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零七章 鬼头鼎
    刘老四发愣,我让他先出去拦着,我直接进了老太的房间,发现屋内并无人影。

    “老四,先顶会儿,我们又中招了,现在的女人啊,老太太就不能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么?”我说道。

    刘老四站在门口,我点了灯,在屋内翻了个遍,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只在厨房里发现了个奇怪的东西。

    有个方形的小铜鼎,里边装满了咸菜,但这只有人头大小的铜鼎刻花缝隙中有些奇怪的粉末,看起来像是盐碱,但是这铜鼎的刻花真真实实的引起了我的注意。

    上边刻的是个脸型,再看去,那却是个狰狞的鬼脸,两颗獠牙长长的伸出,拳头大小的眼睛,更是让人感到一丝丝的恐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腌制咸菜的原因,铜鼎里边发出些奇怪的味道。

    说不上是算是臭味,或者是有种骚臭的味道,我将咸菜倒掉,用缸子里边的水清洗了遍,这回才弄明白铜鼎发出来的味道,到底是那酸骚的味道。

    “你们暂时不能进去,我们头领在里边调查事情。”刘老四在院门口说话道。

    我将鼎放到门口,随后跟着出去,发现来的都是村里人,为首的是位老者,他见到我之后说道:“你们这是随便闯进人家里,有些不太礼貌啊,我还听说你们在山上挖坟?”

    “恩,没错,我想说的是,这家人哪去了,还有他家的疯儿子?”我问道。

    村长笑道:“他家的疯儿子?”

    “没有么?”刘老四插嘴道。

    村长道:“他家可没有什么疯儿子,只有个黄巾军的头领,既然你们今天知道了这个秘密,那你们可就走不了了。”

    “有意思,看来又在布局,你们还真有意思,看来是一直有人在跟着我们身后啊,我们的举动被你们看的清清楚楚。”我说道。

    村长点头道:“我看你们也是黄巾军的人,怎么能跑到这里来找麻烦?”

    “这是我的老家,我怎么就不能回来看看,再说了,白天的时候我还帮老太太干活了,难道她就没跟你说?”

    这个时候那老太从人群中出来,腰间别着把钢刀站在晃到刘老四跟前道:“你们干活的事儿小,大不了给你们些东西打发了;可是你们挖坟的事儿大,这可是欺蒙祖先的事情啊。”

    “哈哈,那你们这么说可就不对了,你见过有谁将自家的先人埋在别人家先人的上边,这是要压死人家啊,难道这就不缺德么?”我有些恼怒,恨不得立刻拉着他们上坟地去。

    可此时老太的儿子也出来道:“不缺德,别以为你们有个力士,我就怕你们,我也是个力士,不过你们如果能够将山上的那三个人解决了,我们就算是扯平了。”

    “你大爷的,你们村子这是怎么回事儿,事情还没搞清楚,就要杀人?”我骂道。

    村长上前来充大,说道:“小伙子这件事情不能这么说,在村里,她家算得上是老弱,再说他家的人是战死的,总的说也算得上是痛击汉庭的英雄。”

    “好,既然你们这样说话,那我就带你们上山去看看。”我说过后与刘老四道:“把门口的铜鼎给我带上去。”

    “拿我家的咸菜坛子干什么?”老太说道。

    我撇了她眼道:“这东西是谁的还说不好呢,跟我上去。”

    在村长的带领下,十几个村民跟着我们上了山,到得坟前,大汉哥三个还在那里等着,见到我们这么多人上来,三人傻住了。

    “别怕,他们不敢动你们,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这里的东西谁都不能动。”我说道。

    可就在我说话的时候,老太的儿子突然间变身,速度极快的冲到大汉三人跟前,举刀就要砍,大汉三人连连后退。

    刘老四速度更快,单臂将老太的儿子锁住,另只手将他的单刀夺了下来。

    “好了,没到你动手的时候,如果我们把事情捋清楚了,你们还是要杀他们的话,我们不拦着你。”我说道。

    老太的儿子停住了手,我带着村长到坟前,指着棺材与现场的景象道:“这就是你们刻意安排的?”

    “这不就是个坟么,哪有那么多的事儿?”村长道。

    我接着说道:“好,那我就慢慢给你们解释,不过听完之后,你说话得算数。”

    “没问题。”

    随后,我将整个坟地的知识给他们讲述了遍,并在没有问过他们的情况下,说出他们发生过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村长被我说的有点蒙圈,他扭头问道老太道:“你不是说村里的风水被他家的坟地影响了,还用你家的两个先人震住他们家?”

    老太不说话了,她的儿子出来说话道:“哼,我们哥跟我父亲的死,就是因为他们三人暴露了我们的身份,不然哪有那么容易战死。”

    “哦,看看,这事情说出来了,那他们为什么要暴露你们的身份?”

    “我们!”老太儿子想说话,可还是停住了。

    老太叹气道:“当年,我们家老头跟他们家的先人共同出去,还有老四的爷爷……”

    等老太说完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是他们三人当年盗墓的时候,得到了很多财宝,刘老四的爷爷没有要那些东西,由于有事,就离开了。

    回来之后,财主家将东西独吞了,所以两家就结下了仇,等财主死了,老太家为了拿回本属于他们的那些宝贝,就把财主的坟给挖了。

    我笑道:“你们真行,挖出什么了?”

    “还说这事儿呢,就挖个破铜鼎,当时卖给谁谁都不爱要,我就拿回家腌咸菜了。”老太说。

    我又问道:“你可知道这铜鼎是什么时候的?”

    “铜鼎哪有这么小的?那可是王侯将相的象征,最少不得造个大点的。”老太说。

    刘老四在旁边蹲着直挠头,嘀咕道:“不对啊,我记得我爷爷说他家有个夜壶啊,那个夜壶最值钱的,难道没有了?”

    我拍了拍刘老四,没有让他再说话,随后又与村长他们说道:“这样,我今天把你们两家的坟重新布置,保证你们两家后代兴旺。还有,今天村长做主,既然你们两家都有事情发生,那就相互扯平了,今后不许再斗。”

    在我的建议下,村里人都上来搭把手,很快按照我的方法将墓地变成了平衡墓,并且将那个元宝坑中放下些铜钱,然后将两家的尸体全部入棺,同放在了那元宝坑上。

    天色渐亮,我与刘老四拉着大汉哥仨,迅速离开了村庄。

    离开村庄远了之后,我问道大汉:“你们家老爷子的夜壶,是不是这个铜鼎?”

    “呃!是!”大汉点头。

    刘老四直到这个时候才噗嗤笑了出来,顺手将铜鼎接了过去,挂在了马背上。

    “好了,你们可以离开了,记住了,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再回到这个村子。”

    “那上坟呢?”大汉问道。

    我说:“你们村子的镇村之宝被我们拿走了,不久他们必将因为内讧发生事端,如果你们再回来,免不了跟他们暗斗,就凭你们的智商……”我摆了摆手,离他们而去。

    我们向刘老四所说的下个地点去,路上刘老四问我为什么会认出这个铜鼎,我只告诉他我从铜鼎上闻出了骚臭的味道。

    刘老四还打趣道:“这些人太有意思了,这么名贵的东西,一个用来撒尿,一个用来腌咸菜,好像根本不挂边的事儿,太不靠谱了。”

    “还是想想这个东西怎么卖了吧,帮着山上缓解下困难。”

    我们接连三日的飞奔,按照刘老四爷爷留下的位置,我们这回还真的找到了个不错的墓穴,墓穴不大,但是荒了很久,估计他们的后人也没有前来祭奠的。

    但是等我们进入了墓穴之后,我感觉我自己想错了。

    这座墓地从表面上看很荒芜,枯草连片,从墓地的外侧绕过坟头后,我们发现了半人高矮的盗洞,洞口向内延伸很远,踢块小石子下去之后,半天才能听见回声。

    可我又在盗洞的附近发现不少散落的铜币,这些景象已经告诉我这间墓地已经被别人造访过。

    “这么多铜钱居然没有人带走?”刘老四自语道。

    我说:“恐怕是他们临走的时候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刘老四弯下身子,将散落在地上的铜币一个个拾起来,片刻后他喊了声:“头领,这里有人。”

    我听到这里后向他跑去,在两棵大树下发现了具尸体,在他旁边还有两节被砍断的手臂,那只满是血垢的手上还紧紧的抓着个镯子。

    “战斗很惨烈啊,太惨了。”

    “我们还有必要下去么?”刘老四问道。

    我说:“下去看看吧,总的来了不能白来。”

    刘老四硬生生的掰开了那只手,将镯子放进了自己的布袋中,跟着我下了盗洞。

    盗洞挖的很深,我们到达盗洞底部的时候,发现了很小的墓室,墓室中的石棺已经被打开,地面上零零散散的洒落着些许金银首饰,还有些酒壶酒杯。

    不过这些东西看上去,并不是多么久远的,也不是很值钱。

    可我与刘老四靠近石棺的时候,我们两个都傻住了。

    “尸体怎么会?”刘老四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