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一一章 乡村鬼医
    良久之后,冢虎再次醒来,长叹道:“可谓之天机不可泄露焉。”

    “冢虎哥哥,我就想知道墓穴在哪了?”我说。

    冢虎摇头道:“刚才我做了个梦,来的居然不是嫦娥姐姐。”

    “你就……”我想接着问,黄毛强拦住我,与我递眼色,示意不要在说话。

    接下来,冢虎居然说道:“古时有卧薪尝胆的励志神剑,供养吴越两地的金山银山。”

    说完后,冢虎在地上用树枝画起了地图,画完之后与黄毛强道:“送我回去,此次浪费了太多的精力,看来是需要休息些时间了。”

    我立刻让伍术他们在麻布上,用燃料按照冢虎在地面上画的东西,画在了上边,用竹筒包好,伍术又复制了几份,分别给了我们。

    黄毛强安排了三五个士兵,找了辆木板车,推着冢虎下了山去。

    我蹲在地上仔细的看着那地面上画的东西,等我看明白了,这不禁的使我感到些痛苦。

    这张地图上居然画了个区域,而且这个地方距离我们很远,我在思考是不是放弃对它的寻找,但看过身后的士兵,我的内心深处又传来了张角那苦苦的哀求之声。

    “兄弟们,就是刀山火海,这趟我们也得去。”

    我们五个人准备了东西,带上些金银,从山上下来,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到了地图上画的区域。

    “小牤,你说那个健忘的家伙说得能是真的么?”伍术怀疑道。

    我道:“看他的本事不是假的,估计在墓地上的事儿也不应该有问题,可是他却偏偏在这个时候犯病了。”

    “他不会是装的吧?”阿采道。

    我摇头:“不像,像他找那样找大墓,不像是我们偶遇墓穴,肯定是不一样的,再说那颗惊雷你也不是没有看见。”

    “那他画出这么大片区域,我们怎么找,要是挨个地方挖下去的话,恐怕这辈子都挖不完。”伍术道。

    我说:“不过我可以试试用咱们的司南再细致的找找,要是有江小白的家伙事儿就好了。”

    黄毛强说道:“放心吧,这个人的口碑还是很好的,骗我们不至于,不过这回找墓他还真的跟从前不同,估计给咱们找的确实是西施范蠡墓。”

    “如果真是他门的墓穴,那我们可就赚到啦。”

    这可能也是使得我们不放弃的最大动力了,从进入这片区域的那天起,我们几乎是地毯式搜索,接连几十天没有停下。

    期间也找到不少的小墓穴,算是搞到些维持我们生计的金银,但眼下我们这几个人都显出疲态,确实是没有太好的办法继续找下去。

    而在我看来,这些人真的是需要好好的休息下了,不管能不能找到那个墓穴,我们也没有必要如此玩命。

    而就在这个时候,伍术因为天气的原因,整日的体内寒热不均,时而大汗,时而打哆嗦,不吃不喝的。

    “小牤哥,咱们得快点找个郎中给他看看,不然的话他会死的。”阿采急了。

    我叹道:“谁不着急,可这个大山里,去哪找个大夫。”

    “没事,我腿快,我去找,你们在这里休息,先把他的嘴撬开是关键的,能吃进东西才是最主要的。”黄毛强说过后,揣上了些金子离开了。

    我将伍术平放在干草地上,让刘老四打来了水,帮他擦拭着脸跟身子,可眼看着他的气息日渐虚弱,我真是心急如焚。

    过了大概有个四五天的时间,我见伍术的脸色已经变的青白,吧嗒吧嗒着嘴,似乎要吃东西。

    “小牤,给我点水喝,我还想吃点东西。”伍术说得十分吃力,说出来的声音如果不仔细听恐怕还听不清楚。

    我安抚道:“伍术,你别着急,黄毛强给你找郎中去了,估计就快回来了,你可要挺住啊。”

    “没用的,我感觉自己已经不行了,给我点吃的,我想我快上路了,报应来了。”伍术嘀咕着。

    我喝道:“你说什么呢,谁说是报应来了,你这不是活的好好的么。”

    “算是好吧,算是好吧……”伍术说着,看他的气息越发的微弱。

    我此刻最想骂的就是那些白仙,常人被仙家上身是最伤身体的,今天伍术身体的虚弱跟他们不无关系。

    就在此时,刘老四从山脚下打了桶水,气喘吁吁的跑了上来。

    “黄毛,黄毛强他回来了。”

    “郎中呢?”我急忙问道。

    刘老四直摆手,喘息着半天说不出来话。

    阿采抓住他的衣服摇晃着道:“快说啊,郎中哪去了?”

    “没有郎中,就有个干巴老头。”

    “你说话这个费劲,那老头就是郎中,快去请上来。”我还没说完话,阿采就像踩着闪电般窜了出去。

    片刻后,黄毛强拉着头驴,满脸黄土的走了上来。

    “小牤哥,郎中给你找回来了,他么的,跑了几百里,就这么个懂得治病的人。”黄毛强说道。

    我急忙道:“那快点给伍术看看,他都快不行了。”可我看去老头的时候,感觉他比伍术还虚弱,从毛驴上下来之后,喘得厉害。

    刘老四手快,看到老头速度太慢,直接两手将他举了起来,抬到伍术跟前。

    “给我看,别墨迹。”刘老四道。

    阿采做的更绝,直接将匕首压在老头的胸口,眼圈里含着泪道:“快点给我看,要是看不好,小心让你陪他去死。”

    老头扭头看了我们几个,满脸无奈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这是待客之道么?你们再这样就让他死了算,我不治了。”

    “大爷,都是我们的错,您看,您看,他们就是太着急了。”我说道,让阿采收了手里的匕首。

    老头拍了拍身上的土道:“走了三四天的路,还没吃上口热乎的,来了就被骂,还要用匕首来要挟我?”

    “阿采,快点赔不是。”我喝道阿采。

    “好,大爷,都是我有点着急了,麻烦您老开恩,快点看看我哥哥吧。”阿采哀求道。

    老头这才蹲下身子,手指搭在伍术的手腕上,把起脉来,可是他的脸色渐渐地变得温和起来。

    黄毛强问道:“怎么样?能救么?”

    “废话,咱这里就这么几个人,我救不了,你们谁行?能救的话就不用跑那么远去找我了。”老头轻笑道:“放心吧,这小子命硬呢,十天半个月的死不了。”

    “可他现在这个样子都好多天了。”我说。

    老头说道:“不碍事,死不了,不过想让他恢复的话,恐怕要费点劲啊。”

    “没关系,您说,再大的困难我们都能克服,需要什么我们即刻想法子。”阿采道。

    老头点头道:“他这个病叫做命元不调。”

    “那是什么病?妇科么?”刘老四问道。

    老头斜了他眼道:“命元都不知道?”他起身点起烟袋道:“所谓命元就是人的生命之源,如果命元耗尽,这人就死了,不过他的命元阳气十足,所以我说他死不了。”

    “那他现在怎么会这样,要死要活的?”我说。

    老头说:“天地万物谓之无极,无极化生太极,太极者便有阴阳,命元也不例外,现在他的这个样子就是因为命元中的阴气耗尽,阳气过盛,导致命元无法在产生阴气与之平衡。”

    “原来是这样啊。”刘老四说。

    老头点头道:“恩,这就好,还算是有个能听懂的。”

    “你听懂了?”我问道。

    刘老四摇头道:“我就是回答下,怕他冷场。”

    老头掐着腰道:“从现在开始,你这个大块头不要再说话,我烦你。”

    “那你看如何施救?”我问道。

    老头说道:“难就难在这里,想要补充他体内的阴气,就要用极阴之物来给他补充,阴阳平衡了之后,他自然就可不药而愈。”

    “那你快说,什么东西算的上是极阴之物?”我问道。

    老头想了想道:“天下间,有男女之分,男人为阳,女人为阴,所以。”他的目光转到阿采的身上,之后摇头道:“这个丫头不行,阴气不够,那就得找个够女人味的来跟他合房。”

    他这么说可把我说的有点痛苦,找老头来都跑出去几百里地,要是再找个合适的女人,还不知道要跑多远,找回来再不行,伍术半路在折腾死了,我又问他能不能用别的办法。

    他说道:“别的办法也有,不过有点危险。”

    “那你倒是说说看。”我说道。

    老头又道:“天下间,活人为阳,死人为阴,我们完全可以找个女尸,或者是死去的女人的骨头给他补阴,等阴阳平衡了,他也可以痊愈。”

    “那有何危险?”

    “危险就是,很有可能这个女鬼会始终跟着他,这对他将来不是好事,说不好哪天他的阳气弱了,就不好办了。”

    老头说到这里我也理解了,毕竟作为鬼怪这样的东西,如果跟活人搅合在一起,那也是会吸取活人的阳气的。

    “恩,眼下只有这个办法最快,而且女子的坟头比较容易找,拿来骨头就得了。”老头说。

    我又问道:“找来骨头之后还有别的要求么?”

    “有,记住,找女人尽量找跟他年龄相仿的,而且要女人的最后一截尾骨,尾骨上要有硬骨尖,骨尖要微黄发白的,黄色黑色腐化的坚决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