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仙界归来 > 第一百零六章 救人(八更求月票)
    中医乃国之精粹,五千年的文明传承,一代代人的积累。而每一座城市的药材市场,更是大隐隐于市的中医圣手们喜欢隐居的地方。

    穆清萍坚信这一点,所以遍访名医的同时,也市场带着女儿到每座城市的中药材市场,摆下擂台,希望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神医,治好女儿的怪病。

    常言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穆清萍每次来药材市场,药材市场管理处的领导,都会派人帮她布置擂台,每次也都会有不少人登上擂台,替她的女儿会诊。

    “我来试试!”

    唐修赶到后,便挤到人群最前面,准备登上平台。

    “还是我先来吧!你这小小年纪,就不要凑这份热闹。有些钱,也不是你可以拿得到的。”

    人群中,一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冷冷瞟了眼唐修,然后举步走上平台。

    唐修挑了挑眉头,站在人群最前方,没有反击。

    平台上。

    穆清萍揣着期待,恭敬问道:“您贵姓?”

    “楚……楚国雄。”

    “楚医生您好,感谢您能站出来。我女儿的病例,您要不要看看?上面又她这几年检查的各种症状描述。”

    “拿给我吧!”

    楚国雄颔首,接过那叠厚厚的检查报告,他认认真真观看了几分钟,眉头皱成“川”字。来到单人床前坐下,伸手抓起女孩的手腕。

    中医会诊:望闻问切。

    楚国雄按着女孩的脉搏,足足过了一分多钟,苦笑着摇头,叹道:“古怪,实在是古怪。我从医数十年,见过的病例数不胜数,但从没遇到过如此古怪的情况。她体内寒性过重,经脉絮乱,和常人的经脉稍有不同。最重要的是她筋脉,刚刚我在把脉的时候,用另一只手碰了碰她手臂处的手五里位,这是一处大,周围筋脉数条,可在我触碰的时候,她明显有很强烈的疼痛感。这说明,问题在她体内的经脉和筋脉上面。”

    说着!

    他摊了摊手,再次苦笑道:“无从下手,没办法治疗。”

    “唉!”

    穆清萍深深一叹,心底的凄苦感更强。她一次次的期待,又一次次的失望。如今她那颗心,已经被刺激的快要绝望。

    周围围观的数百人,纷纷失望摇头。这数百人中,起码得有一半的人,见过今天这种场景。甚至很多人,都曾经见到穆清萍来这里摆擂台十次以上。

    他们可怜那小女孩!

    他们也和穆清萍一样,希望出现个神医,为那孩子解决身体的痛苦。

    楚国雄看着穆清萍失望的表情,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或许有一个人,能够确诊你女儿怪病,甚至有很大可能性,把她治好。”

    穆清萍眼睛一亮,急促问道:“是哪位神医?”

    楚国雄说道:“我师父,鬼见愁。”

    “哗……”

    周围半数人都喧哗起来,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楚国雄,眼神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光芒。整个国家,谁没听说过神医鬼见愁的大名?而眼前这个叫楚国雄的中年,竟然是鬼见愁的徒弟!

    “俗话说:名师出高徒。这楚国雄即便没办法治疗那小女孩,但他的医术想必也很不错。”

    “神医传人!今天真是三生有幸,能够见到神医传人。”

    “神医鬼见愁将近二十年没有现身了,他老人家现在在哪?”

    “神医的徒弟都治不好那小女孩,恐怕没希望了。”

    “遇到大神了!”

    “……”

    穆清萍曾经无数次听过神医鬼见愁的大名,而这一次,她心中则升起强烈的希望,满脸期待的问道:“楚医生,您师父他……他在哪?”

    楚国雄苦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恩师现在身在何处。他老人家的行踪飘忽不定,我已经足足有四年没见过他了。不过,每隔五年,我师父都会找我一次,等我再次见到恩师,自然会把你们的情况转告他老人家。到时候,如果他老人家愿意出手,我会联系你。”

    穆清萍急忙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告诉楚国雄,对他连连道谢。

    唐修站在人群最前方,看到楚国雄的诊断结果,心神微微一动,就在他准备登上平台,亲自给那女孩检查身体的时候,一道满带讥讽的话,从人群中传出:

    “什么神医弟子,我看就是招摇撞骗的宵小之徒!鬼见愁的确是德高望重的神医,医术,品德,令人敬仰。但神医传人,连个小孩子都治不好,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嘛!”

    一瞬间!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说话人身上。

    他是一位满头白发老者,消瘦脸庞上留着山羊胡,三角眼中布满冷笑,衣着打扮像是五六十年代的服饰,粗布衣,包着头巾。最重要的是他脚上穿着的鞋子,那是一双麻绳编制的草鞋。

    “你是谁?”

    楚国雄眉头深皱,满脸敌意的看向老者。

    老者冷笑道:“老夫是谁,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或许鬼见愁那老家伙来了,才认识老夫。”

    楚国雄目光一凝,沉默片刻拱手说道:“我师尊是不是神医鬼见愁,我没必要解释。既然你瞧不起我,认为我没办事,你何不亲自去为这小女孩会诊,治疗?如果你能治好她,也算是功德无量的一件大好事。”

    老者傲慢说道:“老夫既然站出来,自然会治好她。”

    说着。

    他迈步走上平台,来到床边坐下。

    看病历,察言观色,把脉……

    中医会诊的流程,老者做的纯熟无比。他脸上挂着的傲慢神色,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变得凝重。当他的手指从女孩脉搏上拿下来后,整张脸都已经黑了下来。

    “玄冰脉,千针体。”

    老者艰难吐出六个字,默然起身。

    穆清萍的呼吸再次变得急促,尽管她听不懂老者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她却仿佛看到了希望,慌忙问道:“老人家,我女儿她的怪病,您能治吗?”

    老者眼神中带着一抹怜惜,摇头说道:“别费心机了。她天生千针体,体内更是玄冰脉络,治不好的。而且,也没时间了。”

    穆清萍面色惨变,急促问道:“老人家,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女儿她……”

    老者叹道:“我曾经在中医古籍中看过这种体质。她应该是最近两三年里,才开始发病的吧?”

    穆清萍瞳孔收缩,说道:“是!两年多前。原本我女儿好好的,可她父亲出了车祸,她听闻大病一场,高烧整整七天。然后……然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老者无奈说道:“如果是在那七天里治疗,或许还有希望。可现在太晚了,她能在如此疼痛的情况下,坚持两年多时间,真是……真是个奇迹。这孩子很可怜,她所承受的疼痛,常人根本无法想象。我想,如果不是她的意志力极其坚强,恐怕早就……”

    穆清萍的眼泪夺眶而出,她何尝不知道那份疼痛。女儿每天疼的死去活来,每天最少十次以上被疼昏过去。可是每隔两三个小时,就又会醒来,继续承受那种痛苦。

    “噗通……”

    穆清萍双膝跪倒在老者面前,洁白的牙齿咬破嘴唇,随着血迹渗出,她带着浓浓的哀求,哭泣道:“老人家,求您想想办法。只要能救我女儿,您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我女儿能够健康,我这条命都给您。”

    老者摇头说道:“老夫我能为力。别说是我,就算是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也难以治好她了。至于鬼见愁……那老家伙更不行。听我一句劝,与其让她每日都沉浸在痛苦之中,倒不如让他早点……唉!”

    “不可能!”

    穆清萍尖叫起来。她猛然间从地上爬起,那双眼神如同饿狼一般,死死盯着老者嘶吼道:“绝不可能!我女儿一定可以被治好,一定可以被治好的!你是骗子,你给我滚,你给我滚啊……”

    她的哭,她的声,如杜鹃泣血。

    周围数百位围观的群众,一些心软的人已经开始抹泪。他们心疼那小小的孩子,也被穆清萍撕心裂肺的哭叫声感染。

    “现在可以轮到我了吗?”

    唐修大步走上平台,冷冷看了眼楚国雄和老者,淡然说道。

    楚国雄本来还想嘲笑刚刚嚣张跋扈的老者,可是穆清萍的样子,令他心中难过的同时,也放弃了讥讽嘲弄的想法。

    然而!

    当他再次看到唐修,听到唐修的话后。一股怒火从心底滋生,怒声呵斥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听不懂我的话啊?那些钱是孩子的救命钱,不是你可以染指的。你这小小年纪,怎么就如此的贪婪?难道你就不怕治不好这孩子,反而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唐修淡漠说道:“这么说来,我如果治好了,丢人现眼的就是你了?”

    楚国雄一呆,随即讥讽道:“就凭你?你能治好?开什么玩笑。你要是能治好这孩子,我跟你的姓,让我下跪拜你为师我都愿意。”

    “我不要便宜儿子,也不需要便宜徒弟。麻烦让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