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二八章 墓标
    几日之后,我们回到了山寨,可以说是此次出行大有收获,我们得到了小果子这个神奇的孩子。我也对他抱有很大的希望,至少是在寻找墓地的时候,用不着花上一年那么久的时间。

    我们刚进山寨,见到的却是江小黑在山寨的大院里抱着个布偶,嘴里哭哭唧唧的喊着:“哥哥啊,嫂子啊,你们啊!”

    “别喊了行么?算我求你了,你哥哥嫂子不都给你了么,你还抱的那么紧。”刘老四劝说着冢虎。

    冢虎似乎平静了,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布偶,擦了擦没有泪水的脸,说道:“哎,世事难料啊,我的哥哥就这样与嫂子去了。”

    “他们去哪了?”

    “我哥哥丢了,我嫂子改嫁了。”

    我听了心里就乐,这个王八蛋又回来犯精神病了。我在山寨门口就喊:“冢虎,你说你哥哥丢哪去了?”

    “我哥哥丢……不知道。”

    “你嫂子改嫁了那算是不贞洁啊。”伍术道。

    冢虎点头道:“他么的,臭女人,改嫁给别人,还不如跟我呢,早晚有天我得带她去好好学学,什么叫做贞洁。”

    “看来你这回的气色不错啊,居然没有犯病。”我说。

    冢虎满脸怒气的走到我身边,半天没说话,最后才说道:“上回在你们这里,我不知道被谁打昏了,是不是你啊?”

    我感觉脸上有点热,便道:“可能,或者不是我。不过让我知道是谁打了你,我肯定帮你收拾他。”

    “哥哥啊,嫂子啊,你们啊!”冢虎又开始了。

    我又松了口气,这刚回来,伍术身上还背着口黑锅呢,这又碰上了冢虎,好在他病没好,不然那点事儿还搞不定了。

    半夜,伍术跑到我房间里来,说:“小牤,大黑锅哪去了?”

    “不是你背的么,怎么能找我?”我说。

    伍术挠着头,很无辜的说道:“现在是不见了,难道又是冢虎?”

    “那你去问他啊,我哪知道,我现在可不敢惹他,怕他再想起来我打他的事儿。”我说。

    伍术噗嗤笑了出来,可就在此时,我们听见有人在山寨里不知道在敲什么,叮叮咣咣的。

    我就知道又是冢虎闹妖,出了房间,发现他手里拎着根破木头,狠狠的敲着黑锅,嘈杂的声音已经将山寨里的人全部打醒,大家伙纷纷出来。

    “这是干什么啊,大半夜的,让不让睡觉了。”大部分的黄巾士兵说道。

    冢虎边敲边跳,口中还嘀咕着:“什么鬼,什么鬼,什么鬼?”

    “砰砰!”

    “鬼你大爷!”黄毛强抬手就是一掌,冢虎当场晕倒,黑锅落地,有只红鞋从里便弹了出来。随后好像是长了腿似得,绕着山寨跑了两圈不见了。

    “又是那只红鞋?”

    小果子道:“这是左脚的。”

    “右脚的呢?”

    “被我们烧了不是。”

    阿采的手快,飞镖好像闪电般打出去,正穿过那只鞋的中央,将鞋子钉在了木桩上。

    当我们刚要去取鞋子的时候,阿采的飞镖自动飞出,鞋子落地,跳出了山寨的栅栏。

    “奔庙里去了,我们追。”有的士兵喊道。

    我说:“大家伙都回去,黄毛强你在这里看着冢虎,我们去追。”

    刘老四伍术他们跟着我追着红鞋去,直追到庙中,我们刚刚推开庙门,发现里边所有的牌位散落下来,香炉的也被砸成了两节。

    “我的天,这是要翻天啊。”我说道。

    伍术道:“上回我弄完了,给他恢复了,难道是白仙跟灰仙干上了?”

    “砰砰!”红鞋飞上了房梁,开始悠闲自得的在上边跳了起来。

    “真是见鬼了,自己跑!”

    小果子在后边咳着追了过来:“你们怎么不等我?”

    “没打算让你来!”

    “那鞋没有鬼,我什么都看不见。”小果子道。

    他这么说我们就更加纳闷了,这是什么情况,没有鬼自己就跑了?

    “是灰仙向我们报复呢,上回没打过我,这回还要跟我抢庙,真是疯了它们。”倒霉的伍术又被白仙上了身。

    我紧接着问道:“那你们之间的事儿,我是搀和还是不搀和呢?”

    “你能搀和的了么?”白仙借着伍术身体说完后,又喊道:“你们只要从现在起,日后不再闹腾,老子答应你给你腾个地方,下来吧。”

    “吱吱!”

    “大爷的,就这道行还来这里装,就是不想伤害它,不然早就把它变成老鼠干了。”白仙说:“你们走吧,这里的事儿我来解决,回头鞋子还给你。”

    他说完话,便立刻离开了伍术的身体。

    伍术抱着脑袋苦道:“白大爷,你完事了我高低把你们的牌位好好的加工,求你别再上我身了。”

    当晚,庙里白光灰光冲天,片刻后清净了下来,伍术连夜为那些个仙家雕刻了几个青石牌位,用红漆书写了他们的名字。

    冢虎依旧蹲在木桩上,念叨着自己的哥哥嫂子,反复着他后边的话。

    我也是无语了,直到天亮,他才睡了会儿。

    临近正午,冢虎拉着黄毛强的耳朵吵闹:“昨天就是你打的我,说说怎么补偿我吧。”

    黄毛强满脸的尴尬,我上前解围道:“你不要怪他,他也是不得以啊。”

    “恩,我看出来了,不过我要罚他叫我声大爷。”

    “哎,你大爷的。”黄毛强说道。

    本以为冢虎会发火,没想到他却高兴的不得了,拉着我的手说道:“这回你们找我来,我已经找到了几个好地方,不过这回你们得给钱了,我可不能总没有收获。”

    “上回不是给你个枕头么?”我说。

    冢虎道:“枕头不是被你们派人抢回去了么?”

    “我们也没人跟你抢啊?”

    “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我再次长出口气,这样的人才,我恨不得养着他。

    冢虎从怀中翻出几张麻纸,边解释着边指给我看。

    “这是坐拥千两黄金的大财主家的祖坟,想来宝贝不少。”

    “太少,不要。”

    冢虎将纸张搓成团,扔到了旁边。

    “这是楚地大墓,绝对有好东西,这户人家当年是半王家族。”

    “半王是什么?”

    冢虎道:“就是接近王族。”

    “不要,不会有什么好东西。”

    随即,冢虎咧开大嘴,诡异的笑道:“前边的两个都是免费的,下边的可都是要付钱的。”

    “不是后付钱么,再卖货的时候,带着你去,到时候直接给你结算。”我说。

    冢虎点头道:“那样最好,我相信你。”

    “还好你现在正常了,不然的话再多要点东西我还不知道怎么给呢。”

    “这个是英雄墓,里边有不少的旧时装备跟宝器。”

    “不好卖,不要。”

    冢虎接连又说了五六个,都被我过了,其实我想将利益最大化,既然要花钱,不如就来个狠点的。

    冢虎拿着最后那张纸道:“这可是最后一张,如果你们再不要,可就要等下回再找我了。”

    “先说说,这是谁的墓?”我说。

    冢虎道:“恩,这个墓穴我只探出他的大概位置,找起来会有相当的难度。不过,不要想我给你们降价,因为这座墓地的价值,至少是前边所有墓地加一起还多。”

    “哦?”听到这句话我翻到是有了兴趣。

    冢虎道:“这是著名的寡妇清墓地,如果你知道寡妇清的平生,你就应该了解她的墓地里有多少东西了。”

    “又是寡妇?”伍术问道。

    冢虎道:“寡妇怎么了?这可是寡妇的楷模,甚至今后千年万年都要流传咏唱的典范,是我们民族女性贞洁的典范。”

    “别废话,先说她是怎么回事?”我说。

    “你没听说过?”

    “了解的少点,就知道她是个有钱的主。”我说。

    冢虎后来与我们介绍道,寡妇清原来是秦国著名的商人,算是相当成功的女企业家。

    她之所以能够得到如此的成就,完全是因为她成为寡妇之后,为了家业拼命奋斗的结果。

    “当年,秦皇都非常的尊敬她,她可以说是掌控了全国最赚钱的行业,拿到了大笔的财富。”冢虎解释道。

    我立刻兴奋道:“小果子,黑锅里那位是不是要去见见寡妇清?”

    “是吧?”小果子道。

    我又与冢虎道:“就它了,给我们介绍下墓地大概的环境。”

    “恩,寡妇清居住巴蜀之地,但那里山大,路难走,需要过黄河,越秦岭。”

    伍术恼怒,凑到冢虎身旁,非常认真的说道:“亲爱的,先前西施范蠡的墓就被你搞的晕头转向,这回又来个要过秦岭黄河的,这得多长时间?”

    “多长时间跟我没关系,你们要去,这是唯一的路线。”

    我说道:“去,我们去,伍术去准备东西,修整几日立刻出发。”

    阿采道:“带上小果子吧!”

    “当然,不过要为他多准备些药丸,防止他半路犯病。”我说。

    黄毛强道:“这个小孩能行么?”

    “行,到时候你就知道他的厉害了。”阿采道。

    当晚,我们就开始准备,不少的黄巾士兵也帮着忙活。

    剩下的几日时间,我们在自己种的地里收货了不少的菜果,取出些许送进了庙宇,大部分都留下给士兵食用。

    可此时,刘老四从寨子外边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小牤,有几十个汉军上山来了,我们要不要出去迎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