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是奥运大明星 > 第五百三十章 教父
    所谓的年货,其实就是一些大红灯笼和小饰品。

    在这里,你没有庙会可以逛,也没有到处都有人卖的对联,只有简单的福字。

    不过,在异国他乡,这样也已经足够。

    过年吃饺子,绝对是北方人民不变的风俗。

    买完年货后,萧然和风萍随便在外面吃了顿午餐,又去了一趟超市,扫了不少食材回去。

    除了过年必不可少的饺子以外,两人还买了不少肉和菜。

    本来萧然想买一条鲤鱼,做条红烧鲤鱼的,但是很可惜,在这里,别说鲤鱼了,任何刺多的鱼,你都见不到!

    没办法,萧然只好买了一条马鲛鱼。

    除此以外,鸡肉,牛羊肉也买了不少,但是却没买到猪肉,更别说猪下水。

    买好年货,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还多。

    两人趁着时间还早,赶紧准备起了晚饭。

    水饺,红烧马鲛鱼,小炒肉,羊肉汤,还有辣炒鸡块。

    等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有了十多道中西结合的年夜饭。

    这个时候,风萍也把水饺包好。

    今天晚上,萧然家里迎来了一群客人。

    这群人就是斯科拉和他的女儿,以及范德维奇!

    一见面,斯科拉连忙送上祝福:“萧然,生日快乐!”

    萧然无语:“哦,我的天,斯科拉,今天可不是我的生日,今天是春节!”

    斯科拉道:“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你生日呢。”

    一旁的贝基抓着萧然的··上衣下摆,眨巴着大眼睛,仰着头对萧然说道:“萧然叔叔,新年快乐。”

    萧然揉着贝基的脑袋,笑着道:“小贝基,新年快乐,这是叔叔给你的红包。”

    说着,萧然从兜里掏出了红包,塞给贝基。

    不得不说,贝基还是蛮聪敏的,拜年的时候用的还是中文,加上萌萌哒的表情,让萧然颇为喜欢,直接将贝基抱了起来,朝着餐厅走去。

    当然,萧然也没有忘掉斯科拉和主教练范德维奇。

    贝基拿到了红包,非常开心,一双眼睛乐成了月牙,迫不及待的便把红包打开。

    虽然红包里只是一百米刀,但是这丝毫不影响贝基的开心。

    对于才七岁的她来说,一百米刀已经不少了。

    来到餐厅,满桌子的菜让斯科拉和范德维奇惊叹!

    十多道菜啊,而且看起来每道菜都完全不一样,这种饭菜如果出现在酒店里,他们一点都不会奇怪,但是这里是萧然的家,饭菜自然也是萧然做的。

    贝基坐在椅子上,两只脚在空中晃悠着,手里一刻也停不下来,熟练的使用着刀叉。

    吃着吃着,贝基突然抬起头来,问道:“萧然叔叔,这些饭菜是你做的吗?”

    萧然笑着道:“对啊,好吃吗?”

    贝基点点头道:“好吃。”

    萧然乐了,臭屁的朝着风萍挑了挑眉,贝基这个时候又问道:“萧然叔叔,我能经常吃到这样好吃的饭菜吗?”

    “当然没问题。”

    贝基眨着眼睛道:“萧然叔叔,你当我爸爸吧。”

    萧然:“……”

    这……这是什么要求?

    要我当爸爸?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萧然费解的同时,又疑惑的看了一眼斯科拉。

    他可不会认为,贝基会被自己一顿饭就骗来当女儿,这样的话,酒店大厨的女儿岂不是得排队了?

    看着萧然和贝基两人没有任何隔阂的交流,斯科拉突然沉默了一会。

    说起来,自从贝基出生后,他就一直忙着比赛,孩子大多都是由他的妻子照看。

    因此,贝基也没来得及找教父!

    对于欧洲很多人来说,世界太危险了,一个孩子必须要有两个父亲才行!

    因为,很多还在在到达一定年龄后,孩子的父亲就会请当地有威望,有权威的人来充当孩子的教父。

    贝基现在还并没有找到过教父。

    斯科拉想了想,对萧然笑道:“我看可以,萧,要不你就做贝基的教父吧。”

    “教父?”

    萧然皱眉,并不理解教父的意思。

    说起教父,萧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电影,其次才是基督教的教父。

    范德维奇在一旁笑道:“教父的意思其实就和你们华夏的干爹是一个意思。”

    “干爹?我?”萧然惊讶的指着自己,询问道。

    斯科拉道:“对,就是请你做贝基的教父。”

    教父和干爹的意思差不多,但是在华夏,这干爹早就变了意思,干爹是什么?

    那就是大龄男朋友!

    虽然不是绝对,也不是大部分,只有其中一小撮人,已经将干爹的这个名号给玷污了,但是提起干爹,萧然总会想到一些不健康的内容。

    萧然盯着贝基,贝基盯着萧然,两人大眼瞪小眼。

    这件事很快就确定了下来。

    萧然最终成为了贝基的教父,这是萧然怎么也没能想到的事情,他还没结婚,居然有了一个女儿,虽然是干女儿……

    也不知道把贝基带回华夏,让老妈老爸看着,会不会就不催他结婚了?

    萧然想了想,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

    万一看见贝基,老两口又吵着要抱孙子可就不好玩了。

    事情定下后,萧然和斯科拉订了一个时间,要去教堂走一下流程。

    没有什么三年血赚,死刑不亏,也没有什么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这件事只是初定,还有很多东西要去准备,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准备好的。

    一顿丰盛的晚餐吃完后,风萍拍了拍肚子,打了一个饱嗝道:“隔,好饱,现在吃饱喝足了,我们出去玩怎么样!今天晚上,教堂应该会很热闹!”

    萧然疑惑的问道:“热闹?不就是唱首歌吗,有什么可热闹的?”

    风萍道:“切,午夜十二点,在音乐声中,激动的人们拥抱在一起,甚至素不相识的人也可以互相亲吻,然后怀着惜别的感伤和新生活的向往,共同迎来新的一年,你想想这种画面,难道就不期待?”

    萧然眼神一亮,道:“激动的人们拥抱在一起,甚至素不相识的人也可以相互拥吻?”

    风萍点点头。

    “咳咳!”萧然咳嗽两声道:“这样吧,晚上你看家,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