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零三章 巷头鬼屋
    老兵说道:“都不是,我在广宗城的时候听说有个财主,咱们进城的时候,他就被汉军请走了,据说他家里的粮食够整个广宗城的黄巾军吃上两年的。”

    我这时候才听明白这老兵的意思,说道:“你是让我去抢活人的东西?”

    “对啊,死人的东西不好找,就去弄点活人的东西,咱们这些老兵当中有几个有战斗力的,找到那个家伙,让他交出来些粮食应该不是问题。”

    我心中有些矛盾,这拿死人的东西顶多算个盗墓贼,要是连活人的东西都抢的话,那可就变成了正经的草寇了,这不是找灭么?

    但我回头看着那些受伤的士兵在山寨里养伤,心中又升起些怜悯之心。

    看来,这是老天在故意逼着我向绝境走,可我最需要的就是绝处逢生啊。

    我让老兵先回去,当晚便叫来了几个有战斗力的士兵,从老兵的口中问出那个财主的下落后,带着人下山去。

    临走时,我们做了化妆,统统穿上了普通百姓的衣服,弄了辆小车,几个人推着向广宗城去。

    由于广宗城失陷,汉军的兵营已经不在,我们很容易从大路向到得广宗城门口,进了城之后,我们直奔财主家去。

    “头领,你说我们的手了,粮食怎么运回去?”士兵问道。

    “既然都来人家要东西了,那就要点好东西,给你粮食,你能拿多少袋?”我问道。

    士兵直挠头:“说得也是,光要粮食的话,还真是拿不了多少,还不如弄点金子之类的东西。”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从我们身边过去几个汉军士兵,他们手里拎着酒肉,把我身边的几个士兵馋的都愣住了。

    “看什么看?想吃?不看看你们这些穷酸样,还想吃肉喝酒,想死你们。”汉军说着仰天大笑,摇摇摆摆的走开了。

    我示意士兵不要找麻烦,可我还是慢了,两个士兵已经不见了。

    “人呢?”我问道剩下的士兵。

    两个士兵相互对视,摇头道:“不知道啊,刚才还在这呢!”

    “坏了。”我感觉不妙,汉军士兵肯定是往兵营里去,这要是跟他们照面了,不光是意图暴露,就连我们的小命都难保。

    我立刻与身边的士兵递了个眼色道:“你们在这里守着,不要乱走,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轻举妄动,我去找那两个家伙。”

    我沿着刚才那汉军士兵走过的线路飞奔,绕着民房转了几圈都没有发现两个士兵的下落。我感觉心脏都纠集到一块了,向周围的环境看了后,又跑过大路对面小巷中,发现有几个百姓在家中生炊。

    “大叔,有没有见到两个人从这里经过?”我问道。

    那大爷回头道:“我们这里从黄巾军撤退了之后,就没有外人来过,你还是头个。”

    “谢谢了。”我又向巷子的深处跑去,没多久便发现有两个孩童玩耍。

    “小朋友,有没有见到两个叔叔往这里来过?”我问。

    小孩望着我,脸上稚嫩的神情说道:“在这里没见过,刚才在下条路口,见到有兵叔叔被两个人架走了。”

    “他们往哪走了?”

    小孩说:“不知道,好像是进了巷子头里的鬼屋。”

    “鬼屋?”我问道。

    小孩的脸色瞬间变得白了:“对啊,那里经常闹鬼,算了算了,不跟你说了,我们可得回家了。”

    “能不能带我过去?”我问。

    “那可不行,我家人不让我们到那里玩,你自己去吧。”小孩儿说完,慌慌张张的跑掉了。

    我心中暗骂,这两个士兵,真是没事儿找事儿,抢人家的东西不找个好地方,还找个什么鬼屋,我看那就是找死。

    没法子,毕竟在这座城里,当初答应了张角,要照顾好这些老弱士兵。现今又有此事发生,我绝对不能不管,只能硬着头皮向巷头里去,一只手已经握住了断剑。

    按照小孩所说的路线,在巷头处还真发现了那间被说成鬼屋的房子,从外边看去,这间房子除了少了些周围的栅栏与外边的门楼之外,没有什么两样的地方。

    可是除了这些不同的地方,只有小孩所说的那种阴森的感觉,光是黄昏斜射的阳光跟阴凉的风,就足可以让我陷入那种非常不爽的感觉之中。

    “跟你要个酒肉废什么话?”从房间里传出我的士兵的声音。

    “你们就不怕被抓了,砍了头去?”醉醺醺的声音说道。

    我直接冲进了房间内,盯着两个士兵说道:“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儿?半路为什么跑了?”

    “这家伙用酒肉诱惑我们,有好东西凭什么不抢,本来这回就是奔着大财主来的,也不差这点东西了。”士兵解释道。

    我听后心中有些惭愧,真是让这些老弱吃苦了,平时在城里再没有吃的,总能吃上几顿肉,喝上几顿酒,可现在他们就连吃饭都成了问题。

    我压抑了心中的愧疚,叹气道:“不就是酒肉么,等我们办完事,包你们吃个饱的,就不要抢他的了。”

    “头领,抢都抢了,放他走我们就走不了了。”士兵说着,手里的匕首拔出,压在了这个士兵的脖颈上。

    我发现汉军士兵的裤子已经湿透,满头的汗水,上下牙床直打鼓。

    “几位好汉,几位大哥,我就是有点喝多了,你们要的东西我给你,放心,放我回去我绝对不会乱说的。”现在看士兵的样子,好像是醒酒了。

    我笑道:“真是对不起了,我们这次来本身就很小心,没想到半路能遇到你这个倒霉蛋,没办法,我们只能杀人灭口。”

    我的话音未落,只见匕首已经插进了汉军士兵的脖颈,鲜血飞溅,包肉的草蒲被染红,酒坛子上边也被点上了几点朱红。

    “你们快吃吧,待会儿把尸体藏好,我出去看看。”我说过,扭头出了屋子,站在门口放风。

    士兵出来:“头领,这么多肉,还有酒,难得搞到这些东西,咱们一起吧。”

    “你们吃吧,我给你们放风,快点吃,吃过了咱们好去办正事儿。”

    俗话说,喝上酒没有头儿,就是说喝上酒的人,上劲儿后根本就没有时间观念,我直等到夜风起,月半空,夜猫乱叫,户户灯灭睡觉。

    “你们吃完没有,再不走就晚了,还不知道外边的兄弟怎么样了。”我说。

    士兵道:“头领,你先去把他们找来都吃点,吃好了再出去。”

    “你们在这里呆着,哪也不许去,我去去就回。”说实话,我确实担心外边的士兵,毕竟天黑了,如果有汉军问起,他们再出点差错,事情就不好办了。

    我上了大路后,向城中去,半路发现几个士兵还在角落里等着,在远处已经有巡逻的汉军向我们这边来。

    “过来,快点,别跟那些士兵撞上。”毕竟是深夜,路上根本没人,如果汉军再问起我们的身份,万一说错了,真就是天打雷劈了。

    士兵们速度极快,穿过大路,进了我这边的巷子,进来之后,我拉着他们到了刚才的屋子。

    可当我再次进屋的时候,发现两个士兵已经傻傻的站在院中,嘴里叼着没有吃完的肉.丝,僵直的站在那里,两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们。

    “你们怎么了?”我说完话才想起刚才两个小孩儿说得事情,我瞬间感觉这里有事情发生。

    我让身后的士兵先回避,自己进了院子,凑到两个士兵跟前,看到他们已经没有了呼吸,在后心处有两个拳头大的窟窿。

    我倒吸口凉气,连退两步,瞪大了眼睛往屋里看,那个汉军士兵的脑袋已然不见,身体被分成两节。

    “松油棒给我!”我伸手向身后的士兵。

    点了火光,我压住了呼吸向房间里去,这回用灯光照过之后,我只感觉胸前的汗水刷的流了下来。

    在房间的正中央,有口破烂的棺材,棺材的盖子没有封盖,在棺材上有些奇怪的绳索,再看棺材附近的地方,还有些打斗过的痕迹,而且在棺材的下方,可以清晰的看出有摊黑乎乎的血迹。

    “你们不要进来,都小心点,有什么是请发生立刻告诉我。”我拔出断剑,挪进了房间。

    靠近棺材的旁边,打量了两圈后,没有什么异样,我这才向棺材里看,当我看到棺材里边的情况之后,只感觉后心冰凉,额头的汗水也毫不控制的流了下来。

    “谁?”我喊到,可此时我只感觉自己的后心处有些发紧,当我想起门口的两个士兵后,本能的飞身跳了出去,再看我身后。

    有双手冲着我,两个手掌拼命的抓着,我看去那人脸色的时候,发现居然是刚才的那位汉兵。

    “你到底是谁?你没死?”我说话间就要挥剑劈向那人。

    此时,那人飞速后退,双腿僵直,脚后跟被门槛别住,身子向后仰去,那汉军的脑袋叽里咕噜的滚到地上。

    再看那身子的时候,这我才觉得汉军的脑袋跟这个身子根本就不搭配。但是这具身子的服装我很是熟悉,我猛然想起此人的身份:“难道他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