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零四章 无头帅
    院外的士兵已经瘫软了,各自躲在巷头的黑影里,毕竟这条巷子是个死胡同,还好在黑影中有面多余的墙面,可以将他们挡在里边。

    现在院中就剩下我跟那个无头尸体,两个士兵的尸体已经被其他人抬了出去。

    “你怎么没走,为什么会死在这里?”我问道。

    那半截身子猛地起来,向我冲来,双手紧紧的抱住我的脑袋,拼命的像拔萝卜似得往下拔。

    我的脖子被拔的咔咔直响,我不得不起脚踢开那具身体道:“滚蛋,你要干什么?”

    那身子被我踢翻,在地上打了个滚,又奔向那汉军士兵的头颅去。

    还别说,经过这么折腾,我心中最开始的恐惧反倒是消失了。

    身子拾起汉军头颅后,将脑袋硬往自己的勃颈上塞,摇晃了两下后,歪着嘴嘀咕起来。

    起初我还听不清楚他到底说的是什么,听了会儿后,我才搞明白他的意思。

    “你是说你被他们切了头?那你的脑袋呢?”我问道。

    “被他们送进京师了。”尸体道。

    我又问道:“我们走后,你怎么不带人离开,徐福东渡的地图都给你找回来了,再说你也可以隐居啊。”

    “没走了,你们出去之后,汉军更换了将领,只可惜我身上的病不让我多活,半路就死了。”

    我摇头叹息道:“那你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

    “我死后,张横把我的尸体带到这间房子里,说是这间房子他早就买下来了,就作为暂放我棺材的地方,可是……”尸体说着开始哭了起来。

    我上前安抚道:“天公将军,不必难过,人之生死,上天注定。但你身后事怎么就变成了断头的结果?”

    “一言难尽啊。”尸体是张角的,我见到他服装的时候就感觉是,从他的口中我得知,我们从广宗城走后没多久,汉庭便重新派了将领皇甫嵩来,面对内外的压力,张角病死。

    张横帮他收了棺椁,放在了这间房子里,首先是为了防止汉军的寻找,再次是为了日后能够有机会再来此地,将棺椁抬走,埋到更安全的地方。

    可谁曾想,汉军入城后,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查,要将黄巾军彻底清理干净,这就找到了这具棺材,发现里边的人,身着将领的服装,再加上有黄巾军天公将军帅旗,他们就肯定了张角的身份。

    所以后来的将领皇甫嵩为了邀功,并且受到了朝廷的命令“破棺戮尸,首级入京。”这就将他的首级割掉,送往了京城。

    我听到此事之后,心觉有些痛苦,偌大的黄巾起义,浩浩荡荡的,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全国上下,便是黄巾浪潮,谁曾想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将军你还有何遗愿没有?”

    “有,我想将我的头颅找回来。”张角借着汉军士兵的头颅说话道。

    我听到这句话,心里有些难受,又有些无法完成任务的忧虑。

    他的脑袋都被送进京师了,想要把头拿回来岂不是开玩笑,就是聋子那样的高手,进入朝廷王宫,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儿,要是找个地方还行,这可是找个死人头,去哪找啊,总不能跟汉室的皇帝要吧。

    我犹豫了半天,为了能让张角迅速回到棺材中去,我索性就答应了他,但我知道,这件事情就算是在我有生之年也未必能够做到。

    “这个,这件事情,我答应你,不过你得回到棺材里躺着,没事儿别出来乱跑。”我说道。

    张角摇了摇头,汉军士兵的脑袋再次掉在了地上,我蹲下身子,帮忙捡了起来,又按到他的身子上。

    “好,既然你答应了,我就回去睡觉。”

    “还有件事情,我的这两位士兵,你怎么把人家的心都给掏出来了?”我说。

    张角又想扭头,我立刻扶住了他的脑袋说:“你还是别动脑袋了,老实儿的站在那里说话。”

    “他们两个王八蛋,见到我还不知道向我施礼,居然在我的棺材盖上撒尿,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干掉他们两个?”张角说。

    我无语,半天才回话道:“要不咱们今天先到这里,我们此来是为了弄点钱财,回去善待我对你的诺言。”

    “那些老弱还好吧?”张角问道。

    我说:“很好,就是吃饭成了问题,眼下人数太多,不知道张将军有何高见?”

    “城中有个财主,他有的是钱,把他家端了,足够你吃上几个月的。还有,你有盗墓的本事,为什么不去搞些大财主的墓穴,弄点好东西出来,这样你们就不用再为吃喝发愁了,有朝一日,黄巾军再次雄起,到时候我还能助你一臂之力。”

    听了张角的话,我更是听不下去,说道:“算了吧,你还是等着我拿回你的头,入土为安吧。你也不要再出来吓唬人,怎么说这广宗城也是你曾经的天下,城中的百姓也是你的子民,对他们好点,老实儿的睡觉。”

    张角听到这里,眼眶中不知道哪来的泪水,泪水流过之后,他主动将那颗汉军的头颅拿下,扔到了一旁,晃晃悠悠的走进了房间,跳进了棺材中。

    落在地上的棺材盖子,好像是自己长了腿似得,咣的盖了上去。

    我直到这个时候心中才有些安稳,向房间三鞠躬后,让士兵将那两个贪酒的尸体放到了棺材两侧,将汉军士兵的尸体放到了房间的角落。

    在院中找到了两扇破木板,将房间的门装上,用钉子将门紧紧的封住。

    我们几个人向房子鞠躬后,转身离开,此时天色已然天亮,我们决定先出去找点吃的,踩好点,天黑的时候再行动。

    当晚,我们偷偷的潜入了大财主的家中,可奇怪的是,在他的家中并没有找到任何非常值钱的东西,只有些金银,这些东西最多也只能供山上的人再吃个把月的。

    士兵们将财主就地正法,他的儿子哭着闹着不让我们走,无奈之下,士兵又将他儿子诛杀,也算是灭了财主家的口了,剩下的佣人们都被我们连夜遣散,只留下两个财主夫人。

    我问道:“你们家能够称得上财主,不应该只有这么点东西吧,难道就没有个什么宝藏之类的?”

    两个女人都是妇道人家,经不起我们的恐吓,在两个士兵的双簧戏中,她们终于说出在城外的庄园中,还有大部分家财,让我们可以去那里去取。

    听到这里,我们丝毫没有怀疑,让士兵将两个人绑了之后,我们迅速的离开。回头想想我们所做的事情有些过分,但没有办法,他们不死,就要有更多的人挨饿受罪,这是很难抉择的事情。

    连夜出了广宗城,我们按照两个女人的话,到了她们所说的城外庄园,放眼望去,还真是环境优雅的不得了。在半山腰上,有处隐隐约约的木寨子露出了半个角,山下溪水潺潺,林中鸟语花香。

    我到这个时候才将心中的石头放下,证明那两个妇人没有欺骗我们。

    “你们跟在我的后边,上山不同于城里,尽量保持距离,相互之间有个照应。”

    我们沿着山路上到半程,发现在木寨里似乎还有人在活动,而且看起来十分的热闹,有说有笑的,还有人举杯劝酒,在院落中央还有不少人在跳舞。

    “大爷的,这都快到半夜了,弄个破木寨子居然还有人在?”我嘀咕道。

    士兵凑过来道:“头领,要不我们先上去看看,你在这里等着?”

    “不用,咱一块儿上去,不过你们记住了,要是有人问咱们来干什么,就说是迷路了,上来讨点吃喝。”

    商量好之后,我们大摇大摆的凑到木寨跟前,这时候我才看清楚里边的景象。

    院中几根粗壮的木干,撑起高高的篝火,有个五六个人背对着我们坐着,都穿着十分华丽的锦罗绸缎,而在篝火那头,是几个年轻貌美的姑娘,穿着轻纱长裙翩翩起舞。

    在这些人的侧面,还有几个手中把玩乐器的人,背对着我们这些人,边拍手边哼唱着十分动听的歌曲。

    优雅华丽的舞姿,天生俊俏的美女,宛若仙乐的伴奏,粗狂浑厚的歌声。将整个木寨的档次提升了大大的一截。

    “真他么的会享受。”我嘀咕道。

    几个士兵没敢说话,我们毫不顾忌的走进了院子,站在这些人身边,他们好像是没有发现我们似得,依旧在表演着。

    我想开口问些什么,但很快就被现场这情景吸引住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我们身后出现了大量了汉军士兵,将整个木寨围得水泄不通。

    等我发现的时候,只感觉大事不好,恐怕要走不出去了。

    我向两个士兵递了眼色道:“小心了,后边来人了,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搞不好是那两个妇道人家使得坏,大爷的,被算计了。”

    可还没等我们准备动手的时候,只听见身后有人鼓掌道:“跳的真好,果然是财大气粗啊,这连朝廷想要享受的待遇都很难,你们却能做得到,厉害。”

    “将军过奖了,贫妇肚中无识,此次还真得感谢将军的指点,不然的话,那老家伙还得等上几年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