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一三章 冥婚合墓
    我们按照活人的婚礼,照葫芦画瓢摆了些能够找到的东西,好赖加上野果之类的东西,凑了七八个菜品。

    阿采用松油棒当做了婚蜡,将整个现场真真正正的摆成了冥婚宴会。

    老头皱着眉头,不断的敲着手道:“还差样东西,刚才忘记问了。”

    “还差什么?”我问道。

    老头道:“只有天地作证,却无父母之证,何以成婚,如果女鬼挑理,咱们还说不过去了。”

    “那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做个假的灵位?”

    老头称道:“也只能如此了,如果真的挑理了再想办法。”

    我立刻拎着伍术的工具袋进了树林,刘老四帮忙,我们两个刻出两个灵位。

    因为伍术的父亲也去世了,正好女鬼的家室不明不白,索性将两家父母放到同块板子上也就算了。

    等我们拿回去的时候,老头频频叹气:“够呛,够呛啊。”

    “就这样吧,再弄就来不及了。”我说道。

    夜色渐深,头更,阿采的松油棒摇晃了两下。伍术的眼睛忽然间有了神,盯着我们看,慢慢的起身来,向那块女人尾骨走去。

    他在树下施礼,双手托起女人的尾骨,回到了干草垫子上,抱着尾骨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我的天,这么多天,喘气儿都费劲,这就能走了?”刘老四叹道。

    老头低声道:“不要说话,待会儿等那些鬼坐好了,你们尽快落座,到时候只要举起手中的清水示意干杯就行。”

    “知道了。”

    “切记,千万不要说话。”老头说完后,立刻站到那香炉前,口中念念有词,顺手翻出两打纸钱,向空中抛洒。

    没多久,我们只感觉整个树林中阴气袭人,随着猛烈的夜风扫过,我的身子直打哆嗦。

    “天地作证,父母高堂,现为两位新人证明,今日大婚。”老头说完后向我们这边鞠躬敬礼。

    随后,老头再次高喊道:“请新郎新娘。”

    伍术再次起身,这回他的眼睛没有张开,似乎在享受着什么,双手托着那块尾骨,站在香炉跟前。

    “噗通!”伍术双膝跪在当下,面朝天空。

    “一拜天地!”

    伍术托着尾骨拜下。

    “二拜高堂!”

    伍术托着尾骨向那块灵位拜下。

    “咔嚓!”我们刚刚雕刻好的那块灵位从中间劈开,自然的向两侧飞去。

    伍术踉跄的退了两步,倒在地上,瞪起大眼睛,大脑袋咕噜噜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老头惊得连连跳起,距离伍术十几米的地方站住,随后向我们摆手。

    看样子是让我们跟着过去,可我们跑去的时候,他又摆手让我们回来,示意让我们坐下。

    无奈,我们只能老实儿的坐下,没法去照顾伍术。

    老头示意干杯之后,我们即可举杯,将杯中的水喝干。

    等我们都完事儿了之后,老头观察了下伍术之后,小心翼翼的回来,站在香炉前,与我们喊道:“嘉宾退席,礼成。”

    在我的身边又感到股股阴风扫过,随之我只感觉身边无比清凉,再没有那些阴森的感觉,唯独是伍术那里,还有些不太舒服的地方。

    老头不知道在与那块尾骨嘀咕些什么,我们只发现尾骨突然从伍术的手中飞起,在半空爆裂,炸成了粉末。

    老头立刻拾起个水杯,将空中的粉末尽量的收进水杯中。

    我比划几下,本想问问我们是不是可以说话了。

    老头点头道:“都走了,说吧。”

    “刚才发生什么了,您怎么如此狼狈。”我说。

    “那个女鬼不知怎地,见到灵位的时候就生气了,单手将灵位劈开了。”

    我无奈道:“那么厉害?那伍术呢?”

    “被摄魂了,如果不找到女人的墓地,跟她完成合婚,恐怕你朋友回不来了。”

    我勒个去,老头你这是跟我们玩儿呢?但我忍住了自己焦急而又暴躁的脾气,毕竟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一手操控的,若是给他惹急了,剩下的事儿更不好办了。

    我问道:“大叔,你看看下步怎么办?”

    老头小心的向四周看了圈,之后才说道:“都走了,我的天,累死我了。”

    我见到他的身上再次被汗水湿透,用衣服不停的擦拭着脸上的汗水。

    “你刚才接下的那杯水?”我问。

    老头道:“让你朋友喝了,先稳住那个女鬼再说。”

    当晚,我们启程,带着上供的家伙事儿向女鬼的坟去。

    到得坟前的时候,我们发现前日刚刚埋好的坟头,不知道又被谁挖开了。

    黄毛强急了,围着整片墓地转了几圈,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事情。

    可当我见到墓地里边的情况之后,我愣住了,道:“尸骨呢?”

    “没看见啊,来的时候不就这个样子么?”刘老四道。

    我已经意识到这回要坏事儿,我们同看向那老头。

    “看我有什么用,尸骨都没了,我什么都做不了。”

    “黄毛强,快去找。”我喊到。

    刘老四也跟着黄毛强四处寻找,在坟圈子外侧发现几个脚印,跟着脚印上了山,在山上我们发现个被爬藤掩盖的枯洞,在洞外堆着些白骨。

    黄毛强说:“那不是女人的骨头么?”

    “过去看看,没有尾骨就是。”

    还别说,我们见到的尸骨真是没有尾骨,根据我的回忆,这骨头就是那坟中的尸骨。

    我们迅速将尸骨捧着回了坟前,但我们在前边跑,身后已经跟上了个庞然大物。

    “小牤哥,有老虎!”黄毛强喊道。

    我说:“你不是能打么,干掉他。”

    “哥,我从小就怕猫,这么大的猫我更害怕。”黄毛强说。

    我真是哭笑不得,你说这么厉害个游侠,还有他害怕的东西,真是一物降一物。

    “刘老四,揍他!”

    我的话说完了居然没有人回答,发现刘老四已经抱着尸骨将我们甩开了老远的距离。

    “你们他么的,玩儿呢!”我咬紧了牙,拔出断剑立刻回头,但是我有点后悔,这老虎的体型至少是我的三倍还要大。

    见到我挥剑,老虎居然没有反应,张大了嘴,四只脚高高跃起从我头顶飞过。

    我想用断剑剖开他的腹腔,可怎奈这只虎的弹跳太好,我居然没有够到。

    老虎也没有伤害黄毛强,飞速的追着刘老四去。

    我们被老虎直追到坟前,刘老四将尸骨扔下,左手抓起伍术,右手抓起阿采,身形出奇的灵活,好像是猿猴般飞身上树。

    只是老头站在原地傻了,裤子湿了半截。

    我喊道:“这老虎厉害,都小心点。”

    黄毛强也跟着上了树,上去之后他苦道:“完了完了,老虎也会上树。”

    可奇怪的是,我在老虎的身后呆了良久,那老虎居然连头都不回,只在那副尸骨前不停的低吼。

    我刚要靠近,老虎就猛地回头,向我发出示威。

    “老头,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哪儿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女鬼不在这里,不知道她哪儿去了。”老头说道。

    “我说的是老虎怎么办?”我说。

    老头挠头说:“不知道,你把老虎弄走,剩下的事儿我来。”

    我他么心里那个恨啊,身边的这些人,说是都很强悍,见到老虎却不如见到个高手。

    “老虎,你怎么回事儿,跟着我们干什么?”我问道。

    老虎似乎听明白了我的话,用嘴小心的叼起块女鬼的尸骨,冲着我低吼,随即他又用舌头不停的舔着尸骨。

    接着我不停的向老虎挑衅,但我没有触碰尸骨,老虎并没有对我发动攻击。

    这反倒是让老头放下心来,他在树上扔下个果子,扔到了尸骨上。

    可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老虎居然冲向老头的那棵树下,这就准备向树上爬。

    老头立刻喊道:“老虎,对不起,我是想给你果子吃的,没别的意思。”

    老虎又低吼了两声,慢慢的回到了坟前,用舌头不断地舔食着白骨。

    我似乎明白了老虎与这白骨的关系,我靠在老头的树下,低声问道:“你说这老虎是不是跟那个女鬼之前有些什么事情?”

    “看样子像,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你的朋友就有救了。”老头说。

    我们商量之后,老头哆哆嗦嗦的从树上下来,他小心的凑到老虎跟前道:“我说话,问你是不是,如果是的话,你就叫,如果不是就摇摇尾巴。”

    “你跟这尸骨的主人认识?”

    老虎叫了。

    “你们是好朋友?”

    老虎又叫了。

    “你们是情人?”

    老虎没有声音了,没多久,老虎的眼中流下了眼泪,用它的前爪不停的向墓地下方刨着土,凄惨的哭着,将白骨放进了墓地中。

    老头立刻靠在我的耳边道:“女鬼回来了,待会儿给她跟老虎合婚。”

    “这行么?”我问道。

    “当然行,于情于理我们这样做对谁都有好处。”老头说。

    “女鬼能答应?”

    “恩,我问问他。”

    随后老头与女鬼进行了交涉,不知道老头怎么说的,女鬼居然跟他解释的很清楚。

    原来,老虎是女人死前的青梅竹马,男人是被他家人逼死的,她也就跟着上吊死了,而男人投胎做了老虎,整日守护着女人的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