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 > 天下第一剑07
    明珠是个很爱笑的孩子,所以当她害怕起来也尤为明显。

    她的嘴唇哆嗦了两下,眼珠有些僵硬地转向秦湛。秦湛还在微微的笑,可她那双眼睛里却无波无澜,凉的比昆仑雪顶还要刺骨。明珠被她看着,听着她那句不轻不重的问话,只觉得一股寒意袭来,刺进她的皮肉里,将所有暖意吞噬殆尽,让她冻得似根棍子杵在原地,甚至连笑也做不到。

    她哆哆嗦嗦地挤出了抹笑:“剑,剑主在拿我开玩笑吗?”

    秦湛道:“小越绝不会走火入魔,他是中了毒,玉凰山的凤鸣草——这东西只对修为低下的人有害,还是我当年告诉朱韶的。他让你拿这东西给小越吃的时候,难道没告诉你吗?”

    被秦湛直接说到这一步,明珠只觉得灵台一阵摇晃,站也站不稳,等她回过神整个人已经跪在了秦湛的脚下,她哭泣道:“剑主,剑主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秦湛看了眼自己手中的帕子,帕子的一角绣着朱红色的无名燕,和朱韶屋里木盒扣的纹案一样。她将帕子还给了明珠,平静说道:“朱韶到底给了你什么,才能让你如此维护他?”

    “你有没有想过,他让你用这种手段,甚至给了你这样的帕子——为得就是要让我发现是他做的吗?”

    明珠怕得更厉害,她跪着额头抵在冰凉的玉砖上,发丝凌乱的几乎看不出这是她。

    秦湛见状柔了神情,她弯下腰,扶起了她,拿着帕子替明珠擦去了脸上又怕又慌的眼泪,叹息道:“你看你,我还什么都没有做你就怕成这样。你这么怕,又为什么要答应朱韶呢?”

    跪在地上的明珠终于止了颤抖,她抬起了头,瞧着秦湛,总算是低低说出了一句完整的话。

    她说:“剑主,我是玉凰山的半妖,无论妖主想做什么,我们都只能听命。”

    “他是要越公子死的,就算没有我,还会再有第二个,您若是真的为越公子好,便将他逐出门下吧。”

    她说着声音中倒当真多了些真情:“他每夜每夜,都痛得如坠深渊炼狱,明明就不该是走此道的人,纵使我没有做今日的事情,剑主难道就能保证他能顺利的走下去,不会走火入魔依然丢了性命吗?”

    她大起了胆子,抖着声音直言道:“温、温——”她终究还是没敢念出那名字,转口道:“——那一位当年贵为大道之下第一人!距破碎虚空只差一步!可他仍然入了魔,剑主您——”

    她剩下的话再也说不出,秦湛的视线已经变了。

    她惯来少有情绪的眼里全是冰,每一根凝起的冰锥都掐住了明珠的脖子,再也让她说不出话。

    秦湛道:“我不杀你。”

    明珠松了口气,但秦湛紧接着道:“回去告诉朱韶。再有下次,我亲自去玉凰山斩了他的脑袋。”

    燕白剑来的时候,越鸣砚的屋子里已经只剩下秦湛和昏迷中的越鸣砚。

    秦湛的手指点在越鸣砚的眉心,很显然在为他驱毒。燕白在一旁见了,心也放下,双手背在身后便对秦湛道:“我在后山找到真正的‘明珠’了,只是昏迷性命暂且无忧。”

    秦湛微微颔首。

    燕白又问:“你怎么发现这个‘明珠’不对的?她身上可一点妖气都没有。”

    秦湛道:“她对我太感兴趣了。”

    燕白闻言一头雾水:“对你感兴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难不成还要对小越感兴趣?”

    秦湛又道:“她勾兑的酒。”

    燕白又问:“酒又怎么了?”

    秦湛顿了一瞬才道:“当年朱韶无事,最喜欢兑酒。温晦留下的酒,十之有一便这么被他玩废了。兑酒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兑温晦留下的酒。明珠作为一名外门弟子之女,初次尝试便能兑出我喜欢的——你不觉得奇怪?”

    燕白被秦湛这么一提醒才发现其中许多不对劲的地方,他道:“所以兑酒的法子是朱韶那小子告诉她的!”

    秦湛:“……”

    燕白瞧见了秦湛的眼神,有些恼羞成怒:“你这么瞧我干什么,我又没喝过酒!”

    秦湛心里那点不高兴的情绪便在燕白的这声怒喝中散去了,她笑了笑,又将视线投向了越鸣砚。

    燕白瞟了过去,盯着他看:“小越中毒深吗?会有后遗症吗?他眼睛本来就不好了。”

    秦湛心里也觉得越鸣砚倒霉,他的命盘本该是好的,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才横生这多枝节。不过反过来想想,若非他命盘好,一次次化险为夷,怕是也活不到秦湛眼前来。

    秦湛道:“这毒解不了,朱韶是真要他死。”

    燕白剑闻言脸色煞白:“那怎么办!”

    秦湛淡淡道:“引到我身上来便没事了,这毒原本也只是对低阶修士有用,我当年在野外的时候,还拿它当过调味。”

    燕白剑:“……秦湛,你能别见着什么都往嘴里塞吗?”

    秦湛道:“你连吃东西都没办法,说我这点是不是有些奇怪?”

    燕白又被她气的说不了话,背过身后又忍不住转回来,看着秦湛一点点地替越鸣砚拔毒。燕白剑瞧着青紫色的烟气似有似无的缠在秦湛的指尖,他有些紧张,但瞧着秦湛的面容又觉得没什么可紧张的。

    这可是秦湛啊。

    越鸣砚只觉得一股清冽灵气涤荡灵台,这股灵气自他灵台起游走于他的奇经八脉,如灵泉水般刹那间洗去了多日的酸痛,又将那股绞压着他内脏的戾气裹了起来,一点一点儿地吞了。越鸣砚已经很久没有这么舒服过,他喟叹了声,却没有继续睡下去。他的潜意识里竟已习惯了疼痛,忽然不痛了,毒又不压着他,他竟然反而想醒来。

    越鸣砚眼帘微动,眼见着就要睁开,却又被遮住。

    迷迷糊糊中,越鸣砚听见了秦湛的声音。

    她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冷淡,但却比往日多了一份温柔。

    她说:“不急,我在呢。”

    越鸣砚听见这句话,不知为何全身的警觉尽在一瞬间都全散了去。他飞快坠进了最深最沉的梦里。

    太阳升起了,黎明的光从窗沿里渗入,在他的身上投下光斑。

    秦湛垂眸瞧着他,微微张开了手。

    安静的夜又重新笼在了这屋里,已足够织就一场好梦。

    秦湛将手笼进了袖里。

    她为越鸣砚遮掩了光,竟将这满室的清辉——都藏进了手心里。

    越鸣砚醒来时,屋内已点起了油灯。

    他下意识往窗外看去,窗外夜色深沉,只有一轮银月悬于空中为旅人引路。

    越鸣砚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自己只睡了一两个时辰。他连忙下了床,随便便发现自己原本酸痛的经脉也不再疼痛了,甚至连灵台都越发的清明。

    他有些困惑,但见夜色已深也没惊动任何人,只是起床洗漱,想要出去看看。

    剑阁的大殿里冷冷清清,越鸣砚甚至能听见自己走路时发出的细微响动。他忽而有些口渴,便想往厨房去,却不想刚至厨房便听见了里面一阵兵荒马乱。

    燕白剑道:“锅,锅!秦湛,火太大锅要融了,哎呀,你怎么浇水了!”

    而后又是一阵说不出的源头的声音,他听见燕白剑道:“面是直接丢进去煮就行了吗?盐呢?”

    听到这里,越鸣砚忍不住推开了厨房的门。

    门吱呀一声推开,越鸣砚便立刻见到了提着锅盖正听见了声音,回头看去的秦湛。

    秦湛还是那副模样,只是原本的袖子全被她绑了起来,连衣服的下摆都被她扎起。雪色的衣服上沾染了锅炉的黑灰,看起来有些狼狈也有些好笑,可秦湛的表情还是淡淡的,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她见越鸣砚来了,也只是镇定地点了点头,而后回过了神对他道:“在等一会儿,面就好了。”

    越鸣砚眨了眨眼,乖巧地坐在了厨房里唯一的桌子边,安静地等着秦湛。

    秦湛在一旁看了看锅中的面,一会儿用火咒烧着铁质的锅底,一会儿又灭火,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她终于做完了这碗面。

    面放在红色烫金福字的瓷碗里,她还给越鸣砚配了个汤匙。

    秦湛将面搁在了越鸣砚身前,开口道:“将就吃吧。”

    越鸣砚看着自己面前这碗面,半天也没敢动筷子。秦湛便道:“你要是不喜欢,也不必逼着自己。明日我便亲自去重新挑人,你便不用吃这东西了。”

    越鸣砚低声道:“并非……”

    他抬起头:“师尊一定要再去寻人吗?剑阁清静,却因为我而生了乱,弟子实在难以再受师尊重恩。”

    秦湛顿了一瞬,而后道:“一碗面而已,用不着这么夸张。”

    她又问:“昨夜事你记得多少?”

    越鸣砚道:“隐隐记得几句话,但分不清是梦是真……明珠姑娘似乎并不是明珠姑娘。”

    秦湛道:“往日为你准备食物的明珠是个半妖,她罔顾自己性命也来到剑阁冒充他人,全都只是为杀你。”

    越鸣砚缄默不语。

    秦湛接着说:“你也不用害怕,这事情从今往后不会再发生。”

    越鸣砚抿了抿嘴角,他问秦湛:“是我太过弱小,成了师尊负累吗?”

    秦湛朴实道:“负累是真负累,可我收徒就是为了找个负累。”

    越鸣砚:“……”

    他听见秦湛这样的话,一时竟真不知道该哭还是笑。

    他最后笑了,对秦湛道:“我明白师尊的意思了,弟子会努力的。”

    秦湛闻言微微蹙起了眉,她觉得越鸣砚没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不过话说回来,她握着筷子敲了敲碗沿。

    “你若是不喜欢,我不叫人就是。只有一点,你快些学会辟谷吧。”秦湛有些苦恼,“我可真的不擅长这些。”

    越鸣砚瞧见秦湛的眉间蹙着,面容上难得浮出无奈又苦恼的神情,刹那间便鲜活地宛如人间美景。他看怔了一瞬,心底竟涌出古怪的想法——如果他一直学不会辟谷,秦湛会一直携着这样苦恼的神情,为他准备餐食吗?

    越鸣砚只是想了一瞬,便被自己惊住,而后他微微笑了。

    他对秦湛道:“弟子明白了。”

    越鸣砚从来不是嘴上说说的人,他说明白了,就会十足的去努力。

    秦湛最终也只是给他做了那一晚面,往后也不知越鸣砚想了什么法子,竟然真的在三日内完成了辟谷剩下的阶段,不再需要饮食了。

    秦湛深感欣慰。

    燕白剑却道:“小越真可怜,别人家徒弟都可以吃上两三年,他倒好,连一个月都没吃上。”

    秦湛:“……”

    秦湛对燕白道:“我正打算补偿他。”

    燕白剑好奇道:“你打算给他什么?你屋子里的鲜果吗?”

    秦湛笑了:“更好一点。”

    她对燕白道:“他可以选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