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二七章 背黑锅
    小果子如此说,带着我们从村民的家中出来。临走时小果子试图将那口大黑锅背起来,可怎奈十岁的孩子,这样的大黑锅让他提起来也是十分的费力。

    伍术自然接受了这个活,用两根绳子绑着,将黑锅背在自己的身后。

    阿采见到便笑:“看你这个样子,倒像是个烧火做饭的。”

    “做饭不至于,估计我这一世英名就要毁于此锅之上。”

    伍术说完后,大家伙纷纷发笑。

    我们被小果子带到河滩附近,小孩子从村里出来就始终没有收回他的能力,那双眼睛在银色的月光下显得格外鲜红。

    “就在前边了,不过我们要在天亮之前,找到他们的下落,不然的话还要麻烦。”小果子说道。

    我们三个人,在小果子的指引下,整晚在河滩附近转悠,加上他的能力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那片树林。

    小果子站在树林外边,向里边不停的说着话,但多是问问对方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在这里选择自杀等等。

    我问小果子:“你好像是在跟很多人说话啊?”

    小果子的脸色十分难看,骂道:“该死的那群王八蛋,整个村子的女人都在这里了,强迫了人家,还让人家殉命于此。”

    “这么伤天害理,真该天打五雷轰,炸死这帮畜生。”阿采骂道,她似乎站在女人的角度上想的更加深刻些。

    我说道:“那么说,这些女人的尸体都在树林里?”

    “对,不过这两块石头应该是河滩上的东西,恐怕河滩上还有人,就是我们没找到罢了。”小果子说着,蹲了下去,又开始与树林里的东西说话。

    片刻后,他与我们说:“进去吧,他们说除了孙家寡妇,其他人都在这里。”

    我们点了火把,进到树林后,整个场面让我们毛骨悚然。

    全村几十口子的人,各个身穿白色内衬,用长长的绳子挂在树杈之上,将自己的脖颈套在其中。

    放眼望去,宛如墓地中随风摇摆的风铃,每具尸体都满面的狰狞与怨恨。

    “我的天,太惨了。”阿采不忍直视。

    我与伍术道:“走吧,把她们都放下来,准备就地葬下吧。”

    伍术答应了,在树林里找了地方开始挖坑。这若是别人,恐怕天亮前是没有办法将几十个坟坑挖出来的。

    但这是伍术,他用他最新发明的铲子,可以超过原来挖坑速度的几倍,所以几十个坑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阿采用飞镖去切断绳子,我在下边接着这些尸体。

    不过对于尸体来说,还真是死沉死沉的,半点不虚,可我每放下具尸体,她的舌头都会伸出老长。

    多亏我有多年的盗墓经验,不然的话,就这根舌头也能将我吓个半死。

    但那很奇怪的是,这几十具尸体都很正常的表现,偏偏是有那么个,居然连个舌头都不伸出来,两只眼睛怒怒的盯着前方。

    “小牤哥,别动她。”小果子说道。

    但此时已经晚了,我已经将这具尸体抱在了怀中,准备往伍叔那边送去。听到小果子喊道,我立刻松手,尸体滚落在地面上。

    “怎么回事别动她?”我问道。

    小果子说道:“她不是这村子里的人,只是路过,所以怨气很大。”

    “怨气很大?”我问道。

    小果子道:“这就很有可能,她会变成大僵尸,我们必须想办法收了她。”

    “那就是先烧了她,才能解决问题。”我说。

    小果子轻轻的嗯了声。

    我喊过来伍术,我们两个人在林子外边的河滩上架起了高高的柴禾垛子,将两三具看上去有问题的尸体放了上去,一把火烧了去。

    之后将他们的尸骨分别捡入了伍术做好的木盒里,下了葬。

    当晚,我们将几十具尸首全部搞定,但可惜的是,由于我们的疏忽,有具尸体已经变成了僵尸,在我们不注意的时候,跑了出去。

    我还是头回见到跑的这么快的僵尸,别看他是跳,那跳出去的距离就够我们追上个几十步的。

    “坏了,跑了个,不知道哪个村子要倒霉了。”我说道。

    小果子道:“还是先把河滩的那个解决了吧,回头再去找她,反正也追不上。”

    到底是个孩子,根本就顾忌不到后边的事情,但我们又没奈何,只得听他的。

    小果子用两颗石子在河滩上挨个地方碰,直到他的两颗石子碰出了火花之后,这才看见他向我们招手。

    “小牤哥,在这里。”

    我问道伍术:“有没有多挖两个坟头?”

    “还剩一个,就是刚才跑掉的那个僵尸的。”伍术说道。

    我说:“那就先用那个,把这个女人的尸体放进去。”

    我们在小果子所说的地方找到了只红色的鞋,但并未见到任何尸体。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道。

    小果子道:“我也说不清楚,他就说在这里,我就来了。”

    “你再问问她,怎么回事,咱们是来帮助她们的,不碍事。”我说。

    小果子点头,又嘀咕了半天,最后才垂头丧气道:“她说这只鞋就是她,她的尸体被那些混蛋切成了几块,喂鱼了。”

    “我他么的,这么变态,这些人神经病啊。”我骂道。

    伍术说道:“他们到底什么人,这么猖狂?”

    “她说是什么赵地团伙来着。”小果子说到这里,我似乎可以判断出他们到底是谁了。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忽然间发现阿采不见了,刚刚找到的那双红鞋也没了。

    “坏了,阿采!”我说。

    小果子急忙嘀咕了几句,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该是没得到任何的回答。

    “就说这是个陷阱,到底是中招了,快点找。”我说道。

    我拉着小果子,伍术单独分开,找遍了整个河滩,也没有发现阿采的身影。

    我们再次回到树林,只有那些白色的布带子在树杈上飘来飘去。

    “还能去哪呢?”小果子说。

    伍术也翻了合计,绕着林子转了两圈,没有半点发现。

    我说:“去墓地,看看他们有没有在墓地里。”

    就在刚才逃走那只僵尸的坟坑里,我们发现阿采躺在其中,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天空,口中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立刻跳了进去,上下打量了翻阿采,发现她的脚上就穿着那只红色的鞋。

    我试图将鞋子给她脱下来,可感觉这鞋子很紧,不管我如何拉扯,就是没有反应。

    此时我的耳边传来声音:“亲我一口,抱抱我,我好空虚。”

    我回头看阿采那张脸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坐了起来,诡笑的有些发冷。

    “你要干什么?”我不由自主的问道,感觉自己要有所变故。

    阿采很自然的将那张朱唇靠近了我,我也不自然的伸出双手去搂抱她。

    “小牤,小心她的手。”伍术说着,从坟坑上边扔下块大石头,砸在了她的手上,匕首咣啷掉在地上。

    我立刻起身,盯着她看着,发现她已经站起身子,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我的腰。

    我抬腿便踢,阿采连连后退,坐在了地上,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脑袋撞到了石头,还是石头撞到了她的脑袋。

    此时她已经昏死过去,我咬紧牙关,冲过去将她脚上的那只红鞋硬生生的扯了下来,用断剑将其劈成两节。

    只见到从红鞋中出现个非常妖艳的女子容貌,发出阵阵的诡笑声离开了,随后又出现个忠厚老实的面容,向我们鞠躬,钻进了伍术背的那口黑锅中。

    “这都是什么情况?”我说。

    小果子道:“我也不清楚,不过我感觉这件事情算是结果了。”

    “你再问问刚才那位,敲敲黑锅。”我说。

    小果子问过后,向我们说明了情况。

    原来,这只鞋子有过两个主人,是他的丈夫从城里边带回来的,说是鞋子是捡来的。

    没想到,女人穿上这个鞋子之后,她丈夫就死了,她也就成了村里的第一个寡妇,而从那以后,整个村子好像是中了邪似得,所有的男人,在三年之内,死的干干净净。

    而穿着这只鞋的女人,却因为被外村人灌了迷.魂.药,发生了不贞洁的事情,被村里人活活的用唾沫淹死了。

    开始出现的那个妖艳的女人,就是鞋子的原始主人,而后边的那位就是被村里人折磨死的女人,也就是在黑锅里藏着的那位。

    我说:“你没有问问她到底要跟着咱们做什么?”

    “她说她要证明自己的贞洁,她当初的事情完全是被人陷害,她想找到自己的容身之所,不想跟那些村里人埋在一起。”

    听了小果子的解释我真是哭笑不得,先是为这个女人的遭遇感到同情,后是感觉整个村子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因为那只鞋子引起的。

    “埋了吧,把鞋子埋了。”我说。

    阿采被伍术拉上了坟坑,坐在地上喘息着。

    伍术扔了根火把进了坟坑,将红鞋烧成了灰,我们将土填上。

    再为这些坟头的主人做了些供养之后,我们准备启程,路上我还问了阿采当时是什么感觉。

    她说她感觉自己变成了非常美丽的女人,所有的男人见到都很喜欢。

    我们都笑了,但是伍术背的黑锅里,似乎带走了什么东西,但我们一直没有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