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二九章 黄河浮尸
    我听到汉军的消息,反倒是心里没有任何压力,只要不留活口,不让他们暴露山寨的位置就可以。

    黄毛强跳出来,拔出宝剑道:“就那区区几十人,我自己来,待会儿你们准备给他们下葬埋了就是。”

    不知道黄毛强为何杀心又起,不管我如何阻拦都没有拦住,他只身骑马下山,我们紧跟在后边冲了出去。

    当我们见到他的时候,汉军几十人已经倒下半数,剩下的已经交出了自己的武器,跪在地上求饶。

    但黄毛强好像是中了邪似得,就算是求饶的那些士兵,他也不肯放过一个。

    剑落之处,鲜血横溢,尸骨散开,甚至连喊出疼痛的声音都没有,因为他的剑法太快了。

    剩下最后那个士兵的时候,刘老四上前拦住了黄毛强,士兵借此机会准备逃跑。

    黄毛强骂道:“想跑,没门。”他将自己的宝剑放下,用脚挑起宝剑好比闪电般弹射了出去,直穿士兵的后心,士兵应声倒下。

    我冲过去道:“你怎么都杀了?好赖那也是生命啊,能够加入我们的就留下,都投降了还杀?”

    “不能放跑他们,不然我们的山寨就暴露了,难道我们山寨上边的老小就不是人了么?”黄毛强强调着自己的理由。

    我没有多说什么,点了他两下道:“你这样杀人,迟早要出问题的。”

    “怕什么?上天还能惩罚我不成?”黄毛强似乎对我的话不屑一顾,收了剑向我施礼后,不动声色,向山寨走去。

    伍术蹲下身子,看了看现场的尸首,也是非常的痛苦:“小牤,你看这些人的身子都被劈成了八半儿,这要是拼凑也得个时候。”

    “慢慢拼吧,刘老四上山找些士兵下来帮忙拼尸首,回头好好的厚葬了。”

    其实我对黄毛强并不是特地有什么意见,就是因为他杀人太多,这可是大因果,报应是在所难免的。

    我们在山上整顿了十数日,冢虎因为犯病,只能留在山寨里,我们带上足够的银两跟些必需品,上了路。

    黄毛强主动找到我道:“其实那天我不是有意的顶撞你,道理你比我明白,山上还有几百老弱。”

    “打住,那件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再提了,我不会因为那件事对你有任何偏见,就是担心你……”我刚说到这里,发现黄毛强的眉间印堂略有黑气。

    黄毛强憨笑道:“知道你是担心我,不过我相信老天也是看人下菜碟的,他跟咱们人相同,欺软怕硬,我这样的人没那么容易死的。”

    “可是,你眉间的黑气有些浓啊,最近你还是多留神。”

    黄毛强道:“去他的吧,我才不怕呢。”

    阿采凑过来道:“我这有两道符咒,专去脸上黑气跟辟邪的,给你带上吧。”

    “多谢,我不用,我倒要看看报应长得什么样。”

    我见到黄毛强顽固不化,也就不让阿采跟他多说了。不日,我们走到了黄河岸边,这个季节正是黄河水泛滥的时候。

    因为阿采是从汉中来的,他对我们走的路线十分的熟悉,而且很有经验。

    “这时过河恐怕要找艘大船才行,不然的话会有危险的。”阿采道。

    我说:“那就让伍术造,起码咱们这六个人得过去吧。”

    “我跟黄毛强去砍树。”刘老四拎起斧子拉着黄毛强就离开了,可能他也要说黄毛强两句,不过他们俩的关系平时就比较近,感觉有很多话要比我跟他说强的多。

    小果子手里把玩着伍术给他做的机关玩具,跟在阿采的身后,不敢离开她半步。

    没多久,刘老四跟黄毛强从附近的树林中拉回来几颗两三人粗的大树,伍术着手开始造船。

    大概用了近两天的时间,按照阿采的想法,我们造出了艘比较看得过去的船,面对水流不小黄河,决定次日清晨渡河。

    当晚,就有几个渔民跑到我们这里来,见到我们的大船后十分惊讶,又说道:“你们这是要过河?”

    “当然,不然造船做什么?”我说。

    渔民道:“最近水上可不太平啊,你们还是小心点,我们可都快半个多月没去捕鱼了。”

    “哦?有什么危险?”我问道。

    渔民道:“这个说不清楚,反正是我们村里前些阵子出去捕鱼的,至今都没有回来,不管是好天坏天,都是去不复返。”

    “那还真是怪事,搞不好真的有点说不清楚了。”我说。

    渔民道:“只是可惜了这么好的大船了。”

    “不然这样,你帮我们去问问,如果能帮我们渡过河去,这艘船就是你的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你再接我们一次就得。”我说。

    面对如此巨大的诱惑,渔民当然是高兴的不得了,甚至几个人已经开始讨论将来这艘船给谁用的问题。

    渔民让我们等他们半天的时间,次日清早就来向我们说明情况。

    可当晚,小果子就站在河边发呆,不管我怎么叫他回来,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阿采,小果子怎么了?”

    “不知道啊,从下午就开始站在这里发呆,可我没发现他的眼睛有什么变化,或许他感觉到了什么?”阿采说。

    我拉着阿采去找小果子,他却很认真的说道:“这条大河,三天内是过不去了。”

    “为什么?”

    “明天会有点插曲,后天有风,大后天才能开船过去。”

    我有点疑惑,说:“有插曲?会有什么插曲?”

    “当然不是好事儿了,给我两颗药丸。”小果子采用了先前的方法,先吃药,在开阴阳眼。

    片刻后,他脸色低沉,不停的咳嗽道:“看来真的是坏事了。”

    “你先歇会,等会儿跟我们说。”

    小果子休息之后,与我们说道,他刚才找了几个水鬼打听了情况,据说有很多战死的人,被其他人将尸体扔进了河中,最近就有不少被水葬的。

    刚才那些渔民所说的失踪村民,估计就是被扔进了河中孤魂收了去。

    听到这里,我心中那还真是有点不太舒服。

    次日清晨,渔民带了七八个水手过来,说道:“我们的人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我们还特地帮你们请了懂得驱鬼辟邪的师傅。”

    “哦?”我笑了。

    小果子凑过来道:“哪位是?”

    “就这位!”为首的渔民推上前那位,看上去面色清秀,不过眉宇之间透露着些许杀气。

    小果子笑道:“就他?自己身上的孤魂还没打发走,还跟我们上船?”

    “你说什么?”

    “你是不是没事儿就肩膀疼?那个家伙都趴在你肩头半年多了,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小果子算得上是铁口直断。

    那位被说的,下意识的摇了摇自己的肩头,叹道:“你小孩儿还挺厉害的。”

    我怕他们再跟村民惹出点什么矛盾,便打断道:“我们的这位小朋友打小就有很厉害的能力,所以就不劳烦这位大哥了。”

    “那!我们怎么办?”

    我说道:“不如这样,你们两天后过来,用不了这么多人,来三四个水手就行。”

    那脸上有杀气的渔民道:“看你小孩子挺厉害,今晚我来找你。”

    当晚,渔民真的跑来了,他求小果子帮忙把他身上的孤魂弄走。

    孤魂走后他留下了面镜子,说是祖上传下来的,给他也没用,就送给了小果子。

    可就在他走后,小果子拿着镜子就开始到处乱照,等他照到河面上的时候,我们借着月光发现,有很多的黑影在河面上漂浮着。

    黄毛强从大船那里跑来道:“水面上飘来不少腐尸,本以为就几个,可是越来越多,甚至还有棺材。”

    我们到得近前后,发现因为大船的阻挡,水面上飘来的那些腐尸聚成了堆,仔细看去至少也得有个几十具尸体。

    “捞上来,伍术去村里喊人过来认尸,有他们的家人自己处理,没人认领的我们给埋了。”

    我们迅速将顺着水流下来的尸体拉上了岸边,趁着月光将所有的尸体摆了起来。

    当晚就有不少的村民过来围观,有几具尸体被领走,剩下的他们全不认识。

    “我看这些人的尸体有些面熟,他们的着装打扮像是赵人。”黄毛强说。

    “盗墓的?”

    黄毛强点头,在这些尸体上翻来翻去,还真的从他们身上翻出很多的小铲机关等东西。

    “看来有赵地的人也要过河。”黄毛强说道。

    我立刻有种不祥的预感道:“难道冢虎说得寡妇清还有别人盯上了?”

    “这个说不好,毕竟是巴蜀的地头,我不是十分的了解。”

    刘老四说道:“头领,这里还有副棺材。”

    听到这个词儿,很多渔民都自散去,有的恐慌,被人拉着抬了回去。

    当我跑到棺材跟前的时候,发现棺材上边居然雕刻着两条龙图腾,这可是王族的标志,我们所有人都愣住了。

    “难道是哪家的墓地被黄河水冲开了?”刘老四说道。

    我说:“或许事情比这还复杂,不过我想打开棺材看看里边到底是谁。”

    “小牤,这件事情还是小心点,你看棺材盖子已经有被敲过的痕迹。”伍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