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是奥运大明星 > 第六百六十八章 隐士高人
    杜莉也被萧然的回答给逗乐了,她咳嗽了一下,将刚才老板送上来的果汁给拧开,喝了一口后,她才停止了笑容。

    “其实老王想说的我也知道,那个小何其实也是射击运动员,当初好像是和我一届的吧,是吗,老王。”杜莉对萧然说道,说到最后,他转头问王一夫道。

    王一夫点了点头;“的确是和你一届的,不过他在即将参加奥运会的前夕突然被查出来有眼底病变,所以才被叫停了比赛。”

    萧然愣了一下,没想到那个小何老板竟然也是射击运动员,竟然还是能参加奥运会的那一种。

    要知道奥运会作为世界上最顶级的比赛,凡是能参加的,哪怕最后一名,也非常有可能是本国的第一名。

    即便不是,也是非常出色的那种,基本上在本国内,全是最优秀的那一批了。

    而那个小何,萧然看不出来他有哪一点像射击运动员。

    “这个小何的事情当时在圈内还是挺出名的,好像那个时候做手术要好大一笔钱的样子,整个体育界都有不少人捐款,最后手术好像不是很成功,虽然保住了眼睛,但却永远不能返回赛场了。”姚鸣回忆着说道。

    其实他也不认识那个小何,不过作为体育界的老人,一些事情他也听说过。

    “不错,当时光手术和住院的钱就花了一百多万,钱到不是问题,主要是手术不太成功,无法再继续做射击运动员这种非常需要眼力的事情。”王一夫叹了口气说道。

    萧然已经彻底的明白了,说白了,那个小何就是王一夫手下的一员即将上战场的猛将,而就在上战场的前夕,却突然有噩耗来袭。

    的确是噩耗,作为运动员,能登上奥运会的赛场,那绝对是最有成就感的事情。

    很可惜,小何没能实现这个愿望,并且永远的消失在参赛选手的名单上,甚至说,压根就没有多少人还记得这么一个人。

    “好吧,原来是前辈,那样的话,到这边来吃饭没错,我以后要是有时间的话,也会过来吃饭的。”萧然点头说道。

    很明显的,那个小何现在的境况并不算太好,毕竟运动员有钱的只是那一小小部分,大部分的运动员都是非常贫穷的。

    “吃饭,只是一小小的部分,我让你过来,最大的目的就是要让小何教你一手。”王一夫笑着说道。

    萧然愣住了,自己竟然还是来拜师的,有没有搞错,主教练不是王一夫吗?

    “你不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还记得那个人枪合一吗?”王一夫突然笑着说道。

    萧然当然记得,那还是他第一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在贤者状态差不多。

    “其实那个所谓的人枪合一表面听上去非常的厉害,其实只是一种状态而已。”王一夫看像萧然。

    “你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篮球运动员,所以在你投篮的那一瞬间,你是不是就能感觉到有些球肯定是进了,而有些球,是进不了的?”

    “是有这种感觉,没错。”

    萧然回忆了一下,的确和王一夫说的那样,有些球在投出去的那一刹那,他就知道已经进入篮筐了。

    那也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本来萧然还没注意过,但听王一夫这么一说,他瞬间就觉得的确如此。

    “射击和篮球也是一样的,只不过双方一个是动态,一个是静态,所以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王一夫继续解释道。

    “也就是说,那个所谓的人枪合一,其实就是投篮的时候那一种感觉。”萧然道。

    王一夫点头;“不错,你说很对,我要告诉你的就是,小何在射击的时候随时都能够进入到刚才所说的那种状态。”

    “我去,真的假的。”萧然不敢置信的问道。

    不过他又反应了过来,若真的如此的话,还能教授他人,那岂不是逆天了。

    “我曾经试着让他教给别人,但是都失败了,基本人还没有人能够领悟的了,不过我感觉你的希望应该是蛮大的。”王一夫笑着说道。

    “是因为我已经进入过那中状态吗?”萧然道。

    “不是,我就是猜的而已。”王一夫老实回答道。

    “这……好吧,你赢了。”萧然无语。

    这个家伙,好像越来越会调侃别人了。

    “待会吃过饭我们就先去见调查组的人,然后今晚就去金牌射击馆,你只有一个夜晚的时间。”王一夫说道。

    “我明天不跟你们一起走啊,我还要陪女朋友呢,哪像你们那么闲。”萧然鄙视的看了王一夫一眼。

    他就是在故意吐槽王一夫和姚鸣,这两个家伙,不让他吐槽,他都觉得不舒服。

    “我知道你不和我们一起走,不过你总不能耽误别人老板的生意吧,对于人家来说,不开张怎么行。”王一夫淡定的说道。

    “大不了我带枪到这里来让他教我,你到时候给我写个申请不就好了。”萧然说道。

    “你要是来打劫的话,我到是可以给公安局写申请,你要是来学艺的话,我劝你还是算了。”王一夫笑着说道。

    “为啥?”萧然好奇道。

    “很简单啊,因为一个饭馆里面动不动就传来枪声,你觉得这个饭馆还能开下去吗?”王一夫打击道。

    “那好吧,一个夜晚就一个夜晚,反正拿不到金牌,损失的也不是我。”萧然无所谓道。

    “你们不用为我担心,这些年我也攒了一些钱,也的确是累了,等过几天我就准备和老婆休息一下,正好,我们也去巴黎,到时候,我也可以和萧然先生切磋一下。”门外,一个男人推门走了进来。

    他的手上端着一罐鸡汤,到不是他想偷听的,而是在他走到门外的时候,屋内正在说这个事情。

    本来菜已经上完了,小何最后还是一个桌免费送了个鸡汤,也算是聊表心意,毕竟他现在的生活并不算太富裕。

    在说这话的时候,萧然能看的出来眼前的这个男人身体有些微微颤抖,或许,他是激动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