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二一章 鬼灵僵民
    没多久伍术慌张的跑出来,贴在我耳边低声道:“小牤,不对劲儿啊,房间里没有床,只有两个大箱子,还有就是那天棚上有个奇怪的图画。”

    我立刻跟着伍术进了正房,仰头看去,那天棚顶部居然雕刻着精致的花纹,与那些棺材盖子中间雕刻的图案无二无别。

    我让伍术打开屋内的大箱子,看看里边到底有什么。

    “小牤,这都是些奇怪的衣物。”伍术说道。

    我跟过去看,里边居然有很多的古里古怪的衣服,每件衣服上都刺绣着碧水青山,水中泛舟,天上飞鸟云集,地上走兽成堆。

    “头领,这样的衣服我曾经在某地的巫师那里见到过,难道这家的主人会巫术?”刘老四道。

    伍术说道:“如果按照小牤的分析,这间正房应该是个棺材模样,那这里边的尸体在哪?”

    “这个说不好,我们还是出去问问这家的主人,或许能知道些信息。”

    我随即出屋,细细的打量了翻那女人,在她的身上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可女人却被我看的有些羞涩道:“你这是干什么?哪有盯着女人这样看的,再说我也是有家室的人,可不能无礼。”

    “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有点事情想问问你,关于房子改造的。”我说。

    中年女人点头道:“说吧,有什么你就问,我能告诉你们的肯定会说。”

    “你们家总共几口人?”我问道。

    “八口,过些日子就又有四口了。”女人想都不想说道。

    我愣住了,无奈道:“你们家那么多人?怎么只有你自己在家?”

    “我们不都在么,你们五个人,加我六个,屋里不是还有两个。”

    女人的目光抛向正房,我回头看了眼,伍术的表情都木了,立刻冲了过来,站在女人面前用手指来回的点了她两下。

    “你怎么算数的,我们这些人都是你们家的么?再说了,屋里也没人啊?那两口人在哪了?”伍术说道。

    我拦住伍术道:“不要跟大姐这样说话,没觉得她说的很对么?”

    其实,这个时候我已经发现女人不对的地方了,她在说话的时候,好像是冥冥之中有什么在控制着她。

    女人随即咧开大嘴笑道:“怎么不是,你们来到我家,就是我们家的上宾,不把你们当做我们家的人,生怕照顾不周啊。”

    “屋里的人呢?”阿采问道。

    女人说道:“一直在那呢,那两个人可是我们勾氏家族的功臣,也是我们的大恩人。”

    我已经猜到是谁了,顺口说道:“西施跟范蠡?”

    “对了,这不是正好八口人么?”女人说完之后,我们全都傻了,包括那勾魂在内,他也不知道女人为什么会这样说。

    我说道:“既然大姐这样说,我们就不要纠结了,还请大姐让我们见见那两位神人吧。”

    女人没有耽搁,带着我们进了屋,用手指着正房的地面上说:“你看他们正在那里躺着呢,等天黑了他们就睡醒了,到时候你们再见。”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那大箱子里的衣服是干什么用的,或许就是她说的那两个人所穿着的。

    但是光她自己也穿不了啊,难道还有个人在这里闹妖?可是,不管我怎么看,这个女人不像是不正常的人。

    这件事情我们几个人纠结到日落西山,当夜风袭来,女人家中的大门被风力狠狠的关死,而女人在此刻却真真的发生了变化。

    女人的行动变得僵硬,不管我们怎么叫她,她根本没有在意我们的存在,只顾着进入了正房,到得房间中,她在房间的地面上缓缓的躺下。

    随即我们被股莫名的力量推出了房间,房门紧紧的关死。

    在房外,我们只能听见房间里的箱子被巨大的力量打开,似乎还有人在里边谈天说话。

    因为正房没有窗户,这也是我们感到十分奇怪的地方,所以我们只有试图将房门打开,看看里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伍术用铲子将房门撬开个缝隙,我们趴在门缝向里边看,里边居然黑的什么都看不到。

    “刘老四,破开房门。”我说道。

    “砰!”刘老四变身后,将房门猛地踢开,我们点了松油棒进了去,发现女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反倒是在房间的角落里坐着两个身影。

    “进去看看。”我们几个人冲到那两个黑影的跟前,用火光照了下,却发现这还是两个如同我们在山洞里见到的那个木雕像一般。

    伍术毫不客气的上前就拉,两个雕像被拉开,最后在他手里的只有两件衣服。

    而此时,在院中却传来那女人的声音:“谁敢动我们的恩人,老娘跟他们拼了。”

    当我们出了房间,发现女人的手中已经紧握两把刀,那双眼睛里直冒火。

    “大姐你这是要做什么?”我问道。

    女人笑道:“你们白天了来了我就知道不怀好意,你可知道你们已经把我们恩人的棺椁打开了,他们会怪罪的。”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们陪葬了?”伍术问道。

    女人说:“那是自然的,你们也不看看房间里可都是我们的人。”

    我们回头看去的时候,房间中已经站满了不下十几副白骨,这白骨与湖中的那些士兵有过之而不及,关键他们的手中各个都拿着锋利的兵刃。

    此刻我只感觉正房的房门有些小了,不然那的话,那些白骨会像潮水般涌将出来,不过即便是这样,没多久我们就被那些白骨包围了起来。

    刘老四抬手便拆散了两三副白骨,可是白骨落地后,又迅速组合起来,攻击力丝毫没有减弱。

    我们只得边打边向大门退去,刘老四奋力将院落的大门撞开,整个人冲了出去。

    但是我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村落中所有正房的房盖自然飞起,从正房中跳出不计其数的白骨,此次的状况要比在船里的那次来的更加可怕。

    “小牤,你们先跑,我断后。”伍术喊道。

    我说:“要走一起走,谁都不能留下。”

    “你们走,我变身了能抵挡住,他们的武器伤不了我。”刘老四喊道。

    可是他的话说错了,没多久他的左肩就被白骨手中的板斧劈开个口子,鲜血直流。

    我推着阿采向山上去,喊道:“谁都不能停下,勾魂要是拖后腿先给他灭了。”

    还好,勾魂跟我们跟的很紧,没有给我们带来太多的麻烦。

    我见到那个女人还站在院落中朝我们大笑。

    伍术喝道:“该死的女人,要是能够等到白天,我非要劈了他。”

    不知道我们这些人为什么脾气变得如此暴躁,想来大概是因为很久的时间才找到两个不着边的范蠡墓地。

    就在我们纠结的时候,黄毛强带着不少的山寨喽啰向我们这边来。

    “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在山后就听见你们这边的喊声震天,还以为你们被军队包围了呢,没想到又是那些白骨兵,看来这满满的都是套路啊。”黄毛强道。

    我说:“不能耽搁了,快点甩掉他们。”

    计划还没想好,从村子里又冲出来大量的村民,为首的是那个女人。

    细看去那些村民各个走路都很僵硬,手中都拎着双武器,将我们这些人围在了当中。

    我真的有些累了,但在这个情况下,我们不能放松,必须想出办法将他们灭掉。

    勾魂此时却说道:“这都是我们勾氏家族的子民,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里的村子会有格外的设计。”

    “你是这里的人,有没有办法干掉他们,即便是我们死了,你们日后也无法控制这些白骨。”我说。

    勾魂道:“那只有到祠堂里试试吧,或许他们会对祖先有所敬畏,会停止进攻的。”

    “好,我们上山寨。”

    我也不知道要不要相信勾魂,不过我从勾魂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似乎对这村里的事情有些意外,还有些不满。

    我们将白骨引导山寨之后,首领将祠堂的大门打开,里边的勾氏族谱却发出金灿灿的光芒,站在山寨院中的村民立刻定住,双膝好像是挂了铅块,噗通跪地。

    “勾氏祖先显灵了。”村民吵嚷着,纷纷磕头。

    而在他们身后的那些白骨也纷纷跪下,可此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跑来大量的白骨,将整个山寨站满,纷纷下跪。

    白骨磕头咔咔直响,村民磕头噗噗冒血。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长出口气,可是没多久我便后悔了,因为他们的祭祀跪拜足足持续了将近半个月,即便是我们想要从他们中间下山,根本就没有出路。

    甚至连只苍蝇都无法飞入飞出,没法子,我们只能另想办法,忽然间我们想起先前进入的那个山洞。

    我们几个人没费力便将伍术开动的那个机关挖开,从瀑布的上游趟着水下了山。

    到山下后,黄毛强放了把火,将那个墓室般的村子烧了,随后我们飞速离去。

    半路伍术问我:“小牤,我们还继续么?”

    “再走最后个,如果再找不到,我们就打道回府,这他大爷的,都快出来一整年了。”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