混出点名声,也做了大哥,便有些得意忘形。如果不是您狠狠教训了我一顿,我恐怕还会一错再错,将来惹上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