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二六章 寡妇村的悲哀
    我见小果子说着话就定住了,用手拼命的捂住自己的脑袋,口中不停的嘟囔着。

    “你是想用阴阳眼看看?”我试着问了下。

    小果子显得十分难受,抱着脑袋说道:“不想看也已经看到了。”

    他猛地抬头,赤红的眼球在四处打探。

    片刻,他的脸色大变,作为十岁的孩子,而且经常与鬼打交道,能够被惊到如此地步也算是很不正常的事情了。

    小果子道:“从村口道村中,到处都是,到处都是。”说着话他蹲在了地上,开始不停的打滚。

    大概是他先前的旧伤没有复原,阿采立刻给他吃上了两颗药丸,并说道:“你先不要用阴阳眼了,现在最主要的是好好的恢复身体。”

    “不用了,不用了,太疼了。”他说着,脸上已然露出了疲态,眼球上的血丝渐渐的消退。

    我们在村外休息了片刻,见到小果子稍有恢复,我问了句:“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说不清楚,很多的女人,她们都在村里漫无目的的乱走,我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回事。”小果子说着又消沉了下去,身体显得虚弱到了极点。

    “阿采,你在这里看着小果子,我跟伍术进村看看。”

    说起来我也不想管闲事,我们完全可以从村外绕过,只不过我们要多走上几日的路程。

    但我鬼使神差的拉着伍术进了村子,进村之后,我们挨家挨户的看,令我们感到奇怪的是,整个村子不下二三十家的住户,居然没有发现半个活人。

    伍术大脑袋咕噜噜的左右看着,问我是不是要撬开几家门去看看。

    我告诉他,全村的门都没有上锁,要进去看可以随时。

    在我们两个人统一了意见之后,选择了几家,进去之后发现屋里没有任何生机,但放在厨房的食物还没有发霉,看上去不过是几天的样子。

    “怪了,食物还在,看样子这里的人不过是离开几日。”我说道。

    伍术转出厨房进了房间,片刻出来道:“小牤,这里边有打斗的痕迹,你看屋里的东西很乱。”

    我进屋看的时候,两把椅子被掀翻在地,木床上的帘帐被拉下,其中有半被扯断,而且床上的被褥也显得很乱。

    “这里真是发生过争斗,我们再去别的家看看。”

    我们连续走了几家,家家的状况几乎相似,难道这里被土匪打劫了?

    但我们绕过村里的道路后,在村尾的小河边,发现了大量的女子的衣物,还有散落的些许挂坠发簪之类的东西。

    “这是什么情况,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伍术道。

    我说:“看样子小果子说得不错,整个村子该是发生了生死大劫啊。”

    “那现在怎么办?”

    “回去看看小果子怎么样了,实在不行我们就绕行,不在这里扯淡。”

    我们回到阿采身边,发现她正与位山中的猎人说话,见到我们回来后,猎人挑着两只野兔迅速跑开了。

    我问阿采怎么回事的时候,阿采向我们说明了村里的情况。

    我们所在的这个叫做山亭村,也是方圆几十里著名的寡妇村。

    村里的男人全都死光,剩下了全村几十口子的寡妇,就在前不久,不知从哪来了百十几来号的人,进村就开始抢东西,村里的女人也没有逃过他们的色心。

    “那后来呢,怎么村里的人都不见了?”我问道。

    阿采说:“那个人没说,估计是都逃走了吧?”

    “不可能,他们应该都死了。”小果子道。

    我听到这样的话也不感觉到意外,毕竟是他们的行踪无法确定,小果子见到的那些人也未必是假的。

    所以我决定晚上再进村看看,毕竟很多时候,到了晚上正常人也能见到白天阴阳人才能见到的东西。

    我跟伍术等到黄昏之后,点好了火把向村里去,进了村之后发现有几家的院子里居然升起了炊烟,还有咕嘟咕嘟煮水的声音。

    “过去看看,小心点。”我说道。

    伍术走在前头,轻轻的推开了门,我们见到院落中有个火炉,火炉上放着口大锅,锅里边装满了水,煮着块黑漆漆的石块。

    石块在水中发出浓郁的臭气,又有种很怪的药味。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发现房间里居然有人在,这是我们白天根本就没有见到的。

    伍术打着火把凑近房门,试探性的问了句:“屋里有人没有?”

    房间里没有人回答,我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发现屋里的摆设没有任何变化。

    但在帘帐后边坐着个大肚子的女人,手里捧着个大盆,在大口大口的喝水。

    “大姐,您在?”我想问些什么,可女人将大盆里的水瞬间喝光。

    女人将挺着大肚子,似乎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晃晃悠悠的走出房间,到那烧开的大锅旁,取出整盆的开水,又回到了床上。

    她接二连三的喝了不下五六盆的水,直到将大锅里的水全都喝光,口中才嘀咕道:“孽种,就不信喝不死你。”

    “小牤,你说她是人是鬼?”伍术问道。

    我说:“我们能见到的,恐怕是人吧。”

    “现在可是晚上啊!”

    “那是鬼?”

    其实,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我也没有了主意,毕竟在墓地里走的时间久了,对鬼怪之类的东西见怪不怪,可真的碰上,作为个正常的人难免还会顾忌。

    女人说完话,就开始在地上跳起舞来,口中不知道哼唱着哪门子稀奇古怪的歌曲。

    我将腰间的断剑拔出,进了房间,压低了声音问道:“大姐,你这是做什么呢?”

    她似乎还没有发觉我们的存在,依然在盲目的舞蹈歌唱。

    伍术急了,抄出柴刀,准备用手去拉那个女人,可当他的手快要接近女人的时候,我发现他反倒是扑了个空。

    “是鬼!”我喊道。

    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女人已经在院子里不停的跳舞,没多久她用手狠狠的向自己的肚子上戳了进去,血淋淋的挖出个还未成型的胎盘。

    “小畜生,终于把你拿出来了,你这个匪盗的野种,毁了我的贞洁,毁了我作为寡妇的青白。”女人将胎盘狠狠的摔在地上。

    胎盘落地后,居然出现了大概十岁左右男孩的影子,我定睛看去,让我大吃一惊。

    “小果子?”伍术也傻住了。

    “这怎么回事?”我说道,可那女人扭过头来看我的时候,我才看出他的面容,居然是阿采。

    伍术慌了,立刻喊道:“阿采,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果子,你?”我说道。

    我们两个人合力,准备将两个人分开,可我们刚到阿采跟小果子身边的时候,却只发现刚才的那口大黑锅,炉灶不见了,而在黑锅里边只有两块黑乎乎的石头。

    直到这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脑袋很疼,倒在地上打滚。

    等我再张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阿采跟小果子在我身边,天色已然大亮。

    “你们?”我想说阿采与小果子是鬼,可伍术立刻凑到我身边。

    “小牤,你昨天晚上怎么了?刚进房间就昏过去了,我费了老大的劲才把你抬了出来。”伍术说。

    我这个时候才感觉到自己该是撞邪了,根本就没有跟伍术干那么多的事儿。

    回头我与他们说了我见到的东西,伍术与阿采都笑了起来,只有小果子再仔细的听着。

    片刻后,小果子道:“我感觉应该有东西就在我们身旁,不然的话怎么能变成我们的样子来迷惑你。”

    “你可别想再用眼睛,我们今天晚上再去次,这回我得好好准备准备,非得把村里的事儿搞明白。”

    我发自内心的不想搀和这里的事儿,但就是有种暗暗的力量推着我不干不行。

    阿采道:“我这里有些符咒或许能够派上用场。”

    我对阿采的符咒从来就是认为很管用,不过是她的能力有些差劲罢了,我从她的口中学了口诀,白天就进了村,挨家将符咒贴好。

    晚上,我们再次进入村子,还是先前我见到的那个房间,那个人,但这回伍术却很利落的将符咒贴在了那口大黑锅上,我们面前的东西即刻消失。

    “原来症结就在这口锅上。”我说道。

    此时,阿采带着小果子过来找我们,我还以为他们依然是幻觉。我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根,很疼。

    “你们怎么来了?”我问道。

    阿采道:“小果子说你们搞不定,他需要跟这些大姐沟通下,或许找到症结我们就可以解决这里的事情。”

    “那样也好,可是我们已经用符咒把他们压住了。”伍术道。

    小果子说:“好办,如果揭了符咒怕是他们会恼怒,对我们不利,我就这样问他们,等我们帮他们把事情搞定了,再放他们出来也不迟。”

    我将大黑锅摆在小果子面前,这回他先吃了两粒药丸,赤红的眼睛出现,并开始与黑锅里边的大姐交涉。

    不知道他们说了多久,我们发现大黑锅的颜色变得淡了,里边的两块石头自己跳了出来,被小果子攥在手中。

    “完事儿了?”我问道。

    小果子点了点头:“不过我们要帮她们把事情搞定才行。”

    “去哪?”

    “去找找这两个石子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