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零五章 叠山墓
    没一会儿,两个坟墓跟墓碑都被前来的士兵拆掉了,张横站在院子中央,看着两个跪在地上的恶妇人,脸上露出些许复杂的神色。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上前阻止道:“这样的女人只是肌肤之欢,不可留着,小心你将来步老头后尘。”

    张横撇了我一眼道:“还是你了解我,算了,把她们交给老头吧,让他发落。”

    就这样,看似闹剧的抢取财主的事儿结束了,这也是我后来想起,恐怕是仅有的一次劫财经历,但又好像是被戏耍了,可是这次见到张横,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从我们离开广宗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后来听说,他跟着那老头逃离了广宗城,原因大概是因为城里死人了,作为长官的他不作为,要被问罪背锅,他百般无奈,跟着老头到了乡下做了土财主。

    我们出了广宗城之后,带着财主的两车宝贝小心的回山去,按照我的初步计算,这些东西足够山上再吃两三个月,算上先前的那些东西便可以挺住半年,这样我就有半年的时间去想办法找大墓,也给其他的几个兄弟留下了时间。

    离开广宗之后,刚到山寨附近的山脚,发现了骑马回来的刘老四,他见到我之后满脸兴奋的说道:“头领,我从家中找到本我爷爷的笔记,里边记载着两个墓地,都很好找,我打听过了,据说都是当地有名的财主墓地,不如我们就先去看看。”

    “那感情好啊,先帮他们把东西运上去,咱俩休息两天,如果阿采他们还不回来咱俩就先下去。”我说。

    刘老四答应了,士兵上山找了人,从山上下来近百号人,将财宝都运到了山上。我告诉他们,这些东西谁都不能动,这是他们的饭,并安排亲信全天候的看守这些东西。

    其实,这些老弱还是不贪财的,虽说人多,但是他们还是恪守职责,诚心可见。

    修整了两天,阿采他们还没有露面,就连黄毛强也没有露头,我吩咐老兵等他们回来不要乱走,等我们回来。

    这边我被刘老四拉着下了山,按照他所介绍的路线,我们两个人昼夜兼程,到了他的老家,路上碰见过几次盘查,但都很容易的躲了过去,并没有发生什么口角。

    “你是怎么知道这两个墓地是财主墓地的?”我问道。

    刘老四从怀中拿出套破竹简扔给我,道:“你看看,这是我爷爷当年记载下来的,他平生的遗憾就是没有拿到他老友的夜壶。”

    “我去!不会吧,拿个破夜壶不至于如此下力吧?”我说道。

    刘老四笑道:“我说他们家是财主,多半是因为这个夜壶,这个夜壶可不简单,那可是时间很久的陶制品,虽然东西不太好看,但很值钱,况且他家当年本身就是我们老家数一数二的财主大户,就算是再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总能搞点东西。”

    “好,既然都来了,不挖他家的坟都对不起我们跑了这么远的路。”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个事儿来:“不是说你们两家是朋友,怎么还要挖他的坟呢?”

    “切,都是干这行的,哪有好东西,虽然是财主,当年也跟我爷爷没少翻弄人家的家底儿,盗墓的不是断后就是被别人挖,进了这行当,就不要往后边想。”

    我笑道:“这是报应?”

    “应该这么说,既然已经做了,那就继续吧,好在我们还是为了更多的人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也算是行善积德了。”刘老四道。

    我们在刘老四老家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他拿着我的司南打着方向,吊完方向之后,挠头到:“按理说那个家伙也懂些风水,我们这里风水最好的地方被活人占了,还有个死人住的地方,当年让我爷爷送人了,他家能在哪呢?”

    “这里是你家的地头,你都找不到我就更困难了。”我说。

    刘老四拿着司南定位了老半天,最后又将司南还给我道:“头领,还是你来吧,就因为我太熟悉,可能会混淆我的思维。”

    “真是的,那就我来,如果找不到就得有劳你进村去打听了。”我说后,刘老四答应了下来。

    我将司南转了两圈,很奇怪的,司南指的方向却是刘老四说的那个送人的墓穴方向。

    “这地方还挺怪的,这回听我的,咱们去看看。”我说。

    刘老四挠头道:“不对啊,那里确实不是咱们要找的那家人,哎,既然你说是那,咱们就去看看。”

    “管他呢,反正都是挖,看了之后再说。”

    我们两个人绕过村子,从外侧的小路向山里去,这也是为了避免更多的人发现我们的行踪,毕竟是挖洞盗墓的勾当,再说很有可能都是他们的祖先。

    按照我司南所指的方向,我们在两山之间的半山坡处找到了两个坟包。

    “就是这里?老四你看你认识不认识?”我说。

    刘老四看了之后,点头确认道:“应该是我爷爷当年找到的那个地方,你看这里背靠大山,北方玄武山高流水。”

    我环顾了一周后说道:“按照四神的排位,北边的山有点高,南边的朱雀略显低矮,两边的青龙白虎还算的上平衡,只不过我看着做坟墓应该是被破坏过。”

    刘老四瞪大了眼睛道:“你怎么这么说?”

    “除了刚才那个村落里的位置之外,这里的地气是最好的,如果你将这两个坟包放到整个环境里看,是不是有些多余?”我说道。

    刘老四挠头道:“没看出来。”

    “我是想说,按理说不管谁在这里下葬,只要是懂点风水的,都会把坟头削平,或者是象征性的摆个坟包,这样就最大限度的将墓地的风水蒸发出来。”我说。

    刘老四听着,围着那两个坟包绕起圈子来,说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个坟包还真是有点问题。”

    “对吧,如果地面上的坟包是最早建立的,那选墓址的人绝对是脑子有了问题,把风水选好了,却用坟包破了他的灵气,何苦呢?”

    刘老四拼命摇头道:“我爷爷不会这么做的。”

    “那就是说这个坟包是后人特地建立在这里的,如果是你说的村里人,要么就是故意的,要么就是别有用心,要么就是什么都不懂。”我说。

    刘老四点头道:“按照你的意思,这墓地下边绝对有问题了。”

    “是,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坟抠开,就可以一目了然了。”我说过之后,刘老四就准备动手,被我拦住了。

    “怎么了,挖开看看再说。”刘老四说。

    我说道:“等晚上再说,省的被别人看见,这个小墓穴估计咱两个有个把晚上就搞定了。”

    “那好,我先进村去,打听打听,这个墓到底是谁的。”

    刘老四进村之后,剩下我个人在这里守着,没到天黑,刘老四拎着只烤鸡,一壶酒晃晃悠悠上来了。

    “哪来的东西?”

    “帮村里的大娘干点儿活儿,人家给的,正好咱俩今晚有吃的了。”刘老四将烤鸡分成两半,分了我。

    “打听清楚了?”我问。

    刘老四笑道:“说起这事儿,还真有点意思。”

    我们边吃边喝,刘老四跟我说了他听来的事儿,本来这个地方是留给他爷爷朋友的,可是那个朋友不知道怎地得罪了谁家,人家故意将自己的先人葬在了这里,明摆着就是在使坏。

    可是到了后来,这个人的家人好像是中了邪似得,统统参加了黄巾军,刚出村就战死沙场,而且尸体被人家切成了几半扔了回来。

    因为村长出面,汉军才放了村里人,这样才将村子保护了下来。

    我听后就笑了,说:“看来我想的没错,墓穴的风水绝对不能乱破,破了就会带来没完没了,纠缠不休的报复与反报复。”

    “是啊,看来我们死后也会如此了。”

    我笑道:“好在我们无后,不然的话真是得整出点什么大事儿来,动手吧。”

    我放下手里的鸡腿,摆在了坟墓跟前,自语道:“此墓地的先人,我们都是迫不得已才来打扰,鸡腿薄酒奉上,今晚我们要给你们重新安置。”

    “你要重新安置?”刘老四道。

    我说道:“挖了,拿了东西,把他们的风水化解开。”

    “怎么化解?”刘老四满脸的疑惑。

    我说:“如果没猜错的话,现在的墓穴是叠山墓,就是下边有个墓穴,上边再埋上个死人,堆起坟包,这样即把风水破坏了又将原来的墓主压制了,确实出手比较狠。”

    “哦,那就是说把他们都起出来,重新安葬就可以了?”

    “对,按照先来后到,分出首次,平衡下葬,摆出平衡棺,这样他们就不会互相斗了。”说到这里我感觉有些凄凉,想来他们永远不可能再重新斗下去了,他们的后人都死光了。

    可就在我们准备动手的时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个人影,扑到坟前就开始鬼哭狼嚎,手里整打的烧纸散落遍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