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二零章 墓村
    首领摇头苦道:“罢了,郭解真是很厉害,他的剑法跟他的剑简直是天降神兵,我们服了。”

    黄毛强主动留下,给这些半死人做了人质,我们带着勾魂绕过他们的山寨,在山寨的后侧发现了不小的山洞,洞口还有几个喽啰把守。

    “前边出了那么大的事儿,你们怎么不去帮忙?”伍术装好人,问道几个喽啰。

    喽啰淡笑:“我们祖上有遗训,就算是天塌下来了,我们这些守墓的绝对不能离开,除非我们死了。”

    “那好,今天开始,你们可以离开了,我们要进去给你们勾氏祖宗打扫房子。”我说。

    阿采听了在身后笑,明明就是来连锅端的,还什么打扫房子。

    两个喽啰见到了勾魂,小心的问了句。

    勾魂点头道:“让他们进去吧,你们也从这里退去吧,首领在前边,你们去搞点吃的。”

    喽啰还真的听勾魂的话,迅速的离开。

    我们进入山洞,下了几十级台阶,勾魂突然说道:“几位英雄,再往下走我可没有进去过,你们带着我也比较累赘,不如就放下我吧。”

    “行,我先宰了你,就不累赘了。”刘老四道。

    勾魂听到此处,还是老实儿的跟我们进了墓地。

    从台阶下来后,勾魂就开始哆哆嗦嗦的,浑身打摆子,起初我以为他是被刘老四掐的狠了,身上有什么地方受伤。

    可是当我问过后,勾魂双手扶着自己的脑袋说:“这个地方我感觉曾经来过,怎么就想不起来了。”

    “别跟我们耍花样,你也见到我们是心狠手辣的人。”伍术说道。

    勾魂摆手道:“没别的意思,我觉得我梦中来过,我也是想让你们尽快的进去,搞定后我们越早离开越好,毕竟这里不是我们这些后辈该来的地方。”

    “那好,你就尽快的回忆,省的我们费事。”我说。

    我们让勾魂尽量的回忆,因为我也在怀疑他是不是在耍诈,所以特地的让伍术在前边开道,找找有没有特殊的机关,可是他转了圈后回来向我摇头。

    我再次问道勾魂:“你可想到了什么?”

    “有,这个山洞应该是直接走到底部,随后我们就可以看到个很大的空间,里边都放着生活的用品,再往下,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勾魂道。

    我看过伍术,伍术摇头道:“我还没走到他说的那么远。”

    “那咱们就下去看,看看到底是不是有那个地方存在。”其实我已经不在乎勾魂跟我们是否耍诈,在山寨的时候,杀了那些喽啰几乎是血洗,也不差这个。

    按照勾魂指引的路线,我们还真的在洞穴的深处发现了个很大的空间,里边陈列着大大小小的木车木马,车上装满了各式各样的木箱子,还有不少的劳作的工具。

    刘老四上前鉴定,说是那些工具的年头也不过是几十年,没有什么价值。

    我这个时候就在怀疑我们所选择的这个地方,或许跟前边的那个墓地差不多,搞不好又是个假的。

    可我们没走多远,勾魂又停住,说道:“再往前,有处小亭子,那是西施范蠡赏景之地。”

    “兄弟,你说什么?赏景?在这个山洞能赏景?”伍术问道。

    勾魂道:“对,我记得那里还有些山水什么的,很美的。”

    “你可别跟我们几个开玩笑,你玩不起。”我说道。

    勾魂摇头:“不会的,除非我记错了,但这只是个梦。”

    我们沿着洞内的道路走了将近半个时辰,还真的找到了他说的那个小亭子,亭子中央确实有两个人在那坐着,我们凑过去看,这两个人不是尸骨,不是人,只不过是两个雕刻的非常逼真的西施范蠡木像。

    我又问勾魂里边还有什么,他却一直在摇头,说不出什么来。

    但是在亭子的对面,却有很大的水流声,我放眼看去,真是个飞下瀑布,落在亭前的水潭中,溅起层层水浪。

    在瀑布两侧的山体上长满了七彩斑斓的花朵,但奇怪的是,从水面向上看去,居然有蓝天白云,阳光照到水潭的表面,彩虹横跨瀑布。

    “小牤哥,这里这么美,难道就只是个地下墓地?”阿采开始怀疑。

    我说:“范蠡是个非常聪明的人,而且是个非常会耍诈的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如果他跟西施的合墓是他亲自设计的,恐怕这个也不是真的,或者……”

    伍术接着道:“或者这个看起来不像是墓地的地方,或许就是墓地。”

    我点头,刘老四立刻问道勾魂:“你说,你们就从来没有见到自己祖先的墓地么?”

    “没有,真的没有进来过,这里的环境都是我在梦里见过的,也只见过那么两次,第一次是进来上香,第二次是从这里走出去办事儿,后边就记不住了。”勾魂说得很诚恳,至少他的眼神很坚毅。

    我笑道:“即便这样我们也不为难他,我想这里的墓室绝对不会在水潭中,我倾向于勾魂的第二个说法,从这里应该还可以走出去。”

    “那能去哪?”

    “真正的墓地,这就是他高明的地方。”我说道。

    阿采说道:“你们看,在水潭旁边真的有条道路通道外边,你们看那些树叶,好像还有风再吹。”

    “那就对了,走我们出去。”我说。

    伍术看着那两个木雕,不知道是不是他心中有所不爽,用手将木雕推倒,我们只听见些许细微的机关声。

    可等我们回头看去的时候,发现刚才的那座亭子坍塌下来,从地下升起个偌大的墓碑,上边雕刻着“回头无路”四个字。

    再看我们来时的路上,已然被黄土填满,所有台阶也塌陷下来。

    “坏了,还真有机关。”伍术叹道。

    我狠狠的瞪了他眼道:“先往前走走看,如果没有出路,待会你自己挖开那些黄土哈。”

    伍术满脸不爽。

    我们绕过水潭,按照阿采说得那条路,真的走了出去,等我们见到天空的时候,发现身后就是那个瀑布的来源,居然是条不小的山间溪水。

    向山下望去,又是个小村落,村里十几间不算小的民房,有的家里已经升起炊烟。

    “这是什么地方?”我问道。

    勾魂道:“这是我们山后的勾家村。”

    “勾家村?”我站在山上向下看去的时候,总觉得这个村子有些奇怪,但还是说不出哪里不对,也只好沿着山路下去,准备进村。

    村口两条大黄狗乱咬,伍术发自内心的恨透了狗这种动物,他拔刀就要劈了那两条狗,可它们都跑掉了。

    “不要追了,咱们先进村看看。”其实我感觉很奇怪,本来是找墓地,居然跑到了村子里,村子还能是墓地?显然是不可能,不过我再想了会儿之后居然很不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不对啊,搞不好这里还真是他么的墓室。”我说。

    伍术道:“小牤你不是醉了吧?谁家墓室放到外边?”

    “范蠡可不是别人,前边的事儿我们吃了他的亏,他能想到让后人帮他做障眼法,就绝对能够想到,把自己的墓地放到不可能的地方。”我说。

    刘老四也愣住了,轻道:“头领说道好像有点道理,可是你看村里的炊烟升起,哪像是什么墓室的样子。”

    这个时候我终于想明白了在山顶的时候,见到这座村子不对劲的地方。

    如果我们把身后的山比做是坟包的话,那么村落便是墓道的入口,若是从地形看去,村落地势非常低,那么他就应该是墓中的一部分。

    看看这些民房的设计,居然是跟墓室没有什么分别。而且,每间民房的正房房顶居然是圆形的隆起,加上长度与比例,那正房就是口棺材。

    我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阿采呆呆的说道:“小牤哥,也亏了你能想到,如果这事儿是真的,恐怕天下间也没谁能够这样设计墓地了。”

    “因为他是范蠡。”我说。

    我们即刻进村,毕竟手里还有个勾魂在,想来他也算得上是村里人崇拜的偶像。

    刘老四道:“待会儿不许耍花招,就跟村民说我们要进去看看,看完就走,如果真的有问题,咱们随机应变,记住现在咱们是绑在一起的同伙。”

    勾魂频频点头,我说道:“知道就好,咱们进去。”

    进了民房后,从院中走出位中年妇女,她手里拎着个水瓢,看到我们便是发呆,但是见到勾魂后,反倒是满脸的喜悦。

    “大善人,你怎么下山了?”女人问道:“这些人是?”

    “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们要进你们家里看看,用不了多久,对咱们村子的民房进行重建改造。”勾魂说。

    女人愣住道:“这样啊,可是咱们的村子是祖宗留下的,谁都不让乱动的,不然的话我们家早就再建个房间了。”

    “没事,这回我做主,把村里的民房全改了,重新翻建。”勾魂还真是有力度。

    女人十分信仰他的话,拉着我们进了院子。

    伍术很专业,与刘老四两个人进了正房,我在外边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