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一零章 剖玉寻墓
    可就在我的话刚刚说完,两桶水忽然间变干了,渗近地面的水,推起拳头大小的土包,土包好像是长腿了似得,向山寨外边跑去。

    直到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似乎坏事儿了,从玉枕中跑出来的两个家伙溜掉了。

    没多久,只听见树林中有两棵树倒下了,从我面前匆匆的跑过两只小刺猬,看了我两眼后似乎带有笑意的离开了。

    我见到小刺猬之后,感觉白仙又在帮我们做事,但此时那冢虎已经醒了过来,发了疯似得找玉枕。

    “你们把它藏哪去了,给我拿出来,不然咱们都得死。”冢虎眼睛里边直冒火,盯着我就冲了过来道:“刚才是你打了我是吧,等我办完事儿再收拾你。”

    我被他说的浑身鸡皮疙瘩,后脑勺汗水直流。

    阿采见到他的样子,只得将玉枕老实儿的交了出来,冢虎从腰间翻出黑乎乎的铲子,在玉枕上不停的敲着,三下两下便将玉枕敲出了裂痕。

    “你干什么?”我上前阻拦道:“这可是我们全山老弱的口粮啊。”

    大部分的黄巾士兵也着急了,冲过来阻拦,让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冢虎的力量很大,双手只向周围扫了一圈,便将我们十几个人全部打翻。

    我只感觉身体好像是张白纸,飘忽的飞出去老远,落地的时候却特别狠,甩的很疼。

    “你疯了?”我骂道。

    冢虎扭头瞪了我眼,咧嘴笑道:“你们这些人什么都不懂,别乱说话,待会儿就让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碍于冢虎的力量,我们这些人都没敢再上前阻拦。大概有半个时辰,冢虎终于用铲子将玉枕敲碎了,从缝隙中小心翼翼的拉出根细细的毛发。

    他将那根头发放到手里反过来复过去看着,随后用布袋子小心的将毛发收好。紧接着,他又开始敲打那玉枕,这回用了大概两刻钟的时间,他又从玉枕中拔出根头发来。

    “齐了,正好两根,一男一女。”冢虎将这根头发与刚才那根同收好后,凑到我跟前道:“刚才是你打得我?”

    我无语的点头道:“你不是健忘么,这事儿怎么不忘呢?”

    “等我办完事儿再来收拾你。”冢虎说着又奔向那玉枕,举起铲子还要敲,可是楞了半天,又跑了过来,跟我重复了刚才的话。

    这样的动作他反复做了几遍,我们大家伙都离开了。

    阿采将玉枕悄悄的顺走了,冢虎跑到了我的房间,那死鱼一般的眼睛盯着我,叹气道:“你们不是要找墓穴么?”

    “对!”

    “这玉枕的主人可以给你们带来巨大的财富。”冢虎此时的状态仿佛恢复到了正常人,而且显得十分的沉稳。

    我认真而又小心的问道:“到底有多大的财富?”

    “它可以让你们山寨活上十年八年的都是少的。”冢虎说。

    我立刻精神了起来,问道:“真有此事?如果这样的话,别说是给你两成的收成,就是给你五CD行,即便是那样,我们也能活上五年。”

    “那大可不必,我是看你们人多才过来做点好事儿的,你也知道干咱们这行的最伤阴德,所以要养活这么多的人,也算是大善。”冢虎说明了来帮我们的原因。

    我向他鞠躬道:“那您现在能告诉我们那个墓地的情况了么?”

    “得等等,我从里边拿出的两根头发,需要再次测算下。不过放心,明天定会给你们答案。”冢虎说完之后凑到我身边道:“别忘了,刚才是你打的我,这件事情我忘不了。”

    “那你就还回来吧,我接受你所有的惩罚。”但是我这句话说完之后,冢虎却离开了,没多久他又进来了,将刚才的事情全部重复了遍。

    这夜,我的心中充满了喜悦与期待,但实实在在的陪着冢虎,同件事儿折腾到三更天,后来我实在是困得不行,睡了去。

    次日清晨,伍术带着两车的货物回到山上,并将大部分的金子交给了山上的老兵道:“这些金子足够你们坚持一年多的了。”

    “太好了,这下我们山上的人可以吃点好的了。”老兵们说道。

    我立刻阻拦道:“这个现在还不行,先暂时十天吃次酒肉,不要铺张,等我们这趟大墓搞回来了,咱们再大庆。”

    我的这句话给了所有人希望,每个人心中都在期盼着我们的凯旋,还有不少人要加入我们的队伍。

    我们最后决定下来,还是由我们五个人组成寻墓队伍,毕竟带上太多的黄巾军有些累赘,汉军的追捕先不说,他们大多是老弱,就是遇到麻烦的时候也未必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晚些的时候,冢虎再次找到我,他满脸的苦恼与我说道:“有件事情我想不起来了,前天好像是谁打了我,居然晕倒了。”

    我这才长出口气道:“没事儿,等你想起来了,我帮你好好的收拾他。”随即我又问他墓地有没有眉目。

    冢虎摇头道:“现在还不行,那两个鬼还在闹事儿,看来不把他们收了或者是灭了,这两根头发起不到作用。”

    我想到前日从我们手中跑掉的那些土包,还有水桶里见到的两个人。

    “刘老四!带着黄毛强跟冢虎去找,务必要把财主坟的那两个冤家灭了。”我喊到。

    刘老四出门要走,被冢虎拦住:“不行,他们现在的尸体应该不在了,我在想他们应该有个棺材之类的东西,将他们全部入土,封墓才行。”

    “封墓?你会?”我问道。

    冢虎点头道:“天下间别的我不敢说,要是摆弄墓地那点儿破事儿,没有我干不了的,也没有我不敢干的。”

    应着冢虎的要求,我只让黄毛强跟他去,刘老四带路。

    他们还没等走,伍术满脸诡笑在军营里乱跑,左抓个野果吃,右抓个馒头尝尝,凑到我旁边道:“你们找的两个家伙已经被我们赶了回去,只要封了他们的墓穴,还有那个盗洞就可以了。”

    “白仙?谢了,那天见到两只你们的伙伴跑过去,就知道你们出手了。”我说道。

    伍术咧嘴笑道:“客气客气,吃了你们的东西,过些日子给你们还回来,不过再过几天就是我们老大的生辰,他想在庙里搞个小仪式意思意思,你们看?”

    “放心,这件事儿我去办,反正这些天我也走不了,日后这里的老弱还得靠你们呢。”

    “客气了,都是邻居,又是好朋友,应该做的。”伍术说完后身子软了下去,猛地摇晃着脑袋。

    我说道:“都听见了,老四他们该办事儿办事儿,伍术阿采你们去准备白仙儿的生辰。”

    伍术嘀咕道:“这些破刺猬,怎么总来上我的身子,别人的用不了么?”

    “别废话了,人家帮咱们忙呢。”我说。

    当天我们就将庙里边打扫了遍,摆上了些野果供品之类的,上了柱高香,让手下的士兵保持每日来上香,更换供品,直到十日之后。

    五天之后,刘老四与黄毛强将冢虎绑着回来了,开始我还以为是冢虎要跑,后来问过才知道,是冢虎又犯病了,总在纠结自己有没有封住盗洞,所以就被绑回来了。

    我们几个人凑齐之后,我故意的提到另外的话题,引开了冢虎的思路,才算是让他恢复正常了。

    冢虎与我们说道:“还有两天是月圆之夜,我们就在这里开坛,用血丝发来找那个玉枕的主人。”

    但是很可惜,赶上月圆之夜,天空飘来了乌云,在空中只能偶见残败的月色洒落下来。

    冢虎紧皱眉头苦道:“好容易想发挥下,还来个阴天,没关系,我还有办法。”

    说着,他从怀中翻出个铜镜来,交给黄毛强道:“对这月光反射,能来多少月光算多少,老子照样把墓穴给你找出来。”

    接下来,黄毛强的镜子里反射出月光稀疏,照在冢虎手中的两根头发上,他口中念念有词。

    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黄纸上写了长长的符咒,随之用符咒包裹着两根头发,用火点了。

    他将口中的清水喷向点燃的符咒,符咒的纸灰落在了他事先准备好的一盆清水中。

    “帮忙把盆里的水搅拌下。”

    我跟伍术立刻帮忙,没多久,我们便发现隐隐约约的山景,但实在是看不清楚,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

    冢虎凑近细细的看了遍,随之骂道:“该死的,这样都不行,得亏老子还有办法,再来。”

    他将十根手指全部咬破,挤出不少的血来,又用他自己的双手放入清水桶中,拼命的搅拌,整个盆中的水开始变得浑浊,红色黑色分明,但我始终没看明白怎么回事。

    此时见冢虎江小黑笑道:“找到了,原来是西施范蠡墓,怪了,怎么这么多的坐标,哪个是真的?该死的月亮,不然就找到了。”

    “咔嚓!”一声大炸雷,冢虎满脸漆黑,仰头倒了下去不省人事。

    我凑过去将他搀扶起来,发现他身子骨软软的,口中还在冒烟:“对不起,月亮姐姐,我不该骂你。”

    “知道那墓地在哪么?”我问。

    冢虎又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