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二三章 墓气之说
    黄毛强用自己的宝剑将男尸下的玉枕挑出,当玉枕刚刚出了琉璃棺,伍术被那根极细的丝线拉倒,摔了个趔趄,而刘老四手里的石柱被棺盖撞了个粉碎。

    眼看黄毛强的宝剑要被留在棺材中,他将玉枕抛了回来,单剑反挑,巨大的粉碎声响起,棺材盖子被他手里的宝剑切成了两块。

    随之,棺木中的两具尸骨发生了变化,他们的身体慢慢的鼓起,渐渐的成了人形,发出阵阵的吼声,要向棺材外侧来。

    “快走,这里不能耽搁,两个粽子要起来了。”我说。

    伍术拉起了阿采先冲了出去,刘老四将玉枕装好,我们沿着来时的盗洞跑了出去,直跑到湖边,发现渔夫在那里等着我们。

    “怎么样没骗你们吧,我不是说谎的人。”渔夫道。

    我们绕过渔夫就跑,刘老四喊道:“后边有个更值钱的东西,他归你了。”

    渔夫正纳闷呢,盗洞里钻出的两个粽子已经冲到渔夫跟前,将他从中间拆开,分成两半。

    但奇怪的是,两个粽子追我们到西子湖畔的时候,居然停下了脚步,向天低吼了两声,坐着渔夫的船,向湖心划去。

    我们看了半天,也没见到他们有回来的意思。

    “这他么的是真正的西施范蠡墓,只可惜,就弄个破枕头出来。”我的心里很不舒服,但无奈,偌大个墓穴,被人连盗两回,就是再有东西也剩不下多少了。

    辗转整年的时间,我们基本上是无功而返,无奈下,半路的时候我们便将玉枕卖了出去,好在阿采懂行,卖了个高价,在广宗城我们收购了几大车的粮食跟日用品,拉着向山寨去。

    回到山寨后,老兵告诉我,有些士兵因为受不了山寨的生活,已经拿了东西回老家去了,我问他山上还剩多少人的时候,他说只剩下开始的半数。

    我无奈的笑了,半数也得个几百人,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压力也不小。

    虽然这次拿回来的东西不算是少数,怎么都能让这些人吃上个半年以上,可半年后我们还是要断粮。

    黄毛强跑来直接跟我发怒道:“你们等着,我去把冢虎找来,非得劈了他不可。”

    我拦住他道:“不要莽撞,这也不能怪他,毕竟是范蠡的墓穴。再说我们寻找墓穴的方式似乎有点问题。”

    “哪有问题,咱们之前找墓不都是找到就进去,出来哪有空着手的。”黄毛强道。

    刘老四凑过来道:“不对,之前我听说有人找墓很多时候是会挑选的,有的时候,他们未必会进墓穴的。”

    “他们凭什么?靠猜?”黄毛强道。

    刘老四摇头道:“我听说是他们会看,观察过后,他们就知道这座墓地有没有他们进去的价值。”

    “还有这样的能人?”我问道。

    刘老四道:“对,绝对是有这样的人,我还听我爷爷说,这样的人找墓穴十分的容易,只不过他们的盗墓手段要比正常人逊色不少,常常会委托别人去。”

    我听了刘老四的话陷入了沉思,其实我想知道是不是有这样牛逼的人物,如果我们能够找到个这样的人,那简直会省下不少的事情。

    我随即道:“你们都想想,之前有没有碰见过这样的人,可以供我们使用的,最好是愿意入伙的,我们这里的人员又齐全。”

    阿采想了半天道:“我感觉开始给伍术哥治病的那个老头,他该懂得这样的方法,作为阴阳眼,不但是能够见到阴间的鬼怪,如果是阴间的住宅好坏,想来对他们来说不是难事。”

    “那老头不是被黄毛强砍了么?”刘老四道。

    黄毛强道:“就那个老头,他就是不死也不能来帮咱们,再说了,咱们从墓地里捞出来的那些东西,都不够给他花的。”

    “说得也是,每回都给他那么多金子。”我忽然间想到阿采曾经跟我说过他认识个这样的人,我看向阿采道:“你好像跟我说过认识个这样的人对么?”

    阿采点头道:“确实如此,不过时间太久了,还真的不知道去哪里找他。听说他那个人很古怪,即便是找到他还不知道能不能跟着来。”

    “没事,我跟你去,就不信请不到他。”我说。

    阿采道:“那个人好像喜欢些机关类的东西,经常会在自己家里弄些机关实验。”

    “这个好办啊,让伍术也跟着去,投其所好,给他弄点好玩的,再加上我们的诚意,我就不信打动不了他。”我扭头去找伍术,可不知道什么时候,伍术不见了。

    黄毛强知道我在找伍术,他伸出双手表示不知道。

    刘老四道:“我去他房间看看。”

    少顷,他又跑了回来:“奇怪了,房间里也没有,士兵们也说没见着。”

    “这个家伙,正用他的时候,怎么就不见了。”我问道。

    阿采猛地一激灵,说道:“坏了,他是不是去找白仙了,庙!”

    我感觉她说得对,拉着身边的几个人向庙里去,进了庙之后发现伍术已经将里边所有的牌位全都打翻在地,供桌上的东西散落的到处都是。

    “你疯了,没事儿惹那些白仙儿干什么?”我问道。

    伍术道:“路上的时候差点没死了,不都是因为他们总上我的身,如果没有他们上身我也不至于病成那个样子,这些家伙,不能跟他们做朋友。”

    “那你也不能这么做,你可知道这样的话,他们会记仇的,山寨里的老小将来就麻烦了。”我说道。

    黄毛强道:“我说就是,那些白仙也真是不够意思,本来合作的挺好的,谁知道半路能出现这样的事儿。”

    “你们太放肆了,虽然我们感激你们的庙,但这些事情也不能都怪我们啊。”

    我扭头看去,原来是刘老四被白仙上了身。

    “你先不要恼怒,咱们把事情讲清楚了不就好了。”我说。

    伍术凑过来道:“没有你们上身,我的阴气能被用光么?”

    “你懂什么?你身上的阴气也不是因为我们上身才没的,那是另有其人在吸取你的阴气。”

    “什么?另有其人?”伍术问道。

    我说:“你说的是谁?”

    “这个我现在还不太敢确定,但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我们上你们的身就是为了说两句话,不但不会伤到你们的阴阳二气,还能帮助你们平衡身体的阴阳五行。”白仙说。

    伍术笑道:“光凭你一面之词,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你?”白仙顿了半天道:“那好,这次我就亲自出马,非要把你们身边的祸害拽出来,从现在起,你们不要管我在不在,该干什么干什么,我就在你们身边跟着。”

    伍术道:“好,今天我坏了你的庙,如果你能给我个完整的理由,我就给你们摆十天大供。”

    “好,一言为定。”白仙从刘老四的身体离开。

    我们相互看着,都感觉有些奇怪,这好端端的又冒出个隐藏生物。

    我让士兵将庙中的东西复位,可不管他们怎么复位,东西还是原样的落在地上。

    看样子是白仙真的跟伍术较上劲了,我即刻与黄毛强道:“你跟刘老四去找冢虎,再跟他要几个墓地的下落,我带着伍术阿采去找他的朋友。”

    在山寨里停留了大概十几天的样子,我们各自出发,出了山寨后,阿采带着我们向汉中的方向去。

    “我们向汉中去?”我问道。

    阿采道:“不去汉中,半路就拐了。”

    “这趟我们要多久?”伍术道。

    阿采翻了翻白眼:“怎么得十天半个月的,不过我可告诉你,最好提前想好些高难点的机关,我说的那个人对机关可以说是爱的要死。”

    “哈,我给他设计几个机关,让他都没法玩。”伍术明显的自信。

    我们没用上三天的时间,便到了阿采说的那个县城,进了城之后,我们直接被她带到了个古董商店。

    按理讲,这里其实就是个盗墓者跟那些大官头领交换金钱的地方。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进去看看。”阿采将马绑在了门前,独自进了屋子。

    我跟伍术在门口等了半天也没见她出来,我便推门进了去,可等我进了屋子之后,发现阿采已经被人绑了起来,口中塞上了麻布条,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伍术,小心,这间商店有问题。”我顺手将手里的断剑拔出,准备去救阿采。

    可是阿采的眼神直向头上看,我感觉她在向我说着什么,我还没等仰头,就感觉从房梁上跳下个黑影。

    寒光闪过,我只感觉自己的腰间被冰凉的兵器顶住。

    “别动,看来你们是同伙吧,老子正准备派人去找你们呢,没想到你们居然送上门了。”黑影说话道。

    我笑道:“我们认识么?”

    “不用认识,你们拿了不该拿的东西,在我们这行里的行规,要么交出你们得到的东西,要么就要剁掉手脚。”黑影说过后,已经将绳子捆在了我的手腕上。

    我冷笑道:“我看你是想的太多了,既然这样我们真得好好谈谈了。”

    我猛地转身,挥剑劈下,可我见到的是眼前迸射出的火花,黑影却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