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 > 天下第一剑03
    越鸣砚最后也没有弄明白秦湛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在他看来,朱韶的背叛只是个意外,实则怪不去秦湛的身上,更别说“觉得她会叛变”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但他初来乍到,这种事关师尊隐私的事情,他只敢藏进心里,绝不敢问。

    秦湛也没太在意,挥手便让他去休息。

    最后秦湛还是从朱韶以前住的屋子里找到了块没摔碎的水晶。

    这块水晶搁在三尺二的乌木盒里,盒子的锁眼是一枚衔珠而飞的雀鸟,秦湛认不出这是什么鸟,但大抵都是精怪那一类的东西。

    她用手指剥开了珠子找见了水晶。这块在秦湛屋里不过用来摆放些水果的水晶,搁在朱韶这里,不仅正正经经地放进了宝盒中,宝盒里还有上好的红色丝绒覆盖着。纵使是从高处坠下,盒子的一角磕坏了,这里头的水晶都未必会坏。

    燕白剑瞧见了,不免要说一句:“这小子把你送的东西保存的倒是好。”

    其实也算不得送。

    这水晶是东海诸派送她继承剑阁位十年的贺礼,一共十块,她留下了两块。那时朱韶已是她的徒弟,她便将其中一块给了朱韶。朱韶当年窃宝匆忙,秦湛猜他叛离山门也来不及带走多少东西,这才想着要不去他的房里找一找。

    朱韶的房里确实有水晶——或者说,朱韶在叛离时,除了被窃走的舍利珠外,他没有再带走任何东西。

    燕白剑也发现了这一点,它哼了声:“谅这小子也不敢。”

    秦湛没有接口。

    朱韶是她的大徒弟。

    她将水晶从盒子里取了出来,用白色的丝绸包了,方才下了剑阁。

    越鸣砚便站在剑阁前等他,秦湛一眼看去,便瞧见了越鸣砚表面镇定的面下藏着的忐忑不安。

    秦湛心想作为师父,她这时候是该安慰两句的。

    所以她开口道:“小越。”

    越鸣砚抬起了头。

    秦湛被他用那双黑亮的眼睛瞧着,剩下的安慰反倒不会说了。

    她想了一会儿,最后干脆说:“走了。”

    越鸣砚“唉”了一声,便跟在秦湛的身后,甚至不问去哪儿。

    这点倒是和朱韶不同。

    或许是重新收徒勾起了秦湛的记忆,她倒是想起了些二十年前的事情。朱韶纵使是为了躲避灾祸才被送上了阆风,人却半点儿阴郁也无,刚来剑阁的时候总是问东问西,半点也不怕秦湛。秦湛说一句出门,他恨不得连秦湛出门的路上打算在哪儿落脚都问出来。

    秦湛心想,这或许和两个孩子的境遇有关。朱韶再不济,也是被东境当做小皇子养大的。越鸣砚……秦湛这才想起自己对这个新挑的徒弟一无所知。

    她问了句:“你是哪儿人?”

    越鸣砚答:“是南境人。”

    秦湛说了第一句,便觉得下面的话都好说多了,她一口气全问了:“我也是南境人,南境大了去了,你是哪国人,父母可还在?”

    越鸣砚毕恭毕敬道:“南境秦国人,父母在我幼时便去世了。”

    秦国是东境与南境的交汇处,东境虽不似西境已全然在表面上支持起魔道,但东境惯来也是个复杂的地方。秦国作为南境一国,自然以阆风为首的一众剑宗为尊,与东境常起冲突。两国边境的普通人都活得尤为艰难,常常朝不保夕。

    越鸣砚资质不错,却父母双亡来到阆风。其中关由哪怕秦湛不去想也能猜到。

    燕白剑见秦湛再问这些,便道:“这些孩子进阆风的第一天我就溜过去看过了,我知道的怕是要比宋濂还多!”

    它得意道:“这小子刚出生就被魔修杀了爹妈,得亏被你们阆风的人救了,送去给他舅舅。可他舅妈不喜欢他,所以趁他舅舅出远门,把他扔了!这么一扔,他就碰上你们阆风负责收徒的弟子了呗。”

    越鸣砚没有反驳。

    秦湛听着,觉得这剧情真耳熟。要不是越鸣砚露出的额头白皙光洁,她怕是会忍不住问对方额头上有没有闪电伤疤。

    秦湛从变成秦湛起,快要过了一百年。她几乎都要忘记了作为秦湛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如今听着越鸣砚的故事,倒是想起了一些,那些记忆让秦湛觉得亲昵又陌生,她竟是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这是越鸣砚自见到秦湛起,第一次听见如此温柔的轻笑声。作为燕白的剑主,秦湛强得令人侧目。她深不可测的修为让她在旁人眼里显得高不可攀,甚至哪怕近在咫尺都似乎隔着山雾,让人瞧不真切,也不敢瞧真切。

    即使越鸣砚在对方伸出手的那一刹,与她靠得很近,越鸣砚的眼里留下的也只是秦湛模糊的白色身影和她淡泊偏冷的声线。

    越鸣砚怔了怔。

    燕白剑道:“哇秦湛,你真的越活越没有良心了,你徒弟这么惨,你还笑得出来?”

    越鸣砚听见燕白剑提到了自己,刚想要开口解释,秦湛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声音又恢复了淡泊偏冷的样子。

    秦湛道:“到了。”

    越鸣砚这才惊觉,他随着秦湛踏上了通往筑阁的玉阶,只能看见一片极高的黑色建筑远远立着,纵使模糊那股扭曲与奇诡感仍旧铺面而来。

    越鸣砚听见燕白道:“都六十年没来过这地方了,这地方还是这么诡异。徐启明看着挺正常一个人,怎么就不救救筑阁这糟糕透顶的审美。”

    越鸣砚知道筑阁。每个活在阆风辖地的百姓都知道这座仙山的构成。

    剑、衍、药、筑四阁围绕其中正法殿,五座山峰延绵方构成阆风派。其中剑阁修剑道,衍阁主器,药阁炼丹心,正法万象森罗。

    唯有筑阁,哪怕在市井小巷的流言里,也少见有关它的故事。众人只知道它是阆风山门最难攻克的一山,说是昔年创立筑阁的第一人阁主,是昆仑八派中悬圃的最后一任掌门。他以悬圃密不外传的阵法符箓构建了筑阁,又以此重修了阆风的护山大阵。

    四十年前正道与魔道那惊天一战,正道正是靠着阆风这传闻中的护山大阵,保住了万千无辜百姓。那些百姓们只记得当时有座黑色的巨塔冲天而起,似是巨人抬足迈步震动大地。自那座塔升起来,炼狱窟的那些鬼东西便再也进不了阆风的地界了。

    这就是百姓们对于筑阁的全部认识,神秘、强大,又透着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越鸣砚隐隐瞧着那建筑,想着那会不会就是故事里曾经拔地而起的那座巨塔。只是那塔看起来也不过只是普通的六层八角塔,这样的塔似乎怎么都无法和故事里的“巨塔”联系去一起。

    秦湛身怀燕白,她不过刚踏上筑阁的玉阶,筑阁塔内用以鸣警的青铜钟便一声一声的荡开。

    越鸣砚便这乍起的鸣警给吓了一跳,秦湛倒是目色坦然。燕白剑见状在一旁笑的直拍地,对秦湛道:“秦湛啊秦湛,六十年啦,你当上剑主都快有四十年了吧?筑阁还没把对你的禁令给消除呐?”

    秦湛连没眉毛都没动,径自上楼。

    越鸣砚跟在她的身后,正不明所以,忽听见秦湛道:“弯腰。”

    越鸣砚下意识弯腰,只听咻咻两声,闪着雷光的刀锋飞快的自他的头顶飞过,越鸣砚瞧着身后嵌进了玉阶里的模糊影子心惊不止,然而还不等他反应,又有新的厉害当面而来!

    越鸣砚根本看不清那些是什么东西。只听见秦湛道:“冷师叔,你是要我在筑阁拔剑吗?”

    她的声音不算大,甚至语句波动都和先前对越鸣砚说“走了”没什么两样。但这句话却奇异的传遍了筑阁上下,那些凝成了实质的水滴子凝在了空气里,而后被接踵而来的烈火烧了个干净。

    筑阁的现任阁主徐启明便是在水汽散尽后出现的。

    他的面上有些尴尬,摸了摸头,才对秦湛道:“秦师妹对不住,师父就是不许我解了对你的禁制,我已经第一时间来停运法阵了。”

    秦湛和阆风大多人的关系,都因着她师父的缘故,算不上好。但徐启明可以说是意外。

    所以她松开了握着剑柄的手,和徐启明打着招呼:“徐师兄。”

    她与徐启明快有四十年不见了,先前在殿里也没怎么说话。但此刻开了口,却又像四十年的时间没有过去。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秦湛练剑练的对时间快没了概念,徐启明往筑塔里一待没个一年半载也不会出来。时间在他们两人之间倒似真的毫无影响。纵使四十年不见,再次开口仍像是昨日刚刚道别。

    徐启明道:“你选了他,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他的眼睛是胎里带来的毛病,阙如言治不治得好难说,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不要他的原因。”

    秦湛接口道:“但你不一样,治不好,不代表不能借外力如常人一样活。”

    徐启明笑了笑:“我听见衍阁的话就猜到你想怎么办了,当年的十块水晶,你给了我八块,用到今天还剩下一块,我可以拿来给他做副眼晶。”

    此话一出,秦湛顿了一瞬,徐启明了然,解释道:“‘眼晶’是我给新起的名字,我想着用东海水晶可以给他做副法器架在眼前用来似常人一般视物,既然是架在眼前帮助眼睛的,又是块水晶,就叫‘眼晶’吧!”

    秦湛又顿了一瞬,面上的古怪掩也掩不住。她才开口慢慢道:“眼晶怪怪的,像是眼睛里挖出的水晶,叫眼镜吧,镜子的镜。”

    徐启明是个对名字没什么执念的人,当下点头同意。

    秦湛便拿了盒子给他开口道:“你那块还是留着备用吧,我带了块新的来,你用这块给他做。”

    徐启明说“好”。秦湛便对越鸣砚吩咐道:“小越,你跟着徐阁主去,我在塔外等你。”

    越鸣砚低低说好。

    秦湛便点了点头,也不再看他,只是和徐启明说了两句,便在筑阁外的待客亭里坐下了等待。

    越鸣砚抱着白布包裹着的水晶,跟在了徐启明的身后。徐启明见他走的慢又仔细,背脊绷的僵直,不由也从心底生出些柔软。眼见着他们已经走进了塔的范围,秦湛就是手眼通天也没法听见了,徐启明对越鸣砚开了口。

    他的修为一般,年龄偏向中年,气质却十分和善。

    徐启明对越鸣砚道:“你不用这么紧张。”

    越鸣砚抬头,他看不太清徐启明的表情,却能感受到徐启明的善意。

    徐启明放慢了脚步,带他上塔,慢悠悠道:“你也不用怕秦湛。别听别人瞎说,尤其别听衍阁的人瞎说。她才不会入邪道去,她就只是性情冷淡了些,但作为徒弟、师父和阆风弟子都从没有过不合格的地方。你看,她甚至为你出了剑阁来寻我。”

    越鸣砚低头道:“弟子不敢妄议师尊。”

    徐启明笑了,他说:“这点你倒是和朱韶不同。”

    朱韶是妖主的名字,也是秦湛首徒的名字。

    徐启明在当年便不太喜欢朱韶。朱韶是被当做皇子养大的,对待秦湛或许还能当一句乖巧,对待阆风的其他人——这位皇子高于顶的眼睛从来就没放下过。后来朱韶背叛,又用的是秦湛徒弟的名号,给秦湛招来了许多麻烦。也就是秦湛足够强,强到无人敢置喙,朱韶的这场背叛才没让她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里,仍然能是受万人敬重的剑主。

    正是因此,徐启明对守礼谨慎的越鸣砚好感更多,愿意告诫的也就更多。他瞧见了越鸣砚的神情,顺口问道:“看来你也知道朱韶,山下如今都如何说朱韶?”

    越鸣砚迟疑着点了点头:“说他是当今妖主,剑阁曾经的首徒。”

    徐启明叹气说:“什么妖主,不过是见利忘义的叛徒罢了。山下怎么还将他与秦湛放在一起,秦湛也是倒了霉。你也是,大不必将他当做师兄,剑阁和阆风都没有这个人!在你师父的面前不要提他,他不配!”

    越鸣砚说了是。

    徐启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他憋了半晌才道:“也别提‘温晦’。”

    越鸣砚想起了这个燕白剑提过的名字,他还想问一句,可徐启明却摆了摆手什么都不肯说了。哪怕是当今的妖主朱韶,他都敢骂上一句“见利忘义”,可对于温晦——他竟是缄口不言。

    这无疑让越鸣砚越发好奇起“温晦”是谁。可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只是随着徐启明入了阁,等待徐启明为他做一件能帮他看清东西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