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 > 天下第一剑02
    越鸣砚的命太不好。

    他尚在襁褓中,家中便遭魔修屠戮,若非当时有一名修真者路过出手相助,他怕是活不到现在。

    纵使他活到了现在,也落下了眼疾,瞧不清一尺外的东西。

    舅母嫌他是累赘,趁舅父远行将他赶出家门,越鸣砚流浪于街头碰见了下山收徒的阆风弟子,那弟子见他资质上佳,便将他编进了名册里,带上了云山。

    眼睛这事总是遮掩不了的。

    待选的弟子都知道他是天残,免不了会拿他打趣。诸如指着远处的树问他树上有什么,又诸如笑嘻嘻的竖起手指让他猜数。这些事情越鸣砚自小就经历过,也习惯了,便也淡淡的答。有时对,有时错,但无论对错,他都一副平静的模样,无端瞧得人不欢喜,也就引得些家世显赫的顽劣子弟越发的欺负他。

    一人道:“越师弟资质上佳,不知道会被选入哪个阁里,或许会被宗主看中,进了正法阁也说不定呢。”

    另一人必然奚笑道:“正法阁修五行道,全是典籍咒文,越师弟学这个怕是大材小用。我看啊,越师弟去剑阁才最合适!”

    剑阁的阁主是剑主秦湛。

    越鸣砚也曾从说书人口中听过这个名字,说是当今第一人,仙剑燕白之主。执剑五十年来只收过一个徒弟,就是如今广为天下知的妖主朱韶。

    只是自朱韶叛离阆风归妖界后,剑阁便再也不收弟子了,说是朱韶寒了秦湛的心。

    这句话在他们上山的时候,负责领路的弟子就告诉了他们。如今这些人说这样的话,也只是为了取笑于他。

    越鸣砚通常听了,也只会笑一声“承师兄吉言”并不往心里去。他知道自己的眼疾难医,所以只打算尽自己可能去做能做的事情,并不会过分在意结果。

    所以当他模模糊糊的看见秦湛对他伸出的手,一时间竟没有能反应过来,直到秦湛又问了一遍,他才恍然回神。

    他抬起头,只能模模糊糊看见一个白影,这白影配着剑,声音听起来像云雾一般,似乎对他伸出了手。

    身旁的弟子压低了声音道:“越师弟,剑主在问你话呢。”

    这世上有很多剑主,但不带剑名直称剑主的只有一人。

    越鸣砚睁着眼,却还是看不太清,他脸上终于露出了十二三岁该有的表情,紧张地问:“剑主?”

    他茫然极了:“剑主是女人?”

    他问完就知道自己这话不妥,正不知该如何挽救的时候,他又听见了秦湛的声音。

    秦湛笑了笑。

    “我是秦湛。”她说,“如果你愿意,我就是你的师父。”

    越鸣砚不知道自己当时是点了头还是摇了头,只是他动作了后,便听见了衍阁阁主讥笑的一声:“小孩子见识少,别高兴的太过,谁知道你的师父还能在正道待几年呢。”

    秦湛闻言淡淡看了回去,衍阁阁主也只敢仗着秦湛不会杀他逞口舌之快,秦湛看了过来,他也就闭了嘴。

    越鸣砚没听明白,山下对于燕白剑主只有恭维,夸她是正道砥柱,哪里说过甚至是提过像衍阁阁主这样惊骇的话。

    他想不通,便只当是两阁阁主关系不善,互相讥讽罢了。只是跟着秦湛,离了大殿喧嚣,闭气凝神地走在往剑阁的路上。剑阁立在云山最高一峰,秦湛自然是可以御剑走的,但考虑到越鸣砚,她选择了慢慢走上去。

    越鸣砚跟在她的后面,一步一踏倒是没有走出一步。

    秦湛不爱说话,越鸣砚又不敢多言,两人竟然就这样无声息的走了约有一个时辰。知道跟在一旁的燕白剑实在忍不了了,他双手背在脑后,对秦湛抱怨道:“你们俩这是在比赛吗?谁说话谁就输了?”

    越鸣砚听见了陌生的声音,却瞧不见人影,下意识问:“谁?”

    燕白剑闻言“咦”了一声,凑近了越鸣砚,见他眼中还是一片茫然,嘀咕道:“你听得见我,看不见我啊。”

    越鸣砚憋红了脸道:“我、我眼睛不好。”

    燕白剑便凑得更近:“这样呢,你能不能看见我?”

    越鸣砚只能感受到眼前的光线起了变化,却仍然瞧不见人影,他摇头道:“我、我看不见。”

    燕白剑便又飘开,嘀咕道:“真奇怪,听得见我的声音,却又看不见我。”

    秦湛瞥了它一眼,并不说话。

    燕白剑见状,便嘻嘻哈哈地又飞去秦湛身边,道:“你是不是嫉妒啦,终于出现第二个能察觉到我的人了,你再也不是唯一能看见我的啦。”

    秦湛淡淡道:“我本来也不想看见你,当年入剑阁选剑,我瞧中的明明是眠冬剑,若非你比谁都快地先跳进我怀里,逼得我只能选你,我也不至于被你吵这么些年。”

    燕白被堵了一句,又不知该如何反驳,最后只能气呼呼道:“我哪里不好了吗?这满天下只有我这一把剑有剑灵!秦湛,你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

    秦湛道:“我没有卖乖,卖乖的不是你吗?”

    燕白剑被秦湛气了个倒仰,转头就跑了。秦湛也不去哄,只是握着它的剑体继续慢慢上山。

    越鸣砚没有忍住,问了一句:“刚才的声音,是剑主的燕白剑?燕白剑,不是……剑吗?”

    关于燕白剑的传闻坊间太多了。百年前燕白剑乍现,不知多少人为了得到它而死在争夺的路上。最后这把剑被阆风的温晦得了去,封进了剑阁里,又命运使然落到了秦湛的手上,成了她的佩剑。

    但无论是在哪一册话本里,燕白剑都是一把剑,而不是位少年。

    秦湛道:“你能听见他的声音,这倒是难得。”

    “燕白剑的确是剑,但这是一把从天上掉下来的剑。既然花草鸟兽都能通过修炼得人形成精,它挂着‘仙剑’的名头,也成了个精,这没什么奇怪的。”

    越鸣砚似懂非懂,燕白剑听见了秦湛的话,气急败坏的声音又远远传来:“秦湛,我是剑灵,剑灵!不是那些精怪!你到底要我说多少遍!”

    越鸣砚听见了一声笑声,他听得不真切,也不知道是否是秦湛发出的。

    但他听见了秦湛接下来的话。

    秦湛道:“你不用叫我剑主了。”

    越鸣砚愣住,秦湛已停下了脚步。

    她看着眼前的剑阁大殿,对越鸣砚道:“去烧壶水,倒杯茶给我。喝完这杯茶,你就可以彻底改口叫师父了。”

    剑阁巍峨,却除了他们俩一个人都没有。秦湛给他指了厨房的位置,对他道:“房间很多,向南第三间是我的,其他你自己随便挑。”

    越鸣砚看得模糊,但也大致记住了位置。

    他慢慢地走去了厨房的位置,一点一点儿打开凑近看,找到了茶壶和杯子。茶叶倒是没有,他只能暂搁。

    等他找到了足够的柴火,点燃了炉灶开始烧水,燕白剑不知何时飘到了他的身边。

    他看不见燕白,却能听见他的声音。

    燕白剑道:“你不会火咒的呀,这生火烧起来得要多久啊。”

    越鸣砚没有吭声。

    燕白剑又看见他弯着腰试图去清洗茶具,嘀嘀咕咕:“你这么听秦湛的话啊,那别用这个杯子。这杯子她没用过几次,你挑那个红纹大花的,她就这个审美,她喜欢那个!”

    越鸣砚闻言手顿了一瞬,他看了看手里这个汝白碎蓝纹的杯子,又顺着燕白剑的话找到了那枚红底描金牡丹的杯子,一时间陷入沉默。

    越鸣砚将红杯子拿远了些,他的眼里便只能看见红晕里映着金光,这样看起来倒是很好看。他顿了一瞬,拿了这个杯子清洗。燕白剑看他辛苦,冷哼了两声,却还是背过了身去替他瞧了瞧火。

    越鸣砚不知道燕白剑去了哪里,但他洗干净了杯子,还是忍不住对着空气问了句:“燕白先生,你知道茶叶在哪儿吗?”

    燕白剑闻言,回头看了背对着他的越鸣砚一眼,他道:“没有,温晦在的时候厨房里还有点茶,温晦走了,剑阁里就再也没有茶叶了,秦湛嫌苦。”

    越鸣砚不知道温晦是谁,只是哦了一声,便想去看看水。燕白剑原本不想管他,可瞧着他一步一步走的极慢极谨慎的模样又觉得可怜,便用声音引着他走。

    好在靠近了,越鸣砚也就能看见了。燕白剑在一旁看着他倒茶,一边道:“哼哼,我是秦湛的剑,你是秦湛的徒弟,以后你就也是我的小弟了,等你能去剑阁取剑,我帮你挑最好的剑。”

    越鸣砚忍不住笑了,他温润道:“最好的剑不就是您吗?”

    这句话让燕白非常受用,他觉得秦湛收的这个徒弟要比秦湛可爱一万倍,便对越鸣砚更亲切了点,他说:“你兑点山泉进去,山泉甜,秦湛喜欢。”

    越鸣砚便也这么做了,他最后端着杯半凉的茶水忐忑着心思去见了秦湛。秦湛回到剑阁便解了道冠。她的垂在头发在身后随便绑了一圈,映在越鸣砚眼里,似乎与早上有点不同,却又看不出哪里不同。

    他将水毕恭毕敬的端了上去,秦湛接过,喝了一口。半凉微甜,杯子还是她最喜欢的那只。

    她将视线投向了燕白剑,燕白剑一脸得色。

    秦湛心想,她既然打算收个徒弟以此入世修心,那燕白与越鸣砚的关系自然是越亲密越好。她可不想像当年她收徒朱韶那样,被燕白活生生吵上五年。

    秦湛喝了水,将杯子搁下。越鸣砚对她恭恭敬敬行了弟子礼。秦湛受了,便代表着他们两人之间的师徒关系正式成立。

    越鸣砚有些小声的唤了她“师尊”,秦湛应了声,又看了看越鸣砚。

    最后秦湛道:“你眼睛不好,年纪也有些大,一般的修炼法子对你怕是益处不大。”

    越鸣砚低头称是。

    秦湛接着说:“好在我的法子你还能用。”

    越鸣砚愣了一瞬。

    秦湛道:“你先去休息,明天一早,我来教你练气筑基。”

    越鸣砚愣了半晌,才道:“师尊,师尊要教我您修炼的法子吗?”

    秦湛道:“真奇怪,你拜我为师,不学修炼那学什么?”

    越鸣砚低声道:“可、可我眼睛不好。”

    秦湛道:“这确实有些麻烦,但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越鸣砚闻言睁大了眼,秦湛道:“我不知道你的眼睛还能不能看好,但我记得东海有一种水晶可以将事物放大,通过这块水晶看,三米外的东西都似近在眼前。”

    “这水晶大概能救你的急。”

    秦湛当然不是会收废物做徒弟的人。她看了越鸣砚,除了眼睛,都是上佳。眼睛这事不是没法解决,看不清有东海的水晶,就算是看不见——她也可以替越鸣砚换双眼睛。

    这对于旁人而言极为难做的事情于秦湛而言,不过都只是举手之劳,全看她想不想做罢了。

    燕白剑后知后觉道:“那水晶是不是你房里拿来当盘子的那块?”

    秦湛点了点头。

    燕白剑茫然道:“不是前两年就不小心摔碎了吗?”

    秦湛:“……”

    秦湛一个没忍住,站了起来:“我摔碎了?”

    燕白剑肯定道:“你摔碎了。”

    秦湛:“……”

    秦湛的脸上露出了难堪的表情,越鸣砚看不清,却能从空气中察觉到。

    他忍不住道:“师尊,其实就算没有——”

    秦湛道:“没事没事,肯定不止这一块,我再找找,找不到就去东海再找一块回来。”

    越鸣砚从秦湛的话里听出她极力想表达的安慰和镇定:“最多迟两天,你能看清的。”

    越鸣砚一下便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想说的有很多,却最终一句也没说。但秦湛这意外的一面反而让越鸣砚心里与这座高高在上的云山之间一下拉进了许多。原来传闻里的剑主秦湛,也有失手打碎东西的时候。

    秦湛问他:“你在想什么?”

    越鸣砚答:“师尊和传闻不太一样。”

    秦湛笑道:“他们都说我什么?”

    越鸣砚道:“是天下无二的燕白剑主,正道的中流砥柱。”

    秦湛听了,顿了一瞬:“还是个男人?”

    越鸣砚:“……呃。”

    秦湛看见越鸣砚的表情还有什么不懂的,她道:“看来还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

    越鸣砚说不出话,十分窘迫。

    燕白剑哈哈大笑。

    秦湛也笑了,越鸣砚不明所以,秦湛道:“他们怕我叛变,便想尽了办法来吹捧我。可这吹捧到底是不甘心,所以能歪曲一点都是痛快的。”

    她对越鸣砚弯起了嘴角:“这事难道不有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