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三国之摸金校尉的崛起 > 第四零一章 画中仙
    不知道我倒下了多久,只感觉脸上被水泼过,渐渐地恢复了意识,我张开眼睛,看到的是满脸黑灰的阿采。

    我感觉脑袋很疼,有点浑酱酱的,我强忍着疼问道:“这是怎么了?”

    “还说呢,我从那边就看到你们倒下去了。我就知道你们是中毒了,张良那么牛逼的军师,可能这么容易就把墓地交给你们?”阿采道。

    “他们两个怎么样了?”我问道。

    阿采说道:“没事了,过会儿他们就可以醒过来。不过,你们要等里边的香气散尽后在过来,要不就用布沾了水,再来。”

    “好!”我吃力的起身,慢慢的坐到了桥上。

    伍术与黄毛强也跟了过来,我们三人见到阿采手里的布袋子越装越多。

    我问道:“你找到多少东西了?”

    “就这些,还不够咱们那些人吃两个月的呢。”阿采说道。

    我无奈的摇头道:“这要是之前,我绝对不会来这里开墓,都是前朝仙人的墓地,对他们来说太不尊敬了。”

    “现在不比从前,我们要养活那么多人,如果他们在世,也应该理解我们的难处的。”阿采说得十分天真。

    但我感觉这里的机关不单单如此,我解下腰间的布带子,扯下大块。缓过神来之后,准备下桥沾点水来用,可此时我发现水中的倒影中,居然满是另一幅景象。

    在暗暗的水中,有很多的人头攒动,如果细细的听去,似乎还有不少的嘈杂之声,好像是个集市,又好像是当日下邳的日景,或者是建墓人故意设计的,可这幻觉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

    我沿着桥边的石台阶下了去,用手轻触了下桥下的水流,随着水流的波动,里边出现了几张大脸,那些大脸张开大嘴,似乎在说些什么,又好像是再喊些什么。

    “咕咚!”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桥上落下个东西,掉进了水中。

    我仰头看去,什么都没有看见,在水中也没有找到任何的东西。

    伍术与我言道:“小牤,你在下边找到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看到,可你们刚才扔什么东西下来了?”我问。

    伍术满脸无奈道:“没扔什么啊?”

    “那怎么水里有声音,你看这水花!”我说。

    可就在此时,我的耳边传来个十分不要脸的声音:“臭小子,给老子下去把鞋子捡起来。”

    我退了两步,坐在台阶上,问道:“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

    黄毛强与伍术两个人分别摇头,表示什么都没听见。

    伍术说道:“小牤你不要一惊一乍的,好好歇会吧。”

    “不对,有声音,好像是个老头,非常不客气的老头。”我说着,脑门上就开始渗出汗水。

    “咕咚!”

    水面上又掀起阵阵水花,那老头的声音再次传来:“还不去给我捡回来,老头子我要生气了。”

    我这下有些蒙圈,不知道他说的那鞋子在哪,水面上什么都没有,我去哪给他变鞋去。

    我忽然间想起聋子拿走的那三只鞋,难道是其中一只?我想了半天,没有办法,开口问道:“老头儿,你大爷的,告诉老子你的鞋在哪?”

    “咕咚!”水花溅起老高,泼到了我的脸上,没多久,我只感觉自己的脸上出现了几个大包,用手摸摸,这几个大包疼的很,再摸两下,有的大包已经破开冒出了血水。

    “小牤哥,你的脸!”黄毛强喊道。

    我急忙从台阶跑了上去,将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扔到了水中,我感觉自己有点紧张,最主要的是脸上的大包疼的不得了:“鞋给你了,自己穿去!”

    “臭小子,就这样的态度,看我怎么收拾你。”老头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跟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发现声音就在伍术的身下,我立刻将伍术推开。

    “你干什么?”伍术问道。

    我说:“没听见声音就在你的身下么?”

    当伍术起身后,我发现他的身下居然出现了巨大的窟窿,应该是石桥上的石砖掉了一块。

    当我发现少了石砖之后,我有种非常不爽的感觉,只感觉自己的身后有股阴风扫过,等我回头,我看见阿采的手里拎着块石砖就向我的脸上拍。

    我抬腿出脚,狠狠的踢在了阿采的手上,那块石砖飞身下水,激起高高的水花,阿采跑过来拉着我的手,抡起大手就要抽我。

    “阿采,你干什么?”我冷喝道。

    黄毛强的手已经伸到了我的面前,死死的抓住了阿采的手腕,向身边甩去。

    伍术用大拇指掐住了她的人中穴,不停的呼唤着阿采的名字。

    “他妈的,疼死了,让阿采给我拿点药来用,她还中招了。”我说。

    没多久阿采缓过神来,拍着脑袋叫到:“这都是什么事儿?刚才鞋还在这的时候,他怎么不出来说话,现在到是出来闹妖。”

    我们紧张了很久,那个老头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我们再次回到那石门跟前,此时的飘烟已然不见,我轻轻的嗅了嗅,发现没有什么怪异的味道。

    伍术用布条堵住了自己口鼻冲了过去,速度极快的将其中的几块青砖拆解下来,石门的后边露出个不大的空间,在仔细看去,里边却有个非常奇怪的东西。

    这个东西却被阿采看出来:“这是个青铜丹炉。”

    “丹炉?没看头哪里长得像丹炉啊,连个小门都没有,形状还是方的,开玩笑呢?”我说道。

    阿采肯定的说:“对,一定是炼丹用的,你看他的四个角,都有龙头,每个龙头都可以活动,炼好丹药之后,丹药是可以从里边吐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问道,但我问过之后,我却后悔了,阿采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拎起块青砖,咬着牙向我砸来。

    这回黄毛强可来不及阻挡了,我也躲不及,只得用肩头硬生生的顶上去,没想到我的肩头还那么结实,将青砖顶的四分五裂。

    阿采神情迥异道:“这个地头是我的,那里边的丹炉也是我的,你说我知道还是不知道?”

    “老头,别站着我朋友的身子不出来,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我就跟你拼了。”我喝道,但总感觉脑袋上的几个大包有点疼。

    “你们这些人太不讲究了,我徒弟就给我留下了三只鞋,还都给带走了,那你们四个人就得留下三个,给我当鞋穿。”

    我听到这里心中难免有点怪怪的,这老头怎么说疯话:“你让我们给你当鞋穿,你是不是没当正常人太久了。”

    “少废话,要么你给我穿鞋,要么你们就留下三个人。”

    “你人在哪我都不知道,我拿什么给你穿鞋,再说了,我的鞋你能穿进去么?”我说。

    伍术冲过来道:“等会我把他的丹炉拆了,咱们搬出去。”

    “王八蛋,等着,我马上出来。”老头的声音消失,瞬间从丹炉后侧弹出个黑影来,好像是弩箭般冲出了石门,坐在了我的面前。

    我定睛看去,有幅画,画上边有个老头光着两只脚。

    “这是幅画,你让我怎么给你穿鞋?”我问道。

    这个时候,阿采恢复了,声音从画中传出来道:“我不管,要么听我的,要么就出去把我的鞋给拿回来。”

    我满脑门子汗,在这个山里忙活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就弄出这么个结果。这让我对这些仙人的日常生活产生了些许怀疑,难道他们就知道折磨人么?

    我说道:“你等等,我可以把鞋还给你,但我有个条件,你得让我的脑袋好起来,不要再上我们的身子。”

    “恩,这还差不多。”老头的声音刚落。

    我抓过伍术的手,用牙齿咬破了他的手指,在画上那光脚上边画上了鞋子,随后说道:“这回你两只鞋子都有了,加上我刚才丢到水里的那只,正好三只,你徒弟留下的东西不再缺少了。”

    半天的时间,画里边的老头再没有说话,只是没多久,我发现石桥下的水变成了红色,炼丹炉冲了出来,冲破了两扇石门,落在了我们的面前,从四条龙嘴中吐出几颗丹药。

    随即,那幅画飘在半空,老头说话道:“你们真是聪明,知道用人血困杀我附在画纸上的仙气。”

    伍术抱着自己的手道:“小牤,下回你能不能用自己的血?”

    “我已经受伤了,你就替大伙付出这次吧。”我劝到伍术。

    老头又说道:“你们吃了出来的丹药,就会从这里走出去,不然的话你们会困死在这里。”

    “我不信,刚才我们都把道路挖通了。”我说。

    “那你们就回去看看。”

    黄毛强跑得快,瞬间跑了出去,片刻后又回来说道:“真出不去了,所有的通道都已经塌陷了,恐怕是刚才那个聋子把咱们的路给堵死了。”

    “他妈的,还真没看出来,那家伙会来这手。”我骂道。

    老头传出声音道:“不是他搞的,是我将所有的道路封死的,想要出去,你们就得吃了丹药,从土中出去,不要坏了我这里的土层,影响了其他生灵的生活。”

    “轰隆!”我们来时的古城上方有不少的泥土开始下落,转眼间,石桥外边的地方全部被土掩埋。