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一七章 越国忠兵
    我们的船急忙向侧边划去,躲开了大船的水花,那艘大船浮出水面之后,我们可以清楚的见到上边有个十分豪华的船室。

    在游船的甲板上,还有些桌椅,船上打着一条巨大的旗幡。

    “道二十年卧薪尝胆,拜越勾践天下为王!”

    好大的气派,很有震慑力的标语。我心中不禁为这旗幡制造者产生了敬畏之心,想当年越王卧薪尝胆,已然成为了佳话。

    “上船!”我说道。

    伍术几个人没做停留,纷纷上船,随后抛下大绳将我们的船绑上,我也跟了上去。

    到得船上之后,很奇怪的发现这艘从水底升起的大船,居然没有半点的水迹,反而是十分的干燥,虽说有些绿色的苔藓也不足为怪。

    我们进入甲板上的舱室,里边陈列着各式各样的酒杯器具,还有不少的酒缸之类的东西。

    我打开酒缸看去,里边有些水,还有不少的小鱼在里边游来游去。

    伍术从船头走向船尾,用手中的小铲子四处敲打,并没有发现什么新鲜的地方。

    最后他停在船尾的三角形翻板上边,用手轻轻的敲打着那块翻版,向我们喊道:“小牤,这下边应该有东西。”

    “小心点,我们这就过去。”我回头又告诉刘老四:“把能装走的东西都装好,等会我们下去看看什么情况再说。”

    刘老四将那些酒杯器具装进了袋子,有些陶瓷的碗盘也都收好,这些东西虽说卖不上什么大钱,但至少可以维持我们几个人的生计,再回去的路上不至于因为没钱吃饭饿死。

    伍术用手里的铲子将三角形的翻板打开,里边散发出浓浓的潮气,还有奇怪的异香。

    “这是什么香味?”黄毛强连续的抽动了几下鼻子。

    伍术将自己的鼻子捂住道:“小心有毒,这里的机关虽然不多,但个个要命。”

    “我没什么感觉。”黄毛强说道。

    我带好伍术自制的防毒面罩,先凑近那翻板,用手里的松油棒向里边照去。

    看了半天,我也没有发现里边到底是有什么东西,我决定先下去看看。

    还没等我动弹,只感觉手里的松油灯居然被吹来的那股子风熄灭。

    “怪事儿,这个破地方哪来的风?”

    黄毛强用手指沾了些唾沫,在四周比量了下道:“湖面上好像没有什么风?”

    “是船下边来的,等会儿我再点个。”伍术又点了个松油棒递给了我。

    这回松油棒着的很好,我从翻板跳下,发现甲板下边是个很大的空间,放眼望去,足有几十口棺材罗列其中。

    伍术叹道:“我的妈呀,这么多的棺材,这都是些什么人?”

    黄毛强道:“该不会是陪葬的?”

    “渔村里的应该是陪葬的,那湖面上的应该是障眼法,那这里的?”我有些想不明白了。

    墓主弄这么多的障眼法,这么多的陪葬干什么?我与伍术递了个眼色,让他先开几口棺材看看。

    他非常麻利的开了几口棺材,发现里边都是些白骨,并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

    我们又继续将所有的棺材开了,居然全都是白骨,甚至连件衣服都没有,而且从这些骸骨去分辨,应该都是成年男性的尸骨。

    “难道这些都是船工?”伍术猜测道。

    黄毛强此时趴在最后的那口棺材上边发愣,半天没说话,我们凑过去之后,陪着他也都傻了。

    我发现那棺材里居然是空的,不过有件没有破损与腐烂的衣服。

    “这件衣服是谁的?”

    我跟伍术摇头。

    黄毛强将衣服提了起来,发现是内置青铜片的护甲,而且在胸前正中的位置上有块圆形的铜牌,上边刻着几个大字。

    “越王勾践。”

    “这难道是越王的墓穴?”我开始对我们所来的墓地产生了怀疑,本来认为是西施范蠡墓,这到头来居然有了越王勾践的服装在棺材里,难道是衣冠冢?

    也就在这个时候,甲板上的刘老四破口大骂:“这是什么古董,所有的酒杯器具都是假的,全都是黄泥烧成的,看起来不过是十几年的样子,还换个屁钱?”

    “什么?”我愣住,立刻问道:“难道就再没有别的了么?”

    “有他娘的狗臭屁,到处都是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个好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在我们的舱室中,居然出现了很多的脚步声,而且脚步声走路时候很齐,随之又听见有双膝单膝跪地时,铠甲相互碰撞的声音。

    这组声音来得十分的震撼,使我的脑海中不禁的闪现出当初越王起兵伐吴的时候,那种号召天下的声音。

    紧接着,便是群声齐奏:“吾王威武。”

    “平身!”

    我的天,这是什么鬼,我们几个人都傻住了,平身两个字就在我们眼前的那口棺材中发出。

    伍术倒退了两步,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绊倒,等他起身的时候,发现绊倒他的居然是把生锈的青铜剑,可他将宝剑拾起,发现上边刻着几个字。

    “越王鸠浅,自作用剑。”

    伍术嘀咕道:“这不就是越王勾践的剑么?”

    “这里不是西施墓?难道是越王勾践的墓地?”黄毛强疑惑。

    我说道:“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当日越王勾践将美女西施献给吴王夫差之后,连同这宝剑共同赠给了他。”

    “原来是这样,那就是说这里还有墓室?”黄毛强问道。

    可此时我见到伍术的样子有点恐惧,他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我们的身后。

    我回头看去,居然有几十个士兵打扮的人站在那里,单膝跪地,向我们抱拳施礼。

    他们的目光全都落在伍术的身上,伍术将手里的剑举高之后,士兵们再次高喊:“吾王威武。”

    “平身!”

    这回声音是从那宝剑中传出来的,伍术下了一大跳,将手中的宝剑扔掉。

    宝剑落地,咣当摔成了两截,随之我们身后的那些人全部消失,而我们刚刚封好的棺材盖子接连弹了起来,从棺材中跳出的那些白骨,拼命的向我们冲来。

    “坏事儿了,我们把他们的信仰摔碎了,快跑。”白骨落地,哗啦直响。

    伍术将断成两截的宝剑捡了起来,跟着我们冲出了舱室,身后的几十个白骨骷髅玩儿命的追。

    “刘老四,快跑,这里有问题。”我喊道。

    刘老四立刻跳上了我们自己的船,我们各自跳到了船上,随后黄毛强立刻切断绳子,我们划起船桨,向岸边滑去。

    靠了岸之后,我们这才缓口气。

    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些白骨居然踩着水冲了过来。

    黄毛强的游侠脾气又来了,挥起手中的宝剑,迎着那些白骨冲了过去,手起剑落,将白骨切得散了架,可没多久,白骨又重新组合起来,继续向我们进攻。

    此刻就连阿采也将匕首拿了出来,跟我们边退边抵抗,直到我们退到了墓道上侧又上了船之后,发现老头也从盗洞中发疯的跑了出来,跳上船便跑。

    “别让老头跑了,我们还有事情问他。”我喊到。

    黄毛强单独划着小船追了上去,我们几个人划着剩下的船向湖边去。

    再次上岸之后,身后的白骨还在玩儿命的追。

    “伍术,你把手里的破剑扔了,要不这些家伙没完的。”我说道。

    伍术说道:“这可是越王勾践的奇宝,有了它我们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狗屁,勾践能用把一摔就断,还能长锈的破剑么?”我说道。

    我的话反倒是提醒了伍术,他挠挠头,又看了遍手里的断剑,顺手将两节宝剑扔进了湖水之中。

    所有的白骨立刻停住了脚步,仰头等着那黑洞洞的骷髅眼,脑袋跟着宝剑飞出去的轨迹看了遍蓝天,转身又飞速的追着宝剑去了。

    等他们跳进了湖水之中后,从湖水中跳起成百上千条的大鱼,将这些白骨撕扯着塞进了口中,整个湖面的颜色瞬间变成了深绿,紧接着又刮起了本不应该是这个季节刮起的风。

    风过柳黄木枯死,冰冻湖白水晶莹。

    “大爷的,这是什么玩意,现在还不是冬天,哪来的冰?”刘老四骂道。

    我说道:“不知道,反正这里挺奇怪的,哎,忙活了几天,弄个假墓。”

    “就是,本以为那些酒杯器具能换两个钱,全都是假的。”

    “还有那把破剑,上边的字还真是写给越王的,可是剑不是给他的。”我说道。

    黄毛强在远处向我们摆手喊道:“小牤哥,你们过来,那老头被我抓住了。”

    我们几个人冲了过去,将老头围了起来。

    老头蹲在地上不停的叹气,等他缓过气来才说道:“你们这些人,也太下力气了,这个墓地是我们这些后人遵照祖上的遗训后建的,不到十几年,你们却来挖洞。”

    “说说吧,墓地是怎么回事,还有你刚才是怎么回事,难道就让我们死么?”我说道。

    老头摇头道:“盗墓者死,这是我作为守墓人的职责所在,不过墓地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值钱。”

    “那墓地是给谁建的?”我问道。

    老头笑道:“当年为越王出生入死,精忠报国的将士们。”

    “去你大爷的吧!”黄毛强急了,手起剑落,老头的脑袋瞬间分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