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一八章 勾氏祠堂
    我立刻骂道:“黄毛强你疯了你,留着他还有点用,杀了做什么?”

    “不杀他难解我心头之痕,守墓人不在我们出发的时候跟我们说,偏要等我们进去之后再来害我们,不是我们命大,那些尸虫就能把咱们变成大粪。”黄毛强说道。

    我说:“罢了,人都死了,快点埋了,别让村里的人看出来,咱们先去他家看看有没有什么值得拿的东西吧。”

    “对,反正他家也没有什么人了,他家的那些东西,咱们帮他们拿去做好事吧。”黄毛强说道。

    伍术说道:“如果能找到那座假墓的信息更好,或许我们还能找到真正的越王墓。”

    “先去搜了再说,阿采待会儿在外边守着,有人问起就说老头帮我们采药去了。”我说道。

    阿采点头,我们埋了老头后,进了他家,在他的家中找到了本遗训,还有几张设计图纸,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找到。

    更有意思的是,我们刚给他的那些金子居然没在家里,或许被他转移了。

    此时我有些可怜那个老头,他死了,或许与他有瓜葛的那些人就没有了指望。

    伍术捧着那本设计反复的看,接着频频点头。随后又将设计递给了刘老四,刘老四也看了半天,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事情。

    “走吧,此地不宜久留,把人家的东西还回去,那本遗训给我看看。”

    其实,我也看到了老头的家中,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一穷二白。

    我看过遗训后,才知道老头说的那些忠勇之士是当年越王的贴身护卫,战死后,作为他们战友的老头的祖先,为他们设计了这个水下墓地。

    但是设计的雏形来自于范蠡当年的草图,并且设计的署名都是用的少伯落款。

    我摇头道:“看来这该是范蠡的计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真墓所在。”

    伍术说道:“看来这个人不简单,还能利用士兵的后人为自己服务,将自己的计谋沿用到现在。”

    “说得就是,算了,咱们走吧。”刘老四说道。

    此时黄毛强从村里跑了回来道:“这村里的人,真是给脸不要脸,居然联合起来,准备让咱们交出老头。”

    “不是让阿采拦住他们么,告诉他们老头帮咱们去找药了。”我说。

    黄毛强道:“他们不信,说是老头从来不自己出去找药,他们还在怀疑我们呢。”

    “原来这样,我们从后边走,不要跟他们纠缠,毕竟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凡事要尽快点。”我说。

    黄毛强怒道:“还不如我把他们都杀了。”

    “拉倒吧,你还想屠村儿,我看你是疯了,就算是你是游侠,也不要如此暴躁,今后你得收敛些了。”我数落了黄毛强。

    还别说,他还真的听我的话,我们叫来了阿采后,将房门关上,从后窗跳出,沿着山路迅速的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又在冢虎所划定的区域寻找,将之前找过的地方全部放弃,最后我们圈定了两个地方,我们从中选择了个,打听好了路线直奔那去。

    转眼间,我们从山寨下来已经有半年之久,这是我们有史以来最长的一次长途奔袭,按照我临走时的计算,山寨上的吃喝还能坚持不过七八个月。

    “小牤,我想放弃了,这冢虎有点不靠谱啊。”伍术说道。

    黄毛强道:“等我回去,非要连他都收拾了。”

    “又要杀人?”我说:“人家可是真心帮了咱们,再说那郎中老头死的本来就冤。”

    “谁让他不仁义的,这是我们这行的大忌,该死。”黄毛强似乎很有礼。

    我没有再激化他的思想,只说道:“先不管那些,找到墓穴再说。”

    我们又走了十几天的路程,发现了个巨大的山寨,站在山脚下,仰望半山腰的几个大型建筑,十分的入目。

    “这里搞不好是匪徒存在的地方。”黄毛强说道。

    我说:“我们几个害怕他们劫道的?”

    “那倒是不怕,可是我们身上能够用的东西不多了,所以……”黄毛强笑道。

    伍术也连连称是道:“反正他们的钱财也不是好路来的,跟他们借点也不是什么违背良心的事儿。”

    “那不是又要杀人?”我说。

    刘老四道:“嗨,我们杀的是坏人,怕什么?”

    我们还没有说完后,从山路上下来七八个看似普通百姓打扮的人,各个手里都挽着个破筐,里边装这些食物。

    我感到奇怪,上前问道:“大叔大婶,你们这是上山摘菜了?”

    “你们是什么人?”大叔模样的问道。

    我笑道:“我们就是路过,最近身上的钱又花光了,吃的也没有了,所以想上山挖些野菜,打些野物来吃。”

    “哦!那这山上没有,你们还是去对面的山上吧。”大叔指给我们看。

    我看去,那座山的距离至少要与我们相差两日的路程,我又问道:“难道这里的没有东西?你们手里的又是哪来的?”

    “我们的这些东西可都是山上的那些大善人给的,何况这也不是我们吃的东西,我们是要拿回去上供用的。”大叔说道。

    我问:“你们要拿回去上供?”

    “恩,不跟你们说了,反正这山上你们不要上去,不然的话惹出什么麻烦就不好了。”大叔说完,拉着身后的人向山后的土路走去。

    我起初也感觉到十分的奇怪,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通过他这么说,我反倒是对山上产生了更大的好奇心。

    当我回头的时候,剩下的四个人早就进了山,沿着山路向上。

    我喊道:“你们小心点,人家说上山会惹来麻烦的。”

    “他们不说山上住着大善人么,我们都快饿死了,大善人不会不管的。”伍术说道。

    我们沿着山路,直走到山寨附近,这个时候才发现几个腰间挎着单刀的喽啰。

    “你们几个,干什么的?”喽啰凑到我们身边,上下打量了翻道:“你们不是山下的村民,这里可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快点下山去。”

    “我们是听说你们这里有大善人在,所以才上来看看,我们几个都饿了几天了,这不是上来求大善人给点吃喝。”黄毛强施礼说道。

    喽啰噗嗤笑道:“看你们也不像吃不上饭的人啊,再说这里是勾氏祠堂,是神圣的地方,岂是你们这等外人可以随便上来的。”

    “那我们偏要搞点吃喝怎么办?”黄毛强接着问道。

    喽啰瞪大眼睛,盯着我们,随后打起口哨,眨眼间,我们发现山寨的大门被关紧,在山寨的瞭望塔上站上了几个弓箭手,对准了我们。

    “再给你们说最后一次,你们要是再不走,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我听到这里,反倒是也有些火大,这里怎么如此排外,半点待客之道都没有。

    “让你们说了算的出来跟我说话,别动不动就客气不客气的。”

    “哈哈哈!”几个喽啰笑了起来,随后道:“就你们几个,我们两个人就能拆了你们骨头,还要见我们老大,你是想多了吧?”

    黄毛强的手已经压在了剑柄上,我上前拦住道:“沉住气,能不动手就不动手。”

    “好,既然这样,我们就来打赌,我们打一场,我让你们几个人全上,如果能把我打赢了我们立刻离开,如果我赢了,你们就得让我见老大。”黄毛强真是艺高人胆大,从来就不怕什么人。

    喽啰笑道:“你们也配,不跟你们打,想活命就快点滚。”

    他们说什么我都能忍住,就是这个滚字,反倒是让我火冒三丈,我也没有客气,断剑寒光飘出,那喽啰的单刀已经掉落在地上,连同他的裤带也被切断。

    喽啰傻住了,急忙提着裤子回头看我们:“你们是找事儿,放箭。”

    我们早就预料到他有这手儿,刘老四跟阿采早就站在了瞭望塔下。

    阿采手里的两把匕首早就飞了出去,将两个弓箭手打翻。

    刘老四身体变形,双膀较劲,将瞭望塔连根拔起,撇到一旁,上边的几个士兵都摔的够呛。

    “来人啊,有人攻打山寨了。”此时已经有喽啰跑进了山寨。

    没多久,山寨中有位头领样子的人,带着几十个喽啰冲了出来,将我们围到了中间。

    我说道:“这位是首领吧,我们没有冒犯之意,就是想上来见见大善人。”

    “原来是这样,在下是勾氏祠堂的首领,我叫勾魂。”

    “我噗,哈哈哈!”我们几个人几乎同时笑了出来。

    这个名字有点太吓人,是不是还有叫勾人勾引之类的人。

    “你们不是这里的人,所以你们的行为是很没有礼貌的。”勾魂道。

    我笑道:“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就是多日来没有找到食物,才上来搞点吃的,山下遇见几个村民,他们说山上有大善人,所以我们就来了。”

    “这个请恕我们无能为力,祖训不可违,我们是不会给你们东西的,也不会让你们进入我们山寨的。”勾魂道。

    黄毛强刷的将腰间宝剑拔出,指向勾魂道:“今天就算是我们来抢的吧,给我们备好吃的,不然的话,老子要大开杀戒。”

    “哎呦,郭解剑,看来你还是个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