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一二章 阴阳和合
    我有些纳闷,这个老头对个骨头还那么挑剔,他到底要做什么,我问道:“那东西要怎么区分,不同的骨头之间有什么区别么?”

    “区别?很简单,那就是首先要没有病的,没病的骨头多是白色的。其次,是不要老女人的,黑色的多半是老女人,或者是中毒的,那样的不能用。”老头说道。

    我说:“那腐化的骨头?”

    “我问你,米饭长毛了你还吃么?”

    我没说话,这老头脾气大,恐怕是有特殊技能的人都这样,我只得让刘老四跟阿采留下来帮忙照顾伍术,顺便盯着这老头。

    我拉着黄毛强去找坟头,毕竟黄毛强的手段与经验看上去要比刘老四多些。

    其实我此时很无奈,好好的人,干上了这个行当,居然就离不开了,就算是看个病都要去挖墓,难道是天生的?

    “对是天生的,命中注定,老天自有安排。”黄毛强说道。

    我诧异道:“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你自己叨咕的,我怎么能知道你想什么?”黄毛强说。

    我摇头道:“看来是最近真的累了,我也该休息了。”

    “行啊,等把伍术的病治好了,我带你们去个地方,咱们好好的歇歇。”黄毛强说。

    “你要带我们去哪?”

    黄毛强堆起满脸的笑道:“其实那个老头的村子很热闹,干什么的都有,咱们去了保证玩个痛快的。”

    “那么好的地方就这么个郎中?”我问道。

    黄毛强说:“就这么个愿意跟来的,其他人就是给多少钱都不来的主儿。”

    “罢了,咱们向东北方向走,我感觉那边有片墓地。”我的司南转到了那边。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从山下向山上望去的时候,还真是大片的墓地。

    “小牤哥,你说这么大的一片坟地,总得有个女人坟吧?”黄毛强说道。

    我说:“你想挨个的都挖开看看?”

    “那倒不是,这么多的坟墓少说也得有个几十个,全挖了不得累个半死。”

    我思考了半天,说道:“有墓碑的先看看是不是什么母亲的,去掉那些的,我们也只能挨个挖了。”

    “哎,告诉你个不幸的消息,这几十个坟头都没有墓碑。”黄毛强道。

    我说道:“那就找小坟头,最好是瓮罐装着的那种,估计那样的都是小孩的。”

    “这个倒是可以,我去找。”黄毛强从上向下找,我从下向上。

    整个墓地都翻遍了,居然毛都没有找到,发现了几个像是女人的骨头,但看上去骨头都不是什么好货,只得放弃。

    没法子,我们又找到了连片的墓穴,这片墓穴居然比刚才的还大,足有百十来个。

    我们没有敢停下来,按照开始的方法寻找起来,最后我与黄毛强同时将目光盯住了那个最中间的小墓地。

    “这里有么?”我问道,其实我是真的累了,就想歇会儿。

    “没开呢,谁知道,不然歇会儿吧,上边的坟都填上了。”

    我看了眼下边的坟头道:“下边的也都填上了,走的时候别忘了烧点纸。”

    “放心吧,马背上还有两墩纸呢。”黄毛强道。

    我们休息后,将此墓穴开了,发现里边居然是空的,我们又向下挖了数米,终于挖出个没有棺木的骨头。

    “完了,这具骨头旁边没有东西,怎么证明是男的女的,也看不出有没有分别啊。”黄毛强道。

    我说:“女人的髋骨都比男人的宽,而且他们的肋骨也比男人多。”我看了遍后笑道:“果然是最后这个墓是我们要找的。”

    “这个是?”

    “来动手,取下她的尾骨看看。”我对着骨架嘀咕了几句,小心的将尾骨取下,借着手里的火光,发现这块骨头十分的白,微微有些发黄的痕迹。

    我再检查了下尸骨全身的骨节,几乎是相同的,证明这个女人十分的健康,而且没有过生育,只不过是她的颈骨似乎受到过破坏,说不好是生前留下来的还是死后造成的。

    “小牤哥,东西到手了,咱们先谢了这位大姐,快点走吧。”黄毛强急着说道。

    我点头道:“伍术的病也等不起,咱们帮她找些干草做席,卷了葬下去,要是伍术在这还能帮她做个棺材,咱俩就白费了。”

    没多久,黄毛强找了些干草,我们两个人编织了草席,将骨头放到席子里,慢慢的卷好,放进了墓地,又将土填了回去。

    下山之后,我们在山下烧了纸,表示感谢之后,我们往回跑去。

    时间不长,我们见到了老头,将找回来的尾骨交给了他。

    老头居然不要,将骨头扔到树根下,狠狠的吐了口唾沫在骨头上。

    他猛地回头看着我们,问道:“你们真是疯了,什么人的骨头都敢往回拿?”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费了多大的劲儿,你不要就罢了,吐唾沫干什么,这不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么?”我有些急了。

    老头哼道:“你以为你们这样就是尊敬他们了吗?也不看看你们身后跟了多少鬼怪回来。”

    “什么?你能看到?”我问道。

    老头道:“废话,看不到能跟你扯那么多没边儿的事儿么?”

    我有点慌,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么说我兄弟的病是治不好了么?”

    “他就先等等吧,还是想想这些家伙怎么办吧!”老头说道。

    我即刻问道老头:“我们到底带回来多少的脏东西。”

    老头开始给我解释,因为现在是白天,所以大多数的鬼都没有露头,在老头的指点下,我知道那些脏东西藏在我们根本就想不到的角落。

    什么石头下边,树梢上,树叶后边,地下几米等等,凡是我们想不到的地方都能被老头说成有鬼存在。

    但我确实看不到那些脏东西的存在,黄毛强跟刘老四他们更不用提了。

    “其实那些脏东西无非就是为了再拿点好处走,其中最缠手的应该是那个横死的。”老头说道。

    我挠头道:“我们也没见到有横死的……”我说道这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说错话了,因为我们拿回的那块骨头,它的主人估计不是正常死亡的。

    “没有?你们拿回的那块骨头,那姑娘是上吊死的,还不是横死?”老头一语道破天机,随后摆手道:“看在金子的份儿上,今天的事儿老头帮你们摆了,下回就是给我金山我也不干,应该不会有下次了。”

    老头步履轻盈,跑到那尾骨跟前,接连吐了十几口唾沫,每吐两口便念叨几句听不懂的话,他啰嗦了半个时辰后,身上已经被汗湿透,跑回来噗通坐了下去。

    “水!”

    阿采急忙给了老头水喝,我紧跟着就问:“怎么样了?”

    “终于说明白了,这丫头真是倔强,要是不答应她的条件,你的朋友就没救了。”老头说道。

    “她的条件是什么?”

    老头半天没有回答我,先去看了看伍术,随后叹气道:“好好的阳刚男人。”

    “大叔,你倒是说啊,到底怎么办啊?”

    “帮他们合婚!”

    “啊?”我们几个人几乎是同时发出质疑。

    阿采冲过来道:“跟死人合婚?”

    “对,必须合婚,这个女人不简单,如果不答应她的话,我们都得死。”老头说道。

    我瞬间感觉这件事情好像是过分了,活人跟死人合婚,开玩笑呢?

    刘老四道:“这事儿不对啊,要是合婚了,那伍术不是也得死?”

    “要么他死,要么我们都死!”

    黄毛强急了,单臂将老头举过头顶,盯着他开骂:“你娘的,你是不是在耍我们,玩什么呢?我是让你来救人的,没让你来杀人。”

    老头轻笑道:“信不信由你,反正我这么大岁数了,死不死无所谓了,就是你们几个人恐怕就有点可惜了。”

    我与刘老四上前将黄毛强劝了下来,老头落地后我赔礼道:“真是不好意思,我的兄弟也是着急。您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既能保证我朋友不死,又能保存我们这些人的性命?”

    “有倒是有,不过那得看你朋友的造化了,但你们不要高兴,即便是成功了,也得看那女人愿不愿意放过你们。”

    “那要是不愿意呢?”

    “不愿意的话,你的朋友就的一辈子都背着那个女人活着,你也知道,死人跟活人生活在一起,定会影响活人的寿命,这可能是最好的办法了。”

    我明白了老头的意思,我们与伍术的安危,要完全看那个女鬼的意思,只要她同意了,我们都会没事儿,如若不然的话,我们都危险了。

    天近黄昏,老头在伍术跟前摆起香炉,点上三炷香,吩咐我们准备结婚的家伙事儿。

    我确实有点想不通,伍术还是大小伙子,没怎么着先整个鬼夫人,这让他日后如何成家,可是想到我们的职业,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老头向我喊道:“去抓些肉食的动物,烤熟了摆过来,用点清水当做酒水,你们坐到四个方向去,坐主桌人,请跟来的这些鬼吃饭。”

    “好大的婚宴,全是鬼,这难道就是阴阳和合?”我嘀咕道。

    老头喝道:“对,活人要讲究,鬼更讲究,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