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妃色的你 > 第63章 脑洞大开番外1-2
    我是猫,薄荷。

    在讲那个人出现前,要先来说说我家主人身体好之后这段时间发生什么事。

    朗家在这里的华人圈里算是非常有名,在主人还没正式创立爵通以前,他真正被人知道的名号,其实是『冒烟的乔』的二儿子,而且被认定为最有可能接任组织首领的热门人选。

    冒烟的乔是谁?就是朗家老爷,朗树。也是朗雅洺的父亲,脾气暴躁出名,但是为人极重义气,政商两界关系良好,两个儿子里,大儿子为人老实且温和,是前妻所生,而小儿子精明且严肃。

    自从与女孩分开后,我看得出来主人很消沉,他每天早出晚归,我一直很好奇他在做什么,直到那一天我看到他被哥哥扶回来,整个人喝得烂醉,最后被放倒在床上。

    除了哥哥以外,哥哥的女朋友nancy也来了,去了厨房弄了一些热饮才进来房间。

    “今天是怎么了?”nancy叹了气,把热茶放到桌上。

    “在酒吧喝醉,跟人打架。”哥哥淡淡的说。

    “哇,他会这么做?他平常看起来……”

    我走到床边,看到主人的脸上有伤,眉头深锁,看起来连睡都不安稳。

    “是在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我听你说你父亲最近一直在逼他。”

    “以我的个性,组织是不会交我手上的,而就一定是下一任,但他不愿意。”哥哥说。“早上他跟父亲吵架,以前也不是没吵过,但这次特别凶,我知道不喜欢组织,他一直想要另外找事做,但这很难,父亲从一开始给他的培育方针,就是以组织首领的内容规划,无论他今天想要做什么,父亲都会把他完全把控在手掌上。”

    “其实会听你的话,你其实劝劝他先忍着,等之后正式接手了,想要解散或是改组也没关系的吧?”nancy小声地说。

    “这道理不用我说,他也知道,但他认为这种事一但接了,就会有摆脱不掉的身分说更希望来我的公司打杂,也不要去接触父亲的事业。”

    y吐了口气,我看到主人的眼睛慢慢睁开,于是我先跳上了一旁的椅子后,再跳上床,叫了一声。

    “?”nancy先转过头来,语气担忧。

    主人缓缓起身,很难得的先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才抬起头:“没事了,谢谢。”

    “,下回别再这样跟父亲对冲,以你现在的能力,你还没办法跟他要求什么。”

    “嗯。”

    “你必须要自己拥有能力,才有筹码跟他谈。”

    主人没说什么,但我感觉得出他很低落,也或许是因为这句话,主人后来自己创公司,还合并哥哥原本的,扩大成为一个集团。

    那一天主人带回来一个年轻的男孩,我好奇的跑过去,男孩把我抱了起来摸了摸,然后我就听到主人说:“我对你晚上的事很有兴趣。”

    ……天啊噜主人在说什么啊?该不会改了性向吧?

    “晚上的事?噢你是说…我表姐?”男孩有些震惊,语气紧张。“我只是喝多了,我哪敢把我表姐塞给你啊!”

    “我认识你表姐。”主人淡淡的说。“她中文名字叫做白彤,对吗?”

    “小兔子?你认识她?”

    小兔子?这看起来对主人而言是一个全新的称呼:“她是我的学妹,我跟她有过一些误会,想要跟她见面解释。”

    “哦,小兔子那个人不会计较的啦。”

    “她过得好吗?”

    “好不好…这我有点难回答,她现在有了一份工作,人也还挺健康的。”

    “嗯。”

    “不过……她哪里惹到你了?”

    “她没有惹到我。”主人望着窗外低语,接着转回直视男孩,慢条斯理的说:“是我要追她。”

    我听到主人说这句话,才理解到原来他们在说的…是那个女孩。

    “你说、你说你要追她?”

    “她这几年有对象吗?”

    不愧是主人,问起话来直接又明确。

    “没、没有……”男孩顿了一下。“她工作忙,不太适合有社交活动,偶尔假日来我家吃饭,我妈问过她,她也说没有。”

    “很好。”主人难得的上扬嘴角。“那我该去抓兔子了。”

    我看着主人的表情,恢复到了过去我习惯的那个样子。

    他是个自信的痞子。

    而现在他是个为了爱而重新自信的痞子。

    后来的后来,那个女孩出现了,我以为她已经忘记我了,但是她却很快地就看到我,摸了我的头喊我名字。

    有时候她会来家里住,我也不小心撞见过好几次她被主人放到书桌上,然后做了些我不太能理解的事,但我知道他们两人很热衷就对了。

    呃,应该说主人很热衷。

    主人不在家的时候,我的起居就落到了女孩手上,过一段时间后,我就开始想念帅气的主人了。

    女孩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睡就到中午,我就得饿到中午。

    呜呜,她为什么那么会睡啦!

    主人回来后我就会跟他抗议,指着空荡荡的碗,委屈的看着他。

    他会过来填满,我以为他会念一下女孩不认真,却没想到他连个声都没吭,那个当下我只觉得世道炎凉,我跟了你这么久,我心好痛。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那阵子女孩为什么这么会睡,是因为她怀孕了。

    几个月后,小主人出现了,是个很漂亮的娃娃。

    我有时候会跟小主人一起玩,她软绵绵的小手跟漂亮的眼睛,让我想要保护她,她一个玩具就可以玩很久,我也很少听到她哭,总之她是个非常安静又乖巧的娃娃。

    我喜欢这个小娃娃。

    ---

    2岁的舒舒生病了,是发烧,她被热晕就更加安静了,不哭不闹却胀红的小脸,让我觉得好心疼。

    主人在国外,听到女孩的电话后说要提前赶回来,我看着女孩担忧地看着娃娃,我趴在床边的椅子上,陪着她。

    我想摸摸她,但我知道自己现在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薄荷也担心舒舒,对吗?”

    ──对,我好担心她。

    “那天舅妈还在说是你害她生病,老人家就是大惊小怪,他们认为孩子还小抵抗力不足,不该养宠物,一直要我把你送走。”女孩幽幽的说。

    我听到这句话很震惊,跳下了椅子走到女孩脚边,她弯下身来摸摸我。

    “我不会送走你,因为我知道舒舒喜欢你,再说从小培养孩子跟动物的和平关系,也是我的目的。”女孩说。

    女孩说的话,让我忍不住蹭蹭她的脚踝,表达我对她的喜爱跟感动。

    突然来了电话,女孩把我抱起来放到娃娃身边,然后走出去接。

    我伸出手摸着舒舒,她也睁开了眼睛看着我。

    她楚楚可怜的样子,热红着小脸却没有哭,乖巧的人让人心疼。

    要是可以,我好希望自己能够抱抱她。

    没想到那天,居然成真。

    舒舒烧退了两天后,主人因为有一场很重要的丧礼必须要带着女孩出席,于是请了保母来家里看舒舒。

    这保母很年轻也很热情,但我觉得她在主人走了以后,就有点漫不经心。

    请来这种人,倒不如我来顾。

    保母推着舒舒到外头走走,我也跟了上去,来到社区后她就把舒舒放在一旁,然后开始讲起电话,最后居然还直接走开。

    虽说社区内有警卫,大伙儿都认识也很安全,但这个保母太不负责任了。

    舒舒坐在木头椅子上,乖乖的抱着一只兔子娃娃,我在她的身边警戒着。

    突然一阵大风,舒舒摇晃了一下。

    我眼看她要摔下来,赶紧就伸出手要扶她。

    接着我就看到一只大手扶住了她,她没有掉下去。

    我抬起头想要看是谁扶她时,发现到舒舒正在看着我。

    她漂亮清澈的眼睛里,倒映出一张人脸。

    ……人脸?!

    我看了那只大手,沿着手腕往上看,赫然发现是我的手!?

    “先生?”突然有人路过,把舒舒的兔子娃娃捡起来要交给我。“这应该是你们的。”

    我看着对方,不敢说话,怕我等等要是说的是『喵』,该是会把人给吓跑,只能点点头。

    “这孩子不是朗家的吗?”对方笑了笑。“我先前路过看到的是个女人顾,应该是保母吧?那你是谁?”

    这问题让我瞬间紧绷身体,该死,我该怎么回?

    只见舒舒抓住了我的手,然后站了起来,她朝着我伸出短短的手,那样子看起来是希望我抱她。

    我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说话,却还是尝试性的开口:“我是……”

    ……我居然能说人话。

    舒舒似乎没有想要我回答,把头埋在我的身上转啊转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这么不安份,不过这样子倒像是在撒娇。

    “哥哥!哥哥!”她说。

    舒舒这么亲密地靠在我身上,倒是让对方的表情舒缓了一些:“原来是哥哥啊,我还以为是陌生人呢。”

    “舒舒乖。”我第一次喊她的名字,她的动作停了下来,小手紧紧抓着我。

    “她这么喜欢你,看样子你们感情很好。”

    我低下头,手摸着她的后脑勺,听到这句话心里有些五味杂陈。

    每天陪她玩,她有时候还趴在我身上睡,小小的、温热的身体靠着我,自从舒舒出现后,我就不再孤单。

    “嗯,我很喜欢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