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是奥运大明星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运动员的骄傲
    《我爱这土地》是现代诗人艾青于1938年写的一首现代诗。 .

    这首诗以“假如”领起,用“嘶哑”形容鸟儿的歌喉,接着续写出歌唱的内容,并由生前的歌唱,转写鸟儿死后魂归大地,最后转由鸟的形象代之以诗人的自身形象,直抒胸臆,托出了诗人那颗真挚、炽热的爱国之心。

    通过描述自己生活在祖国的这块土地上,痛苦多于欢乐,心中郁结着过多的“悲愤”、“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然而,这毕竟是生他养他的祖国,即使为他痛苦到死,也不愿意离开这土地“死了”以后连“羽毛”也要“腐烂在土地里面”。表达了作者一种刻骨铭心、至死不渝的最伟大、最深沉的爱国主义感情。

    这是一首伟大的爱国诗,以飞鸟的角度来抒写爱国,慷慨激昂。

    但是被萧然用在这里,却突然起了变化。

    土地依然是那片土地,但是却被暴风雨摧残,“打击”、“汹涌”、“悲愤”、“激怒”几个词像是在暗讽这届奥运会的奥组委一样!

    又用温柔的黎明诉说明天的美好。

    可是这有什么用,因为我已经死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依然爱着这片土地!

    这片土地是什么,就是奥运会!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没有退赛吗,就是因为我爱这片土地!

    你们误判也好,国旗挂错也好,我弃奖也好,就连你剥夺我的比赛权利也好,我对奥运会还是爱着的!

    我只不过是看不惯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比赛,居然被别人弄成这样!

    采访的记者,跟出来的白教练和王卫兴等篮球教练组和运动员们顿时安静下来,倒吸一口冷气。

    这首诗虽然短,但是其中包含的意思实在太多了!

    每一个字,每一词都用的恰到好处。

    奥运会是没有错的,错的是那些摧残奥运会的人!他们在打击,在腐朽着奥运会!

    这些人是谁?

    当然是里约奥组委的奥组委成员!

    还有那些乱判乱罚的裁判!

    一首诗直接道明真相,记者们都听的要哭了,很多人偷偷的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眼里常含泪水?

    他们看着萧然稍微顺润的眼睛,不由得痴了。

    这种诗,是需要一个多么热爱奥运会的人才能写出来的啊,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热爱奥运会的人,到最后居然要被剥夺资格!

    记者们忙碌起来,有的人带着摄像机,连忙查看是否保存好,没带的,也飞快在纸上记录下来。

    以他们专业的角度来看,这绝对是一篇大新闻!

    负责本场比赛的奥组委成员就在旁边,在听到萧然这首诗后顿时惊呆了!

    萧然!

    草你二舅姥姥啊!

    你丫忒孙子了啊你!

    他黑着脸,恨不得破口大骂,奥组委正在准备判罚萧然这件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萧然最后居然会闹出这么一出来!

    嘶哑的喉咙?

    暴风雨打击着的土地?

    悲愤的河流?

    激怒的风?

    还有那无比温柔的黎明?

    喉咙你大爷啊!你丫这样说,我们喊破喉咙也解释不清楚了好吧!

    还有暴风雨!丫的,就你这首诗,还有现在这么多知名媒体,应该是我们里约奥组委要有暴风雨来临好不啦!

    还悲愤,激怒!

    悲愤你妹啊!

    激怒你姥姥哇!

    他妈的我们还没给你下剥夺比赛权利的通知,你丫居然就要死了!

    喵的我们就是一个奥组委,顶多就是剥夺下你的参赛资格,还死了!信不信我死你家门口去!

    都尼玛什么破句子!奥运会又不是剥夺了你一个人的资格,甚至连俄国整个国家都被剥夺了,但是人家也没你这么跳!

    你丫损到家了!

    萧然念完这首诗后,直接转身回去。

    一会还有比赛,他可不打算继续墨迹下去,路过垃圾桶的时候,萧然随手把一个小绿瓶在没人看见的时候扔进了垃圾桶。

    上面赫然写着:风油精!

    眼角含泪是真的,但都是这货拿风油精熏出来的……

    要不然你就算揍他,他也流不出来眼泪……

    在比赛开始时,世界各大报纸的网上主页立刻更新。

    所有的头条报道都是萧然,头条照片也是他眼角含泪的照片!

    然后每天新闻里面的内容几乎都差不多,但是却翻译成了几十种语言,总之,在全世界都火了。

    内容大概如下。

    “在里约奥运会第二天的比赛上,有一名运动员因为国家国旗出现错误,拒领金牌,而这个人就是萧然,在今天,里约奥组委已经准备发出消息,剥夺此人的参赛资格,作为前线记者,我们立刻去采访了萧然,萧然悲愤的用一首诗表达了他对这届奥运会的看法: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我们不知道里约奥组委是如何考虑的,但是我清楚,一个能写出这样诗的人,绝对不会像里约奥组委所说的那样,萧然是一个扰乱奥运会秩序的人!

    对于著名运动员萧然,为什么会在本届奥运会上受到如此不公众的对待,本报记者将会继续探寻下去!

    和这篇报道差不多内容的报道在世界各地都传开了。

    关注的人支线上升。

    另外,一些与之相关的报道也紧随而出!

    《里约奥运会到底怎么了》!

    《本届奥运会出现的不公正判罚,不公平对待》!

    《奥运会难道不是应该公平公正公开吗?为何为成为里约奥组委的一言堂》!

    《萧然一个出色的运动员,不畏强权的运动员,一个敢于为国家荣誉而放弃自身荣誉的运动员》!

    《运动员的骄傲萧然》!

    这样的报答铺天盖地的涌现出来,而全世界的民众也悲愤填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