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二四章 白发少年
    我立刻将阿采口中的麻布扯了下来,刚要帮她解开绳子,却感觉黑影又向我冲来。

    此时,伍术在门口喊道:“小牤,不好了,有人围过来了。”

    “大爷的,这才刚进城,就这么多的虾兵蟹将来找茬。”

    阿采道:“他们都是亡命徒,千万小心。”

    “小子,去死吧,既然你们拿不出东西,我也没有办法。”黑影终于露出了他的面容,脸上至少有两处刀疤,那条长的直接从太阳穴扯到嘴角。

    我说道:“刀疤脸,你这不问三七二十一上来就动手,总得让我知道知道你们的什么规矩吧。”

    刀疤向门口张望了下,发下那伍术也被他们的人绑了起来,这才与我说道:“那我就告诉你,省的你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伤害我的朋友,不然我不会对你们客气的。”我说道。

    刀疤笑道:“你的手段我知道,待会我家老二来了你就知道为什么要跟你讲规矩了,这个臭丫头,居然还敢把那些东西那我这里来卖。”

    阿采想了半天,才说道:“我们之间的交易都是给你让利的,你可不能不领情啊。”

    “领情,可是你们拿了我家老二拿命换来的东西,你这怎么说?”

    “什么东西?”

    就在他们争吵的时候,从门外大摇大摆的进来个人,我见到此人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原来,来的是独眼龙,郭解墓中,黄毛强拿走了宝剑跟剑谱,估计这两样东西是他们最想要的,想必说我们拿了他们的东西来卖应该是个幌子。

    我心中拿定了主意,决定跟他们好好玩玩。

    独眼龙站到我的面前笑道:“好你们这些人,机关玩儿的挺好,没想到吧,老子还是从里边出来了,要不是你家妹子卖了东西,我还不知道去哪找我们想要的东西呢。”

    “别废话,说你们想干什么吧?”我说。

    独眼龙道:“别在这里跟我们装糊涂,你们从郭解墓里边拿走了什么不知道么?”

    “我们什么都没拿啊,拿出来的东西都卖给你们了。”我装糊涂。

    独眼龙背着手道:“既然你们不承认,那我就想法子让你们说出来东西的下落。”

    刀疤也凑到我跟前道:“都是干这行当的,别跟我们耍诈,小心我们东西不要了,跟你们玩命。”

    “那就试试吧。”我与阿采递了个眼色。

    阿采早就将捆绑着她的绳索解开,这个丫头有这样的能力,其实是我在万骨枯的时候就知道的。

    我的断剑已经架在了独眼龙的脖颈,阿采的匕首也顶在了刀疤的腰间。

    “放了我们的人,不然的话我们就拼个你死我活,你们的东西也别想要了。”我接着道:“其实算起来,赔本的是你们,我们无非就是几条命,都是亡命徒怕什么?”

    听到我这样说,独眼龙愣住了,轻声道:“真有你们的,既然是这样,我们就有必要好好的较量下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只感觉手里的断剑被一股子特别强大的力量推开,而阿采手里的匕首也被踢飞。

    我真没有想到这些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出手稳准快狠,从我用了这把断剑之后,还真就没有人能从我的手里将断剑打掉。

    这独眼龙还真是头个,但奇怪的是,断剑好像是有了灵力,自己又飞到了我的手中。

    这样的事情,让独眼龙也大为惊诧,张着大嘴顿了半天才说话道:“你会玄术?”

    “恩,我想你该早就知道,所以我劝你们不要跟我们为难,再有既然我们都无法制服对方,不如就坐下来好好的说说,这件事情怎么办?”我说道。

    独眼龙笑道:“也好,既然都是同行,我们就坐下好好说说。”

    我们双方僵持不下,谁也不愿意这样的耗着,只得坐下来谈,但是谈的也无非是各式各样的利益的问题。

    我让阿采将墓地里搞到的发簪拿了出来,与独眼龙道:“这个东西你们给个价吧。”

    “哦?我们宝剑的事儿还没说完,就要谈这笔交易?”独眼龙道。

    我说道:“你先看看,如果你给的好,我会让给你更大的利益,或许比那宝剑更好。”

    “哦?这么说宝剑真的在你们那里?”独眼龙道。

    我说:“真的在,不过已经卖到了汉中,想要拿回来是不可能了,这簪子你们给个良心价。”

    独眼龙将发簪放在手里反复的看着,最后说道:“粮食满配十车,外加生活用品满配三车。”

    “恩,还算合理。”我随后道:“我们要换成银子,还有,你们还要帮我个忙。”

    “哈哈,小子,你狮子大开口啊,给了这么好的价格,还要我们帮你们忙?”独眼龙道。

    我说:“这个忙你们不亏,我会告诉你们个大墓,而且我们需要帮助的只是个小忙。”

    随后我将西子湖畔的大墓跟他们说了,这也是我有意的要骗他们,先前我就计划好的,这些人如此纠结宝剑跟郭解墓,就证明西子湖大墓就不是他们搞的。

    不过,为了让他们相信那里的大墓,我只能将那里说得云里雾里的,这样来,会增加事情的可信度。

    独眼龙让刀疤找了个探墓的先生,他用几根草棍摆了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图形,半天后回头告诉独眼龙我们所说的有六成以上的可信度。

    常理说来,寻找墓穴有了这样的可信度就完全是真的了。

    独眼龙道:“好,既然你们送出这样的大礼我们也不跟你客气了,先说你们要找什么人?”

    “我要找徐瘸子。”阿采说。

    可是,这些人听到这个名字,全都愣住了,他们扭头看去阿采,那种诧异的眼神告诉我这个徐瘸子绝对是有背景的人。

    “你认识他?”独眼龙问道。

    阿采点头道:“他是我的手下,我要见他。”

    “恩?”独眼龙有凑近一步,俯下身子与阿采道:“你是汉中来的?”

    阿采从怀中翻出块木牌,独眼龙见了就傻住了,刀疤也愣住了。

    半天,刀疤说:“好,你们等着,我这就去帮你找他。”

    阿采那块木牌,到后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不过我只感觉它应该是汉中势力的象征,而独眼龙与刀疤他们很可能跟汉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他们的古董店耽搁了两日的时间,我们见到了阿采说的徐瘸子,两个人说了老半天的话,刀疤跟独眼龙付给了我们银子,送我们出了城。

    阿采与我说道:“我们要找的那个人就在距离县城不远的村子里。”

    我们临走的时候,从城里的药店买了些药材,花了不少的银子。伍术也买了很多制作机关的器具,用木板车推着。

    出城之后,大概是五六里路的远近,我们见到了个小村子,村口有棵大树,村里的道路都是用青砖铺成的。

    进了村后,阿采数到第三家,她敲开了房门。

    开门的是位中年妇女,见到阿采之后愣了半天才说话:“这位姑娘是?”

    “哦,我是来找小果子的。”阿采道。

    女人听到这个,显得十分的慌张,随后道:“我们家没有这个人,你们走错了吧。”

    阿采向我们摆手,伍术将整车的药材推了过去。

    阿采道:“这是我们的诚意跟心意,请你们务必收下。”

    “你们这是干什么,告诉你们没有这个人就是没有。”说话间女人便慌忙关门。

    伍术拎着小铲子冲了过去,速度极快的将门前的那个横梁顶住,顺手将上边的那个开关拆了下来。

    “你们家机关还不少啊,不过看起来也不过如此。”伍术道。

    我凑过去说道:“这位大姐,我们就是有些事情想问问小果子,再说我们是徐大叔朋友,是他告诉我们,这才找到这里的。”

    “徐瘸子?那个王八蛋还有脸让人来找,上回他让小果子办事,连个屁都没有就滚了,这回还有脸让人来?”

    “你看,照你这么说小果子一定在家,这些药材都是用来给他补身子的,还有后边的那些东西都是给他提升机关用的。”我说。

    女人不断叹气道:“好吧,既然你们这样诚心,我也就不跟你们折腾了。”

    “谁说我的机关不行的?”从院中走出位满头白发的少年,身子看起来十分的虚弱,边走边咳。

    我低声问道:“这位就是小果子?”

    女人点头,伍术上前道:“小伙子,你别动,我现在说说你院子里边有多少的机关。”

    “恩?这么厉害?”

    随后伍术将院落中的机关一一说出,足有十几处之多,随后他将门口挡路的几个关键的机关开关拆掉,将自己的车子推进了院落。

    “这是什么?”

    “哗啦!”整车的机关零件散落满地。

    “这些东西,足以将你家的机关质量提升几倍,而且可以让所有不知道机关的人都进不来。”伍术道。

    小果子咧嘴笑道:“真的假的?我不信你能做出这么多的机关。”

    伍术道:“这所有的零件是用来制作联动机关的,做好后,你的院子将会是个整体,只要机关有单点触动,就绝对没法子解开,除非切断联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