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一四章 湖下墓村
    我知道这样的消息,心中感到万分的幸运,当日没有被这只老虎发现挖了坟,不然的话我们早就对上了。

    后边老头与老虎说要给他与女人完婚,但女人拒绝了,原因是她已经跟伍术成了婚,并有天地作证。

    但被老头很容易的解释清楚了,首先,拜高堂的时候,女鬼将父母的灵位打碎,不算礼成,而且双方没有对拜,少了礼数就更不算数。

    伍术喝了女鬼的尾骨粉,完全是为了治病,这算是为女鬼做了阴德。

    事情说明白了之后,伍术慢慢的醒来,按照先前的方法,我们为老虎与女鬼做了冥婚,伍术为他们做了大棺材,上边雕龙刻凤。

    将女鬼的尸骨放了进去,而老虎自断舌头,自己跳进了棺材中,等着它的血流干之后,整个棺材全是老虎的血液。

    老虎与那副尸骨在为爱的血棺中长眠下去,我们为他们做了仪式后,封了坟。

    “我的妈呀,可算是完事儿了,累死老头我了。”老头一屁股坐了下去,看样子已经虚脱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所有人几乎都看见了在半空出现的两个身影,一对年轻的男女在向我们摆手,缓缓的离去。

    “小牤哥,咱们真得休息了,太累了。”黄毛强说道。

    我点了点头,真得懒得说话,搀扶着老头走在了前头。

    没几日,我们到了老头所在的村子,住在了他的家中,吃了饭之后,各自睡去。

    接连在他家呆了数日,好吃好喝的,似乎感觉到生活的幸福,但黄毛强当日跑出去,就没有回来过。

    我跟刘老四出去找,也没有找到那个家伙的身影,只得老实儿的回到了老头家中。

    “你们都戒饭了?”老头问道。

    我说:“黄毛强不见了!”

    “我看是去钓鱼了吧,这个不知死的,告诉他不让去的,他还非要去。”

    “怎么回事?”我问道。

    老头说:“昨天他来找我,说是要去村外的湖中钓鱼,顺便找找什么东西,我说那湖里死过不少人,不要去,他不听。”

    “还有这事儿?”我知道黄毛强要去找的是西施范蠡墓,但是钓鱼我就不懂了。

    刘老四掐着腰道:“这个家伙怎么这么不省心呢?”

    “哼,从见到他我就没觉着他省心过。”伍术道。

    我说:“你可不能这么说,没他还不知道怎么救你呢。”

    阿采牵着马准备往外走,我跟过去抢过马:“我去找他,你们在这等着。”

    老头看了我们几眼,嘀咕道:“又来个不知死的,别认为我们能去救你,死活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我没有搭理他,但是对老头的话我还是比较信任的,毕竟他所明白的事情,我们根本不知道。

    可我走的时候,阿采跟着跑了过来,见到她跟着,我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们按照老头说的路,跑到了他所说的那个湖水旁,湖的面积很大,围着它看了几圈,居然没有发现黄毛强的下落。

    “怪了,那伙计跑哪去了?”我嘀咕道:“之前也没有听说他喜欢钓鱼啊?”

    阿采道:“作为游侠,谁知道他喜欢做什么事情,再找找吧,既然老头说这里危险,那咱们就不能不信。”

    “哎,我还是用司南看看吧。”可当我找司南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知道被黄毛强拿去找墓地了,可这么大的范围,我们该到哪里去找他。

    “小牤哥,我们再找两圈,天色快黑了,不行明天再来找,他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阿采说道。

    我说:“你说老头会不会知道他的位置?”

    “这个说不好,老头是个阴阳眼,这样的人可以找鬼帮忙,如果想找的话。老头应该没有问题。”阿采说。

    我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阴阳眼?”

    “我之前认识个有这样能力的人,这样的人天生的可以与鬼沟通,我们见不到的他们可以见到,不过他们除了这样的能力之外,什么打斗对抗机关之类的都非常的弱,所以我们不经常跟这样的人同路。”阿采道。

    我点头,看着渐渐黑下的天色,我说:“走吧,搞不好那个家伙已经回去了。”

    可是我们回去之后,黄毛强还没有回去,我问道老头的时候,老头还是满脸的不愿意,并说我们在他家住的时间久了,需要支付金子。

    我们很痛快的支付了金子,接着我说道:“既然收了金子,那就再麻烦你下,帮忙找找我的朋友,我怕是你说的那个湖把他给吃了。”

    “行,看在金子的面子上,我再帮你这次,不过只限于找到他,别的我不做。”老头盯着我。

    我点头:“只要找到他,剩下的我们去解决。”

    老头跟我要了些黄毛强曾经用过的东西,吃了块馒头,用筷子插进盛满白米的碗中,大口大口的喝了几瓢清水。

    将馒头吞下之后,他口中嘀嘀咕咕了半天,随后用黄毛强曾经用过的东西在他身边比划了两圈。

    随后将黄毛强的东西还给了我们,低声道:“好了,你们明天早晨拿着他的东西,就能找到他的下落。”

    我感到十分的神奇,当晚我一直没有睡好,直到次日天明,我早早的带着些食物,拉着阿采他们出了老头的家门。

    我们再次回到湖边,发现湖水清澈的很,上边微波粼粼。

    随着湖面的清风,水面上的些许树叶轻快的飘舞着。

    “小牤哥,你看!”阿采将黄毛强用过的松油棒拿了出来,它直接跳出阿采的手,飞到了湖面上,慢慢的漂向湖心。

    我们看到这也不敢怠慢,立刻让刘老四去找船只。

    阿采手中缠了根线,拉住了飘走的松油棒。

    没多久,刘老四将船只找了回来,我们上了船,跟着阿采手里的松油棒,直漂得到了湖心,我们发现在对面有块非常小的土丘,说不上是岛子。

    而且还有艘小船靠在那土丘旁边。

    “难道黄毛强在那里?”伍术差异道。

    我说:“那么小的地方,他要是在的话,我们该能看到他啊。”

    “不管了先过去看看。”

    刘老四拼命的划着船,我们靠近了土丘,这个土丘也只够站上十几个人的大小,但是很奇怪,在这么个大湖中,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

    但后来发现的盗洞为我们解释了这件事情,恐怕这里是有心人设计好的地方,搞不好还是水下墓地。

    就在我们犯合计的时候,从盗洞中伸出只手来,小铲子在向我们摆手。

    “就知道你们能来,累死我了,你们也帮忙挖。”

    我凑过去,见到黄毛强满脸的黄土,疲态满满。

    “你如何确定这里有墓地,居然没告诉我们就下手了?”我问道。

    黄毛强咧嘴笑道:“其实这里不是我找到的,你看看我的船里。”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他的船里装着具尸体,此人看起来跟我们同样,都是干这行的。

    “你杀了他?”

    “当然,不杀他,他的人就到位了,还哪有咱们的份儿?”黄毛强道。

    我不禁笑道:“到底是游侠,下手毫不留情。”

    “有情有情,至少对你们我很有情。”黄毛强说完,坐在地上喝起水来。

    我让伍术跟刘老四跟着下去挖,我接着问了黄毛强,原来这个人是先到这里来的,他来的时候,此处已经挖出了盗洞,而且挖了很深。

    黄毛强套出他的话之后,两个人谈起合作的事情,那人不同意,还要跟黄毛强拼命,结果被黄毛强干掉了,这座墓地也就成了我们的囊中之物。

    经过两天的挖掘,还真的发现了好像是墓地墓壁似的东西,但更奇怪的是,水下的压力那么大,我们的盗洞居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等到刘老四从盗洞下边伸出脑袋之后,看到他满面的笑容,我便心中有底了。

    跟着他们下了盗洞,五个人同时开挖,盗洞的通道被扩大,我们最终发现了有条墓道,墓道是用精贵的火山岩石雕刻成的,而墓室外壁却是用石头刻出树木的年轮与树皮的花纹,涂上了色。

    整个墓道被墓室壁映射着,沉积在那种林荫小路中的感觉。

    “真他娘的会享受,死了还要在林荫小路中谈情说爱?”我说。

    伍术摇着脑袋问我道:“你在说谁呢?”

    “大脑袋白长了,西施范蠡,情侣一对,懂得谈情说爱,懂得享受自然给人的愉悦与快乐。”我说的伍术直迷糊,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这里的墓道十分的简单,我们没走过几个弯就发现了成片的空旷之地。

    远远的看去,空地周围点亮了些许火把,整个儿环境被照的通明。

    “我的天,好像是个渔村。”黄毛强腿快,跑了进去。

    伍术在后边喊道:“别急,等我会儿,小心机关。”

    其实,我做梦都没有想到过在湖底还能有墓地,可想而知,这墓主人要把自己的墓地藏得多么的隐秘,除了在万骨枯见到水下机关之外,这可能又是个崭新的事物。

    我跟着跑了过去,伍术走在了最前头,用手中的小铲试探着,小心的躲避着机关。

    “轰隆!”空旷的地方发生了移形换位,渔村中所有的房屋都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